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冷战(1)

山鹰2007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当然4班副李秋棠这边也是用这玩意儿迅速作好了防敌人重炮的威胁。布置好了的林海鹰从四班的防炮洞里偷偷拖来了两面‘防爆王八壳’,在王明荃协助下迅速拆下了浸湿的棉花赛进了李秋棠藏身工事里。 “轰、轰……”不出所料,敌人的重炮如期而至。这次不是急袭,而是定点清除。不过眨眼间,耸立在敌人头上的三座碉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当然4班副李秋棠这边也是用这玩意儿迅速作好了防敌人重炮的威胁。布置好了的林海鹰从四班的防炮洞里偷偷拖来了两面‘防爆王八壳’,在王明荃协助下迅速拆下了浸湿的棉花赛进了李秋棠藏身工事里。

“轰、轰……”不出所料,敌人的重炮如期而至。这次不是急袭,而是定点清除。不过眨眼间,耸立在敌人头上的三座碉堡被彻底炸成了残垣断壁,除了不得以压在下面的李秋棠和段炜,其它兄弟们都毫发无伤;但不得以压在那儿的他们俩虽然有了浸湿的棉花消减冲击波,但还是强大的冲击波震伤了。此时他们都受到了程度不一的脑震荡,同时还受了不轻的内伤,已然重伤,但他们还能咬牙坚持战斗。

彻底打掉了可见掩体的敌人仍然没放下心来,他们又一次调转了高射机枪向着自己构置的碉堡又是一通狂风骤雨似的急促横扫。打得本就残破不堪的残垣断壁彻底都成了漏斗这才罢休。当然,由于坡地和设计角度的影响,紧紧匐在地面上的李秋棠和段炜没受伤,反倒是龟缩在地平面下的林海鹰和王明荃被突如其来穿过泥土的大口径高机子弹给吓傻了,还好仍然龟缩在地道短口处,在钢板的掩蔽下也平安撑了过去。但高机子弹子弹打在钢板上的恐怖乒乓声至今还令那两小子历历在目,若不是子弹已经穿了厚厚的泥土,杀伤力大减,他们可真就交待在那里了。不过见到此战况的11班班长岑献功更加坚定了要先一打掉敌人4挺双管14.5mm高射机枪的决心。

敌人高射机枪一停,大家又一次恢复了先前的缄默对峙状态。靠着敌人完备的防御体系,迅速撤出了碉堡的张龙此时也在不远处的另一个狭小的防炮洞中穿了出来,又回到了交通壕里。他抬头看了看太阳,发现经过这一阵折腾,太阳已然渐渐当空,连长给的迟滞敌1小时的任务应该差不多完成了。但敌人不会让4班和11班在自己眼皮底下堂而皇之溜走的。更何况现在每多拖1分钟就对六连和整个清水河口战役更有利。更何况现在4班副李秋棠和段炜压在断壁下,动弹不得,要安全撤走必须打痛敌人。于是,张龙又一次开始行动了,他和那里战友们都憋着口气要给敌人带来最大的杀伤。而此时在敌人如火如荼的重炮轰击和压制下,撤进了掩体里的我配属炮兵5团正慢慢恢复战力。(PS:说明,先前炮停下来是因为炮管打红了。)而眼见着把敌人钓出来的成都前指也迅速命令藏身在南温河北岸的另2个野战炮群悄悄开进预设的前沿炮兵阵地。战局正随着时间推移正悄悄向着我方有利方向发展着。此时的红1团一营和二营正在敌人一线阵地顽强与敌人胶着,而我二营4、5连已经成功抵近无名高低山岭的东西两侧,若不是在敌人凶猛的炮火拦阻,憋住一口气的4、5连兄弟们只要一个冲锋就可以彻底打破敌人最后一线防御阵地在无名高地山脊东西两侧与我六连形成犄角之势;而作为清水河口唯一的有效制高点,六连就好似黑暗中照亮战役胜利门的火炬,成为我炮兵部队严密监控敌人形迹实施打击的眼睛;并能为参战的兄弟部队提供有效的拦阻和支援。这不敕于在敌人眼睛里狠狠插进根钢钉;成为敌人眼中钉,肉中刺的六连必将吸引更多的敌人兵力,而参战的兄弟部队压力就更清减了些。现在,张龙要作的就是要把逼急了的敌人打痛,打得他恼羞成怒不得以发动强攻冲上来为止。而老甘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观察,转移;凭着犀利的眼眸,丰富的经验和准确的判断,已经慢慢大概成功掌握了6个潜伏在不到50米宽洼地里残存的密林里的敌人精锐狙击手位置。(PS:小常识,狙击手在进入伏击状态后是不会轻易转场改变自己位置的。甘茂林因为有居高临下的战壕庇护,根本就不惧转移被敌人发现。所以看似实力悬殊的战斗,其实因为地利和战场形势,我方占有绝对的优势。而张龙也是由于有这一条战壕能和敌人那些近乎变态的神炮手和狙击手们打得旗鼓相当的。)此时的老甘心里爱死了六连刚才那把狠辣至极的火。就因为这把火,敌人的王牌射手们不得不挤进了如此狭小的地域内作战。了解六连集体素质的他明白不出意外,那几个可恶的家伙已经死定了。这回老甘的勋章,英雄称号可是落实了。

永远不要轻视自己,但也不要低估你的敌人。这是我对你们这群小毛头的忠告。因为就在张龙成功挫败敌人连续3次攀爬行动后,狡猾的敌人又一次发动了更小心开始了扫雷开路的工作。但这并不重点,因为就在敌人那一通令人性惊胆寒的高射机枪窜射的同时;另有6名敌人特工团最精锐的突击手,三人一组悄悄分从我防御阵地正面陡坡两侧的90度绝壁之上向着我611东面外围迂回攀爬过来。而这里并不同于大家想象中一般坚固的崖壁,看看满青苔松软土质的陡坡你就可以想象那成90度的绝壁有多么的危险可怕。然而敌人最精锐的突击手就是在这松软土质,长满了青苔的悬崖绝壁上,一点一点向着我方阵地爬了过来;而4班、11班所有的战友包括战斗经验、军事素质更高的老甘都没想到敌人是如此的勇悍而狡猾。如果让那6个敌人成功上到了阵地上,措不及防的我们一切都完了。

感谢连长冰霜似的冷静与严酷,即便是在这样被动的情况下我们依然牢牢把握着战斗的主动权与优势。还好,现在是艳阳高照视野清晰,而且战争并不是一个人或少部分人的事。就在那2组敌人分两路向着我方外围阵地爬来时,顶着敌人一发一发重炮的轰击,冒着生命危险时刻小心着敌人趁机偷袭的我611核心阵地外围观察哨通过望远镜发现了一组冒死向上爬的敌人,也挽救了陷入榖中却懵然未知的战友们。通过电台,潜伏在战壕里负责指挥最前沿战斗的老甘迅速得知了情况,通过分析,他迅速得出了敌人有可能份成两路向我阵地偷袭过来的结论。并迅速抽身去通知另一侧的张龙小心。但就那短短不到百余米的壕沟路,走得却是异常惊心恐怖。原来变等更小心的敌人再不敢冒险了,就在我防御正面的陡坡下又几组敌人正半假半真尽量磨蹭着向上扫雷开道的同时,拿令人心悸的14.5mm高射机枪就不时轮流对折战壕扫上两梭子,一时龟在最前沿战壕里的战友们风声鹤唳,根本就不敢偷偷观察敌情。此时的张龙也龟在了一处大石后的战壕下,提心吊胆的借着点杂草掩护举起枪向着正面陡坡下正向上慢慢爬的敌人瞄上了,但由于敌人时不时响起了高射机枪声,没有十足把握躲过敌人神炮手和高射机枪攒射的他正迟疑着不敢出手,眼见着敌人一步一步就到陡坡一半了。迟疑间,顶着敌人不时高射机枪攒射的老甘和林海鹰背着地雷就寻到张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