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江南烈血 3节 初识神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发了一会呆,揆一的脑海之中似乎想了许多,伸手捻灭已经快要燃完的雪茄,伸手招来侍者付了帐。他还有其他的要紧事待办,下楼招来一辆满街跑,带着自己的听差格力直奔向徐家的“远洋货运”,据说他们正在准备相当数量的船只前往马六甲附近的海域进行商业活动。

不久之后,他乘坐一辆满街跑前往“远洋货运”眼睛看着外面已经渐渐热闹起来的大街。来来往往的车辆、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都在急匆匆的行进之中,仿佛一道毫不间断的洪流不可阻挡的冲向远方。

揆一在中国已经呆了不少个年头,虽然他仅仅只生活在热兰遮城以及这个岛屿之上,但他肯定已经自己已经产生了变化,不再是过去那个揆一。尤其是在亲身经历了与神州军进行的战斗之后,他思想中的变化就更大了。

在中国多年的揆一依然没有学会中国话,这是一种富有音乐性而且颇为独特的语言。面对这样的民族相处多年,他不得不认为这个民族的创造力是无与伦比的,纵使他们总是生活被荷兰人用火枪和大炮统治的时代里。

几千年中他们创造了多么精美的文化,现在……现在他们又开始了这种……这种以商业利益的巨大驱动力为基础的……应该称为什么呢?……?“对工业进行了革命化的变革一一唔,工业革命!天啊!谁放开了他们的枷锁,使他们的创造力完全迸发出来!”

有人述说这种插入式的“工商业革命”最后会因为架空主角的消逝,先进思想同样会消逝而整个中国必将会走回过去的老路。请恕我不敢苟同!打个不怎么恰当的比方,一个处女发生过性行为之后,当第一次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消失时,她会回复成处女(不是修复!)吗?如何发展是一个问题,但改变已经造成、历史已经前进,能改回去的除了上帝而外还有谁呢!

揆一的目光投向窗外,远处就是无垠的大海,和大片平坦的土地。而这座茶楼昨天还处在城市的最外缘,今天……。

“那个老头……”揆一和徐震寰打的交道可不是一次了,虽然没有更多的交往,他只是佩服这个老头的远见。

听说在这次搬迁之前,他亲自坐镇自己家的“远洋货运”。在打下台湾之第一时间从军队手中购卖了大量俘获的远洋船只,并立即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修整,改装的工作,据说他将是第一批前往南洋进行大规模贸易的远洋商贸公司。

不能不佩服这些人的魄力,当他们还安于这片大陆的时候,世界是多少平静啊!可是这个神秘东方民族,一但眼界被打开的时候,他们所迸发出的热情又是多么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情景。

看了这一切些他不禁感叹,人家神州城的人把西方人称为“红毛土著”是一点也不过份,西方有的东西却没人家的好,人家有的东西西方社会压根就没见过,真是不服都不行!而这一切的创造者,又都是“那个女人”,是她还是她的丈夫呢?

坐在舒服的“满街跑”里,再次点燃一支雪茄的揆一,思绪又一次飘浮起来,回想起他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的那一天。

“那个女人!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

“快点!”随着厉喝,揆一的屁股了挨了不知道今天第几皮靴,可是他不敢多说一个字,只有低着头默默忍受,心中泛起一阵想要使人流淌眼泪的悲哀。

“他们这些中国人,根本不会把我们当人……”现在他已经几乎完全忘确了,曾经挂在口头的对于这些中国人的“土著”、“野蛮人”的称呼,他们何曾把中国人当作文明人看过。

不是不敢在心中称呼,只是在心中称呼自己都不会同意。他从没见过比他们更犀利的武器,最少整个西方社会中听都没有听过。而且他们最多就是用军靴踢你的屁股,比起西方军队来说,仁慈的军队是个不错的称呼。可是真正开始作战的时候,他们的强悍、狠辣又是西方军队所无法匹敌的。

从台南押到台北的揆一到了台湾北部,一路之上揆一一直在心中担心,他们并不是打算送他去见他们的首领,而是……内心之中一想到要死在那布满热瘴的亚热带丛林之中,心中就不由的恐惧的发颤。

听说,那些山林中的人,都有一些非常残酷的手段对付他们的敌人。他们常常会把人捆在树上,任由那人被热带从林中的蛇虫鼠蚁慢慢把身上的血肉一点点的啃光、吮净,在强烈的痛苦之中慢慢死去。

“这时,这里就是原来的淡水港吗?”揆一看着那已经完全变样的港口惊异的发出惊叹。

西班牙人建立的安东尼堡依然立在港湾那儿,大大小不的大船已经不断在港口处进进出出,一船船的人从这儿溯流而上,一船船的货在那边新建的码头上缷载,再由一串串的牲口拉动的平板车拉向岛内各处。

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尤其是大群从船上下来的光头,一个个听着口令,排着整齐的队伍,迈步走向岛上深处,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军队,连迈的步子都那么整齐。

专门用来运载战犯的怒潮级护卫舰沿着淡水河溯流而上,舰上除了押解的士兵,就是揆一以及一些工匠,不同的是,揆一特赦之后将可以回到荷兰。

而其他人则要为神州城工作六年以上的时间。其余人包括那些军人、水手、商人都已经按照他的命令投降,并将加入神州城的“光头队”之中,为他们侵略异国土地,付出个人的代价。

现在,他们这些受到“特赦”的人,将要被押解到城主府当中,接受城主的特赦,而揆一就是那个被选定,要把神州城向西方各国宣布海洋权利的文件带回欧洲去的人。这也是神州城从开始到结束的对外战争中,唯一一个不需服苦役、加入外籍佣军或者工作而获得自由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