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12月16日 沸腾长江水 第二十八章 淑女再发怒

秋林先生 收藏 5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size][/URL] 第二十八章 淑女再发怒 楚绍南、燕京五人的卡车开到乌龙潭公园时已是下半夜了,各处的枪声仍然时稀时密地响着,日兵仍在四处放火,又是一个野蛮不夜天。 卡车停到当铺门前,燕京用钥匙打开洞门进入。胡大奎与半梦半醒的战友们拥抱着,短短一天的分别好像久别多日。胡大奎向少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二十八章 淑女再发怒


楚绍南、燕京五人的卡车开到乌龙潭公园时已是下半夜了,各处的枪声仍然时稀时密地响着,日兵仍在四处放火,又是一个野蛮不夜天。

卡车停到当铺门前,燕京用钥匙打开洞门进入。胡大奎与半梦半醒的战友们拥抱着,短短一天的分别好像久别多日。胡大奎向少将和战友们讲着外面一天的见闻,众将士无不为日军的残暴动容。

孟莉莉和曾纯如急忙深入受刀伤和烧伤的难民中检查伤情,进行必要的处置。多亏带了两个军用医疗箱。然后也给少将检查了身体,留下了一些药品。

曾纯如对楚绍南说:“有几名烧伤的难民需要到医院去治疗,好在他们在洞里,不冷不热的,但不能拖太久。有个小学生很坚强,胳膊和背部都是三度烧伤,刚才给他检查时没看他落一滴泪。”

这时警察副大队长任军和迎春苑的二马都找过来了。胡大奎安排大家和少将、上校张福建围坐在一起。

高马向楚绍南汇报:“我们那边的粮食要是省点吃还能维持十天八天的,受伤的人都被胡营长接到这边来了。”

瘦马接着说:“就是有的人总惦记家里想回家看看,可怜他们不是回去看家里活着的人,而是想为家里曝尸的人下葬。”

楚绍南嘱咐他们道:“估计日军这种疯狂还得一阵子,千万不许乱动,告诉大家不要再搭一条命。而且如果被日军发现了我们两个洞可是近三百条生命啊。”

胡大奎介绍可卿坊说:“我们这边吃饭看样子问题不大,守着乌龙潭水也不缺,马兄弟那边还派来了几位大嫂帮我们做饭,坚持三周、四周的没问题。但我觉得我们应该出去多做点事。杀鬼子救百姓。”

任军接着说:“是啊,我们这50多名警察也应该多为百姓做些事情。现在安全区还有三百多警察,我们应该找机会再混回去。”

楚绍南点点头说:“我们国军这边,先大奎营长出来就行了,别人等机会。警察们可以早些回去,任军你可以统计一下,愿意回去的有多少,过几天你回去后和刘正文、王德富成立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七小队,我们一起配合帮助拉贝管好安全区。”任军很兴奋地答应着。

楚绍南又对少将和上校说道:“我今天注意观察了,我们这些将士要返回部队出城是一关,但更主要的是出城后能否过江。不然出城意义不大,城外也驻有好几道日军封锁线。我和京京过几天想办法,一旦有把握了就送你们回部队。现在你们就在这里安心休养,等过几天水和电要恢复就好了。”

看少将有把曾纯如留下来的意思,孟莉莉忙说:“我们快去那个巧姐房吧,那里有中毒的人不能耽搁太久的。”临辞时,胡大奎再三叮嘱张福建要保护好副师长,楚绍南和燕京也鼓励任军和二马多加努力为大家服务。


五人组又开始下一站的征程。刚走到洞口,就听到外面隐约有日军的狂笑声。

燕京小心地先出去看了看,手里拈着雨花石。他示意大家出来,原来几个日兵是在北面隔了两家的院子放火烧房取暖。

楚绍南让孟莉莉和曾纯如把小枪拿出来,推上子弹,先在院里等着。转头他对燕京说:“京京你也在这里陪着她们,等我们车开到院门口你们快速上车。莉莉和纯如要蹲在车厢上面。”

说完,楚绍南和胡大奎大步走了出去。一上大街,就看到右面三个日兵正在狂笑着看着烧起的大火。两人没有理,直奔卡车。楚绍南低声和胡大奎说:“你开车,我们要顺着这条路一直向北。”

胡大奎没作声上了车,把车发动了,打开大灯,正照着那三个日兵。几个日兵回头看了看,继续做着恶。卡车向前慢慢开到院门口,离日兵又近了些。楚绍南跟着车走过来。这时车灯晃着日兵,他们回头也看不清这边。

楚绍南低声说:“上车!”燕京先跳上了车厢,他准备把莉莉她们拉上去。当孟莉莉和曾纯如从院里走到马路准备上车时,突然烧火的院里踉跄冲出来个火人,嘶哑地喊着救命。一听就是个老太太。

有个日兵说:“以为小脚老太太被你干死了呢,那么长的棍子插进去,怎么又活了。”

另一个日兵怪笑道:“活了好呀,那就烤支那猪吧。”说着端着刺刀一刀刺在赤裸的老人肋下,把老人挑在火上烧着,老人的惨叫着声音越来越弱。这边孟莉莉和曾纯如看个正着愣在当地,孟莉莉吓得捂上了眼睛,而曾纯如不由分说下意识地举起小枪就扣动了板机。砰的一声子弹不知打哪儿去了,三个日兵吓了一跳,都转过身来喝道:“什么的干活?!”

楚绍南向车灯前走了一步,抬起戴着白手套的招了下用日语喊道:“你们三个的过来。”

三个日兵一看是个中队长,马上单手持枪跑了过来,纷纷立正。楚绍南叉着两腿拄着指挥刀没等他们说话用下巴扬了下曾纯如和孟莉莉说:“这两个支那女人看你们太没人性了,想杀了你们。”

三个日兵凑前定神一看,接连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以为是中队长抓到了两个花姑娘。

燕京在车厢上握着手枪望着四周,胡大奎也下了车,扶着腰间。这回孟莉莉和曾纯如直面日兵了。楚绍南用汉语对她俩说:“我告诉他们说你俩要杀了他们,你们还等什么呢。”

曾纯如先举起了枪,对着近在眼前的一个日兵的头扣动了板机,这回打着了,而且打正了,正中日兵额头,日兵像一根木桩一样的倒了下去。孟莉莉也缓过神来抬手对准中间日兵的胸口扣动了板机。第三个日兵没看到过中国人、还是女人这样从容杀人的,吓得怪叫一声扔下枪就跑。被曾纯如和孟莉莉接连地乱枪打倒抽搐一阵不动了。两人左轮手枪的六发子弹都打了出去。

胡大奎下了车把三支步枪和子弹盒扔到车上,又把三个日兵的军服扒下来扔到车上,然后拖着三个日兵尸体到火堆旁一脚一个踢进了火中。这期间其余四人都一动没动。一直到胡大奎上了司机位置,楚绍南弯下腰来,把还愣着的孟莉莉和曾纯如托抱着举给燕京,说了声:“你在上面陪着她俩。”

卡车稳稳驶去,被烧的房子突然响起一阵噼噼叭叭声,好像有生命的房子在鼓掌。


到了八字山下,燕京把孟莉莉和曾纯如接下了车。她们俩还拥在一起。曾纯如对楚绍南低声说道:“南南兄,京京,我们杀人了啊,我们也杀人了吗?”楚绍南没有作声,默默地拥了她们一下。燕京在旁说:“在你不杀他他会更凶恶地杀我们的时候,你只有等死和杀他的选择!”

燕京用钥匙开了巧姐房的洞门,进洞不远就传来了喝问口令的声音。“南南”、“京京”对答后,煤油灯点亮了。张铁成上校和吴放大胡子营长迎过来。楚绍南引见了胡营长,双方握手不停。这时楚绍南道:“别慢待了我们的医生啊。”

张铁成一听孟莉莉和曾纯如是医生,如遇亲人顿释重负:“就盼着南南来呢,谭师长被毒气熏后状态越来越不好,怕是有生命危险啊。”

到了中将的洞舍,黄旅长也住在这间洞中。曾纯如上阵为谭师长检查治疗,军用医疗箱里正有解日军毒气的特效药,众将士皆为中将庆幸。

楚绍南向谭师长、黄旅长们和闻讯过来的一群女兵讲述了外面的情况及这几天的经历,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中。中将虚弱但很有力度地赞扬了楚绍南和燕京为军民楷模。他对黄旅长说:“我们是不是给南南和京京请授上校军衔,为了表彰他们的精神,也为了开展工作方便。”

楚绍南一听忙婉言谢绝,他对中将说:“目前为止还没有因为我是上尉而不配合的人,因为我们做的是实事,和官衔高低没关系的。”

胡营长接话道:“我们一小队的少将副师长就命令我们拿南南当中将去服从。”

楚绍南看了燕京一眼说:“明天我们继续开展营救工作,尽力争取多保存下一些国军骨干,尽力多救一些南京市民。我们的两名医生先在这里观察中将的病情一两天。”孟莉莉和曾纯如这时已和那些女兵打成一片了,讲着刚才面对面杀鬼子的经过。

张铁成上校说话了:“南南老弟,你明天的行动应该算我一个了吧,一小队的队长都参加了战斗,我二小队的队长也会日语也会开车,不差啥吧。”

楚绍南和燕京高兴地笑了:“求之不得呢。”胡大奎也上前和张铁成来个战友式的拥抱。

楚绍南手一挥说:“好吧,天快亮了,我们今天的行动看我们四人组的了,找机会再把五小队的罗参谋请出来。现在大家抢时间休息一会,三个小时,给今天的恶战补充能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