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诗人舌头下的两个绝代佳人(摘)

猎人1204 收藏 0 116



自古红颜多薄命。然而死得最冤枉的人要数关盼盼。


她大概是死在诗人舌头底下的第一人了。




多年之后有个叫阮玲玉的名伶曾经留下“人言可畏”的四字遗言服毒自尽,大可借来做关盼盼的墓志铭。


盼盼为徐州张尚书之爱妾,擅歌舞,雅姿容,名噪一时。白居易与之有幸相逢,曾赋诗“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以赠之。


张尚书早逝,盼盼以青春之身幽居燕子楼,贞静自守,寡居十年,赋诗数首以寄思悼之情,凄婉不忍卒读。白居易知道后,依韵和诗讥讽云: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意思是责问盼盼:既然如此深情,为什么不去死呢?


盼盼见诗,又委屈又悲哀,愤然题诗以明志:自守空房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黄泉不相随?




诗成之后,自闭于燕子楼中,绝粒十日,香销玉殒——死,也要选择最痛苦最残酷的一种,是无声的控诉吗?关盼盼,岂是吃不得苦之人?曾赋诗把她比作“风袅牡丹花”的人,正是不肯放过“春后牡丹枝”的人,盼盼更有何话说?


古往今来的杀人凶手,大概没有比白居易更轻松风雅而不动声色的了。




但是盼盼在死后总算得到了诗人的谅解和赞美,算是赚到一个死后哀荣了。比她更不堪、连死都死不清静的,则要属绿珠。




西晋洛阳巨富石崇,以十斛真珠购得歌妓绿珠为妾,藏于金谷园中,日则艳舞,夜则笙歌,有《昭君曲》与《懊侬歌》传世,堪称我国最早的词曲制作夫妻档。


绿珠艳名远播,石崇富可敌国,这两条理由都足以让别的男人嫉恨,尤其是比石崇更有势力却没有艳福的男人。赵王司马伦因此以猎艳为名,兵围金谷园,石崇遂哭着对绿珠道:“我为你成了罪人了。”


这时候,绿珠原本有三种选择:一是把自己献给赵王,解了石崇燃眉之急,而背上淫妇的罪名;二是与石崇并肩顽抗到底,效法梁山伯祝英台做一对亡命蛱蝶,不过,就算她愿意,石崇也未必愿意吧;第三,就是干脆装聋作哑,守着弱女子本份,坐山观虎斗好了。然而,这也就应了石崇的那句话:我为你而获罪。


结果,绿珠做了第四种选择:“落花犹似坠楼人”(杜甫句)。我一死百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与我无关。


绿珠跳楼了,石崇也仍未能逃脱被捕斩首的命运,临终之际,他说了真话:不是绿珠害我,是财富招祸。


即使没有绿珠,赵王也会找其他的藉口对石崇图财害命的,不是石崇为绿珠所牵累,恰恰相反,是绿珠为石崇而殉葬。


绿珠其实早在跳楼之先已经看破了这一点,她要毁灭的,正是这披着爱情外衣的华丽之缘。


然而,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颁给绿珠一座贞节牌坊了,她还是成了又一个红颜祸水的典型。


多少年后,又有一位大诗人摇动如篆巨笔,有话要说:“红粉骷髅何足争?石崇当日太怜卿。若将掌上明珠赠,安得楼头好梦惊。”叫人家去死已经够残忍的了,还要嫌那人死得不够早,不够有价值,这世上还有比诗人更无聊的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