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0/



飞虎一行六人,慢慢地走出了森林。

等来到大道上,丽斯赶紧又招呼大家回来。

“怎么回事?”雪豹问道。

“我们身上的装备。”飞虎也想到了。

是啊,装备明显不是A国的,而且也不是当地的民众,很容易让人发现,怎么办?大家开始犯愁。

放下背囊,那不现实,不放下又不行,这可怎么办?

飞虎一时也没了主意。

无奈之际,大家只好坐下来想办法,飞虎也是转来转去,丽斯则沉默不语。

“这样吧,我在市里还有个朋友,她原来和我是一个帮派的,人非常爽朗热情,非常好,我马上去找她一下,想办法弄辆车过来,然后白天把武器放在那里,到总统府摸摸情况,晚上等到天黑再行动!”丽斯突然站了起来和队员们说。

听完丽斯的话,飞虎点点头,“可以,那就谢谢你丽斯,不过这样我感觉欠你的太多了。”

“老大。”丽斯也开始这样称呼飞虎,“你救了我一条命,就算是为你们做再多的事也是应该的。”

“这样吧,我陪你去,这兵荒马乱的,你一个人还是有些危险。”飞虎说。

“好吧,那你就陪我去吧。”

“我现在去,队伍暂时由地狼指挥,一切都要听他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跑出去,在这里等我回来。”飞虎冲几个人说。

“好的,老大,你放心去吧。”几个人同时说。

飞虎解了背囊,把枪放下,腰里别了一把匕首,然后又递给丽斯一把,和丽斯一起走出森林。

来到路上,飞虎和丽斯小心前行,时不时地向左右前后观望。

此刻的路上,没有多少人,也不是因为天太早,而是战乱让很多人都已经不敢在路上走动。

走了一会,前面出现一个哨卡,丽斯赶紧一把拉住飞虎的手,飞虎顿觉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站住,干什么的?”哨兵问道。

“我们是从北面逃难过来的,我们的家已经都没了,房屋炸毁了,我们是要投奔市里的亲戚。”丽斯赶紧说。

“奥,那他是谁?”哨兵看这飞虎问道。

“他是我的男人。”丽斯慌忙说。

“他怎么穿着这样的衣服?”

“是这样,长官,那天爆炸的时候,我们都在屋里睡觉,听到后赶紧跑了出来,随然保住了命,可是也光着身子呆了很长时间,幸亏最后从废墟里扒出这身迷彩服还有我穿得烂衣服。”丽斯说道。

“是这样,那当时你也光着身子?”几个哨兵哈哈大笑起来。

“是的。”丽斯低着头说。

“好了,过去吧,记得以后穿着衣服睡觉。”又是一阵大笑。

丽斯和飞虎不管那么多了,听到放行的口令,赶紧的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飞虎一直往前走,头也不回,他也是生怕哨兵再盘查,丽丝倒有些嘻嘻哈哈的,毕竟他是当地人,不用装这装那。

不多时,他们来到一个集市,说是集市,其实也就是在公路的两边人们白的一些小摊,飞虎看看这里黑黝黝的人,还有那些吃的,确实有些恶心,因为有的食物竟然还有苍蝇飞在上面。

“逛逛集市?”丽斯突然问。

“不用吧?”飞虎也反问道,“我们时间不多啊?”

“我知道,反正也得走过这条马路,我们就顺便在路边看看,也许还会碰上我的女友呢。”丽斯说着已经在一个布摊前看了起来。

“这个女人到底可不可靠?她这又是想干什么?”飞虎开始狐疑起来,“难道她是间谍?不会,应该不会,再说我们舍命救了她,她不应该这样忘恩负义吧?肯定不会。”飞虎在自我安慰着,但是也对丽斯多加提防起来。

虽然刚才过来的路上没人,估计是哪里还不是安全区,当然这个安全只是相对而言,对于市里,大家当然都比较放心,北面有一道封锁区,还有一道哨卡,最主要的是大家都想填饱肚子。

丽斯还是在专心的一路走一路看着,而飞虎也只好漫不经心地跟着她,等快要走到集市的尽头,丽斯还真的买了一些花花绿绿的布条。

过了集市,就到了市里,飞虎也看到了一些林立的高楼大厦,当然都是带弹孔的墙壁,路上时不时地也有装甲车和汽车飞快驶过,上面坐着反政府武装的人,他们没有在意走在路上的飞虎,也许在他们看来,一个要塞封锁区,一个紧要哨卡就可以安全了,高枕无忧,所以他们在市里没有多少警戒力量。

“快到我朋友家了。”丽斯开口说话。

“奥。”飞虎应了一声。

“看见前面有个大树没有,你就在那里等着,我先去和朋友说一声,太冒昧闯进去也不好。”丽斯说完指指前面的大树。

飞虎也看见了,他走到大树下,四周看了看没什么动静,就靠在树边。

丽斯也注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跑起来,一直向前猛跑,而且头也不回。

“不会是叫人来捉我吧?”飞虎真的开始有些害怕,“如果是这样,我的兄弟们会不会?”

飞虎不敢多想,赶紧呼叫:“地狼,雪豹,醒狮,天狐,你们都在吗,都好吧?”

“飞虎,我是地狼,我们很好!”

“飞虎,我是雪豹,我们很好!”

“飞虎,我是醒狮,我们很好!”

“飞虎,我是天狐,我们很好!”

听到飞虎紧急的呼叫,队员们一起回答,平和的声音让飞虎心终于放了下来。

可是紧接着他的担心又开始了。

“丽斯说她好友的家离这里不远,可是都快一个小时了,丽斯还没有回来,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飞虎这时突然感觉不好。

他拔腿就想往回跑,可是晚了,大道上驶来两辆装甲车,上面坐了十几个持枪的骠悍的武装分子,眼里杀气腾腾,“难道我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