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从春节祝福侃国民性格

百草止水 收藏 69 1507
导读:     一年一度的春节基本上就走完了,回顾过年过节的感受,相信每人都会有说不完的话。不过百草止水相信,在中华这个最隆重的节日里,每个人说得最多的都是祝福语,整个节日被祝福淹没,这也算是中华春节的最大特色。看看家家户户的门口和墙上,最显眼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春联,不仅春联的内容无一例外地充斥着祝福,而且那个最显眼最醒目的大大的方块“福”字就会先眼夺人。祝福不仅贴在门上挂在墙上,而且活跃在人们的嘴上,举手投足鞠躬作揖跪下叩头之际,祝福的话语就会脱口而出。然后就是聊天,就是拉家常,话语也总离不开一个“福”字。


一年一度的春节基本上就走完了,回顾过年过节的感受,相信每人都会有说不完的话。不过百草止水相信,在中华这个最隆重的节日里,每个人说得最多的都是祝福语,整个节日被祝福淹没,这也算是中华春节的最大特色。看看家家户户的门口和墙上,最显眼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春联,不仅春联的内容无一例外地充斥着祝福,而且那个最显眼最醒目的大大的方块“福”字就会先眼夺人。祝福不仅贴在门上挂在墙上,而且活跃在人们的嘴上,举手投足鞠躬作揖跪下叩头之际,祝福的话语就会脱口而出。然后就是聊天,就是拉家常,话语也总离不开一个“福”字。“福”不仅活跃在人们的嘴上,简直就烙印在人们的心上,不管穷人富人,不管高官百姓,心中无不充满着“福”,送“福”予他人,同时也受“福”于自己!

“福”为什么对于中国人如此重要呢?为什么会在春节如此大放异彩呢?这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源于中国人的特殊性格。中国是东亚主流传统文化的中心,这里盛产着世界上最庞大最完善的象形文字文化。象形文字的最大特色就是形象、逼真、会意,每一个文字都会透露出极其形象生动的内涵来,也就是说每一个中国人看到每一个中国字都会情不自禁地生发和意会出许许多多的相关含义。言简意赅的先秦文化,简约律动的唐诗宋词,重重机关的戏曲俚语等等,无不闪烁着精彩绝伦的华夏文明。然而,亘古未绝绵延不息的文字狱和以言获罪也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尽管它们阴暗、丑陋、恶心,但却合乎中华文明的逻辑。否则的话,充斥着大陆教科书的鲁迅文章,就不会被分析和解构出那么多的内涵和意义来,很多恐怕连鲁迅本人都会大吃一惊。如果鲁迅生活在当代,如果他的文章背景全部置换成当代,他除了在号子里度过一个又一个的春节,恐怕也没别的好去处了。所以,基于这种象形文化的特殊形态,中国人一向说话很谨慎,好话套话毫不吝啬,但直率的批评或指点就会犹豫重重,因为“话不投机半句多”,因为“是非全在一张口”,因为担心误会,因为怕人生气。

中国文化的另一大特色就是中央集权制,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和种族都经历过封建制度,但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的封建制度像中华这样完善。国外封建国家的首领多称国王,中国先秦时期也是如此,然而自秦始皇统一天下,在诸王之上便有了皇帝,并且国家政权高度朝皇帝手里聚拢。皇帝主宰着一切,他下面的臣子又分别主宰着下面的官僚和百姓,这样层层下推,处在金字塔最底层的老百姓就成了被集权的最终对象。国家有集权体制,家庭也有集权体制,中国古代的大家族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血缘部落,这个部落的首长是族长,族长以下又按照辈分和嫡庶排好座。这样国和家就分别构成了这样从上到下的顺序排列,这样的序列辅以儒家文化的融会和贯通,尤其是那以“君臣父子”为主要内涵的“三纲五常”,更是将这种序列加以凝固和僵化,从此上下尊卑就有了严格的界定和限制,中国人也就被迫养成了绝对尊老和尊上的习惯。这种习惯使得中国人养成了对权势者低眉顺眼的习性,养成了折腰低头下跪叩头的习性,养成了喜好好话厌恶批评的习性。

然而,五四以来,尤其是新中国确立之后,尊老的风尚日益淡薄甚至逆转,但尊上的习性不仅丝毫未减,反而愈显僵化和恶劣。具体表现就是:对有权有势者大家习惯于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而地位尊贵权力稍大者又习惯于居高临下目空一切。古往今来的当权者就像被宠坏了的孩子,他们可以任性可以撒泼甚至可以耍赖,但决不容忍属下或百姓的批评和指责,那样不仅会被指为背叛和敌对,还会因此惹来各种令人发指的无妄之灾。在丹青史册之中,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古有海瑞之流,当代有彭德怀之属,皆因犯颜直谏、刚直不阿、敢撸虎尾而惨遭不幸。而高举红宝书高呼万岁者得以青云直上,讴歌党国赞美领袖的也吃香喝辣油水均沾。所以中国自古以来就流行小人或奸臣,他们表现温顺,擅长甜言蜜语,热衷于逢迎拍马,因而颇得主子的受用和宠爱。

当然,人人都喜欢得到表扬,受到批评谁都会不自在,非止中国人如此,而是地球人都这个德性。然而,由于中国文化和中国体制的缘故,中国人的表现尤其突出。为什么外国人总认为中国人过度重视面子?原因就是中国人太喜欢听好话,逆耳的话是非常犯忌讳的,不仅官员如此,大人如此,有钱人如此,普通老百姓也学会了如此。中国人太爱听好话,哪怕他人说出的好话明显有假、夸张乃至违心,但听者无不眉开眼笑、心内陶醉,这是中国人长期以来养成的品性。可以想见,在文化改良和制度改良无法进行的情况下,要想改变这一品性很难。更何况,在今年台湾领导人选举极端紧张热烈的时候,谢长廷和马英九这对杀红了眼的政敌,在除夕寺院祈福相遇时还是不忘相互祝福。他们是真心相互祝福吗?显然不是,这是由于中国文化和中国传统的缘故,使得他们不得不违心地相互祝愿。

受此影响,尽管百草止水不喜欢阿谀奉承,不喜欢违心说话,但在春节这个最隆重的节日里,还是得多多地向他人派送祝福。尽管这些祝福可能有假乃至根本就不大可能实现,但大家都喜欢这样,我也就没有什么办法。甚至为了处理往年悬挂如今还算较新的“福”字,百草止水还煞费苦心地发明了“造福”新民俗,以增进家人过节的气氛和节日的兴奋。何谓“造福”?就是在大年三十,将打算废弃的旧“福”字抛在地上直到节日完全结束,我们在旧“福”字上来回走动和踩踏。踩踏这一动作,我们这里的土话称之为“zao”(不知具体是那个汉字),“zao”福谐音“造福”,有吉祥之意也!如今,我家将旧的“福”字踩在脚下“造福”已经有两个年头了,两年来我们乐此不疲,为自己“造福”,也为他人乃至中国“造福”祈福!

显而易见,本人并不反对春联、祝福和问候,相反却极为支持。因为这不仅是优良的文化,也是优良的传统。春联、祝福和问候能美化生活和心理环境,从而让人以崭新的面貌投入到新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去。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尽管其他国家和民族也有节日祝福和问候的传统,但世界上还没有哪个民族能够拥有和中国春节这样极为隆重的祝福和问候的节日。因为这是中国文化的必然,也是中国国民性的必然。尽管祝福、问候与献媚、逢迎有很大的区别,但仍有很大的联系。因为这两者在听受者看来都是好话,只不过祝福和问候是形式化的好话,而献媚和逢迎却是精心构思过的好话。前者是善意的主动的,后者往往带有恶意被动的成分。如果献媚和逢迎是主动的,那么它所包含的恶意只会更浓,只不过被献媚和逢迎者会感到更加受用罢了。

翻翻中国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献媚、逢迎和被献媚、逢迎的历史,所有的统治者都一概喜好献媚和逢迎,并且坚决讨厌批评和教训。于是,献媚和逢迎者得以升官发财飞黄腾达,而喜好批评与教训者往往就要和灾祸结缘,但是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又无一例外地在献媚和逢迎中丢掉大好的江山或富贵的前程。这就是中国历史周而复始的轮回规律:辛苦打下江山,不久后统治者就开始热衷于接受献媚和逢迎,于是不久又丢掉了江山。为什么会有这种轮回呢?原因就是高度的中央集权和独裁的政治体制使得统治者高高在上罔顾民意,因为他们把自己当成人民的父母或祖宗,把人民当成了奴隶和玩偶,当老百姓不堪他们的奴役和玩弄时,王朝的末日也就来了。反观现代民主体制,一切官僚其权皆来自民授,一切官僚的活动都在人民的监督和品评之中,他们只能把自己当成人民的儿子、孙子或仆人,除了尽心尽意竭诚竭虑外,他们还能有什么选择吗?来自老百姓或他人的批评他们还敢不听吗?即便不想听还敢打击、压制乃至报复吗?当然,喜欢听好话的人类习性还在,然而由于体制的制约与束缚,献媚和逢迎的少了,热衷于批评与教训他们的人反而泛滥起来!

所以,百草止水希望保存春联、祝福和问候的民俗,但渴望消除献媚和逢迎的不良国民品性,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消除中国历史的血腥轮回,也才能在稳定、和平、自由、和谐之中实现中华的神圣崛起!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民主化之路。对大陆来说,民主的肇始只能从批评权开始,还批评权于民,还批评自由于民,中国才能真正拉开希望的大幕!

本文内容于 2008-2-12 7:55:52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