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一节 一模一样

一场突然而至的大雪,纷纷扬扬的连续下了三天,将东北的白山黑水,装扮得如同待嫁新娘。

莽莽大山,如同一群奔跑腊象,奔走怒号的全都是对日寇仇恨!

到了天该放晴的日子,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数道无声的闪电。

没有人说得清楚,为什么这大雪天的,会出现闪电!又为什么,这些闪电没有声音。

当然,也没有人看到,因为这茫茫雪原,几乎没有人烟。

数道闪电,从天而降,逐次劈下,犹如一条条小白龙。

……

寒冷!

深入骨髓!

卫华睁开了眼睛!啊欠——,没等卫华看仔细周围的一切,零下二十几度的雪花,就在寒风的吹动下,灌进鼻腔,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呼出一股白色热浪。热气刚离开身体,就变成了雪珠儿,落了下去。

真冷啊!

雪真大。卫华来到这个世界才一会的功夫,身上就落了下了一层厚厚的雪。脸上像是套了一层冰罩。裸露在外的双手,左手几乎埋到雪里去了,右手如果不是因为握着长柄大砍刀,也会雪埋没。

用大砍刀支撑着,卫华背着如同小山一样的大背包,从雪地上站了起来。身上的冰雪“咯吱咯吱”的往下落。低头看去,卫华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仅穿着一套工人装。这就是在游戏中,狂冰送给自己那一套极品紫装了。

工人装耐磨,非常的结实,但毕竟不是棉衣,不保温,穿着这样衣服出现在冰天雪地里?卫华忍不住的在心中诅咒:“萧明月”你他妈的太不人道了,连件棉衣都不给。靠!

卫华想做一个伸出中指的国际通用手势给“老天爷”看,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沾在刀柄上了,松不开了。

屠倭他们呢?

卫华在齐膝深的积雪中,艰难的转过身,他被眼前的一屏,给吓呆了。

只见一道手臂粗的蓝旺旺闪电,从灰蒙蒙的云层中落下,击在一棵大树上。大树无火自焚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根漆黑的碳柱,碳柱在变幻着、涌动着,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俱有血有肉的雄伟身躯。

这些身躯不知是无生命还是因为没有苏醒,刚一成形就轰然倒地,溅起一小片雪雾。最后,又是一道闪电下来,击中脑门,躯体便有了生命。像卫华一样,打了一个喷嚏便醒来了了。

他背着巨大的背包,驻着毛瑟步枪,从雪地里站了起来。

“你是谁!”卫华膛目结舌。他发现这人,和自己除了装备不同之外,简直一模一样。一样的雄伟巨大的身躯,一样的脸庞,一样的浓眉大眼。两个人面对面,就好像是在照镜子。

“屠倭!”

原来,他就是屠倭。

这是两人自打认识以来的第一次见面。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和自己长像相同的人!

屠倭注意到了卫华惊讶的表情,想了想就明白了,道:“游戏中,我们所有人的角色的肖像是一样的。这不是我们的本来面目,而‘萧明月’他根据我们在游戏中属性指数,将我们复制在这里。就好像……嗯?”屠倭一时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就好像,我们的灵魂钻进了同一型号的人肉机甲中一样。”卫华接口道。

“对!”

卫华在上次任务的时候,就思考过这个问题。猜测着自己是“灵魂穿越”。“萧明月”这个神,先在这个异时空制造一俱躯体,躯体的属性点,参照游戏中的属性。然后再将玩家的灵魂从原时空剥离,注入这俱躯体,等任务完成,再将灵魂送回。

只不过,上一次,卫华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不知道这个躯体的制造过程是怎么样的。这一次倒是看明白了,原来是大树变的啊。

神就是神,果然不同凡响,落下一道闪电,就能将大树变成人!

只是,这个神,似乎太懒了一点,为什么用一样的肖像?闹得别人都无法分辨出谁是谁了。

话也要说回来。这就好比工厂里批量生产的装甲车,同一批产品,有的只是编号的不同。其它的是一模一样的。

卫华这样一想,倒也想通了。

第三个到达是投掷手龙将军。

龙将军一睁开眼,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他咬牙咧齿骂:“狗日的,冻死老子了。”

卫华回道:“龙哥看你后面。”

“后面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有鬼子?哈哈……”

“如果你现在不看,就会错过你一生中,最精彩,最不可思议的镜头了。”屠倭缓缓的道。

龙将军回头望去,脸上顿时出现了和卫华一样的表情。

第四个特种兵雷老虎。

第五个是屠夫。

第六个是依依。

第七个是龌龊小疯。

小疯最不走运,他由于是最后一个抵达,没能看到大树变人的神奇一幕。不仅如此,他还几乎是光身。身上除了系统给的背心短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就连那步枪,都是老旧不堪,垃圾白装备。

由于小疯是临时加进来的,事先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原有的装备,又在当“731”的时候,被人暴得精光。在再上,根本无法去野外练级,因为“731”的人,只要在野外一出现,附近的玩家,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给当“鬼子”给收拾了。结果,直到现在,二十多级了,仍然整得和“新人”差不多。

玩游戏,混得最惨的,莫过于如此。

然而他却是整个队伍中最兴奋的。

“哈哈,我们到了吗?到了吗?……”小疯手舞足蹈,在齐膝深的积雪中,蹦蹦跳跳。严寒似乎对他毫无影响。

“小疯哥哥,真的是疯了啊!”依依嘟着红艳艳的小嘴,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小疯。其他的六个男人,青一色的巨汉,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如同六胞胎。只有依依是万绿丛中一点红,格外引人注目啊。就连龙将军这样,宣称家有贤妻,兼阅过美女无数,早对女人不感兴趣的人,也是目不转睛的望着依依。

依依的体型目测身高至少有一米八。这样的身高,如果放到原时空,哪怕是在模特界都是高个了。但在这一群平均身高都在二米以上的巨汉中间,仍然显得如同小鸟一般的娇柔。

再看肌肤。

通常说某个女人皮肤好,就会用她的皮肤很白来形容。或者加上一句,白里透着红。如果到了极限,则可以用“冰肌玉骨”来夸张。但是,真正的“冰肌玉骨”是不存在的,大多数都是化妆出来的“人造美女”。因为,女人从小到大二十来年,一身的肌肤不可能不受任何的污染,总会多多少少存在着“粉刺、雀斑、青春豆、发黄……”等等问题。而这个依依,由神制造出来的娇躯——神不会有兴趣在她身上加上一些人性化的粉刺、雀斑、青春豆——是百分之百的完美无瑕。无论多么夸张语言用在她身上,都不过份:粉嫩如脂、肤白胜雪、吹弹得破……

最后看装扮。

长发披肩,乌丝被冰雪冻出了造型,如同月里嫦娥的宫装头。

一件棉布衣,挡不住呼之欲出的丰胸。

一条红色棉布短裙,在雪白修长的大腿都给露出来了。如果有心,还能看到她底裤的颜色……

腰间扎着武装带,别着一把南部式手枪,左肩斜跨着一个医疗箱。

只是背上的那个像小山一样的大背包,有点破坏美感……

冰山雪地中,依依被十道炙热的目光聚焦。

刚开始,小疯只顾着高兴了,没注意到依依,当依依说他疯了的时候,小疯才将目光投向他。近距离的欣赏“冰肌玉骨”的唯美……十道炙热,变成了十二道。

依依大概是被男人们的热辣的目光看多了,心中没有什么恶感。反倒嘻嘻一笑,娇问道:“哥哥们,冻死我了,快找个地方住下吧。”

“住下?你当战火纷飞的东北,林海雪原中,可以像在城里那样?到处都有五星级宾馆!?”卫华冷笑道。

“哇,那怎么办?”卫华这么一说,大伙儿马上遇到了一个极现实的问题。住哪?虽说依靠神赐给的强大身体,可以挨住一时三刻的严寒。但时间一长恐怕不行。最要命的是,这儿荒无人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身在何地都不知道。依依一急,竞哭了起来。

卫华不为所动,仍以冰冷的语气道:“现在后悔都晚了。除非任务完成,否则我们谁都别想回去。我再给你们说一遍,战争不是游戏,死了不能重生。作为队长,我会对各位的生命负责,我答应你们,决不抛弃任何战友。同时也请你们遵守义勇军的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

依依根本听不进去,仍然大哭:我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