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胜直言汉武帝开疆拓域功过是非

夏侯胜直言汉武帝开疆拓域功过是非 [/color]《汉书。夏侯胜传》[color=#F76809]



宣帝初即位,欲褒先帝,诏丞相御史曰:“朕以眇身,蒙遗德,承圣业,奉宗庙,夙夜惟念。孝武皇帝躬仁谊,厉威武,北征匈奴,单于远循,南平氐羌、昆明、瓯骆两越,东定、貉、朝鲜,廓地斥境,立郡县,百蛮率服,款塞自至,珍贡陈于宗庙;协音律,造乐歌,荐上帝,封太山,立明堂,改正朔,易服色;明开圣绪,尊贤显功,兴灭继绝,褒周之后;备天地之礼,广道术之路。上天报况,符瑞并应,宝鼎出,白麟获,海效巨鱼,神人并见,山称万岁。功德茂盛,不能尽宣,而庙乐未称,朕甚悼焉。其与列侯、二千石、博士议。”于是群臣大议廷中,皆曰:“宣如诏书。”长信少府胜独曰:“武帝虽有攘四夷广土斥境之功,然多杀士众,竭民财力,奢泰亡度,天下虚耗,百姓流离,物故者半。蝗虫大起,赤地数千里,或人民相食,畜积至今未复。亡德泽于民,不宜为立庙乐。”公卿共难胜曰:“此诏书也。”胜曰:“诏书不可用也。人臣之谊,宜直言正论,非苟阿意顺指。议已出口,虽死不悔。”于是丞相义,御史大夫广明劾奏胜非议诏书,毁先帝,不道,及丞相长史黄霸阿纵胜,不举劾,俱下狱。有司遂请尊孝武帝庙为世宗庙,奏《盛德》、《文始》、《五行》之舞,天下世世献纳,以明盛德。武帝巡狩所幸郡国凡四十九,皆立庙,如高祖、太宗焉。




[汉宣帝刚即位时,想褒扬先帝之功,下诏給丞相御史说:“我以微小之身,承蒙先帝遗德,继承了汉朝伟大的基业,侍奉宗庙,整夜地思念,孝武皇帝亲自施仁义、立武威,北征匈奴,单于远遁,南平氐羌、昆明、瓯骆、两越,东定秽、貉、朝鲜,扩大疆土,开拓边境,设立郡县,远近民族都来臣服,珍贵的贡品列满宗庙;协调音律,修改历法,更换服装的崇尚颜色;开辟了圣大的功业,尊崇贤士,显赫功德,使濒临灭绝的民族都得到兴继,真不愧为周人的后裔;具备天地之礼,拓广道术之路。上天赐福,将虾吉祥的征兆,宝鼎出世,获得白麒麟,海上捕到大鱼,神人出现,山呼万岁。汉武帝的功德之大,不能说完,但祭祀宗庙的乐舞却很不相称,我很悲伤。因此请把此事与列侯、二千石的官吏、博士等一起商议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群臣在朝廷中热烈议论,大家都说:“应该按照诏书上的意思去做。”唯独长信少府夏侯胜说:“汉武帝虽有平定四方,开拓疆域的功劳,但死伤众多士兵,劳民伤财,消耗无度,使国家财政空虚,百姓流离失所,死亡大半。蝗灾大起,造成数千里天地颗粒无收,有的地方还造成民间人吃人的事情,不应该为汉武帝设立宗庙乐舞。”公卿大臣们一起责难夏侯胜说:“为汉武帝设立宗庙可是皇帝的诏书中说的。”言外之意就是夏侯胜胆大包天,竟敢如此非议,真是不想活了。夏侯胜说:“皇帝的诏书不可行!做人臣的道理应该直言不讳,不能阿谀献媚。我此话已经说出口,虽死不悔。”于是丞相蔡义、御史大夫田广明弹劾夏侯胜非议诏书,诋毁先帝,不合人臣之道,而丞相长吏黄霸纵容夏侯胜,既不举报又不弹劾,因此黄霸和夏侯胜一起被捕下狱。主管部门奏请汉宣帝把汉武帝的宗庙尊称为“世宗庙”,设立了《盛德》、《文治》、《五行》三部祭祀汉武帝的乐舞,天下世代祭祀尊奉,用来彰显汉武帝的盛德。汉武帝外出巡视打猎所到过的四十九个郡国,都建立了宗庙,就像汉高祖刘邦、汉文帝的宗庙一样。]


胜、霸既久系,霸欲从胜受经,胜辞以罪死。霸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胜贤其言,遂授之。系再更冬,讲论不怠。



至四年夏,关东四十九郡同日地动,或山崩,坏城郭室屋,杀六千余人。上乃素服,避正殿,遣使者吊问吏民,赐死者棺钱。下诏曰:“盖灾异者,天地之戒也。朕承洪业,托士民之上,未能和群生。曩者地震北海、琅邪,坏祖宗庙,朕甚惧焉。其与列侯、中二千石博问术士,有以应变,补朕之阙,毋有所讳。”因大赦。胜出为谏大夫、给事中,霸为扬州剌吏。



胜为人质朴守正,简易亡威仪。见时谓上为君,误相字于前,上亦以是亲信之。尝见,出道上语,上闻而让胜,胜曰:“陛下所言善,臣故扬之。尧言布于天下,至今见诵。臣以为可传,故传耳。”朝廷每有大议,上知胜素直,谓曰:“先生通正言,无惩前事。”



胜复为长信少府,迁太子太傅。受诏撰《尚书》、《论语说》,赐黄金百斤。年九十卒官,赐冢茔,葬平陵。




始,胜每讲授,常谓诸生曰:“士病不明经术,经术苟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学经不明,不如归耕。”




[夏侯胜、黄霸被关押后,黄霸想拜夏侯胜为师学习五经,夏侯胜以死罪难活推辞。黄霸说:“早晨听到的道理,就是晚上死了也知足了。”夏侯胜被他的话感动,就收他为徒,开始教他。他俩被关押到第二年冬天,关于汉武帝功过是非的争论也没有停止。]


[到了本始四年[前71]夏天,关东四十九郡县同一天发生了地震,有的地方山崩地裂,毁坏城郭房屋,死亡六千多人。汉宣帝于是穿着素服,避住正殿,派遣使者吊祭安抚地震灾区的地方官吏和百姓,给死难家属下拨了安葬费。汉宣帝还下诏说:“灾异是上天给予的惩戒。我继承大业,为天下黎民百官的君主,未能调和众生,地震以往都发生在北海、琅邪那些地区,毁坏祖宗庙宇,我很担忧。请与列侯、中二千石官员以上的官员广问术士,有何良策才可以弥补我的缺陷之处,不要有所顾虑。”于是大赦天下,夏侯胜出狱后作了谏大夫,加官给事中,黄霸作了扬州刺史。]


[夏侯胜为人质朴刚正,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进见皇帝时值称呼汉宣帝为君,在皇帝面前误称呼别人的字,汉宣帝也对他很亲近信任。有一次夏侯胜把他和皇帝在一起时说的话说给别的人听了,汉宣帝听说后很不高兴地责备他,夏侯胜说:“陛下所说的话很好,所以我就宣扬它。远古的尧帝的话传布于天下,至今还人们广为被传诵。我认为可以传布的话,就传颂它。每当朝廷有重大议事,汉宣帝知道夏侯胜向来耿直,就对他说:“先生只管说,不要因为以前的事情有所畏惧。”]


[夏侯胜又做了长信少府,升迁为太子太傅。受诏撰写《尚书说》、《论语说》,受到皇帝赏赐的黄金百斤。享年九十岁死在太子老师任上。汉宣帝赏赐了墓地,安葬在平陵。]


[原先,夏侯胜每次讲课,时常对学生们说:“儒士最忌讳不懂经术;经术若是精通了,做官就像在地上捡草芥一样容易。学经不精通,还不如回家种地。 ”]


【评析】




汉武帝的功过是非在武帝、昭帝两代几乎没有遭到什么非议,汉武帝的曾孙汉宣帝刘询即位后,志在弘扬先帝的功业,因而下诏群臣讨论设立武帝宗庙,褒扬汉武帝的功德,这本是对汉武帝歌功颂德的一件大事。在当朝百官一片赞同声中,唯独夏侯胜一鸣惊人,直言汉武帝的过失,不但堪称敢为天下先,简直是和当朝皇帝的旨意唱对台戏。夏侯胜的评语中指出汉武帝功过共存,在平定四、开拓疆域的丰功伟绩后面难以掩盖好大喜功的负面效应。夏侯胜关注的不但是长期的对外战争给大汉帝国财政危机带来的恶果,并给天下百姓带来的一系列苦难。更为可贵的是夏侯胜入狱后与因受株连的狱友黄霸的对话,彰显出宁为诤言死,不为献媚生的高风亮节,从中可见一位罕见的实事求是评价伟人的民主卫士形象。




夏侯胜的独树一帜并没有阻止武帝宗庙的建立,从他和黄霸入狱一年之后,关于汉武帝功过是非的争论始终没有停止的外界反应看,可见朝廷百官里不乏同声。直到第二年发生严重的地震灾害,汉宣帝不得不大赦天下,遍天下寻找祛灾辅政人才,夏侯胜得以死里逃生。饶有风趣的是汉宣帝不但赦免了夏侯胜的死罪,还委以重任。与其说是汉宣帝为君作秀,还不如说是地震天灾救了夏侯胜的老命。夏侯胜对学子们传授的“官场经”也很有意思,他看准了汉朝历代皇帝都敬畏精通经术的儒家学者,经术就是官场飞黄腾达的敲门砖。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就是在皇帝身边供事,夏侯胜依然不改不拘礼节、直言不讳的“毛病”,汉宣帝之所以能对他大度宽容,不仅是他名声大振,还在于他说话做事事事在理。与西汉著名的几位惯于进谏的名臣相比,汲黯耿直的近乎不拐弯、不开窍,甚至逼得汉武帝无可奈何,将他外放;东方朔巧于言辞,婉转进谏,明哲保身,碌碌无为,甘为伴君戏耍的滑稽侍臣;主父偃善于为国家出谋划策,却遭人暗算,不能自保。可惜夏侯胜毕竟太老了,在官场发挥不了大作用,改任太子太傅不久就去世了。夏侯胜毕竟善始善终,同时代的杨恽、盖宽绕就没有夏侯胜的运气了。




古语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三国魏李康《命运论》]“兰熏而摧,玉缜而折。物忌坚芳,人讳明洁。”[南朝宋颜延之《祭屈原》]。杨恽、盖宽饶都是犯了侍才自傲,过度张扬的为官大忌,自以为行为清高,为国为民,虽有死节之义气,却结怨树敌太多,无怪乎一再遭人诽谤,死于非命。千古一帝的汉武帝也难免被人诅咒,古往今来的中外伟人,谁能例外呢?秦始皇、汉武帝、列宁、斯大林等等。平心而论,相比之下,汉宣帝对待耿直大臣的度量和为君之道还不及汉武帝。主父偃之死,咎由自取,怨不得汉武帝;东方朔甘为俳优,终身不能得志。司马迁之罪,事出有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毕竟汉武帝从没有随意下令处死德才兼备的栋梁之材。在许多名臣的死因上都不难看出汉武帝爱才、惜才的恻隐之心。诸如严助、张汤、主父偃、李陵等人。汉武帝时代人才辈出,汉宣帝时期思贤若渴,也许原因就在于用人之道的功力不同吧?

本文内容于 2008-2-12 3:31:40 被胡辣羊蹄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