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15 孔未名

zhurui1963 收藏 4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孔未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已经越来越喜欢早起了。即便是星期天,他也早早地起来了。

寂静的走廊里有声音,他知道那是十班班长朱育亮,据说他跟父亲在山上生活惯了。现在住在军营里,他总是看不得那里有点脏东西,一定要抽时间擦得干干净净的。

当然,为此他得到的表扬也是最多的。

多得大家都有些烦了。

私下里,大家有说他这是挣表现,假积极!

但是,也有很多人想向他学习。

只是这学习就有些难,比如这好不容易有一个星期天,就没人凑这个热闹。

孔未名当然不向他学习,这么美妙的早晨,他有他的功课。

他尽量把自己的脚步放轻,因此,丝毫没有打搅正干得专心致志的朱育亮。

走到楼梯口,他就听到了蒋成绩那歌声。

他总是这么张扬,一方面,他这是在为全连办的板报画画,也是个优秀表现。为他的十一班挣优秀班,挣了不少的分;另一方面,这画画也确实是他的本事。

孔未名轻轻一笑,没下楼,直接向楼顶上爬去。

他在练武,他老爸孔亮是个有心人,把当时特别侦察队的功夫,编了一个小册子,让他有时间就学习。

他训练时候,被那些来自乡村的孩子几次羞辱后,便想起了学武的主意。

没想到还真有用,现在他虽跑不过孙悟空那小子,一般的战友还是不敢和他较量了。

楼顶是平的,就象一个专门给他准备的训练场。

他爬上楼,压腿慢跑,活动了一番。

刚打了一路拳,那下面操场里,就传来了一阵阵地吼声。

他不用看就知道是胡文亮那傻B。这个来自大巴山的乡巴佬,有着一身蛮力气,可是也笨得出奇,各项军事技能都不行。

可他就是不服气,这不每天一大早总比别人起来的早,又在下面练开了。

孔未名看过他的练习,他真的觉得他根本就是一块山里的石头。总结出来就是个:傻B!

他甚至有些可怜这小子,毕竟他的爸爸和自己的爸爸是老战友。但也仅此而已。优胜劣汰,他认为把他清理出军队,也许对他是一种解脱。

可是,至少这个小子不是这样想的。他每天都要看自己的成绩榜,为自己那怕是提高了一点点很欢喜得上了天似的!

不过,孔未名觉得他这个样子更蠢!他不明白,对他们严格成这样的秦明扬是怎么忍受得了他的。

孔未名猛烈地一阵拳脚,这让他马上就沉浸在了自己的练习里。

不过,他这时听到了一阵紧张地不均匀的呼吸,甚至听到了压抑的叫好声。

孔未名当然知道是谁。

他突然一个旋子,杀入了那个门角落里。

因练武而变得炯炯有神的孔未名的双眼,刺出豪光看住那里面的人。

那人这才站了起来,一双老鼠一样闪烁的双眼,盯住孔未名,讨好地笑起来:“嘿嘿!”

一边把身子尽量放低绕过他,走向平台楼顶。

“喂!”孔未名皱着眉叫道。

那人也是孔未名的战友,叫费大志。也是来自四川的一个战士。

他回过头脸上尽量堆上笑。

“我真的很讨厌你!”孔未名尽量压住火。

费大志轻声说:“我不会影响你。我问了连长,他也告诉我,可以偷偷地看,但要我不要影响你!”

孔未名也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低:“费大志同志,我已经不至一次地告诉你,我也才学。你要学应该去找首长。或者秦叔叔,他是高手!跟我学,会伤害你的身体!”

费大志裂开嘴笑了:“怎么会呢?何况我真的不在乎,更不会怪你。”

孔未名一把抓起衣服:“我讨厌别人在旁边看我练武!我不习惯!”

“我知道,班长,我所以每天都是悄悄的。”

孔未名气得扭头就走。

那费大志却不以为意,竟然一个人在那里学着他的样子舞起来。

孔未名无可奈何地走下楼来。其实,他也把身体活动开了。

他现在要去练军事技术了,他希望自己能成为最优秀的。他也坚信自己是最优秀的!

陈家林从窗户上露出他那硕大的脑袋,发出了古怪的叫声。

孔未名知道他在嘲笑自己。

孔未名却不想理他。

但是陈家林就是有市场,总是有战友跟他裹在一起。

他们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

连长叫他们为“八旗子弟”!

只是他们的军事训练一直没有拖后退,所以,还不见秦明扬来修理他们。

孔未名的衣服彻底地被汗水浸透了,这时,早餐的军号响了起来。

孔未名飞快地换了衣服,洗了脸。

而全建中则还在细细地洗脸,边洗边摇着头:“大雪天训练太伤皮肤了。”

孔未名胡乱地抓了抓头发,这也引起了全建中的不满:“喂,班长,那是不行的!”

孔未名扭头就走,他可不想和这个喜欢象女人一样打扮的小子在一起纠缠。

全建中身子一闪,却把他挡住了:“不,你一定得梳一下你的头。这样,一可以美容;二,可以键脑!”

孔未名连闪几闪,都没出到门。

那全建中手中已有了一把梳子,打算来为他服务了。

急切间,孔未名忙叫道:“我自己来!”

一把抓过梳子,自己胡乱梳起来。

只急得那全建中大声地叽哩哇啦乱叫:“别挂坏我的梳子!别弄坏你的头发!”

孔未名一把把梳子扔过去。

全建中忙双手去接。

孔未名这才一闪身出门,钻进食堂。

陈家林又在发杂音了:“哎,为什么星期天也不能改善一下伙食呢?”

炊事班长蒲亨耀伸出头:“你小子有本事别吃啊!”

陈家林点点头:“有道理!谢谢你,战友!”他站了起来。

正好看到孔未名,他那大眼睛闪过一丝亮光,回头问道:“谁跟哥哥出去?”

立刻站起来三个人。

陈家林皱皱眉:“这么多东西放在这里,不吃也不能浪费呀!”他笑嘻嘻地盯住孔未名:“班长,你是不是很累?”

孔未名当然知道他没安好心,在北京时,他就总是和自己作对。他面无表情地答道:“一点点!”

“你是不是很饿?”陈家林那眼睛虚虚地盯着前方,根本不看他的表情。

孔未名显然明白他要说什么。于是非常气愤。

陈家林可不管:“孔班长,我请你把这几份饭吃了。这样,对你身体有好处,又不会浪费。”

孔未名呼地一下站了起来:“陈家林!”

“到!”陈家林身子立刻挺得笔直,大声道:“班长有何吩咐?”

孔未名本来是要迎接他的挑战,可是他这个样子就让孔未名一时不知道火怎么发了!

孔未名使劲地吞下一口气,拿起食物,走出了食堂。

“喂,班长,你咱一声不吭就走了呢?”

跟着他的几个战士大笑起来。

孔未名瞪大眼,使劲地把馒头塞入嘴里,把稀饭倒入嘴里。

坐在窗子边,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缓过气来,他就不再想这件事。他又进入了自己的生活轨道。

悄悄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一本书,然后,跑出楼来,直向军营后面的山上冲去。

在山上有他专门清理出的一块石头堆。

在山的背面,四周都是大树。

空气又清新,环境又安静。

他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书来。

这是一部《孙子兵法》,是他走时父亲给他的。并且告诉他,一个军人,不但要军事上过硬,更重要的是脑子里要有东西。但也一再警告他,现在几乎所有的书都在被审查,因此这部书,也只能悄悄地看,不可让人知道。

这个地方显然不可能有人来,所以,他几乎每周星期天都来这里读书。

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书,每一个条目下都有一些实际的战例,所以,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枯燥。

这一看,他就入了迷。

直到中午的军号响起来,他才恋恋不舍地走出来。

这时才觉得一身寒冷,腿也僵硬了,肚子也饿了。

他一边把书揣进怀里,一边一步步走下山来。

走到食堂里,却见指导员站在里面,一双眼盯着他。

他还没说话,指导员已开口了:“孔未名!”

孔未名答道:“到!”

“你在后山干什么?”指导员紧紧地盯着他。

孔未名一愣。

“是在看书吧?”

孔未名的大脑轰轰作响。

“把书拿出来,我看是什么书?”

孔未名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惊慌地四处看。

正好看见陈家林那洋笑洋笑地样子,不由一惊:“是这小子告了自己的密?”

突然,这小子扭头跑出了食堂。

孔未名那个气呀!气得嘴都直哆嗦。

指导员严厉地道:“你们看的书必须经过审查!马上把书拿出来。”

孔未名突然一昂头:“不!”

指导员吃了一惊,更严厉地道:“这是命令!”

孔未名突然扭头就跑。直向山上跑。

指导员追了出来。

他却越跑越快。他只有一个信念,绝不能让他把书搜去!

指导员很生气,大声地吆喝着,带着几个排长上来了。

并且是直奔孔未名看书的地方。

孔未名气得泪都在眼睛里打转转:“陈家林!我和你势不两立!”

孔未名把书藏在了南边的一棵树上,走了出来。

指导员命令把他带下山管禁闭。

孔未名坚定了一个信念:“看你们怎么做!反正我不会把书交出来。”


秦明扬不由得哈哈大笑:“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找不到你藏的书?”他从背后拿出一本书来,分明就是孔未名藏的书。

秦明扬“啪”地一下拍在桌子上:“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是侦察兵!小子,你那点藏东西的把戏,怎么是对手呢?”秦明扬嘲讽地从鼻子里发出声音。

孔未名闭上了眼:“把书还我,我退伍!”

然而久久地没有回音,他忍不住,睁开了眼。

却发现秦明扬用猫儿戏耍耗子的眼神,嘲弄地看着他。

孔未名再次大声说:“把书还我,我退伍!”

秦明扬轻声道:“你再说一遍!”

孔未名觉得自己全身都被愤怒的火苗点着了,他更大声地吼着:“把书还我,我退伍!”

秦明扬继续道:“你再说一遍!”

孔未名又吼...

终于孔未名声音吼哑了。

可是秦明扬还是那个神态,而且保持这个神态,慢慢地走了。

禁闭室里好安静,安静得孔未名想发狂。

他想大声地喊,可是,声音喊不出来了。

他鼓起力气打墙壁,直到手被打脱了皮。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见战友们在训练场震破天的吼声。

孔未名那个日子就更难熬了。

他猛烈地摇着门。

早餐送进来,他也一脚踢倒了。

他决定绝食。

但是,秦明扬却没来,连指导员也没来。

只有排长来了,严肃地道:“孔未名,你不服从命令!现在又绝食,你这是错上加错!”

孔未名冷冷地看着他,用嘶哑的声音道:“你把我枪毙吧!”

排长说不动他,也走了。

孔未名一个人在禁闭室里,越来越寂寞。思想也越来越混乱,但是,他不服气:“我没有错!”他反复地挣扎在这个思维里。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他甚至不等饭送进来,就一掌推了出去。

这次连排长也没有来了。

下午就更难熬了。

好不容易熬到太阳偏西。

他无力地瘫在床上,朦胧中。

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小子还不投降?”

他猛地一下子立起头,看住秦明扬:“不!死都不投降!”

秦明扬哈哈大笑起来:“有点小脾气!有点小脾气!”脸突然一下子又严肃起来:“站起来!跟我走!”

孔未名顽强地站起来,虽然以为饥饿,脚直打晃,但是,他顽强地迈着军人步伐,跟着秦明扬。

走入连部办公室,秦明扬看着保持立正站着的孔未名:“你既然要退伍,为什么还要立正?”

孔未名用嘶哑的声音道:“我还没退,就是退了。我还是要象这样站!”

秦明扬突然戟手指住他:“你狗日的是个混蛋!你以为你这是有骨气?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敌人?我们是战友!你对我们玩什么狠!对同志要春天般的热情!对敌人要冬天般的冷酷!你狗日对同志冬天般的冷酷?”

孔未名一时哑口无言。

秦明扬转了一圈,又戟手指住他:“指导员要审查你的书有什么错?何况,他已经下了命令!你狗日连命令都敢违抗!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不服从命令是什么狗屁军人?你是什么狗屁军人!”

孔未名的虚汗下来了。

“你敢说你要退伍!那就是逃兵,可耻的逃兵!你让你父亲蒙羞!你让我这个叔叔蒙羞!你让我们整个新兵连蒙羞!”

孔未名脚开始摇晃起来,他使劲地咬牙站稳,一身都颤抖起来。

秦明扬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以为你是英雄!绝食!共产党绝国民党的食!志愿军在美军战俘营绝食!你狗日绝我们自己军队的食!你和谁对抗!你和谁对抗!”

孔未名身子猛地一晃!

秦明扬一把抓住了他:“站直了!是男人的,就别给老子趴下!听着,你现在给我第一吃饭,二把开始我说的话记下来,三是写出自己的认识!听清楚没有!”

“是!”孔未名猛地一个立正。

秦明扬盯着他摇摇晃晃,坚定地向禁闭室走去的步子。

不由点点头:“象我们的儿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