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吃草的汽车与其它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2 99
导读: 还是很多年前,父亲在川南一个大县任公路局长。那个县有一百多万人口,却只有百十公里马路和十几辆汽车。整日介在马路上跑的是一些马拉车。间或也路过一辆汽车,常常引得山里孩子追着看。 离县城十几公里的龙门公社要修建水库啦。水泥、石灰要运进去。县革委和县政府便决定修一条碎石路。书记去一动员,说一个工一毛七分,自带干粮,但要补助三斤粮票一天。霍,应者云集。不到三个月,马路就通车了。 通车那天,父亲带着我,乘坐局里的一台工程车,就一农用车吧,到龙门公社,去找他们书记,我也不知道是办什么事儿。将

还是很多年前,父亲在川南一个大县任公路局长。那个县有一百多万人口,却只有百十公里马路和十几辆汽车。整日介在马路上跑的是一些马拉车。间或也路过一辆汽车,常常引得山里孩子追着看。

离县城十几公里的龙门公社要修建水库啦。水泥、石灰要运进去。县革委和县政府便决定修一条碎石路。书记去一动员,说一个工一毛七分,自带干粮,但要补助三斤粮票一天。霍,应者云集。不到三个月,马路就通车了。

通车那天,父亲带着我,乘坐局里的一台工程车,就一农用车吧,到龙门公社,去找他们书记,我也不知道是办什么事儿。将近公社驻地,汽车的水箱却开了锅。司机王师傅提了桶下田头打水。就这会儿功夫,汽车被一大群看希奇的大人、小孩围起来了。在车头前,还有一大堆青草。一小孩正拿一大把草往散热器栅栏处塞:“牛啊,吃吧。光喝水不饱呢。”

王师傅打水回来,好说歹说:“这牛儿不吃草的,是喝油的,就象,就象你们家的油灯一个样。”大伙儿还是依依不舍地看着我们发动、起步,一直到我们开出去老远,后面也还有几个孩子在车后追。

到了公社驻地,停好车,照样有许多人来围观。而更多的人则跟在我们身后,我们走一路,他们跟一路,还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直到几个民兵把我们很客气地请到他们书记那里,我们才醒过味来。

原来我父亲挎包里有个小的半导体收音机,里面一忽儿唱样板戏、一忽儿喊口号、一忽儿有新闻、一忽儿信号不好就丝丝地叫。警惕性极高的山民于是联想到是特务来破坏他们的马路,这可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啊。但又见我们是乘汽车来的,不敢贸然下手,只好找来民兵很客气地把我们“请”到书记那里。好在,我们本来就是要找书记办事的,那个书记也认识我父亲。一场误会这才冰释。

这一晃,就是差不多三十年过去。前不久,我的几个朋友约我去钓鱼,是在龙门水库。我的脑海里便飞现出这些画面。驾着自己家的神龙富康,当年一毛七分修的碎石路是早不见了,宽宽的柏油马路是一辆马车也没有。也再没有孩子给我们的车喂草、也没有人追着我们的车看。尽管我们的车比当年的农用车漂亮许多倍。车,终于开到龙门水库,这里已经不是光一个水库而已,人多,车杂,俨然是个风景区啦。眼前的景象,让我对曾经熟悉的开始陌生起来,甚至有点失落。我失落什么呢?


————————————————————————————————


原创再发,原发地址:http://www.hongxiu.com/view/review.asp?id=237894&zz=%CC%EC%D1%C4%C7%E9%D4%B5&title=%B3%D4%B2%DD%B5%C4%C6%FB%B3%B5%D3%EB%C6%E4%CB%FC



本文内容于 2008-2-12 14:05:48 被少将舢板舰长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