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二卷 百年光景去如空 第九十二章 归位

hc8610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这股煞气如此强烈,连潜伏在一旁的高庸涵本人,都察觉到大为不妥,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似乎自己的“三魂”有暴走的趋势。受到“三魂”煞气气机的影响,突然感觉到体内刚刚找回不久的“七魄”,也是怒气勃发蠢蠢欲动,不禁暗暗叫苦。高庸涵终于理解了狂尊的异变,一旦心神中阴暗的一面被激发出来,的确极难控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这股煞气如此强烈,连潜伏在一旁的高庸涵本人,都察觉到大为不妥,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似乎自己的“三魂”有暴走的趋势。受到“三魂”煞气气机的影响,突然感觉到体内刚刚找回不久的“七魄”,也是怒气勃发蠢蠢欲动,不禁暗暗叫苦。高庸涵终于理解了狂尊的异变,一旦心神中阴暗的一面被激发出来,的确极难控制,眼下要不是尚有灵胎压制,自己肯定按耐不住“七魄”的躁动,早就冲过去了。

高庸涵在这边,苦苦压制心中的杀意,场中的“三魂”,已经出手了。

高庸涵此时的修为,比起普通的修真者而言,已经高出了许多,所以“三魂”残留的意识中,对于局面的把握也极其准确。身形一晃,并不攻向幽鬼明王等人,反而朝四周的渡魂引下手,因为他们手中的勾魂灯,颇能惑人耳目。

就见一连窜的闪电,朝四周挥洒出去。那些渡魂引不过是幽界寻常的小喽啰,岂能与垂弦术相抗衡?先前就被“高庸涵”的煞气所震,此时一见闪电袭来,亡魂大冒,电光闪过之后,渡魂引倒了一大片,连带着鬼羽,也被电光击中,化作一片血雨。

幽鬼明王见状大惊,谨守住神殿法谕,犹豫着要不要出手,那边妙笔仙已经忍不住大喝一声,麾下数百名渡魂引,驾着鬼羽冲了过来。银姬鬼母也是大感头疼,只得密语幽鬼明王,暂且退到一边,静观其变。

渡魂引排出一个阵势,分成上下两队,以扇面环绕过来,上下夹攻。“三魂”内的暴戾之气,似乎从刚才的杀戮中,变得更加亢奋,血红的眼珠几乎凸了出来,一道电网铺天盖地当头砸下。

这些渡魂引乃是末都庐难城正规的鬼兵,实力自然不弱。眼见这道电网来势甚猛,留下一小队,约莫三十余人,迎着电网冲了上去;其余的渡魂引,阵型一变,避开电网,改成左右夹击。一声炸雷,电光骤然亮到极致,将周围的烟雾都驱散一空,借着电光,高庸涵远远看到一座城池的轮廓,虽是惊鸿一瞥,也可见到其雄伟之极。电光一闪而没,那三十余个渡魂引被炸得尸骨无存,三十余道蓝色的身影,也被炸得魂飞魄散。

妙笔仙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阴魂居然有如此修为,一抬手就毁去手下三十余名精锐,一跺脚,驾着那只异界蚰蜒飞到高空,双目紧盯着场中。

幽鬼明王与银姬鬼母相视摇头,从对方眼中都看出了深深的忧虑。“高庸涵”这一下虽然威猛绝伦,却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因为妙笔仙此人最是护短,而且睚眦必报,这么一来只怕很难善了了。

银姬鬼母有些不知所措,低声问道:“万一妙笔仙亲自出手,我们怎么办?”

幽鬼明王双眉紧皱,半天才悄声回道:“不管那么多了,总之此人不能死,否则我们无法向神殿交代。”

“这么一来,不是把妙笔仙得罪到家了?”银姬鬼母仍有些疑虑,说心里话,十八巡察虽然与各城城守之间暗斗已久,但是毕竟面子上还是一团和气,这么一来,只怕立刻就是撕破脸的局势,当下迟疑道:“神殿这些年来愈加势弱,一旦再和城守之间对立,只怕于咱们的大计,有很大的影响,老鬼,你可要想清楚了!”

幽鬼明王反问道:“神殿法谕有多久没用过了?我记得至少已经有三百年了吧,这次神殿如此看重这小子,想来一定有极其重要的原因,否则不会让我们不惜一切,要将此人带回神殿。”跟着看了看场中,不住游斗的“高庸涵”,悠悠说道:“也许,咱们的大计,希望就在这个小子身上,也未可知!”

“既然如此,干脆我拦住妙笔仙,你去劫了此人便走?”遇到这种大事,银姬鬼母终究有些拿不定主意,继续问道。

“不着急,我们先看一看,等到两边打的差不多了,再相机而动!”两人才说了几句话,场中情势又是一变。

妙笔仙虽然没有直接出手,但是居高临下,于战局看的十分清楚。渡魂引在妙笔仙的指引下,化整为零,分作数队,连破两道电网,从四面八方不断攻向“高庸涵”。这么一来,“高庸涵”顿时陷入被动,无暇再施展垂弦连疆法术。所幸那些渡魂引十分忌惮他的闪电,不敢正面硬拼,数队人马只是轮番游斗,尽管应付起来十分头疼,但还不至于太过吃力。

高庸涵的“三魂”由于恢复了大部记忆,对付这种攻击也自有一套办法。他瞅准时机,使出聚象金元大法,击伤了几只鬼羽,趁着这一队渡魂引阵型混乱之际,尾随其后冲出包围,反过来也以游斗的方式,斩杀渡魂引。要论单打独斗,渡魂引哪里是他的对手,一时间,数百鬼兵人仰马翻,死伤惨重。

数百名渡魂引死伤几近一半,妙笔仙脸色愈发难看,但是他还不能出手,除非有一击必杀的机会。因为旁边的那两个巡察使,虎视眈眈地守在一旁,从他们刚才的言辞中,不难看出,一旦一击之下不能将这个阴魂击杀,两人一定会向自己出手。

妙笔仙虽然不惧任何一个,但是两人联手,他自忖绝非敌手,所以他必须等,除非使出那件宝物,只是那么一来,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可是这么下去,自己的这些精锐极有可能会全军覆没,妙笔仙不由得心中大恨,要不是神殿在前些年,突然抽调了自己的乌魂师,哪里会有今天的捉襟见肘?

“高庸涵”越打越顺,这些鬼兵虽然悍不畏死,但是也经不住这般杀戮,阵型渐渐混乱起来。灵童推了推身边的高庸涵,赞道:“高老弟,想不到你这么厉害,难怪能击破那老鬼在我身上的禁制!”说着回过头去,才发现高庸涵满脸痛苦的表情,脸涨得通红,似乎在极力忍受着什么,大惊道:“高老弟,你怎么了?”

随着“三魂”杀的人越来越多,对于“七魄”的影响便越大,高庸涵几乎已经快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直想大砍大杀,以发泄心中的烦躁。

妙笔仙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手下惨死,也抹不开面子退兵,不再顾及旁边的幽鬼明王两人,一声暴喝,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铜钟,奋力朝铜钟一击,“当”的一声,一道声波荡了出去。

“高庸涵”被声波击中,手下一缓,随即身形摇摇晃晃,从半空跌落下来。一个渡魂引恰好守在下方,一催鬼羽迎了上来,手中的骨纹巨剑吐出一道惨白剑芒,朝“高庸涵”刺了过来。

这一声钟声,浑厚之极,响彻天地,幽鬼明王和银姬鬼母脸色大变,同时喷出一口黑血,从半空中跌落,相顾骇然:“大音荡魂钟!”

大音荡魂钟是地府中的一件宝物,相传是地府的一名鬼仙,在升仙前的一件法器,可以夺人心魄,后来落入九幽神君之手。可惜在八百年前,九幽神君同闯入地府的那名神秘女子一战中失落,此后再无人见过,想不到竟然落在了妙笔仙手中。幽鬼明王和银姬鬼母都知道,眼下妙笔仙已经动了杀心,不光是要杀死场中的那个阴魂,连自己二人也不会放过。

九幽神君的法器,在幽界没有人敢私吞。妙笔仙隐忍这么多年,此时拿出来,自然会把场中的所有人都灭口,否则传入神殿耳中,凭一个妙笔仙,一个末都庐难城,根本抵挡不住神殿的惩罚。

幽鬼明王甫一落地,当机立断,祭出束魂幡,一片白光弥散开来。此时第二声钟声再度响起,白光被击的粉碎,幽鬼明王又是一口黑血喷出。与此同时,银姬鬼母也拔出一支发钗,朝虚空一阵乱画,一朵极大的紫莲挡在两人身前。受到钟声的撞击,紫莲花瓣纷纷凋落,银姬鬼母脸色铁青,连连催动,就见身旁的阴魂不断被紫莲吸了进去,花瓣又一点一点长了出来。幽鬼明王面色更加惨白,躲在紫莲后面,拼命催动束魂幡,朝四周涌来的渡魂引攻去。

银姬鬼母见紫莲勉强挡住了钟声,总算松了口气。她的这朵紫莲也是大有来历,乃是用地府难得一见的异宝紫气幽莲炼制而成,由于紫气幽莲汲取地府幽魂怨气而生,只要方圆百丈之内,有魂魄存在,便可以假借魂魄的怨气,生生不息。不过虽然两人暂时保住了性命,可是那个阴魂想必已经魂飞魄散了,黯然转眼看去,却见那人依然傲立当场。

“高庸涵”被大音荡魂钟击中,从半空跌落下来,眼见就要被渡魂引利刃穿身,突然旁边一道金光打来,那柄骨纹巨剑轰然碎裂。随即一个身影欺到身前,抓住那个渡魂引,一道灵符打在身上,那个渡魂引体内蓝影被生生打了出来,直接撞到另一个渡魂引身上,蓝光一闪化作一缕黑烟散去。这时,两个渡魂引的尸身才寸寸碎裂,死状极惨。那人一把将“高庸涵”抱在怀里,沉声问道:“你怎么样?”

“高庸涵”看着那人,勉力笑道:“你总算出手了,我还以为你要一直看下去呢!”这句话一出,高庸涵才知道,原来 “三魂”早已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了。

“怎么会?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一体,你要是死了,我不也得跟着死?”高庸涵被钟声一震,心神大乱,已然控制不住“七魄”的杀意,恰逢“三魂”出传来极其危险的感觉,当即出手,杀了两个渡魂引。

“呵呵,那还等什么,还不让我元神归位?”

“三魂”显得十分虚弱,高庸涵不敢怠慢,把“三魂”往体内一收,三魂七魄终于全部找了回来。短短一瞬间,所有经历过的惨痛、愤怒、无奈全部涌上心头,高庸涵发出一阵惨烈之极的笑声:“哈哈哈!”

笑声与妙笔仙的第二声钟声撞在一起,高庸涵吐出一朵血花,倒飞出去,重重砸到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深坑中,无数鬼侍伸出双手,拼命撕扯着他的躯体。

妙笔仙一声冷笑,手一挥,剩余的渡魂引,全部攻向幽鬼明王和银姬鬼母二人。

高庸涵浑身金光一闪,那些鬼侍纷纷惨呼,撕扯高庸涵的手臂纷纷化作一片飞灰。高庸涵颤颤巍巍站了起来,随手从地底抓出一只鬼侍,三把两把把那个鬼侍撕成碎片,一片一片往嘴里塞去。然后瞪着血红的眼珠,盯着妙笔仙又是一阵怪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