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这一刻,高庸涵对于自己的“三魂”,突然有了一种陌生感,灵童却在一旁低笑道:“高老弟,你的‘三魂’很威风嘛,痛快,痛快!”

高庸涵还来不及回答,就见前方黑烟翻滚,知道末都庐难城派人来了,灵童也收起笑脸,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只有场中的“高庸涵”,仍是一脸笑意,直到一大群人出现在面前,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来的是一大队渡魂引,不过与刚才的那些有天壤之别。这些渡魂引身形高大,身上的符篆十分显眼,在身前缓缓流动,时不时喷出一股蓝色的火焰,杀气腾腾。个个脚下踩着一只鬼羽,这些鬼羽体形也要大得多,除了眼睛之外,双翅也晶莹透亮,长长的尾巴带起漫天的烟雾。

鬼羽冲到阵前倏地飞到半空,绕了个圈子定在空中,随后往两边一闪,其上的渡魂引齐齐拔出一柄骨纹巨剑,举向空中。这一队人马不过数百,但是进退有据声势惊人,竟如同有万马千军一般,丝毫不逊于当初虻尊手下的十万虫人大军。

在渡魂引中间,从烟雾中缓缓出现了一只巨兽,这只巨兽两条好长的触须冲天而起,扁长的躯体一点一点露了出来,足足有三十余丈,长着二十多对细足,居然是一只极大的蚰蜒。蚰蜒上面坐着一个阴魂,这个阴魂一身白袍,面白如玉,扁平的面孔上,长着长长的胡须,对比周围阴暗的环境,十分醒目。

灵童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悄声说道:“高老弟,据说末都庐难城的城守,曾收服了一只异界蚰蜒,想必这个人就是此地城守了。”

场中的“高庸涵”却夷然不惧,只是看到那只蚰蜒时,微微皱了几下眉头。

那白衣阴魂上下打量了“高庸涵”几眼,开口问道:“阁下生前是修真者?”

“算是吧!”

“那么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地府!”

“既然知道是地府,当遵守地府的规矩,为何又杀了我的属下?”那白衣阴魂的口气并不算严厉,但是言语之中隐隐流露出一股阴寒之气。

“你的属下滥杀无辜,我只不过是帮你管了管。”语气也很平淡,但是针锋相对,没有丝毫退让。

那白衣阴魂突然放声大笑,笑声远远传了出去,震得地面上的阴魂东倒西歪,又是一阵骚动。先前的那些渡魂引在同伴来了之后,胆气一壮,又渐渐散了开来,这时一见底下阴魂出现混乱,在一旁不停喝阻,同时,几只鬼羽趁机飞掠而过,吞食了几个乱跑的阴魂。

“高庸涵”手中一道闪电击出,缠住一只靠的较近的鬼羽,往回一收,捏住那只鬼羽的脖子,鬼羽大惊拼命挣扎。

那白衣阴魂见状笑声一顿,森然道:“在我面前,你还敢如此放肆?当真是不要命了么?”

“我早就没命了,要不然怎么会到了这里?”“高庸涵”面无表情地说道:“看来你这个身居上位的,水平也不怎么样,纵容手下肆意残杀,也不知你怎么管教的,真正是岂有此理!”

那白衣阴魂怒极,当即就要发作,忽然从远处传来几声大笑:“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妙笔仙,连外人都看出来了,看来你这个城守实在不怎么样!”

看着烟雾隐隐显现的一个身影,妙笔仙眼睛突然变得异常犀利,咬牙道:“幽鬼明王,你不在你的千魂洞里呆着,跑到末都庐难城做什么?”

这时一个温婉柔美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过来:“没办法,我们忝为幽界十八巡察,哪里有那么多空闲享清福啊!”

妙笔仙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涩声道:“银姬鬼母,你也来了?”

一阵娇笑声中,鬼母高大狰狞的身形也从烟雾中,缓缓走了出来。

妙笔仙长吸一口气,从蚰蜒背上站起身来,朝两人作了一揖,苦笑道:“末都庐难城好大的面子,居然同时迎来了两位巡察使,二位大驾光临,真正是蓬荜生辉!”

银姬鬼母笑道:“妙笔仙,用不着那么紧张,我们两人办完事就走,你仍旧当你的城守,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三人之间的这几句话,充满了猜忌,高庸涵和灵童对视了一眼,看来幽界之内并不平静,似乎明争暗斗的很厉害。至少末都庐难城的城守妙笔仙,和什么十八巡察之间的关系,里面就大有文章。高庸涵这才知道,自己前不久遇到的幽鬼明王和银姬鬼母,其地位居然如此之高,还在堂堂一城城守之上;虽然败在了幽鬼明王手中,但也算得上是虽败犹荣了。

妙笔仙听到银姬鬼母这么一说,略略放下心来,试探着问道:“不知二位巡察使,到末都庐难城有何公干,可需要我从旁协助?”

“那倒不必,咱们两人还不是为了这个小子!”银姬鬼母说完,指了指“高庸涵”。

妙笔仙一听,心中大定,接口道:“那就不劳二位巡察使了,此人杀了我手下,我正要将其拿下治罪,既然他还得罪了两位,干脆将他当场格毙算了。”

“高庸涵”冷笑道:“大言不惭,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要打便打,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妙笔仙一怒,随即一笑,对银姬鬼母说道:“鬼母、明王,请在一旁稍歇,看我把他给灭了。”

“还轮不到你!”久久未出声的幽鬼明王,一闪身到了场中,对“高庸涵”和颜道:“你跟我们走,我保你无事!”

妙笔仙脸上不动声色,其实心头大怒,当着一众手下,幽鬼明王连番削了他的面子,要不是碍于幽鬼明王的身份特殊,和旁边的银姬鬼母,早就动手了,心中暗想:“你个老鬼,有机会一定让你知道我妙笔仙的厉害,否则还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这边高庸涵和灵童,对于幽鬼明王态度的转变,也是有些诧异,不久前在九幽冥瀑之外,幽鬼明王还要杀了自己,哪知现在居然完全转变。他们不知道,就在银姬鬼母追上幽鬼明王,刚走了几步,就接到幽界神殿的法谕,要他们将这个修真者的魂魄,安全带回神殿。

接到神殿法谕后,幽鬼明王先是一愣,怎么神殿这么快就知道此事了?随即想起高庸涵已经被修鼻恶鬼给吃了,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人都没了,怎么带回去?幸亏银姬鬼母还算清醒,两人一商量,记起高庸涵曾说过,要去寻找失散的“三魂”,总算松了口气,只要能找到那“三魂”,便可交差,当即赶往末都庐难城。说来也巧,恰恰碰到“高庸涵”正和妙笔仙对峙,可谓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当下一合计,由银姬鬼母缠住妙笔仙,防他从旁干涉,幽鬼明王则亲自对付“高庸涵”,不过这次,他可不敢再冲动了。

“高庸涵”看了看幽鬼明王,摇头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闯了大祸,妙笔仙不会放过你的,你先跟我走,其他事情到时候再说。”

“那他们怎么办?”“高庸涵”指了指底下那些瑟瑟发抖的阴魂,看到远处一个提着勾魂灯的渡魂引,正在狂殴几个阴魂,将手中的鬼羽狠狠扔了过去,将那个渡魂引砸倒在地。这一下,吓得那些渡魂引躲得远远的,妙笔仙双眉一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幽鬼明王暗暗摇头,怎么这个“三魂”,比起他的“七魄”来脾气更大,起初遇到的那个“七魄”至少还会讲一点道理,可是这个“三魂”却如此暴躁?暗暗压住心中的不快,继续说道:“这些阴魂千百年来都是这样,凭你根本插不上手,休要多言,快些跟我走!”

“高庸涵”神情一变,一句话顶了回去:“我偏要插手,你待怎样?”

幽鬼明王气的鼻子都歪了,要不是神殿法谕不容违背,早一个巴掌打的他魂飞魄散了,面容数变才耐着性子说道:“你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那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肯定和你大有渊源。”

幽鬼明王实在很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愤然出手,因为一旦出手,极有可能又会把眼前这个“三魂”打死,到时就没法向神殿交差了。又气又急之下,灵机一动,打算用言语将“高庸涵”骗走。

“高庸涵”一听到这句话,心乱如麻,一时间无数的念头纷沓而至,这些日子以来的种种,一一浮现在眼前。当日死在墨玄庄后,魂魄晃晃悠悠到了地府,浑浑噩噩跟着一帮子亡灵,一路辗转到了这里。在经过九幽冥瀑时,被“瀑布”内的禁制,硬生生将“七魄”剥去,前世的记忆也被封存了起来。

经过了一大段血雨的荡涤,眼睁睁看着大批的阴魂,在惨叫声中随着血雨没入地下,高庸涵的“三魂”便已经对所谓的地府,生出了极大的反感。踏上前往末都庐难城的大路,更是感觉到幽界对于阴魂的漠视,所以一看到鬼羽肆虐,随意吞食阴魂,便忍不住对渡魂引出手惩治。其实,这更多的是基于一种天性,一种本能。

此刻明白了前因后果,回忆起前世听到的,关于地府的种种不好的传言,再和所见一印证,自然对那些传言深信不疑,对幽鬼明王口中的幽界,也是心生厌恶。而“七魄”的丢失,意味着再也不可能重返阳间,再也不可能去实现此前的种种抱负,自然再也见不到紫袖、凤五、叶帆等人,这令他怒火中烧!

再看看身边,妙笔仙阴阴魂毒辣的目光,幽鬼明王略含威胁的邀请,银姬鬼母狰狞的面孔,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一丝暴戾,被彻底激发出来!

幽鬼明王看到眼前的这个阴魂,听了自己的话以后,头垂了下去,还有些得意,认为自己的这句话说的很聪明。可是突然感觉到不对劲,眼见“高庸涵”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等到他把头抬起来,幽鬼明王也自吃了一惊,扭曲的面庞上,一对眸子变得赤红,目光中全是血腥和暴戾,不禁心中大叫不妙。

一股怨毒到了极点的煞气,向四周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