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有了修鼻恶鬼这一句话,在高庸涵来说,可谓喜出望外,这是固所愿耳不敢请耳的事情。从进入地府以来,所遇到的种种,无一不令人惊心,而幽鬼明王和鬼母展现出的实力,也足以说明幽界绝非等闲。高庸涵自然不会认为,幽鬼明王两人就是幽界的顶尖高手,因为九幽冥瀑这里,才刚刚踏进幽界之中。虽然修鼻恶鬼来自冥界,但是幽、冥二界并称,就算不是识途老马,也肯定比自己乱闯要好多的。

当下拱手谢道:“多谢,多谢!”

“不用客气!”修鼻恶鬼摆摆手,反而朝高庸涵施了一礼:“应该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还懵然不知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高庸涵,老兄是?”

“我的名字太长,你就叫我灵童吧!”

高庸涵有些好笑,这么一个长相凶残的恶鬼,名字却这么“秀气”,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

灵童一看便知道高庸涵心中所想,急忙摆手说道:“别笑,别笑!这是我家公主给我取的名字。”跟着哈哈大笑:“其实我自己也不喜欢。”

高庸涵一愣,随口问道:“公主?什么公主?”

灵童面容一整:“高老弟,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不能说,还请见谅!”

“哪里,哪里!”高庸涵也有些失悔,连声道:“我只是随口一问,没有别的意思!”

灵童由于刚刚恢复神智,加上被幽鬼明王炼制多年,所以要调息一下,两人便在石壁上找了一处不大的平台,各自打坐。从这几句交谈中,高庸涵感觉出这个恶鬼,尽管面目可憎,但是心思却极其灵敏,而且不失豪爽,倒也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的念头。只是转念一想,灵童胸前的鬼脸,很像会间集所见的那个地府妖童,没来由地又有些忧心。

高庸涵甩甩头,抛开杂念,趁着这个机会,用心体会灵胎合体后的变化。灵胎一去有半年之久,初一融合,还有些许的陌生,而灵胎回归之后,似乎也陷入到短暂的迷茫之中,端坐在灵台之上,一遍一遍地探察紫府。

由于连番奇遇,连番变故,加上聚象金元大法已经突破到地发杀机的境界,紫府和灵台已经大不相同。对于灵胎而言,虽然感觉只分开了短短的半天时间,但是身处仙家洞府,尽管无缘聆听到什么仙家妙法,也多少受到仙气熏陶,有了几分变化,两厢不免有些疏远。通过几个大周天的运转,灵胎与紫府两者之间,终于消除隔阂,完全融会贯通。高庸涵只觉得畅快淋漓,连带这魂魄也飘飘欲仙。

等到睁开眼,灵童已在一旁等候多时。灵童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捏着一个阴魂,嘴里伸出几条肉须,吮了吮嘴唇,打着饱嗝说道:“这里的‘魄’刚刚同‘魂’分开,味道鲜美,你要不要尝尝?”

高庸涵知道他是以魂魄为食,虽然难以接受,也只得装作视而不见,摇头道:“我不需要,你请自便。”

灵童一笑,手一松,把那个阴魂随手扔进“瀑布”之中,那个阴魂死里逃生,急忙朝“瀑布”深处钻了下去。灵童站起身来,拍拍手说道:“走吧!”

高庸涵跟在灵童身后,又钻进石壁内,在地底穿行。走了约莫上百里,灵童停了下来,扭头说道:“不能再往前走了,这里上去,就是幽界的末都庐难城。咱们先歇息一下,等下再上去。”

高庸涵还是初次听说末都庐难城,当即问道:“灵童老兄,这末都庐难城名字好生奇特,便是幽界的皇城所在么?”

“这末都庐难城的来历,我也不知道,不过像这样的城池,在幽界还有很多,总计有九九八十一座。”

“有这么多?”高庸涵一听,倒吸一口冷气:“那咱们岂不是要一座一座找下去?这要找到什么时候?”

“这还算多?咱们冥界可是有五百座城池呢!”灵童显然对幽界很是不屑,无论说起什么,都是冥界比幽界的好,随口损了幽界几句,继而为高庸涵解释道:“要找‘三魂’,倒也没那么复杂,其实——”

幽界虽然有八十一座城池,可是在这地府门口的,却只有这一座末都庐难城,其余的,分布极广,都在幽界深处。便是灵童自己,也只是听说过九九八十一这个数字,剩下的城池不要说在何处,就连叫什么名字也不清楚。

这个末都庐难城,扼守着九幽冥瀑,和冥界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为冥界所熟知。凡是阳间生灵死后,其魂魄便被吸入地府,在九幽冥瀑之中,“魂”与“魄”便被一种古老神秘的禁制,给强行剥离开来。“魂”穿过九幽冥瀑,从末都庐难城进入到幽界,受九幽神君管辖;“魄”则顺着“瀑布”,一直流进深渊内的那个气旋之中,过五座生死桥进入到冥界,受五冥神君管辖。

地府本来自成一统,不在五行之中,可是自从九界坍塌以来,也遭受了极大的损失,甚至出现了许多破损。一些阴魂亡灵趁机逃出幽冥界,在世间游荡,而世间生灵死后,许多魂魄也无法到达地府,便开始肆虐凡间,令世人闻之色变。为此,九幽神君和五冥神君联手,开始修补地府破损之处。可是,在八百年前,来了一个神秘女子,把地府搅得天翻地覆,两位神君一起出手,才重创那女子,将其逼退。而修补地府一事,也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听到这里,高庸涵对凝愁仙子好生钦佩,以一己之力大闹地府,还能全身而退,这是何等的修为,不禁为之神往!同时,对救出叶帆和魁豹等人,也产生了深深的忧虑,这其间要面对何等的艰险,不过事在人为,高庸涵并不因此而丧失信心。

灵童继续说道:“自那个女子大闹地府之后,不知为何,两位神君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幽、冥两界也就越来越乱了。”

尤其是近几十年来,魂魄大量滞留阳间,致使地府大为忧虑,而幽界依仗地利之便,时不时地会扣留一些魂魄,由此引来冥界的不满。另一方面,有一些修为颇高的阴魂,不知如何探听到了地府的破损方位,时常有人私自逃出地府,也令幽、冥两界大为头疼。

“如果猜的不错,恐怕地府之中,大乱将至啊!”灵童说到这里,忍不住长叹连连。

灵童知道的地府掌故很多,有些甚至可以说是隐秘,而他却如数家珍,同时于事理方面,也十分的明了,高庸涵不由得想到,眼前的这个灵童,只怕大有来历。不过事涉地府密闻,也不便多问,所以只听不说,只是不住点头。

看到高庸涵一言不发,灵童猛然醒觉,一时不察说的有些多了,当即尴尬笑道:“高老弟,这些话说过就算了,请勿外传!”

高庸涵面容一整,肃然答道:“我明白,出你口,入我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敬请放心!”

高庸涵的这个态度,让灵童十分满意,继续说道:“从阳间来的魂魄,过了九幽冥瀑,便被送到末都庐难城中,要在城中待上至少一年,将尘世中的俗缘洗干净之后,才会被送往其他各处。”

高庸涵一听这句话,心中一宽,因为他刚刚从九幽冥瀑中找回了“七魄”,想来“三魂”不过才刚刚到达末都庐难城,有一年的时间,尽可以从容一些。

灵童转而询问道:“高老弟,你都已经有了如此高深的修为,已经是修真者了,怎么魂魄还会来到地府之中?”

高庸涵一惊:“怎么?修真者的魂魄不归地府管么?”

灵童挠挠肚子,是那种不敢肯定的语气:“我也说不清楚,听说很久以前,修真者死后,魂魄是归地府管辖,像你刚才见到的那两位幽界巡察,便是由修真者魂魄所化而来。只是九界坍塌之后,便越来越少,近五百年来,再也没有一个修真者的魂魄,来到地府,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高庸涵满腹疑问,将自己如何同墨魇争斗,以至于身死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由于灵胎无庸的经历,太过不可思议,便避而不谈。一想到无庸,突然醒觉,也许正是灵胎的失踪,才令魂魄飘到了地府。不过也正是如此,自己才可以在地府之中有机会找回魂魄,获得重生的机会。一时间,不知是该抱怨还是庆幸,颇有些感慨。

灵童想了半天,也不明所以,一摆手道:“这些事情太复杂了,不是我所能明白的,这且不去管他,我们这就上去吧!”

跟着又细细叮嘱了一遍,朝上走去,高庸涵跟在灵童身后,看他不停地吸气,像是在闻什么气味一般。堪堪到达地面,灵童突然回头厉声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若是让我知道有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我定然会将他的魂魄吸的干干净净!”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灵童如此声色俱厉,是说给谁听的?这么大声,也不怕被地面上幽界的人听到?高庸涵愕然,随即才想起一路之上,所见到的那些鬼侍似乎很怕灵童,恍然大悟。果然,身边的那些鬼侍不停点头,一阵阵“呜呜”的鬼哭传来,灵童点点头,冷哼一声钻出了地面。

后来高庸涵才知道,这些鬼侍全都是末都庐难城中,那些怎么洗都无法了却俗缘,被幽界弃置在地底,遭受万人践踏的的“魂”。而灵童曾被幽鬼明王关在地底炼制数年,每日都以这些“魂”为食,故而具有绝对的威望。

两人一前一后钻出地面,恰好是在一处密林之中,透过林中间隙,可以看到不远处是密密麻麻的阴魂,排着队朝前走去。

高庸涵朝四周望去,眼前的景象当真是诡异之极,有种说不出的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