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二卷 百年光景去如空 第八十八章 脱身

hc8610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这一下出乎意料,幽鬼明王由于不解其中缘故,飘身闪到一边。鬼母冷哼一声,伸出鬼爪一把揪住修鼻恶鬼的一条触须,一拉一扯,接着再一抖,那条坚韧之极的触须竟然断裂开来。鬼母又是一指,一道黑光击了出去,黑光速度极快,眼见就到了修鼻恶鬼身前。 这道黑光刚一打出,旁边的幽鬼明王大惊,连呼道:“鬼母,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这一下出乎意料,幽鬼明王由于不解其中缘故,飘身闪到一边。鬼母冷哼一声,伸出鬼爪一把揪住修鼻恶鬼的一条触须,一拉一扯,接着再一抖,那条坚韧之极的触须竟然断裂开来。鬼母又是一指,一道黑光击了出去,黑光速度极快,眼见就到了修鼻恶鬼身前。

这道黑光刚一打出,旁边的幽鬼明王大惊,连呼道:“鬼母,手下留情!”

鬼母一愣,黑光已然没入修鼻恶鬼体内,随即又是一声冷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对我出手!”她当然清楚,这只修鼻恶鬼花了幽鬼明王不少心血,知道自己刚才那一下,稍嫌过分,所以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告诉幽鬼明王,出手完全是逼不得已。说完后,不去看幽鬼明王几乎扭曲的面孔,悄然退到一边。

修鼻恶鬼被那道黑光击中,仿佛被刺中了要害一般,疼得浑身一抖,触须全部缩回了体内。鬼母的这道黑光在幽界极其有名,唤作虚寸断,专门用来碎人魂魄,中者无不日日受到魂魄寸断的煎熬,直至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最后一缕魂魄才会消散,端的是狠辣无比。

幽鬼明王见鬼母使出这一招,心中一痛,知道自己辛辛苦苦,从冥界捉回来的这只修鼻恶鬼,是很难保住了。不由得恶狠狠地瞪着鬼母,要不是自知修为略逊一筹,只怕当即就会发作。鬼母感受到幽鬼明王的怒气,暗自戒备,可表面上却若无其事。

就在这时,修鼻恶鬼缩成一团的身体,突然再度膨胀,猛然站立起来,一张鬼脸略带着茫然,看着幽鬼明王和鬼母。鬼脸突然金光大盛,一对眼珠子盯着二人,似乎充满了怨毒,一道黑光从嘴里喷出,朝幽鬼明王打来,跟着触须再度朝两人卷来。

起初两人还有些奇怪,这一下变故横生,均自吃了一惊。尤其是幽鬼明王更是讶异,恶鬼喷出的黑光,像极了鬼母的虚寸断法术,知道不能硬挡,连忙避到一边。跟着连连默念咒语,希望能控制住修鼻恶鬼,可是仍无一丝反应。

这一次的触须更多,而且还有一些从身后袭来,鬼母只得先行避让。

修鼻恶鬼其实是冥界中的一种恶兽,专门以魂魄为食,吃的多了逐渐化作恶鬼,它的触须含有能腐蚀魂魄的黏液,十分厉害。在刚才的打斗中,虽然包括高庸涵在内,三人似乎都能应对自如,可是大家都很清楚,一旦被这些触须给卷住,也十分麻烦,就算能顺利脱身,只怕三魂七魄也剩不了多少了。此时这只修鼻恶鬼像是发了疯一般,不断地攻向幽鬼明王和鬼母二人,同时不断从地底鬼侍那里汲取黏液,身形愈发膨胀。

幽鬼明王又是心惊又是欢喜,想不到苦心修炼的这只恶鬼,居然有此实力,能将鬼母的虚寸断给逼出来。一面躲避着漫天飞舞的触须,一面苦思,控制这只恶鬼的咒语为何失灵,口中同时还不忘向鬼母求情:“鬼母,万万不可再伤了我这恶鬼!”

鬼母虽然身形高大,但是在修鼻恶鬼跟前,还是显得十分幼小。一对鬼爪不断挥舞,撕碎了十数条触须,奈何触须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只得来回躲避。一不留神被触须黏液溅到腿上,一股刺痛袭来,鬼母心中大怒,不再顾忌幽鬼明王的面子,就准备痛下杀手,将这只修鼻恶鬼当场击杀。忽然听到幽鬼明王的呼唤,破口骂道:“死老鬼,赶紧把你这宝贝收回去,不然别我怪下狠手!”

幽鬼明王听得出来,鬼母正在火头上,只得停滞念动咒语,连声应承道:“行,行!我这就亲自动手,收了这畜生!”

话音刚落,幽鬼明王猛然放出了数十个分身,从四面八方攻向修鼻恶鬼。这一刻才真正显露出,幽鬼明王的真实实力,他根本不用任何法术,纯以武技硬拼。每一个分身对付几十条触须,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把触须全部给逼了回去。不过只有幽鬼明王自己清楚,这一次比起最早收服这只恶鬼时,要吃力的多。

修鼻恶鬼被幽鬼明王逼得连连倒退,怒吼声中,张开大嘴又吐出一道金光。这一下大出意料,其中一个分身被金光打中,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幽鬼明王身形一晃,元神一阵烦闷。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金光,幽鬼明王和鬼母都是一惊,这道金光像极了刚才那个小子施展的法术,难道说,修鼻恶鬼吞了那小子之后,居然将其完全融合?接着,又有几道金光喷出,这一次幽鬼明王早有准备,只有一个分身被金光扫中,随风而逝。

金光愈来愈盛,幽鬼明王的脸色也就越来越难看,因为,他很不甘心地发现,对于这只修鼻恶鬼,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能成为幽界十八巡察,当然也是狠角色,幽鬼明王当机立断,强忍住心中的不舍,分身全部回归本体,跟着祭出了束魂幡。

幽鬼明王刚刚祭出束魂幡,那只修鼻恶鬼突然一发力,所有的触须全部从身上断裂,激射而出。如此两败俱伤的打法,倒令幽鬼明王有些措手不及,略显狼狈地左闪右避,高接低挡,总算躲过这一轮猛攻。再定眼看去,那只修鼻恶鬼由于没了触须相连,浑身的肉块一块块脱落下来,身形一晃轰然倒塌。

幽鬼明王从未见过这种情景,修鼻恶鬼竟会如此拼命,目瞪口呆之下,居然忘了催动束魂幡。倒是一旁的鬼母大喝一声:“想跑?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就见鬼母双爪平胸推出,从半空中击出两道绿光,瞬间没入地面。绿光穿透力极强,在半空中可以清晰地看见,地面之下绿光化作寸寸绿芒,如同爬虫一般向四周扩散。跟着一闪地面随即炸开,修鼻恶鬼留下的肉块也被炸得粉碎,数百个鬼侍被抛了起来,这些鬼侍被绿芒击中,在万分痛苦之中,纷纷碎裂。而在地面裂缝之内,似乎有无数的鬼侍想要爬出来。

看着一地的黏液,鬼母摇摇头,惋惜道:“这只恶鬼好生狡猾,居然还是让它给跑了!”说着回头看了幽鬼明王一眼。

幽鬼明王脸色铁青,双眉间一团黑气时隐时现,显然是已经怒到了极点。鬼母见状“娇笑”一声,柔声道:“老鬼,别生气,回头我帮你去抓一只修鼻恶鬼回来?”

“不用!”幽鬼明王一个钉子碰了回来,然后气鼓鼓地转身消失在云雾之中。

鬼母看了看一地的狼藉,叹了口气,一挥手,一团黑烟过后,地面恢复到先前的样子,那些意图爬出来的鬼侍,也被禁制在地下。鬼母身形一晃,随即也消失在云雾中。

那只修鼻恶鬼,此时已经变回当初一丈开外的身形,悄然到了百丈之下,躲在一群鬼侍之中。那些鬼侍似乎很怕这只恶鬼,挤作一团,纷纷躲到一边。修鼻恶鬼不去理会身边的那些鬼侍,侧耳倾听,半晌之后才咧嘴一笑,朝前钻了过去,鬼侍自动让出一条通道,恶鬼很轻松地从石壁中钻了出来。

石壁之外就是九幽冥瀑,这只修鼻恶鬼伸手从“瀑布”中抓出一只魂魄,往嘴里一塞,表情轻松而惬意。一对血肉模糊的眼珠缩回到肚腹内,鬼脸露出古怪的笑容,轻声说道:“朋友,出来吧!”

修鼻恶鬼的肚子突然鼓起,鬼脸越撑越大,跟着吐出几个身影,这些身影合而为一,正是被修鼻恶鬼吞进肚中的高庸涵!

高庸涵被修鼻恶鬼吞进肚子里时,额头闪现出一粒星芒,无庸体内携带的仙力,使得高庸涵一下子挣脱了触须的缠绕。身处险地,高庸涵本能地一记金光打出,结果与修鼻恶鬼体内的一团黑烟撞在一起,那团黑烟瞬即被击散。这误打误撞的一下,既救了高庸涵自己,也救了修鼻恶鬼。

这团黑烟便是幽鬼明王种下,为的就是操控、炼制这只恶鬼,黑烟一被击散,修鼻恶鬼便脱离了幽鬼明王的控制。只是猛然间,半天没回过神,所以才有了那一刻的呆滞。继而,修鼻恶鬼终于回想过来,当初是如何被人捉住,魂魄惨遭熔炼,新仇旧恨使得它只剩下怒火,这才出手向幽鬼明王和鬼母出手。

鬼母那一记虚寸断,打在修鼻恶鬼体内,直达灵魂深处,使它痛苦万状。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恰好此时高庸涵调息完毕,直接将拒孽灵符画在它体内,竟然将那道黑光给生生逼了出去。修鼻恶鬼精神一振,这才醒觉,原来自己体内还有一个极强的魂魄,随即感受到高庸涵的善意,便放手相攻。到了后来,也是得到高庸涵相助,才击碎了两个幽鬼明王的分身,并在高庸涵的提醒下,提前发动,才躲过了鬼母的最后一击。

修鼻恶鬼一见高庸涵现身,咧嘴笑道:“你是谁?”

高庸涵靠在石壁之上,长舒了一口气,答道:“我是来找‘三魂’的,被人发现,所以就打了起来。”

“你居然不是幽界的人?”修鼻恶鬼大感诧异,一对眼珠又冒了出来:“你可知这幽界一旦进来,要想再出去可就很难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的魂魄被地府给收了进来,只能到这里来找了。”

修鼻恶鬼抬眼仔细看了看高庸涵,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你居然敢闯入地府找魂魄?没有通天彻底的神通,怎么可能?”

“此事说来话长,不提也罢,只是我既然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高庸涵一自指,傲然说道:“此地虽然凶险,但是我已经把自己的‘七魄’给夺回来了,所以一定要找到‘三魂’在哪里。不然,就算安然离去,回到阳间还是活不了。”

修鼻恶鬼啧啧道:“传说八百年前,有一个女子大闹幽、冥两界,找什么人的下落;想不到今天,又有人私闯地府,要找回自己的魂魄。嘿嘿,有意思!”

高庸涵听到这话,心中一动,修鼻恶鬼口中的那个女子,难道是凝愁仙子不成?想来除了她以外,再没人能有这等修为了,不禁颇有些感慨,自己能到这里,其实也和凝愁仙子多少有些关联。

正自出神,那个修鼻恶鬼突然说道:“既然这样,我就陪你一起去找‘三魂’,顺便也好好闹腾闹腾。”接着恨恨地骂道:“他妈的,幽界那个杂碎,趁我蜕皮时暗施偷袭,拿我当魔宠,说什么也要出了这口恶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