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阿道夫★希特勒

gdlian 收藏 26 2802
导读:在纳粹魔头希特勒临死的时候,这个野心勃勃的恶棍,到底在想些什么呢,透过荣格小姐的回忆,结果令人大跌眼镜:最令恶魔愤恨的,竟然是他的将军们。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希特勒在军事策略上经常和他的将军们发生冲突,此间夹杂着彼此的厌恶和不满,特别是曼斯坦因的把希特勒贬损得几乎一文不值,透过曼施泰因的回忆录,我们看到了一个浅薄,无耻,贪婪,暴戾,顽固的领导人,而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们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失去的胜利”主要是由于希特勒造成的,而古德里安将军的回忆录,则更加深了人们的这一印象。 (古德里安对希特勒的评价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纳粹魔头希特勒临死的时候,这个野心勃勃的恶棍,到底在想些什么呢,透过荣格小姐的回忆,结果令人大跌眼镜:最令恶魔愤恨的,竟然是他的将军们。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希特勒在军事策略上经常和他的将军们发生冲突,此间夹杂着彼此的厌恶和不满,特别是曼斯坦因的把希特勒贬损得几乎一文不值,透过曼施泰因的回忆录,我们看到了一个浅薄,无耻,贪婪,暴戾,顽固的领导人,而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们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失去的胜利”主要是由于希特勒造成的,而古德里安将军的回忆录,则更加深了人们的这一印象。 (古德里安对希特勒的评价要比曼施泰因更公正,客观,但有些地方也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每当读史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一句俾斯麦的名言:历史不是产生的,历史是胜利者造出来的.而回忆录就是:当事人把自己该做的好事写上去,把自己做过的坏事藏起来,做给别人看的日记.


今天当我们只看这些所谓的辩护一般的书,能保证自己会对历史有个清晰的认识吗?帝王素好聪明,都容易听信一面之词,而对一个人做出错误的评价,况且是我们这些庸人.所以,我不得不多看一些书,以使自己对于某些问题和历史人物的看法更加客观.


希特勒的军事才能:根据资料,希特勒在就任总理和之前,曾自学过几乎所有军事课程,并经常与手下的将军们探讨军事问题,也常参观指挥演习,而且其还熟悉任何一种常用武器的相关参数,与墨索里尼,斯大林和丘吉尔相比,绝对算不上军盲。


1934年,当希特勒决定与波兰签订时,国防军大部分将领表示反对,而这仅仅是因为无法放弃对于波兰的仇恨," 总理府中客厅再一次响起了元首愤怒的声音!""终于,将军们屈服了,尽管还不能理解."被将军们不能理解的德国对波兰的友好,却换来了1935-- 1938年失去东方伙伴的法国对于德国的软弱,为德国的强大奠定了基础.


1940年初,希特勒命令他的军队向西进攻法国,但是陆军将领们对此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德军无法突破英法的防线,战则必败,一位叫奥斯特的军人甚至和英国取得联系,想暗杀希特勒,布劳希契将军对西线进攻计划则阳奉阴违,他向希特勒报告说:"军队无法作战,很多联队在波兰战役中出现了逃兵."希望以此打消希特勒进攻的念头,但希特勒反过来问他,"哪支部队,为什么不处理?"陆军司令顿时哑口。从年初到五月,大部分时间希特勒都在为他的将军们打气,希特勒不明白将军们为什么总是被敌人过去的辉煌吓倒,他对将军们吼道:”英国连11个师都征集不起就仓促应战,法国在两个月内仅仅能动员100个师,而我们轻易出动170个最精锐的师,难道这个都不能说服你们进攻吗?”对于希特勒(希特勒也曾构想过和曼帅类似的行动方案)修改过的曼斯坦因的黄色方案,除了古德里安和希特勒,没有一个人对此计划抱有信心,因为只有熟悉武器参数的希特勒和古德里安知道坦克的发动机能提供足够的动力使坦克通过阿登山脉。


在攻打列日要塞的战斗中,希特勒亲自策划了方案,富有独创精神的他精于繁琐的数学计算和种类庞多多各种参数,他构想出了用滑翔机攻击的方案,尽管又遭到某些人反对,但还是实施了,预计一个星期才能攻克的要塞,2个小时就拿下了。


法国受降时,将军们要求灭亡法国,彻底占领,但是希特勒立即拒绝,他将法国变成一个傀儡,大大降低了英帝国手里自由法国的利用价值。“他就像一个下棋的绝世高手,往往走出敌人最害怕的那一步。”(王牌飞行员汉斯•乌尔里希•鲁德尔《戳进梦想的匕首Dolchstoeoder Legende"(Daggerthrust or Legend)》,战绩352架)


当南斯拉夫西莫维奇发动反对德国的政变后,希特勒果断命令军队趁南斯拉夫混乱之际立即进攻,将军们虽然反对而且不理解,但还是按照命令发动了行动,几天内,在损失了120多名士兵之后,南斯拉夫被征服,在缴获的南斯拉夫文件中,德军知道了西莫维奇和丘吉尔的可怕计划,丘吉尔要西莫维奇先向德国显示出无害的友善,然后,当他的英军在希腊大规模集结后,就联合土耳其、苏联(斯大林与西莫维奇签订了同盟条约)发动对德国的战争。这时候,将军们才不得不佩服他们元首的远见。


1941年11月,尽管已经造出了大量冬衣,但是由于绵延的持续的降雨使得道路状况极其恶化,冬衣无法到达前线部队手中,(而冬衣无法到达,也与波兰地方军人和后勤部门的利益纠纷有关。)到了12月初,气温大幅下降,德军处于崩溃边缘。博克、布劳希契和古德里安(正是这三位将军极力主张进攻莫斯科,否定了希特勒原先的向两翼进攻中间防守的计划。)纷纷向希特勒请求撤退,为了稳定恶化的局势,身患严重胃病(此时已经得了帕金森)的希特勒亲临前线。


“在那年冬天的几个阴郁的月份里,希特勒显示出了钢铁一般的决心和使人不得不服从的领导才能。我们将看到,这些气质和德国士兵的传奇般忍受艰苦的能力,是怎样使德国的东方军队在那年冬天免遭惨败的。在他的将军们认为只有蒙受撤退之辱才有活路的地方,希特勒让他们固守勿失,直到春天冰雪消融,在他们表示异议、争论乃至拒绝服从时,希特勒就撤他们的职,贬他们的官,乃至他自己接任了德国陆军的指挥,直至东方前线渐渐呈现出一种新气象。


希特勒的感染力是非凡的。当有报告说一个师正在撤退,希特勒就给这个师的指挥官打电话。他听见了这位将军的沮丧的声音,这是从几百英里以外的冰天雪地的荒野传来的微弱得近乎耳语的声音。希特勒呵斥了他:‘你完全知道再后退三十英里也是一样冷!德国人民的眼睛在瞧着你。”他的三言两语给这位将军注入了新的意志,结果,这个师坚守原地未动。不久,久经锻炼的指挥官们郑重其事地说,他们在战斗最严酷时看见了希特勒——“我们以为一切都完了,可是这时元首视察了我们战区,号召我们再拿出最后一份力量,于是我们就转危为安!”其实,希特勒冒险离开大本营,还是好几个月之后的事。


“我不得不采取冷酷无情之举。我甚至不得不把我最亲密的将军们撵走。比如,两位陆军将军,他们已是智穷力竭……冬天,他们中的一位来我这里声称:“我的元首,我们再也坚守不住了,我们该撤退了。”我问他,“先生,你到底想往那里撤退呀?撤多远哪?”“啊,” 他回答,“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你打算后退三十英里?你以为那里就不那么冷了吗?你想过你的运输和供应问题到那里能有所改善吗?还有,如果你撤退,你想把重型武器带上吗?”这个人回答,“不带,这不可能。”——“那么你是想把它们留给俄国人了。你要是没有一点儿重型武器,将来反攻时,你认为该怎么打呢?”他回答说:“我的元首,即使武器损失很大,也该抢救军队吧。”于是我问道:“你是打算马上撤到德国边境,还是什么别的地方?你打算在什么地方喊停住?”“晤,我的元首,”他回答说:“我们大概不会有选择余地。”我只对这些将军们说:“你们自己尽快回到德国去——但是留下军队,由我来管。军队就在前线停住了””(千年帝国,戴维欧文)


其实,在莫斯科战役德军最艰难的时刻,勃劳希契却出于对最高统帅部的怠慢和推卸责任的动机,向希特勒(此举直接后果是使希特勒误以为战事顺利,于是对美宣战)隐瞒了前线司令们发来的紧急的重要情报,毫无理由地扣压了包克在13日的险情报告。为此12月下旬,希特勒向德军务指挥部颁发了一项“基本命令”,提醒他们必须重视这类报告,这是必不可少的一种领导手段——“真实地报告未完成命令的情况和本人的错误,是每个战士的职责”,而且报告时不许渲染夸张或大事润色文字,以免贻误战事。


----------从1933年到1945年希特勒死去,由于纳粹党和普鲁士军人之间权力纠纷,希特勒与他将军们的恩怨不断,往往互相指责,这对德军的指挥影响是巨大的。


我们无法知道谁对谁错,因为历史没有假设。但我记得在希特勒一名卫士的回忆录中,他写下了这么一段话,“突然听到了会议厅里的咆哮声,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进去,等了一会儿,将军们走了,他(希特勒)则独坐在椅子上,听着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似乎无限痛苦地沉思,见我进来了,他颓然惨笑着对我说:‘看来即使瓦格纳也无法让我安静的休息啊。'”


后记:


1939年开战后,希特勒“希特勒把林格叫到餐室内,令他此后为他准备更简朴的饮食。“请你注意”,他说,“普通德国人能有什么吃的,你就给我吃什么。我有责任作出典范。”” 他只要一穿上军服,生活方式便大大改观。他俨然是大战中的前线的老兵,把“元首司令部”搞得简朴到有点苛刻。他的新座右铭是“司令与士兵同甘共苦”。每天早晨,在向施洛德小姐口述当天的命令后,他便带上手枪和皮鞭向战地出发。只要天气许可,他便坐敞篷车,好让仆人和副官向士兵们扔纸烟,也好让士兵们认识他是谁。使随行人员目瞪口呆的是,他竟孜孜不倦地研究各次战斗的教训。例如,他会花上几个小时去视察伙房和饭厅,强令军官吃士兵的伙食。对于战场上的一切事务他仍兴趣盎然——只有一件事例外。当施蒙特将军要他给第一列车伤员讲讲话时,他拒绝了。他承认,他们受苦的惨象他受不了。”(乞丐到元首)


在另一位秘书克里斯塔•施罗德的回忆录中,“希特勒简直就是修道士,身患帕金森和严重肠胃病的他住着一个没有炉火,只有一条光板床黑暗的小屋子里,一天中,他都在为焦头烂额的问题繁忙,为了将领们的阳奉阴违而烦恼,一天睡眠不到3个小时,毫无疑问,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


今天,当我们看到战后将领们的自传时,我们看到了什么?一种对战争失败责任的推卸,或是对已故领袖的愤怒。克里木半岛的战役中,曼帅要求增兵,是希特勒不顾大多数人的反对,立即增兵,使得曼帅赢得胜利;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曼帅和希特勒都负有责任,但是在《失去的胜利》中,我无法看到这些东西,有的只是曼斯坦因的天才和纳粹头子的无能。在古德里安将军的回忆录中,古德里安丝毫不提自己在莫斯科的失误以及军人们在执行命令上的怠慢,而是全力指责希特勒的愚昧。不错,人性即如此,这就是历史,这就是自传。 (实际上向莫斯科进攻正是古德里安极力催促才发动的,战后哈尔德与古德里安的话相矛盾,我更相信哈尔德)


结尾时,讲一个故事,意大利要求德国派一名将领统帅军队去非洲挽回北非的局势,陆军部推荐曼斯坦因,但希特勒选定了当时名气还不大的隆美尔。


在意大利防御战中,陆军部推荐隆美尔,但希特勒任命了凯塞林(空军元帅)。


德国的将领在二战中,几乎没有不称职的,现代的人们往往乐道之,但是很少有人记得,这些将领们是谁把他们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兵中提拔起来的。(曼帅1940年二流军的军长,1942年南方军群总司令;隆美尔1940任师长,1941年,非洲军总司令;古德里安 1940年装甲师师长,1943年装甲兵总监)


德军是一支优秀的军队,但他们绝不伟大。


阿道夫 希特勒为什么能在经济、政治、军事和外交上取得几乎是空前绝后的成功?而其中很多无比精妙的方法策略几乎是由这个魔鬼独创,当后人尽情地批判和诅咒他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战争狂人的非凡的可怕的邪恶的才华。


1、保时捷汽车的另一个设计者:


“1933年保时捷博士,雅各魏林,及希特勒三人在柏林的皇家饭店面会商讨国民车的细节,在这次由希特勒主宰的会议中,希特勒还自己动手记载或描绘了11张草图,令保时捷博士十分惊讶,这些草图的车身造型,与当时的NSU原型车(保时捷博士最引以为豪的车型)很相似,这些草图绘画的技术,不下於专业的工程师.而且根据记载,希特勒只费时15分钟便完成了.希特勒并明确的提出五点基本指示,并且要保时捷博士为德国政府提出正式的备忘录. ”(《保时捷博士》)


2、舰艇建造方面的专家:


“德军参谋部的军官和国防军的高级将领也承认,希特勒对国防军的层层结构,包括最基层的部队的了解都超乎他们的想象,他在武器和军备方面的知识也令他们惊奇。有一天,他与他的海军专家就安装在现代巡洋舰上的汽轮机的某个细节进行了一场较为激烈的争论。由于希特勒毫不妥协地反对专家的论据,后者被激怒了,以至丧失了冷静,他对希特勒轻蔑地一撇嘴,说道:“您对纯属技术运转方面的问题毫不了解,怎么能妄下这样的断言呢?”像在其他场合一样,希特勒没有马上发作,而是请专家坐下来,接着援引足以震惊海事学院教授的详尽细节,就这个问题向专家作了透彻的分析。并使这位专家不得不承认自己炮位的缺陷。”(《在希特勒身边的12年》)



3、丝毫不能被糊弄的人:


“通过每天无休止的讨论,他与国防军的顾问们一起就战场形势做出判断,而且不断有惊人之举。他对在漫长的前线上发生的事情,对所有主力部队的历史,每次战役中任用的人员,以及在运动战中部队的不断调集都了如指掌。他不仅仅是对每个部队、梯队的组成相当熟悉,甚至对重型反坦克战车营这样的特种部队也十分了解。


慕尼黑市市长是希特勒喜欢与之谈论重建和美化城市计划的人。他经常告诉我,发现希特勒能回忆起几个月前他们之间谈论过的最次要的细节,他非常吃惊。有时他会听到希特勒以一种责备的语气对他说:“6个月前我不是对您说过,这个细节不合我的口味吗?”然后希特勒几乎是逐字逐句地,把他们就这一点所交换的所有意见重述一遍。


希特勒的记忆不会有任何遗漏。不仅仅是在记住名称、文学知识和数字方面,他在记住人的容貌方面也具有惊人的本领。他能准确无误地确认遇到他的对话者们的时间和空间环境。他能回忆起在他动荡的一生中遇到的所有人,还能经常想起某些人的个人细节,确实令人瞠目结舌。对所有他做过发言的宣传会议,他都能描绘当时的情景和各种细节。他在维也纳认识的青年时期的伙伴,战争中的“同志”们,他夺权时期的追随者,以及所有那些陪伴他直到取得胜利的各种各样的人,所有这些面孔都铭刻在他的记忆中,并且带着各自鲜明的特点。”(《在希特勒身边的12年》)


4、可怕的自控力:


"希特勒不仅仅对待别人强硬和固执,对他自己也同样如此。他不承认疲劳,坚持不懈地工作。他忘记了无休止的伏案工作会使他的视力疲惫不堪,而且长期顽固的失眠也在损伤他的智力。他坚信意志本身就可以使人获得一切。他右手的颤抖使他的自尊深受伤害,这一点也不奇怪。当发现自己不能够主宰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时,他变得恼羞成怒。在吃惊的来访者注视着这只手时,希特勒以一种本能的动作,即用他的另一只手把它盖住。尽管他作了所有的努力,他最终还是未能控制住这种颤抖。


虽然一点点地失去了对自己神经反应系统的控制,但是他依然始终主宰着自己的情感。当他和人单独谈话,有人来呈送通报灾难性事件的电文时,希特勒保持着冷静。只有他下颌的动作显露出他内心的激动,而谈话照样平静地进行下去。比如说,我记得,由于埃德塔大坝被英国皇家空军摧毁,鲁尔工业河谷的大部分地方都被水淹没了。读到这一电文时,希特勒的脸色变得铁青,但仅此而已,没有人能够看出来他刚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在希特勒身边12年)》)


5、近乎催眠般的说服力:


“我经常思考他是否使用了催眠术,或者这仅仅是他外在影响力的表现。确实,希特勒善于以他那种天生的简洁自然的方式,以及少有的亲和力来获得对话者的认同。在他的血管中流淌着维也纳的血液,再加上他的艺术天才,这就赋予了他毋庸置疑的个人魅力。必须补充说明的是,他即使是在泛泛而谈时,也能引用精练、简洁的格言,以强化自己的观点。他以肯定的语气高谈阔论,很容易就能给听者留下良好的印象。


然而,他性格的这些外在表现还不足以解释他对某些人的控制。他能发出一种磁力,使我们更接近某些人,或者相反,远离某些人。在他身上,这种磁力不完全是因为它的强度,还因为它的广度而引人注目,尽管在强度上它也远远超过一般人。这种磁波影响的范围非常之广,能在公共会议上和大面积人群前产生惊人的作用。

正是这种不同寻常的暗示力让我们明白,为什么有的人来见他的时候垂头丧气,离开的时候却信心十足。这种能力在他的老战友们身上影响尤为强烈。比如说,我记得很清楚,1945年5月,但泽地区纳粹党部领导人弗斯特来柏林求见希特勒。我看见他走进我的办公室,完全被所面临的严峻形势击跨了。他向我坦白,有1100辆苏联坦克集结在他防守的城市前面,而他只有4辆连汽油都不够的虎式坦克和他们对抗。弗斯特决心不再隐瞒,要让希特勒知道事情的可怕真相。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坚持要弗斯特客观地把事情详细地说出来,促使元首做出决定。弗斯特回答我说:“您别担心!我不会犹豫的!顶多他把我赶出门外。”

当他与希特勒会谈之后重新来到我的办公室时,我是多么吃惊啊!他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元首答应向但泽增派新的师!”

看到我怀疑的微笑,他向我解释:“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调兵!但是,只要他向我宣布他要拯救但泽,那就没必要怀疑了!”

弗斯特的这些话使我深深地失望。这个不久之前还在我的办公室里激动地宣称要向希特勒说出实情的男人,从他那里回来之后却完全相信了他的空话。毋庸置疑,这又是希特勒的说服力在他身上起了作用。”(《在希特勒身边12年)》)


6、广博的知识:


“从青年时代开始,希特勒不知疲倦、如饥似渴地阅读各种书籍。他告诉过我,当他在维也纳度过他艰难的青少年时期时,曾经阅读了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书馆一个馆中的500册书。这种博览群书,并从中汲取知识的热情,使他几乎对文学和科学的各方面知识都有所涉猎。每一次,当他投入地描述某个地区的地理概况,或以惊人的细节陈述美术史上的某个片段,或论述高度专业的技术问题时,都使我吃惊不小。

在他演说家生涯的初期,所有那些和他一起奋斗过的人,都惊异于他知识面的广博。早在那个时候,在记忆的帮助下,他已经能够以不同寻常的口才使别人佩服了。这使他获益匪浅。那些最早成为他的拥护者的粗人都全心全意地效忠于他。他知道如何使用非同凡响的技巧,满怀激情地向他们讲述奥地利的历史,剖析哈布斯堡王宫里的各种阴谋,或是令人心碎地把德国描写得奄奄一息。他还能同样出色地引用绝对让人折服的细节,没完没了地谈论教堂、修道院和城堡的建筑艺术。

即使是被囚禁于兰茨堡的岁月里,他仍然坚持不懈地研究建造于欧洲各国的所有历史建筑。他经常自夸地说,他对某些建筑物建造细节的了解,比该国的建筑专家了解得还要全面。”(《在希特勒身边12年)》)


对一个历史人物进行评价,漫骂,栽赃,陷害,落井下石,推卸责任,小丑化。都是很容易的,因为死人不会讲话。但我想问下,事实真的如此吗?

本文非宣扬纳粹,纳粹民族主义的罪恶罄竹难书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