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虚与实的学问

虚与实的学问




空虚和坚实是同强弱相联系的,虚伪和实在则是与真假相一致的。对待这一矛盾范畴,就像促使强弱转化,真假作戏一样,主要是围绕自己的目的来进行虚实交换。



《草庐惊略》,这部著作大概成书于明朝后期,对于虚实变换问题进行了反复的阐述。其中写道:“善于用兵的人,必定要经常使我方充实而不虚弱,然后用我的充足的实力,攻击敌人虚弱的地方,其气势就好像势如破竹,巨石压卵一样不可抵挡,无坚不摧。敌人是虚是实,一定要判断清楚,然后避开他充实的地方,攻击他虚弱的地方。如果我们运用虚实得当,就可以使敌人产生有误的判断;或者给敌人制造假象让他们不能判断我们的意图;或者把真实的情况显示给敌人知道让他们以为是迷惑手段;或者用假象来制造假象,让敌人以为是我真实的情况;或者用真相来制造我所要的真正意图,让敌人反而以为是迷惑他们的。”



这段文字起码包括了三重意思:其一为虚实变换的核心,在于给对手造成误解以利于我方以实击虚;其二,虚实之势取决于谋略者怎么用,虚实变换存在着四种模式:虚而实之,实而虚之,虚而虚之和实而实之;其三,如果敌人采取虚实招树数我方判断,那主要就是乘虚蹈隙,利用敌人危难,空当,矛盾冲突和薄弱环节给予打击,或者从中获取一定利益。



实而虚之的战例有孙膑战庞涓的减灶示弱,诱抵入伏而一击败之。



虚而实之的有虞诩上任武都太守途中遭遇羌人的增灶慑敌的例子。



虚而虚之,则最有名的莫过于猪哥亮的“空城计”了。有人说,那是猪哥亮和司马姨之间心照不宣的政治交易。认为司马当时有可能识破了猪哥的空城计,但是羽翼未丰,杀掉猪哥后蜀国便再无力争雄,则离魏国一统天下不远,到时鸟尽弓藏,司马姨也逃不过曹家的一劫。所以并未点破猪哥的这一计。但历史上这一招除了猪哥以外,还有别人成功运用过,所以说,绝非侥幸。“空城计”作为一种心理战术,其内核在于一个“疑”字。不仅使用的一方需要过人的胆略,也需要被使用对象智力所能承受,倘若使用对象不佳,带队的是司马姨的公子,那猪哥亮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虚而虚之”抛开战场艺术不说,其实是一种很有诗意的形式。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感性的只管,很容易被事物的假象所迷惑;经验的城建,也会把判断引上错误的方向,“空城计”正是利用了人们智慧上的这类缺陷。它虽然是传统战争时间的产物,但它里面所包含的心理战术,至今仍具有一定的生命力。甚至在后人改头换面之后,更加富有使用价值。



而所谓的“实而实之”,则是指使用者在自身处于优势的条件下,仍旧表露出有准备的样子,给对方造成一种错觉,然后利用这种错觉,采取一定的行动,以达到预期的目的。



《三国演义》第五十回“猪哥亮智算华容道”就勾画了这样一个战例。



曹操在赤壁战败后,率领残部向南郡逃去,中途要经过两条道,其中之一便是华容道。大路较为平坦,但要多走五十多里,华容道虽然险峻窄小,却近五十里。曹操派出的人回报路况,‘小道旁边多初起烟,大路上却并无任何动静。’在众将认为,‘锋烟起处,必有兵马’时,曹操却根据“虚而实之,实而虚之”的用兵惯例,分析说‘猪哥亮足智多谋,所以使人在山僻处燃起烟火,使我们不敢从这条山路行进,却伏兵于大路,我们偏不去上他的当。’于是命令部下朝华容道方向走,结果便是接二连三地遇到预先设计好的埋伏,打得落花流水。




这则故事虽然属于虚构,却合乎一般情理和逻辑。猪哥亮的作战部署,不但算计了天时,地利,还算计了对方是如何算计我方的,尤其针对曹操谙熟兵法,多谋善断的特点,反用惯例而用之,受到了算敌之未算,就敌算而算的效果!这尚且是作者本人虚构的,倘若是带兵打仗的人,其中所想机关,必定更加复杂!所以,后世就有人总结出作战指挥经验时,明确提出:倘若敌将熟悉前人的兵法,那么,不妨“逆用古法试之”。




上述这四种形式,主要是就自身强弱优劣而引发出来的。但是“虚实在敌”,主将庙算,还是得从对方的权谋客体内部来考虑。以敌为着眼点,乘虚蹈隙,顺手牵羊,趁火打劫,浑水摸鱼,都是运用者的常用手段.而这些都是要在对手的失误或者空当才能完成。



无论是“虚实在我”条件下,还是“虚实在敌”的情况下的应变手段,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虽然虚实之势倚重于某一方,但是使用者运用他们的目的,都在于避实就虚,这中间的虚与实大多数情况下体现着敌对双方的力量对比,是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的总和。然而,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使用者为了避免敌人洞晰意图,还采取了从上述手段衍化的更加复杂多变的权谋,例如先虚后实,先实后虚,声东击西和故弄玄虚等等。



先虚后实,指的是使用者先以强示弱而后以弱示强(赵奢战胡阳),或者先以守代攻而后转守为攻(合肥战役)的虚实变换方式。与之不同,先实后虚在变换程序上恰好相反过来。这两种方式的运用取决于战场形势的具体情形,体现着使用者随及应变的能力和技巧。



而所谓的声东击西,是以虚假的动作造成对方的幻觉来掩饰自己意图的一种手法。与此相反,有的人玩弄声东击西的把戏,却因为对方识见高远,及时防备,本来想避实就虚,结果却适得其反,恰好碰上硬钉子的。



汉景帝时,七国叛乱,周亚夫受朝廷之命率军叛乱。当七国联军急攻睢阳(今河南商丘南),周亚夫派轻骑绕到他们背后断绝了他们的粮草。同时又将主力推至下邑(今安徽埫?山)叛军久攻睢阳不下退路又受到威胁,只好调头进攻下邑。寻求汉军主力决战。周亚夫坚守不出,叛军求战不得就分兵佯攻汉军堡垒东南角,转移汉军注意力,以主力强攻西北角。周识破了这一企图,当叛军进攻东南角时及时加强了西北的防备,因此,当叛军强攻下邑受挫,加之粮饷供给不上,士卒疲惫不堪,不得不向后撤退。周亚夫乘势追击,大破叛军,迅速平定了这场叛乱。





在此战中,汉军坚守城池以挫伤敌军锐气,侧翼包抄切断粮道,伺机反击,穷追猛打,直至完成平叛。这是一套切合实际,比较周密的作战计划。相反,叛军攻击这里不利,马上转去攻击那里。他们在汉军面前,也来声东击西的把戏,岂不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战争的艺术总是偏爱于智者,而与愚钝者几乎无缘。为将之道,一智一愚,由此可见一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