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志 第七章 升任团长 第一节

文武堂主人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


陈庄突围以后,陈振华彻底变了。常常一个人坐着抽闷烟。粗话一句接一句,酒一碗接一碗。和敌人动起手来,狠得让人心惊让人胆颤。以至于汉奸们一听陈老二,比判官用笔勾他名还害怕。虽把小王庄作为了常驻地,但为了不拖累乡亲和防备鬼子突袭,他经过精心细选,选中了一处易攻难守的陡峭小山。这里方圆十里无人烟,他们在又在山上盖了几间屋子,内砖外条石,异常的坚固。还在屋下挖了个地下室。


地下室里从上到下围满了白账子。正北面的墙上书着一个大大的奠字,奠字周围挂着黑色的挽丈。奠字下面摆着陈老爷子、陈二爷和阵亡兄弟们的灵位。手腕粗的白蜡烛静静地燃着,一股股的烛泪也不时流了下来。不时摇曳一两下或是发出“呲啦呲啦”声音。


供桌上五个空空的大盘子摆在上面,李联军和他的四大金钢的人头还没供上来。室内从东墙到西墙拉着三条细绳子,第一条上串着上百个日军士兵的椭圆形金属认识票。每一战下来,陈振华总是尽可能把鬼子身上的认识票揪下来,以告慰兄弟们的在天之灵。自从灵堂建成之后,陈振华常常在这里一坐一天,有时还号淘大哭。


肖地鼠领着一帮人在陈振华的指挥下早把地下挖成了四通八达的地下长城,进可攻退可守。经过陈庄之战,兄弟们对土工作业可是异常卖力,九八工兵锹人人必备。只有盗墓人才用的转铲也装备了三具。


民国二十七年冬,陈振华接到了辗转而来的二战区长官阎锡山的任命令。大意是“鉴于国军第十九军二零五旅四零七团一营营长陈振华坚持抗战,不屈有挠,实为我中华民国军人之本色。且在艰苦的敌后取得重大战绩,因原属之二零五旅番号已撤,兹任命为十九军二零九旅四二二团长。”随令而来还有十九军军长王靖国的一封亲笔信和军训部编发《游击战实施草案》一书。信中要他所属部队暂不归建,就在展开游击战。书中要求各战区把此书作为“实施游击战之依据”,并提出游击队之战要“竭力避免攻坚,打硬仗或死守”......


一日无事,陈振华带着几个人到谢彪处去喝酒,谢彪天天带着他的营四处扎营,叫陈振华费了半天劲才找到。


他每回可不是提俩拳头去,让人还以为是去捶人家去呢。上回是九二鸡脖子,这回可是好吃东西。知道谢彪他们八路军艰苦,这不,牛肉罐头,饼干,糖、烟、酒,一应俱全。当然了都是清一色的日本货,上回谢彪说缴获了几个日本鬼子的铁皮盒子,看样子不像炸弹,翻来覆去不知道该咋弄,把盒子砸了个稀巴烂后才知道里面是肉,笑得陈振华喝的水都吐了出来。


谢彪一看他的兵手上的东西,一下乐了。


“哧,还给改善伙食来了。”


“那是当然,咱这人可是拿心人,虽说陈庄之战前你送给我几十颗八九掷弹,可老子又不白拿你的,不是也给了你三箱两用手榴弹吗?”


“我操,老陈可真没白跟着阎老西干呀,虽说不抠,可这山西买卖人习气你可沾不少呀!对了,听说老兄升成团长了,恭喜啊”


“哈哈,哪里,哪里,以后和老子说话客气点。”


“是啊,你这个国民党营长,不,现在是团长了。还是个爷们。都说国民党兵熊,看来也有能打的。”谢彪冷嘲热讽。


“去你妈的吧,国军可不熊,你们18集团军不属国军?风凉话谁不会说,你知道老子们以前和谁打?和关东军打的。这北支派遣军和关东军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就你那一个营,拉上去试试,连二十分钟也撑不下来。天天像个鬼似的,东躲西藏,叫老子好找。胆子也太小了吧,怕就鬼子包了饺子,啊,哈哈。”


“你好像不怕似的,爷们是没你们那好家伙,要不谁怕谁呀。关东军咱没和交过手。不过你说的也对,这日本人确实也他妈的硬。”


谢彪说完,拿出杯喝了口水,他像想起什么事来了,忙问道:“振华,我听说鬼子伤兵你们个个不留,不是用锹劈了,就是捅个透心凉,我还听说你让新兵用刺刀捅伤兵,说是练胆量?”


“一点儿不假,没二话,就一个字‘杀’”陈振华眼皮也没撩。


“操,这是真事儿?你们他妈的太狠了吧!”谢彪惊得跳到他眼前。


“再说了,鬼子士兵也是被一小撮上层军阀煽动的,本身也是受害者,日本人民还是善良的!”


“去你妈的吧,”陈振华一听这番话“哗啦”一声就把桌子翻了。


“善良个球!你他妈见过啥世面?好好听你们长官瞎扯!老子在日本呆了六年多,啥不知道!”


“陈振华,你想干啥,当上团长横的不行了?敢翻老子的桌子,你国民党的团长八路军这可不尿你!”


“去你妈的吧,你别和老子扯别的。你说鬼子善良?你见过因为独生子体检不合格,不能去人杀人,他的鸡巴娘自杀的吗?”“你见过为了让男人专心杀人而自杀的鬼子娘们?“你也和鬼子干过,没见鬼子人人身上都有千人缝吗?”“你知道鬼子男人们出去杀人,女人们争当慰安妇的?”“你知道个球?话既然说到这了。明说吧,老子早看不惯你们那套做法了,捉到个鬼子像见到爷爷了。宠着,捧着,给鬼子吃得都是白面和米饭,顿顿还有肉!你一个月吃过几回肉?看看你们那帮士兵,他们穿的是啥?吃的是啥?咱们中国兵落到鬼子手里是啥下场?你给老子说!”陈振华唾沫点子飞溅,越说越气。


他一看门口谢彪的警卫班围了过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看你妈个B,给老子滚,咋地,还想和老子单挑?”


谢彪一开始听到陈振华对着手下这么不给他面子,还真想和这大名鼎鼎的陈振华过两招。后来觉得他说的句句在理,就像刀子似的一刀一刀捅在他的心口,捅得他一点力气也没了,长出了一口气,朝门口的警卫挥挥手,警卫们退了出去。


“行了,老陈,火气还他妈越来越大了,坐,坐,一会饭就好了,咱哥俩喝两盅!”


“老子不稀罕!”陈振华抓起帽子甩门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