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第一次遭遇黑社会老大

johnny-R 收藏 2 342

每年,春节回家都是一次考验,今年回家的路更难,这么多天北京倒是阳光明媚,南方大雪纷飞,五十年一遇的大雪,让大家的回家路变得极为漫长,甚至有人在这漫长的回家路上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几年一直都是在北京过的,我和娟子一直都忙,因为每年的3GSM都在春节左右,经常是春节未过完,就要去参会,我们只好在北京过春节,在北京过春节冷清是冷清,一家人在一起,自己做几个菜,睡懒觉、逛庙会,也是其乐融融。去年,3GSM是春节前,本来,我们也是想去西安,但是经历了长期的治疗,娟子已经非常虚弱,我们只能留在北京,哪里能知道,这是我们一起的最后一个春节。


今年,实在不愿意留在北京过这个春节,还是回家乡芜湖过年。


一票难求,自己一直也没有为订票上心,到了快放假时,也没有去看票,不过运气不错,有朋友帮我订了一张去南京的车票,去南京一路顺利,晚上9点多上车,早晨6点多就正点到达。虽然南方夜里下雪,不过我们大部分行程是在北方,没有什么大影响。到了南京,想回家乡芜湖,只有短短的九十公里,比从北京过来还难,火车票是根本没有,这么大早也没想麻烦在南京的朋友们,坐了地铁到中华门汽车站。一到车站前,全是喊客出租车,自然也有喊去芜湖的,问一下价格,250元,心里放心一点,至少是有车可坐。


到车站里转一圈,问到芜湖的大巴有没有?自然是没有,说今天这里有10张票,早就一张没有了。这样也就踏实了,出来想跟喊人的出租车司机侃侃价,他是出奇的坚决,看看周围都是这个价,现在是回家第一,价格就不计较了,上了他的出租车。我是第一个,下面就是等待,要等到司机喊到其他三个人,一会他又喊来两个人,不过下面就是漫长的等待,差不多快一个小时,这个司机是一无所获。我等的不耐烦了,下车去找到司机,告诉他要是不走,我们就拼别的车走了。让他降价。然后我就开始帮他喊客,看中一个女客人,还在犹豫,这个司机跟他说了半天,她也没下定决心。我过去让司机降价,降到200元,那女客人还犹豫,我就说150元,然后告诉她,我们都是付了250元的,她150元,大家马上能走,终于说动了她一起上车。


上了车,我们要启动,司机却不走,上车来找钱,好生奇怪,开始以为是要交停车费,他却说是要给老大的钱。老大?半天没反应过来,就有一个男人走到我们车边,数车里的人,我们司机先是要给150元,那人说:“3个人走150,你4人走,200,你还要不要命?”听了这话,司机只好给了200元,这才上车。


我们一起问他,这是什么人?司机回答,是老大。这时我们才想起,这老大就是黑社会老大。问司机,这老大为什么收钱,他笑我们,就是收保护费,这条线路就是这些老大控制的,这个车站的每条线路都是有人控制的,他们经常为了抢地盘互相用刀砍,南京的几个车站,数中华门最乱。我们说,我们下车往前走,你跟上来,把我们接上不行吗?司机说,我的一举一动,都是有人监视的,老大手下的马仔,我要是接了你们没给他们钱,我到了芜湖,也会一个电话过去有人找我麻烦。我生意别做了。


刚才我们还是气愤司机乘了大雪叫高价,现在也是同情他的不容易了。在北京呆久了,对于黑社会这样的事,觉得离自己很远,不想,这些离自己很近,坐一趟车,这些都在自己身边。


昨天夜里大雪,一路上依然是冰雪连天,我们让司机开慢点,他却不以为意,车开得飞快,平均60公里,他还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大雪,他一晚上跑了三趟芜湖,500元一个人,他是技术好,别人都不敢去。只有他敢跑。把我们弄得提心吊胆,不过好处却是转眼之间顺利到家。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