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12月16日 沸腾长江水 第二十七章 刚烈淑女

秋林先生 收藏 6 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12月16日 沸腾长江水 第二十七章 刚烈淑女


时间已是12月16日的凌晨了,进入了又一个磨难日。载着50多名女学生的卡车不时遇到日军的巡逻队。紧张中女学生们也感觉不到寒冷了。

卡车开到与汉中路交叉的路口时,两辆刚刚停到路边的卡车引起燕京们的注意。后面那辆车上是一架钢琴,前面一辆上好像装满了女人。路口西侧现在的医科大学在当时是日军海军第三舰队的陆上联络部。几个戴着大檐帽的日军海军军官在车下张罗着准备赶人下车。

为了不引起鬼子更多注意,胡大奎没有减速向前开着。刚开到有钢琴那辆车旁,突然从前一辆车上跳下一个女人,车灯里看到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儿扑向开来的车,胡大奎本能的一脚刹车停住,那女孩儿扑到车头喊着:“开车啊,开呀!”说着又钻到车轮下。一个海军大尉军官过来想把她拉出来,那女孩儿拼命地蹬着腿。

楚绍南一看便推开车门下了去,燕京也探出身来站在脚踏板上。

这时那日军军官好像被女孩儿蹬在他裆间,他痛苦地蹲了下去,然后站起身拔出军刀就向女人捅去。楚绍南喊了声不行,那日军看到是个中尉而自己是个大尉根本就没有理,只停顿了一下继续向车底的女人捅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站在车门旁的燕京一甩手,那日军的军刀咣当一声落了地,是燕京的甩出的一颗雨花石。

日本军队只有陆军和海军两个军种,航空兵部队是分属于陆军和海军的。海军一直看不起陆军,军衔也比陆军高,而且人数也比陆军多。当时日军陆军兵力为45万,海军兵力180万。那海军大尉捂着手喊着:“什么人的干活,竟敢施放暗器。”那两辆车的司机都下来观看。

楚绍南看到对方军衔比自己高,又是狂妄的海军,便一改刚才在安全区里的威风,换了一个方式向前一个敬礼:“陆军16师团33联队中尉少南大野愿为您效劳。”

那日军连礼都不回,手痛着呢,向车下呶下嘴说:“你的把她给我拉出来。”

楚绍南嘿嘿笑了一声说:“大尉先生你也征发花姑娘了,我的也是。”

这时那日军才抬头注意到一车女学生,好像找到了共同点也勉强笑一下问:“你的这么多花姑娘送到哪里?也送到我们舰队上吧。我的38个花姑娘都是教师、医生、护士,顶好的中国女人,还没有人动过的。”

楚绍南也哈地笑了声说:“我的送往那里。”他向东面不远的新街口交通银行的日军司令部指了一下。然后他对日军说:“我帮你把她弄出来,得说中国话,你们的没有会的吗?”

那日军摇摇头催着:“你的快点让她出来,我把她给你了,换你车上的女人怎么样?”说着他把刀拣了起来。

楚绍南摇摇头说:“我的养不起她,她的性格太刚烈,中国淑女的不是。不过,你要是白给我我会要的。”

“你的先把弄出来再说。”

楚绍南蹲下对车轮下的女人用汉语说了几句站起身说:“可以了。”

那女孩儿慢慢地爬起来,几个围观的日军夸着楚绍南。这时那个海军军官又举起刀来,被楚绍南用身体挡住:“军人要讲信用,我告诉她可以让她上车,然后就看你的了。”

女孩站起身来,拉拉弄脏的衣服,扬起俊俏的脸庞,看着卡车上前排女学生的表情问了声:“你们能自由吗?”小曼拼命地对她点着头,车后的曾纯如也轻声说道:“他会救你的。”

那女人突然大声说:“我叫闵雅如,我是南京建筑设计院的,我不会上他们的军舰的,我死了请你们记住我。”说完她就钻进了原来海军那辆车的驾驶楼。

楚绍南对那日军海军军官大声说:“我的走了,你的有事可以到司令部找我。”然后就摆手让胡大奎的车过去。随着卡车越来越近,两车间的距离越来越窄,楚绍南好像不得不踏上对方车的脚踏板躲让。

而那几名日军在车灯照耀下在旁闪避着等车过去。燕京马上明白了楚绍南的计划,在与那辆车并排的时候对迅速坐入那辆车司机座位上的楚绍南说:“你先开,出这个路口就往左拐向新街口开,遇到第一个大路口向南拐,王府大街。我会追上你的。”

楚绍南转头对闵雅如说:“拉住那面的车门,准备好。”说着一踩油门卡车就蹿了出去。而胡大奎的车一直也没有停缓缓地动着,看楚绍南的车开出后,马上加速追上去。这边燕京站在车门踏板上左右扬手,一颗颗雨花石打在几个日军眼睛上,马上都捂着眼睛蹲了下去。那日军海军军官顽强地追了几十米远,一刀砍在车厢板上,吓了孟莉莉一身冷汗。

第二天海军和陆军吵得不亦乐乎,但也不敢因为一车女人而惊动太多就不了了之了。但那海军大尉记住了十六师团33联队和那个什么少南大野。

两卡车的姐妹们进入了朝天宫的妙玉斋洞,孟莉莉和曾纯如如归家中,点起煤油灯,接待着这90名虎口脱险的姐妹。

妙玉斋的战备洞是个“8”字形构造,全洞一派雅洁之气,各种打坐、木鱼、佛堂设置更有佛门青灯古殿之感。洞里可容百人,备有月余粮食,行李炊具一应俱全。还存有12把手枪,8支卡宾枪,五具望远镜和一批弹药。

“8”字的中间交叉点是个大厅。闵雅如走了一圈十分喜欢边惊叹是谁设计的呢。回到大厅后看到楚绍南纳头便拜跪在地:“小女子闵雅如感谢少南大野救命之恩,有如再生父母,此生没齿难忘。”

曾纯如忙过去把闵雅如扶了起来笑道:“你这个刚烈女子怎么会这些礼节。他叫楚绍南,他叫燕京——那鬼子用刀捅你时他用飞石救了你。”

闵雅如抬起手来张开手心:“是这块雨花石吧。”一颗漂亮的雨花石静卧在她掌心。

燕京一看伸手道:“哇,太好了,刚才打了我四颗上品雨花石呢,快还我。”

闵雅如把手藏向后背:“不!不给了,我要留做纪念。对了,你叫燕京,你认识金陵大学建筑系的燕京教授吗?”

燕京奇怪地问:“我就是那个金大的燕京啊,你——”

闵雅如高兴得跳起来:“真的啊,太荣幸了,你的名字我们建筑设计院无人不知。都说你是传奇建筑设计专家呢。是不是假冒的啊,不会这么年轻吧?”

孟莉莉不无骄傲地说:“如假包换,找姐姐我。”大家都笑了一声,难得在刚才的惊心动魄之后大家还能笑出来。

孟莉莉问楚绍南:“对了南南兄,你刚才好像向鬼子自称什么‘少南大野’呢。”

曾纯如呵呵笑着:“是‘绍南大爷’吧,对不南南哥?”孟莉莉一听便恍然笑了起来。

楚绍南笑了不置可否问闵雅如:“你会日语吗,怎么听出‘少南大野’了?”

闵雅如红着脸说:“我不太精通日语,但我能听出来‘我不是淑女’,‘白给你你就要’来。”说完脸更红了。

楚绍南很窘地笑着说:“那不是应付鬼子嘛,想把你救出来。对了,给你个任务怎么样?”

闵雅如一挺胸说:“只要南南兄吩咐的,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好,我做不到的我也要拼命去做!”

孟莉莉在旁对曾纯如笑下说:“雅如学得挺快的,叫南南兄了。”

燕京把小曼也喊了过来。

楚绍南严肃地说:“这90号人得有人管理和服务,这里成立个南京战时特别队第六分队,任你为队长,小曼为副队长,你们俩有什么问题吗?”

闵雅如和小曼齐声回答没问题。小曼说:“我大名叫陆小曼,我会努力为大家服务,就怕做不好。”

闵雅如拉了小曼一下说:“做不好也要努力去做好。”

看到她们这么有信心,燕京便详细给她们讲了洞内的功能和注意事项,交待了“南南——京京”的口令。

燕京讲完对楚绍南说:“要不要给她们配几名男军人来保护她们?”

楚绍南说:“可以考虑把特别二队的13名女兵调过来。教她们学会使用武器。好了,我们该撤了,胡营长在外面看车不能太久。”

五人上了车,卡车又开动了。楚绍南说:“我们不回安全区了,太惹人注意。我们南京战时特别队五人组去乌龙潭可卿坊和八字山巧姐房,派我们两个医生给难民和中将、少将检查下身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