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说〈集结号〉的高、大、全

我生于1979年,性别男,平时很少看电影。我们这一代比我大点的或比我小点的男孩基本上从小就喜欢看战争片,国产的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到对越反击战,近百部电影是看过了。我就不一一列名了,大家也都知道,这些影片虽然情节不同,但都有一条主线:先是战斗前激起观众对敌人的憎恨敌人来扫荡啊,打伤我们的亲人了;然后是组织侦察啊,战斗计划;接着开始战斗场面的展现,最后战胜敌人获得了胜利。主要人物从领导到基层士兵都对党的领导充分信任,对敌人咬牙切齿,战斗时高喊口号,也会有一两个烈士悲壮牺牲(比较多的如《狼牙山五壮士》);描写敌人多半都是愚蠢的,怕死,笨得你都替他们着急。从董存瑞、王成到小兵张嘎一个一个高、大、全的英雄形象成了我儿时的偶像,总幻想着有一天能拿起钢枪上战场,一举打败野心狼。

慢慢的到了上初中,高中的时候,再看到电视演国产的战争片,虽然还象小时候那样喜欢,但没有了儿时那种冲动。接着美国的战争片开始成了主流,我看的不多记忆比较深的如《野战排》《拯救大兵》《兄弟连》(第几滴血什么的就是枪战片跟战争片是有区别的,苏联的片子跟国产片的师傅,基本差不多)看到美国的片子都是拍一个普通的士兵,没有政治的口号,只从一个士兵的眼光来看战争,毕竟一个普通的战士,或一个普通的连长,他们所能控制的仅仅是如何让自己能生存下去,或为了一条愚蠢的命令而不得不冒失去生命的危险而摸索前进。他们的导演都很认真的找老兵了解他们对战争的回忆,找顾问尽量复原战斗的真实场面。他们拍片没有政府的投入,需要迎合上不了战场的人想知道战争真实面目的心理,让退伍老兵引起共鸣。改革近30年了,我们的经济与世界接轨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与世界接轨了,我们的网络与世界接轨了,我们妇女的性生活与世界接轨了,从服装到汽车,从里到外,我们的思想.......《集结号》就是思维转变的产物,我们需要了解我们祖辈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真正的战争里一个小人物是什么样子的。

网络真正改变了我们的生活,BBS给了我们书上看不到的历史。从《燃烧的血》、《军歌嘹亮》等对越反击战老兵的论坛看他们对战争的回忆,越来越多的疑问有了答案。一场战斗的结果不过是一堆数字,一个战争的历程是一堆数字的总结,每个数字就是一个人,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可是这个数字不是因为战争开始才出现,也不会随着战争的停止而消失。这个数字不会因为参与到伟大的事业就所向无敌,也不会因为他是党员就不怕牺牲,从老兵的笔录我看到在等待战争到来时的胡思乱想、准备战争时的无奈与默然接受、受领任务时的企盼、战斗开始时的懵懂、见到战友牺牲点燃的怒火、战斗结束的兴奋、归国的激动生存下来的感动....愤青们口号叫得响,真要你的命的时候还叫得响吗?每个英雄谁愿意平白的牺牲?谁能接受:“你去死吧”这样的命令?你经历过炸弹在你身边炸响,子弹带着哨叫穿过你耳边,身边的战友突然倒在你身边......真正的战斗确实如此惨烈。但更惨的是英雄的家人,他们都是有父有母,有兄弟姐妹,有妻子儿女的人,英烈已逝他们的家人呢?不知马革裹尸处,兄弟儿女已无冢。

《集结号》没有了以前国产片政治挂帅的噱头,是符合那时候解放军大部分基层官兵一个客观事实。谷子地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连长,他不会光喊政治口号,他的责任是带兄弟们完成任务,少死人。虽然开始的战斗队型和手势有点夸张,但跟剧的主线没有冲突,只是要拍出全连伤亡一半,政工干部牺牲,杀了俘虏必然要由他带罪立功。至于怎么去打,他也不是记录片,当然怎么激烈怎么好看怎么拍了。军迷们想更贴近当面真实场景那就没有拍出来的激烈效果了。镜头的视角是有限的,实际战斗中他是可以派出1个排或绕过街道,或在房与房之间打洞来前进,减少伤亡的,但这样面太大了,拍出来没效果。

打完了这段就是团长给谷子地布置命令的情节,因为他们连队损失很大了,谷子地还犯了错误,掩护大部队撤退,牺牲的只能是他这个老战友和同批队员了。命令很清楚,谷子地也清楚重复一遍:中午12:00前进入阵地,坚守到听到集结号才能撤退。什么时候撤不是说到了12点就可以撤了,而是只有听到号声才能撤,团里这时要放弃他们了吗?没有,因为团里也不知道战役进行的情况,团上面还有师,师上面还有纵队。谷子地心里有准备了,他从跟团长的对话听出了苗头,要人不给人已经说明了问题,但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听到集结号,随时准备撤退。这时候不光9连,团也是要被纵队牺牲的,因为在战斗中有人说已经听不到主阵地那边的动静了,大部队都撤了,说明团的主力在9连附近。9连只是整个战线中的一个点,这个点吸引了敌人大部分兵力,但敌人要是绕过这个点走其他地方呢?而撤退是很有讲究的,退得不好一泻千里啊,打仗要挖战壕,是需要时间的,9连在窑场不也准备了一上午吗,团撤出一定距离还要留人继续准备阵地接替9连打狙击的。战斗的进行是无法预算的,第2个狙击点设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能准备好,团里也没有准信,只能等阵地准备好了再让传令兵去9连阵地通知他们撤退。毕竟打仗的是活生生的人,是人谁不怕死,排长死时说了谎话,说听到集结号响了,可以撤了。而谷连长耳朵聋了没听到,但他是连长,他有他的责任,他要执行他接受的命令,问了最尿的指导员他坚持要完成这个命令:坚守阵地。因而9连剩下的10条好汉都牺牲在窑厂这个阵地上。因为他耳朵震聋了他自己也怀疑团里吹没吹这集结号,如果真的吹了那10个人是等于死在他手里的,这是他最大的疑惑和良心上的不忍,也是全片焦点所在。

团长呢?部队打散9连不知道生死,定他们失踪也是符合逻辑的,有人说许多打光的部队都从建了,谁拿出历史来看看是怎么打光的?打到什么程度算打光了?是所有人都牺牲了叫打光还是死了一半伤了一半叫打光了?那是个乱世,也没有手机,又没有网络,从建9连找不到9连的兵,可能团里兵都不多,没有9连的根基,部队又再不停的整编,取消番号是很正常的事。有人才有番号,一个连队100多号人,你9连兵都没了,也没有伤兵归队,又抓不到俘虏来补充怎么就不能取消你的番号?

之后的侦察任务只是小铺垫,完成了谷子地个人的塑造。回到了家乡反映出解放时几百万退伍军人的现状,战争过去了,幸存下来已是不宜,还要什么名分啊,9连47人定了失踪他只是在心里存了个疙瘩,也没有往深挖的想法是符合他这个人物性格的,确实也有很多无名英雄没有向政府要功要利,现在很多解放军老战士也是生活困苦。做为那一代人,吃的苦太多了,想想牺牲的战友毕竟还活着。这时只有烈属的追问才能让他激起寻根的想法。尿了的指导员的妻子激起了他寻根的目标才促进了剧情的发展,要不他就跟上百万人退伍兵一样默默的回到老家要一块地种田了。 最后在墓地对团长的责问是对老战友的牢骚,替死去的弟兄鸣不公,也是后悔当初没听3排长的话,如果就当听见号响了,不就救了10条人命吗?大不了毙了我一个人,可是你真的这样对你的老战友啊,不管我们的死活了?让我们死也让我们死得明白啊,命令我顶到最后一个人还能更好受些,我也早跟那些好弟兄在一起了,剩我一个人孤零零在世上。

谷子地代表了一代没文化的老革命者,他们对政治没有太深的理解,知道执行命令,是为老百姓打仗,他们经历了开国大战却对政治没有深入的了解,对政府也没有过多的要求,这样的人肯定是有的,这正是被革命者的宣传机器无限放大的无产阶级的代表,这样的人物如果被宣传机器发现了,树立成典型,就是高、大、全的。他坚决的执行了命令,坚持革命,带领自己的连队吸引大批敌军掩护大部队的撤退,对政府没有要求,这不是英雄人物共同的特点吗?《集结号》里没有教导员激昂的政治教导,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在不平凡的年代做的不平凡的事,也是解放军扎扎实实的根基。英雄人物也是平凡的人,也是在不平凡的时候做了不平凡的选择,而为了让更多的人做这样的选择才有了勋章,称号和目标。高、大、全的人物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只有经过文字修饰与传播才能成为高、大、全,而更多的平凡人默默的做着不平凡事。就象雪灾中的除雪者,他可能只扫了一小块,做了一点点,为了号召更多的人这样做,他就是高、大、全的人。


本文内容于 2008-2-12 13:45:24 被Ricky88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