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冷寒心

楚云飞 收藏 8 604

山雨欲来风满楼



乌龙山下,杜宇湖畔,冷寒心偕李若梦依着“迎宾亭”雕栏,远眺万家灯火,月华流光;近看杜鹃绽放,花海如潮。良辰美景让人陶醉不已。

冷寒心暂时忘却江湖中险恶风雨,细细品味手中佳茗瑞气氤氲,身畔玉人暗香袅娜,不觉吟道:

湘江刀剪美人泪,化作蓉城楚子巾;

昨夜莲塘秋水浅,今夕才见采莲人。

李若梦闻声轻轻抬起头来,四目交投,天地浑忘。


侧面山道上,一道身影流星般疾掠而下,转眼之间便接近山脚。

“云涛兄弟这些日子轻功长进了不少。”冷寒心回到几前放下手里的茶杯。

“这小鬼头,”李若梦道:“一张嘴讨厌极了,见了我就……就……,哼。”

“就什么啊?”冷寒心一脸茫然,旋即恍然大悟:“你说他叫你嫂子这件事啊,嘻嘻,没什么要紧的,反正早晚都是。”

“别做梦。”李若梦笑着扬起手腕。

“啪”“啪”两下掌声响起,谢云涛已到了亭前。

“小鬼头,今天这么猴急,是火烧屁股了吗?”李若梦顺势收手掩口而笑。

“怎么不打下去?嫂子啊嫂子,小两口这么久没见面了,本来不该打扰你们卿卿我我地说些体己话,”谢云涛人未入亭子,话语先进来了:“这会儿冷兄被征用了,有意见可以,但是不能讲出来。”

“喝杯茶歇歇脚,云涛,这么晚有事情,是掌门找我有吧?”冷寒心冲了一杯茶递过去。

“冷兄,兄弟知道你的茶是珍贵的好东西,不过现在没兴趣,快跟兄弟走吧,山里等着你呢。”谢云涛依旧站在旁边。

“去吧!寒心,这阵子叶子姐姐找你兴许有急事,”李若梦落落大方道:“我再看看这里景致,过会儿自己回去。”

“好吧,我先去了,过会儿见。”

“嫂子慢慢欣赏这孤独美景吧,过会儿小弟来接你,”谢云涛话还没完,头上早挨了一个爆栗子,忙转过身来:“冷兄,我的脑袋没你的手硬,出了问题你担当不起。”一边唠唠叨叨,一边迈开步伐紧跟冷寒心向山顶而去。

“云涛,究竟有什么事?透露点消息吧。”

“别急,反正是好事。”


聚义堂,华灯如炬,八方英雄云集。乌龙山掌门人叶子一身白衣胜雪,大方得体,举手投足间便显出武林第一门派的风范,此时正与乌龙山总管柳如眉一起向远道而来的各路英雄打招呼,见了冷寒心进来便招手示意过去。

“掌门,什么事?云涛兄弟也不透露一点口风,可把属下给闷死了。”

“来与大家认识一下,有你认得的姐姐妹妹在这里呢,”叶掌门一边讲话,一边领着冷寒心到一长须若戟的中年汉子面前道:“这位是名动天下的铁骑掌门人‘铁骑如风’归大海前辈,一套‘如风十八刀’刀法独步武林,其属下‘如风十八骑’在燕山脚下一夜之间斩杀胡儿五千余人,青史留芳,冷兄弟来见过前辈。”

“叶掌门的高帽子来咯,”归大海声若洪钟道:“听说前些日子冷兄弟打抱不平,凭着一支笔挑战江湖上声名赫赫的‘独狼’萧玉,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真是江山辈有人才出,总教新人换旧人。这些都是铁骑门下,兄弟是铁骑的朋友,彼此都熟悉,就不用一一介绍了。”

“前辈夸奖了,那是独狼太熊,不是我太凶,真的好多老朋友,”冷寒心赶忙向归大海身后之人招呼:“连城、铁龙、天朝兄弟、嫣然姐姐、非儿妹妹,大家好,别来无恙。”

“小弟弟先把乌龙山的灌水茶拿出来品尝一番,别藏私。”“玫瑰火儿”柳嫣然第一个发难,身边的陈非儿乐得捂着嘴一个劲地笑。

“冷兄弟,咱们乌龙山什么时间出了‘灌水茶’?我怎么不知道?”叶掌门大惑不解。

“掌门,这个灌水茶是属下杜撰出来说笑的,不过咱们乌龙山后有石名‘黛’,吸天地精华、日月菁英而成,青幽含香,可做画眉之用,雪芹先生《石头记》中白纸黑字记载着呢,一点不假,属下提醒姐妹们抓紧时间去寻些,哎哟!”冷寒心转过身:“连城兄弟,你看铁龙、天朝可不像你跟个调皮孩子似的,要动手动脚吗?丫的,把脑袋伸出来砍。”一句永“丫的,把脑袋伸出来砍”气得赫连城吹胡子瞪眼珠,众人大笑不已。

接下来相继与血狼派掌门人祝大勇及其门下,北府派掌门人“五丁手”阿健及属下“海百合”林豆豆、“刀笔先生”何有理、蓝华、“两片嘴唇”常德丰等众人见过,还有一些武林名人如“洞庭仙子”杨雨、桂月华、“冤大头”洪老七等也纷纷打过招呼。那“刀笔先生”何有理肩上扛了一杆旗子,上书“谁要诉讼”四个大字,甚是有趣。

蓦地里,大厅一片沉寂,冷寒心转身看时,大厅中央已经站了一人:七尺身高,精瘦如柴,双目如炬,脸色铁青,左手端着一杯茶送到嘴边,食指上一枚硕大的铁指环分外显眼,正是当今武林盟主——高千岩。冷寒心中暗道:“果然是姓高的,这高来高去的功夫还真了得,几时有空可要找他比划比划。”

“各位请注意了,”高千岩慢慢走到正中央盟主之位前,轻轻放下茶杯,润润嗓子开口道:“各门派除掌门及其亲信弟子,其余的外出休息片刻,特邀嘉宾请前排就座,大家进入正题吧。”

“盟主怎么这样呢?在乌龙山好歹也要尊重叶掌门,由本派掌门来安排诸般事宜吧?”冷寒心心里渐渐对盟主的做法有些不满。

毕竟是盟主发话,大家只得依言行事,纷纷落座。叶掌门叫了冷寒心与柳如眉分坐左右,乌龙山众弟子奉上“乌龙雪后春”,顷刻间大厅内满是雪清之气、茶香之韵,满座宾客无不惊叹,连高千岩铁青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高千岩道:“请叶掌门将最近发生的事给大家讲一下。”

“各位嘉宾贵客,”叶掌门抱拳起身团团一揖:“说起来本是一件小事,却因影响太坏,以至于飞鸽传书劳动诸位前来,叨扰大家,叶子这里赔罪了。”

原来事情大致如此:原乌龙弟子钱伯光,自愿脱离乌龙派后,还挂着太医院掌习职务,但他在太医院内胡作非为,并利用其身份在江湖上招摇撞骗,前些日子更是犯下大恶,竟然胁迫太医院管理帐簿的“铁蒜盘”云巧巧,窃取太医院历年来收入的三千万黄金后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因为太医院与乌龙派关系密切,于是一面千方百计掩盖此事,勿使其张扬出去,一面使人星夜急报乌龙山,寻求良策。昨日上午,乌龙山派出的探子“万里风”鬼手忠带回消息,说钱伯光及其党徒在神农地区落草,不久要举办“庐陵国”成立大会,登基为帝云云。

叶掌门话音才落,聚义厅内便是一片嗡嗡议论声。

“他奶奶的,要造反了。”“冤大头”洪老七的天生火爆脾气什么时候都改不了,“砰”地一掌拍在桌子上,顿时茶杯翻倒,香气四溢,乌龙山众弟子看着心疼不已。洪老七瞪圆了双眼接着道:“前些日子钱伯光在菜市口大街上扛着一面招魂破旗叫嚷什么庐陵国,原来就是算计着要称孤道寡,可恶,可恶。”跟着又是“砰”“砰”两掌拍在桌子上。

旁边杨雨劝慰道:“七兄消消气,钱伯光可不在桌上,打烂桌子事小,可惜了那杯茶。”洪老七余怒未平坐下,早有乌龙弟子换上茶来。

血狼门祝大勇不急不缓道:“三千万可不是小数目,十个钱伯光也背不动,一定是带的银票吧?叶掌门请太医院知会各州府,让官家出面通告各处银庄,使太医院原来的银票作废不就行了么?”

叶子道:“以太医院的名声,作废三千万银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况且这件事牵扯众多,一旦捅漏出去必然影响太坏,不便于动用衙门里的力量出面,因此请诸位前来共谋大计。”

北府门下“刀笔先生”何有理、蓝华闻言掩饰不住兴奋之色。蓝华干惯探子的活计,还能沉得住气,何有理两眼便如同要去衙门帮人打官司般放光,几番跃跃欲言都被阿健先生拉住。倒是铁骑如风老而弥坚,手捋长须,一脸含笑,浑似看热闹的主儿。

“大家不必言论,这件事着落在乌龙派身上,虽然钱伯光现在不是乌龙派弟子,但最早却是在乌龙山栖身,只要乌龙派弟子办妥此事,本盟主出十万两黄金奖励,”高千岩起身离开盟主之位,边说话边向大门踱去:“今日之事请大家注意口风,向外言明武林盟欲搞一个‘乌龙茶’被当今皇上钦选为贡茶的庆典,混淆庐陵国探子的视听,便于我方行事,以免他们早做防范,千岩有事先行一步,告辞了。”言毕身影在大厅口消失。

“糟糕,高盟主怎么这样说话?十万两金子谁不眼红?这不是给乌龙山添乱吗?”冷寒心暗自心惊。

大厅里顿时又响起嗡嗡的议论声,叶掌门挥挥手道:“各位,既然出了这件事,那么就算是盟主没有安排也应当由乌龙山出面摆平,而且小女子对人选已经有了初步考虑,就是刚才与诸位见过的冷兄弟,他在江湖上也算小有名气,但这还不是选中他的原因,说来也好笑,冷兄弟未上山之时,便常与钱伯光争斗不已,每次都是搞得他灰头灰脸,天生便是其克星,因此本门打算由冷兄第出面去办理此事;不过,我叶子可把话说在前面,乌龙山不缺少十万金子,刚才请大家品尝的‘乌龙雪后春’就远远不只这个数,小女子希望在对付钱伯光本人及追回太医院损失这两方面,请各位约束好自己门下,其它的概不勉强,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理当如此,冷兄弟是出场的主角,关键时刻谁敢捣乱,不单是与乌龙山过不去,也是与铁骑门过不去,到时候可别怪俺送他去太医院疗养三个月。”一直不参与议论的“铁骑如风”终于放了一炮,也算是看在与乌龙山的交情及冷寒心认识许多铁骑门中人的情份上着着实实地说了一句公道话。


送走宾客,叶掌门转身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冷寒心:“冷兄弟,我已经安排云涛兄弟去接你的可人儿回来,别急着去找她,现在有事与你谈谈。”

“掌门体贴,冷寒心感激不尽,有什么事请吩咐。”

“冷兄弟别急,我刚才见桂、杨、柳、陈、林几位姐妹过去后山望云小筑看你的心肝宝贝了,一干女将不会去抢你的人,你就放心吧。掌门向你交代事情,我四处去看看,今日来了这么多武林豪侠,保不准有人喜欢乱跑,可要看紧点。”柳如眉也是热心肠。

“冷兄弟,刚才的场面你也见识了,虽说十万黄金是盟主赏给乌龙山,可是难保某些人不会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去明争暗斗一番,哼!以为乌龙山缺少那点金子吗?那三千多万金子固然要追回,钱伯光也要缉拿归案,太医院发不出薪金,那几个小妹妹的泪珠儿水灵灵地挂在脸蛋上着实叫人心疼,你下山去一定把这两件事办好了。”

“记住了,掌门。”冷寒心满口应承,跟着语气一转:“嘻嘻,不是发不出薪水那么简单吧?”

叶子道:“你这个小鬼头,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太医院挂的是官家招牌,可大部分都是乌龙山的产业,朝廷的黄将军、宫里的海公公等几位权炙当朝的要员都有私蓄入股,出这么大的事情,无论是得罪官府还是丢了山里辛辛苦苦积蓄十多年的血汗钱都说不过去,是不是?”

冷寒心道:“是啊,这世上赚钱的行当可没有比得上赚官家的钱来得轻巧快捷的。”

叶子笑道:“哎呀,看不出冷兄弟居然有这么厉害的眼光,当年为笼络官府这事鬼手忠等哥几个可没少闹别扭。”

冷寒心道:“乌龙门有今日风光,还是掌门当年眼光独到。”

“可不仅仅是我的功劳,山里隐居了的姜大雅、‘流云居士’樊云等更是功不可没,”叶子道:“忘了提醒你,在山里,没别的门派人物在场时不要叫掌门,你那个梦妹妹叫我叶子姐姐,你也跟着叫叶子姐姐吧,我大不了你们多少。钱伯光这家伙能混到现在也绝非浪得虚名,处理问题时你要多长个心眼,刚才我的一番话加上铁骑归掌门帮着打哈哈,估计也能省去你不少麻烦,还有什么问题吗?”

“上山来‘掌门’两个字都叫习惯了,以后慢慢改吧,”冷寒心道:“属下认识的铁骑门朋友多,处理钱伯光一事他们肯定要帮忙,算是一股支持力量,血狼门可能不会添多少乱子,北府门中的个别人可不好说,尤其那“刀笔先生”何有理也是‘人见人愁、鬼见鬼怕’的人物,对这些还不是很顾虑,属下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来着,反正脑子里觉得怪怪的,钱伯光这事不是这么简单”

叶子道:“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次可要看你飞扬一番了,我会安排山里的兄弟陆续下山去协助你,你的名头也不小了,前些日子摆平了赫赫有名的‘独狼’萧玉,这次再要露个脸,便是江湖上响当当的角色,前途无量啊,现在去向可人儿道别一下。云涛兄弟对江湖上极熟,平时跟你谈得来,他做你的副手,有什么事及时联系,好吗?”

“不必道别了,若梦很理解体贴人的,过两天她也要回家探望父母了,有掌门与各位姐姐妹妹们照看着,属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不过要麻烦掌门流点儿血,给看望若梦的几位姐妹以冷寒心的名义每人送去一盒‘乌龙雪后春’,属下早就答应她们了,趁这机会向掌门讨要,也不怕说属下死皮赖脸。”

“送茶一事我亲自去办,早就被你打劫五百金子了,你的脾性我还不知道,左手来的轻松右手出的快捷,这习惯可不好,”叶子笑道:“祝你一路平安,捷报早传。”

“掌门再见。”“见”字甫落,人已消失在大厅外。

“好功夫。”身后叶子一声赞叹。


正是:乌龙云黯风吹雨,且将豪气贯斗牛。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