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析墨子的“尚贤”

退役新兵 收藏 14 2220
导读:“尚贤”是墨子的一个重要思想,墨子认为,崇尚贤良之人,从而把贤良成为一种社会时尚的风向标,是国家兴衰的重要标志。孟子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可见儒家把国家兴衰的重要标志看做“道”的多少,而“道”又无法具体用现在的数据所表示,道义的多少如何衡量?而围绕在道义周围的人都应算做是贤良之人,可见儒家衡量国家兴衰的标准“道”若是具体化,也无非是墨家“贤”的抽象表述。墨子说:“国有贤良之士众,则国家之治厚;贤良之士寡,则国家之治薄。”在儒家一套礼仪体制下,用人上讲究“亲

“尚贤”是墨子的一个重要思想,墨子认为,崇尚贤良之人,从而把贤良成为一种社会时尚的风向标,是国家兴衰的重要标志。孟子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可见儒家把国家兴衰的重要标志看做“道”的多少,而“道”又无法具体用现在的数据所表示,道义的多少如何衡量?而围绕在道义周围的人都应算做是贤良之人,可见儒家衡量国家兴衰的标准“道”若是具体化,也无非是墨家“贤”的抽象表述。墨子说:“国有贤良之士众,则国家之治厚;贤良之士寡,则国家之治薄。”在儒家一套礼仪体制下,用人上讲究“亲亲”,而墨子所认为应当“尚贤”,是历史给了儒家舞台,原本一出热闹的堂会,成了儒家的独角戏。

儒家应当感谢小人

在汉代,以分封制天下,显示君王之“仁爱”,而施“仁爱”得天下之君王,历史难寻。而举贤良得天下正符合道。是故,道非道,彼道分。儒家是在先秦所形成的一个重要文化思想团体,形成的思想都是根据当时的天下局势所而做的论述。到了汉代,达到了儒家的机遇期。如果说秦始皇是第一个大一统中国之人,而刘邦就应当是把江山坐久的帝王。秦重兵,法,纵横等家,而儒家思想在秦朝并不受重视,因为儒家思想对于秦始皇这个性格另类的君王是行不通的,而又把人分成君子和小人,如何算都都不能把秦始皇拉到君子之列。所以秦始皇要焚书坑儒,虽然李斯由个家之私怨,也是投赢政之所好。甚至在中国一直不被看好的农家,都在秦朝很有地位,而惟独儒家在秦朝遭到了如此打击,是何为?无非就是儒家把中国原有的等级制度变迁为君子与小人,而小人阶级的温床则是统治阶级。在秦朝,用文革时期的话说就是,唯成分论而又不唯成分论。可儒家偏偏要把成分做个分类,所以在秦朝时期,儒家是一直处在被打压的地位。

儒家的强盛时期是汉代,刘邦更是一纯粹的儒家意义上的小人。可刘邦却分封天下,这正是由于他是小人。刘邦是中国早期的“黑社会政治家”,打下天下就分给当初的兄弟,这并不是符合儒家思想的“仁爱”,穿到汉武帝时期,儒家却兴起了,无非就是儒家思想的治民当愚民吻合了汉武帝的个人口味。按说愚民政治就应当是让他读最烂的书,而不是儒家的圣贤书啊,可是为什么儒家的愚民却要读他的书呢?只能说明,儒家就是为君王愚民而做,只不过是外包装比较好罢了。儒家所鄙视的小人,却成就了他本身,是否是一种最为有力的讥讽?

但凡是成功人士,虽然都很儒雅,但是不是儒家思想的代言人,只不过在宣传上,按照国家愚民政治走个程序而已。剖析成功人士,儒家在表面做层包装纸,而内心则是法家以及众多学派的思想汇集。

剖析尚贤的本质

墨家是很完善的一家综合学说的学科。有兵家,法家,纵横家,以及儒家的的思想精髓。在军事方面讲究一个防御为主,实施人民战争。而在法家方面讲究以天意治天下,当然这个天是是老百姓,以百姓的需求指定法律。在外交上,实施跳跃式的地缘政治论。而尚贤,更是兼爱思想的一个重要测量标准。什么是贤?若是从古意去考究,那和现在社会的需求便不同了,而墨子认为贤的标准很简单,也很符合君王的口吻,就是君王和百姓共同需要的叫做贤。

“有一衣裳不能制也,必借良工;有一牛羊不能杀也,必借良宰。”这是在说,有的时候,不是近臣,宠臣和能臣都能给国君摆平一切的,而这个时候,就需要贤臣的出现,就是达到了国家和国君共同需要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是很难达成一致的。墨子说,对待贤良是要富之,贵之,敬之,誉之。而富贵之臣多近宠,敬誉之臣多能臣。达到国家兴盛并不是要全部都使用贤良,而是要这四个条件都被贤良所具备,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风气。对于国家实施兼爱的政策能够能好的贯彻落实,以达到国君的“从利”。而墨子说的很笼统,德行与才能如何辨别?而墨子又说“故虽有贤君,不爱无功之臣。”似乎有些矛盾,可是仔细考虑下,墨子的尚贤很简单,就是给老百姓在政府部门解决一些就业人口。

被领导所宠的臣子,领导人不会无缘无故就宠他;被领导所富贵的臣子,领导人不会无缘无故的使他富贵。也许他们的能力不如别人,也许他们的忠诚不如别人,但是他们的自身综合实力比别人都强。以前领导人对臣下的衡量标准就只是能力,和忠诚,德行是不包括在其中的。而墨子提出,要把德行也计算在内,重新对臣下做一个评估,从而重新分配财富,声望。那么正如同墨子所认为的一样,总分高的取代了总分低的,这就是所谓的“有能则举之,无能则下之。”能力不单单是执政能力,而是综合能力,对能力有了一个新的划定。因为墨子本身有许多篇章的,而遗留下来的都是些主要篇章,我认为,墨子当中应当有篇是为论贤。是讲述怎么做被领导者的,全文达到领导者与被领导者都满意的地步。不过这却无法考据了,只能根据现有的推测了。

尚贤当中,墨子所举例说明的贤君所成就贤名的都是借助那些出身卑微的人而成就的,同时又施兼爱而得从利定贤名。墨子认为,领导人不应该被亲贵近宠所垄断了实施兼爱的窗口。兼爱的思想不可能每个人都具备,而一般都是单方面传播出兼爱,而得到从利。领导者兼爱百姓,回报的是从利,百姓兼爱君王,回报的也是从利。领导者作为国家的最高统帅,是否存在兼爱思想关系到国家是否兼爱,而下属国家机关人员则是兼爱的放大器,同时也是从利的回收漏斗。而臣下作为传播兼爱的窗口,若是被不兼爱的人所占据,那么没有开通兼爱窗口的国家必定会逐步走向灭亡。而兼爱思想是衍生与百姓阶层的思想,而原本在上流社会的人是不会主动的去兼爱的。那么这些不兼爱的人就应该被替换,或者不替换的话就应该扩大政府机构,给兼爱的贤良提供一个机会,为领导者以兼爱而得到自己的从利,也就是在领导者面前的功绩,从而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循环体制。

给贤良既内心有兼爱思想的人在政府部门解决一些就业人口,从社会底层发展成为社会中层,上可以对领导者传播兼爱的思想,下可以对百姓实施兼爱的举动,从以前的单向传播兼爱,变为双向传播兼爱。一份的兼爱,得到两份的从利,从而在统治阶层当中横向传播兼爱,把其他原本不兼爱的官员臣下改变为具有兼爱思想的官员,从而在大范围内形成了国家官员的兼爱占大部分的时候,这个国家就兴旺了,任用贤良从而成就君王的贤名。就如同在毛主席执政时期,大部分国家官员就是双向兼爱,上爱国,下爱民,形成了良好的社会风气,使国家的忧患产生而形成不了危机,给予忧患可以解决的时间空间,倘若不是那时的兼爱遍部社会各个阶层当中的话,那么如何能够给边界争端问题以解决的时间?如何能够给台湾问题以解决的时间?这都是当时毛主席实施兼爱所制造下的时间,可是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使国家的兼爱倒退,在对于再次形成兼爱社会的时候,形成了一个困难。简单的说,邻里之间小孩子打架很正常,也是难免的,当初在兼爱社会的时候,邻里孩子打架是不记愁的,可现在却是记愁的。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折射出社会所面临的巨大问题。

当今社会,虽然权者的途径有许多,但是却有很多弊端。历代官员的四大途径,袭,考,买,荐。而贤良的途径无法达到前三者,必然只能通过被推荐才能进入仕途,可是推荐者多以买官的方式以及继承来占用原本并不充足的名额。那么现在来说,国家实施兼爱的窗口就被闭塞了,国家虽然要依法治国,但是没有人会依家法而治家,国家若只是成为一国而无家的话,那么法可畅行;但是国是由家组成的,法与情并施才保长久。可是如何能让法与情相捆绑呢?贤良都没有平台展示,那么当权者必然认为国家没有贤良之人,我觉得国家应该设置一个类似于“球探”的职位,让一些贤良之人给予他实施兼爱的平台,国家都没有伯乐,,何来的千里马,只能先相伯乐而后相马了。

退役新兵

2008.02.11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