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观察:台湾和大陆,谁更中国?

pso2hd 收藏 0 6096

关于台湾的宗教


综合政策系3年级


台湾组


松本壮平



台湾宗教的特色


台湾有很多宗教。比如,佛教,道教,儒教,天主教,信教,天理教等等。台湾主要的宗教是道教,佛教和儒教。这些宗教叫三大宗教,汉民族里信这些教的人很多。佛教可以分为佛光山和慈济这2个宗派。在道教中,信仰疫病的神王爺和海神媽祖的人非常多。另外,儒教创始者的孔子作为学问的神被崇拜。台湾各地都设置了孔子廟。


当今台湾人民的生活和宗教有很深的关系。但是,这三个宗教之间的区别很不明确,互相影响,所以各宗教的神在各地的廟都一起被祭祀。因此,在汉民族的宗教生活中这些宗教混在一起,台湾人民各自按照情况改变祭拜的神。


虽然台湾有很多的宗教,但是没有国教。台湾也有很多的迷信和仪式。所以,虽然台湾没有国教,不过台湾人比日本人信仰虔诚。



你在台湾到处可以看到普通人焚香和供水果。不过,这样的行为不是宗教礼仪,而是民间的习惯。在台湾这样的行为作为生活的习惯扎根于台湾人的生活。



比如,台湾各地有很多廟。这些廟是道教的建筑。不过,这些廟中不仅祭祀道教的神仙们也祭祀佛教的菩萨,儒教的圣人,天上圣母(为了航海安全投海自杀的中国福建省女性),关圣帝君(曾为三国志的武将的关羽成为商业之神。)等等民间信仰的神。不作为主神被祭祀的神的大部分是民间信仰的神。在台湾,非常多的人信仰佛教,而且为了拜民间信仰的神而参拜道教的廟。



总之,台湾的宗教的形态如下。



台湾宗教的基础是传统的中华思想。台湾人按照他们的环境和情况配合了儒教的思想(比如,“仁”和“孝”等等)和道教的思想(比如,追赶现世利益的思想等等)形成了独自的民俗宗教。



在台湾,这样的民俗宗教扎根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台湾的宗教仪式


台湾也有很多宗教仪式。在中国已经废除的宗教仪在台湾仍然存在着。下面,举几个宗教仪式的事例。


春节:十二月三十一日,打扫家里的卫生,而且准备好吃的东西。连在远方居住的人都在这天回家与亲人团聚在一起过新年。人们在门的四周粘贴写着吉利的话的图纸或对联。另外,在新年的一月一日和二日,人们为了不错过随新年到来的运气和财产,不倒垃圾到家门外。


妈祖诞生祭:阴历3月23日实行的祭祀。庆祝海神妈祖的诞生。从台湾各地很多人来到北湾。这些人们都有媽祖像。


王船祭:5月10日实行的祭祀。为了镇定疫病的神王爺的怒气,1周之间人民在市内的道路游行,烧数千万条木造船。


青山王诞生祭:旧历10月22日实行的祭祀。庆祝青山王的诞生。青山王的典型人物是三国时代的張滾。他是受到很多人民尊敬的将军。


中元节:旧历7月15日实行的祭祀。为了安慰徘徊的亡灵,不让恶鬼生气,寺庙里供很多东西,并且为恶鬼准备宴会。另外,对溺死的亡灵,人们对河川放灯笼。


另外,台湾有很多祈祷师和占卜者。他们叫“尪姨”,“童乩”。为了崇敬神,他们参加各种宗教仪式。台湾比中国珍惜传统的仪式。台湾的丧葬仪式和结婚仪式规模很大。特别是丧葬仪式,遗族盛装游行,乐队也参加这个盛装游行。



台湾的道教



道教当初是被没有学问的民众信奉的。所以,一般的知识分子轻蔑道教,把它与道家的老庄思想相区别。不过,因为道教的背景是古老的传统民间信仰和巫术,道教的社会势力很大。虽然道教是佛教的有力的对手,可是道教和佛教慢慢地互相影响。于是民间社会的道佛就混合在一起发展了。



道教本来是中国本土的宗教。中国人重视具有高尚精神的人,所以神化这样的人在庙里被祭祀。关羽是典型的例子。十七世纪,道教从中国本土传到台湾。不过,在日本统治时代,道教作为具有中国文化精神的东西受迫害。信徒不可能在佛教的庙里祭祀道教的神。光复以后,因为对宗教的态度宽大,道教和佛教合流,同在庙里被祭祀了。这是台湾的一个特征。



最近,虽然道教在中国不再流行,可是至今为止在台湾,很多人们一直信仰。连很小的村和部落也有几个庙。在大城市里,有各种各样的庙。



道教刚传到台湾的时候是一五九零年。福建的閭山三派的道士把道教传来了。一七四零年,茅山派和正一派的教义传来了。一八二三年,清微派的教义传来了。不过,全真派的教义没有传来。所以,台湾道教的主流是重视符咒的道教。另一方面,中国本土道教的主流是全真派。这个派是自力的,不重视符咒。所以,中国本土的道教和台湾的道教不一样。



现在,在台湾的庙中,土地庙最多。土地庙有数千以上个。在台湾,从前道教和佛教的交流很盛行。所以,你可以看佛教的菩萨在道观被祭祀,另一方面道教的神在佛教的庙里被祭祀。



道教里有各种各样的神。中国神话中的人物,民间流传中的人物等等,都作为道教的神被祭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