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狙击生死线(3)

山鹰2007 收藏 2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拿定主意的张龙再不胆怯,他又一次悄悄抬起了头,观察着下面的情况。此时再吃了一亏的敌人再不敢拿自己人试探上面还有没有人了,他们开始在众多火力掩护下,老老实实开拓上山道路,并清除自己埋下的ПMP8来。但张龙哪能让敌人如此轻易上来?

张龙这次顺着交通壕隐蔽,机动了左边的碉堡侧。他惊喜的发现,除了被炮打垮塌了一侧外,防御力还算保持完整。他便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透过墙壁上的观察孔,张龙很轻易的就发现了8、9个一步步艰难向上爬,并在扫雷,拓宽上去道路布置攀登绳索的敌人。这回有了比较坚固掩体的张龙更没有急于求成。他接着掩体的隐蔽抬起枪来,向着扫雷的工兵瞄去,但瞬间一个令张龙蠢蠢欲动的念头也冒上了张龙心头。虽然有了这相对坚固的堡垒掩护,但面对敌人的重炮还是过了这村没得这店,一定要利用好这掩体给敌人最大的杀伤。但如何给敌人最大的杀伤呢?张龙想到了一个最大胆也是最狠毒的方法……

此时敌人的开路的工兵正有条不紊的一步步,将布置在长满青苔的陡坡上的ПMP8小心找到,掏出来。由于特殊的地形环境,敌人也不能使用比较安全的就地爆破把地雷清除了,而是必须冒险掏出地雷后将雷汞拆出来,再一步一步向下送,到了洼地下才能再作处理。计奸似鬼的张龙就是把握住了这种敌人样的破绽给以更多的敌人致命一击的。他并没有急着发动攻击,而是等敌人向上艰难扫出了几十米高再发动。这次他的目标是:地雷!

当然那不是埋在地里的地雷,而ПMP8作为当时破片散布地雷,在那悬空的高度凌空爆炸杀伤力丝毫不亚于空爆弹头。虽然一时杀不了人,但不要忘了那是在7、80度湿滑的陡坡之上,而且张龙还特意给敌人留了2、30米高的距离,这样的高度一旦失足,掉下去就是死不了也得丢掉半条命;虽然除了最上面的,后面的敌人都绑着安全绳,但爬过陡坡的张龙知道那不过只能起到防滑的作用,一旦上面的人摔了下去,一个人的势能下面的人根本就拖不住,连带着也得摔下去。这么高、陡的地方,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就这么干!见时机成熟,选定了目标的张龙暗暗咬牙,屏住呼吸,强按下狂跳的心脏;将79狙瞄向了稍稍居中在前面的一个敌人。

此时那敌人正专心致至的用探雷针,一点一点小心刺着陡坡面,浑然未觉自己的末日已经到来。不多时,一边艰难向上爬,一边探雷的他又一次迅速寻到了地雷,并迅速小心用工兵铲抛开上面的苔藓和薄土,一点一点向捧着自己初生的孩子一样小心的把那地雷捧了出来,一手托在手里另一手慢慢拔开发火的雷管。张龙没有动,他深知此时就是成功一枪打在了地雷上也最多把那敌人干下去,也最多能连累到同他一条绳的敌人跌落下去;这不是他要的,他要的是上面的敌人正把地雷向下递,交接的一瞬间……

就是这时候!眼见着上面的敌人小心将地雷向下送,下面的敌人刚伸出手来接,打好提前量的张龙果断出手扣动了扳机;“砰!”一颗冰冷的子弹瞬间就如一粒滚着灼热赤红的电火球飞逝了过去,此刻那正交接地雷的两个敌人手接着地雷刚刚搭在一起;“轰!”霎那间,地雷应声而响,无数破片、钢珠横飞了出来,登时正在不到三十米宽的陡坡上作业的10多个敌人惨叫惊呼成了一片,被引爆的破片瞬间就如刀片一般切入了四周几乎与之平行作业的另两组敌人。陡坡上的敌人惊呼惨叫着顺着安全绳就跟下饺子一般,一时下面的敌人就似一锅沸水般乱成了一团,一时好不热闹。

“好样儿的!”几乎所有龟在阵地上的战友们都暗自心里赞了声,就这一颗子弹就如一颗精准抛出的保龄球一般,想爬上来的敌人又被一球清台;死了,重伤的不知有几个。反之这一枪下去失去战斗力又有不少。但还不是张龙和战友们窃喜的时候,因为就在那声清脆枪响之时敌人的王牌狙击手、神炮手也已经迅速将张龙的目标锁定了。

迅即间,“砰!”又一声尖锐的脆响紧接着地雷爆炸的轰隆就划破了战场死一般的沉寂,一发子弹竟如精确制导的导弹一般对准了张龙射击的射击孔就直直窜了进来,此时张龙把枪一收正准备撤。“噗!”子弹划破了张龙腰侧,当时一痕血迹就浸润了张龙的衣服。这样快的反应,这样精准的判断,这样凌利的枪法,好可怕的枪……但此时,张龙根本没有迟疑,飞快拽着79狙飞快闪到了堡垒一角顶棚塌下撑起的一个小小口子,努力蜷缩着身子龟在里面。与此同时,三发迫击炮弹带惊悚的尖鸣错落有致的精准在炸得半塌的堡垒里响了起来,伴着一声“轰——”又是无数弹片激射横飞打得壁头噗嗤作响,靠着厚实的下塌顶棚掩蔽,张龙有惊无险的再次避过一劫。炮弹一过,他迅速提枪就走,因为他知道敌人的重炮随后就要到了;而在战壕另一侧埋伏狙击敌人的老甘嘴角再次不自觉露出森森冷笑,就着那颗打向张龙的子弹,他又发现了一个敌人的王牌狙击手……

“甘排长,这个你拿着用!”就此时小心蹲在战壕里,只用取下的瞄准镜掩住一半小心观察敌人的老甘忽然听到11班班副赵禹登把一块1米多高宽40多公分不规则的钢板斜倚在战壕壁。他收回身来,问:“这TMD是啥东西?”

赵禹登呵呵笑道:“好家伙,防炮用的!”

老甘疑问道:“这也能?”

赵禹登翻过了那钢板背面,老甘发现后面镶着层被浇透了的棉花,臭气熏天。赵禹登不好意思笑道:“平子的小发明,顶重炮不行,但一般冲击波和弹片肯定死不了。这会儿若不是前出作战,咱们肯定人手一副。因为用水紧张,咱们只好‘集私广溢’了,有什么对不住的还请您多担待!”

这时候,保命最重要;老甘也只有无可奈何目眦欲出,破口大骂:“六连的,我操你娘!”

但老赵随后的举动却让老甘差点没把昨天吃下的全笑吐出来。赵禹登敲了敲那块钢板,道:“您可别骂,没被下零件时,这可是正宗T36喔。”这回老甘彻底无语了……唉,自从那混蛋搞出了这玩意儿,钢板和棉花都成了红1团甚至是1师兄弟们的抢手货。有的‘败家子’更是为了活命,把配发的铺盖卷儿给用上了,气的傅军长言辞激烈的批评了这种挖社会主义墙角的黑五类行为;但面对着一辆辆被我们拆成了空架子的越军坦克,负责战场清理的同志们只有欲哭无泪。但比起79年越境打击,雁过拔毛的前辈们,我们已经很文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