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旗谱》到《闯关东》:中国史正在被改写

阴川蝴蝶君 收藏 59 944
导读:从《红旗谱》到《闯关东》:中国史正在被改写 不知不觉间,中国历史正在被改写。这是一个好现象,从中透露出中国走向进步的些许消息。         1957年,梁斌的《红旗谱》出版了。那里面的主人公是闯过关东回到冀中老家的朱老忠,他的主要事迹是领着穷哥们与地主恶霸冯兰池斗争。后来,在“党”的领导下,他们的斗争取得了胜利,并融到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洪流之中。         时隔半个世纪,在电视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个农民的形象,他就是《闯关东》里的朱老三(朱开山)。山东的

从《红旗谱》到《闯关东》:中国史正在被改写





不知不觉间,中国历史正在被改写。这是一个好现象,从中透露出中国走向进步的些许消息。



1957年,梁斌的《红旗谱》出版了。那里面的主人公是闯过关东回到冀中老家的朱老忠,他的主要事迹是领着穷哥们与地主恶霸冯兰池斗争。后来,在“党”的领导下,他们的斗争取得了胜利,并融到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洪流之中。



时隔半个世纪,在电视屏幕上又出现了一个农民的形象,他就是《闯关东》里的朱老三(朱开山)。山东的朱老三应该是朱老忠的叔叔辈了,跟朱老巩一样也闹过义和团(做过义和团的大师兄,亲手杀过不少“洋毛子”),又跟朱老忠一样闯了关东。不同的是,朱老三没有满腔怒火地回到家乡复仇,而是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们成为《红旗谱》里让朱老忠们厌恶的财主。



梁斌的《红旗谱》写得很“生活”,用的是农民的语言,讲的是农民的故事,但方向却是革命和正确的,因此梁先生英明而伟大地制造了一部主旋律的典范之作。在《红旗谱》里,梁先生没有把农民革命演绎成一个活报剧,而是试图揭示革命的历史必然和内在逻辑。比如在朱老忠大闹法庭那一场,作者让老朱慷慨陈词,揭示了冯老兰雁过拔毛、拉屎也要拉在自家地里“贪婪”“吝啬”的本性,从而似乎在道义上也战胜了这个恶霸地主。



在《闯关东》中,我们看到朱老三挣的那份家业是九死一生拿命换来的。如果不是他有过人的胆识和一身工夫,在土匪、恶霸、土豪、兵痞无休无止的滋扰中,不要说发家致富,就连一家人的性命也朝不保夕。我们看到,朱老三从来没有怀疑过游戏规则,而是利用它达到成功。我们看到,他的成功几乎都来自个人奋斗,而非剥削和压榨。我们也看到,真正恶的势力是那些手握印把子和枪杆子的人以及人性中的恶。在各个阶层里都有坏人,也有好人。而不是某个阶层就应该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闯关东》中,也出现过地主与长工的对话,不过这一次道义与真理似乎在地主那一方。在放牛沟,当朱老三的大儿子(少东家朱传文)责怪偷懒的长工们说是朱家养活了长工,长工头也急了,说道,是谁养活谁呀。显然,没道理的一方是长工们。编剧既没刻意拔高长工们的境界,也没有刻意贬低他们,只是如实地写上一笔,并且也给了长工们说话的机会。这是历史性的一笔,我为编剧的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笔喝彩。——他已经懂得真历史,而都不屑细说了,只是照实描绘,让大家自己去品位。



在《闯关东》中,地主(东家)与长工们基本都是同劳动的,而且长工吃的也不比东家差。这样的地主,其实就是中国地主的常态。陈忠实《白鹿原》中的地主也是这样,他们不过是勤劳致富的农民。在南方也是这样,毛伟人在回忆中就曾经抱怨过,小时候他吃的饭甚至还比上家里的长工……



正是对富裕和自由的不断追寻,让中国农民们自强自立、奋斗不息。剥夺地主土地的均贫做法,仅仅是农村无赖和痞子所欢迎的,也仅仅发生于天下大乱的时代,那无疑是中国历史的逆流和最黑暗的一页。所幸的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白鹿原》、《闯关东》和小岗村的村民们告诉了我们历史真相,而象《红旗谱》、《金光大道》那些玩意,劝大家还是少看或不看为佳。——尽管他们在细节上也尽量写得“真实”和“艺术”。


也难怪,现在的历史没人看。因为学院派写的历史既没不提供真理,也不提供乐趣,他们只是一些垃圾。相反,倒是一些作家,一些文学影视作品承担了揭示历史真相的使命。80年代初,是任光椿先生的一部《戊戌喋血记》第一次肯定了戊戌变法的正面意义,从而改写了历史;而后,我们看到主流作家陈忠实写的《白鹿原》,在主流文坛大放异彩;现在,我们看到象《走向共和》、《闯关东》这样的作品相继问世。中国的近现代历史正在被重新书写。在《闯关东》中,我们学到的是,能饶人处且饶人,创造饭碗远比抢饭碗和砸饭碗要高尚和高明得多。



我们只有正视过去,才能创造美好的未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