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一乡干部一线抗灾26天 猝然病倒生命垂危

新华网贵阳2月10日电 (记者 周之江)在历史罕见的凝冻灾害中,他坚守一线26天,没有回过一次家;路滑难行,他靠两条腿步行进山,给老百姓送去急需的物资。



34岁的贵阳市开阳县永温乡纪委书记李彬,除夕之夜因操劳过度,突发脑溢血猝然病倒。





经过两次开颅手术后,截至记者发稿时,李彬仍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连续26天坚守,乡纪委书记倒在除夕之夜



2月6日,农历大年三十。对于李彬而言,这只是在永温乡度过的26个“抗凝冻”工作日中的普通一天。



通过一些当事人的回忆,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李彬病倒当天紧张的工作状态--



早上8时,李彬吃了一碗甜酒粑当早餐后便从乡里出发,前往自己包片负责的安大村。车子开出不久,便因路面积冰被迫阻停。他与同事徒步走了两个多小时,来到安大村洋汪组,为村民朱廷学、皮林海、何官军等送去慰问信及蜡烛、米、油等赈灾物资。



进山的道路并不好走,肩扛手提着赈灾物资,越发步履艰难。



“洋汪组在对面的那片山上,穿林子路,过一个深沟,再接着爬山。”永温乡乡长艾疆说,“走一趟回来,鞋子里里外外先湿透,再结冰。出一头的热汗,回到办公室一摸,头发上都是冰碴子。”



在永温乡的五村一社区中,安大村最为偏僻高寒。永温乡副乡长刘军说:“路险得很,我们开玩笑,包安大村的干部,刹车一定要好。”



13时许,李彬来到上小河组贫困户慰问。当发现村民李绍武家生活困难后,他当即掏出100元钱,“拿去买点年货”。



15时30分左右,李彬刚回到乡政府便听说,坤建村毛力沟组村民因持续停电无法打米。未及休息,他便立即驱车前往。在得知该村养殖大户丁志强家有一台发电机却没有柴油后,李彬马上返回乡政府,购买了75公斤柴油送往丁家。



38岁的丁志强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天寒地冻,我们家又在山坡上,路上结满了冰,车上不来。一大桶柴油,他和驾驶员连滑带摔地提上来,摆在我家门口就走了。当时也不认得他,后来才晓得,他就是年三十累倒住院的李彬书记。”



傍晚时分,李彬给妻子杨春秀打了个电话。



“他说乡里要加班,除夕不能回县城来陪我,让我代他问候父母。他还说,凝冻结束后,他会回县城给我们娘俩买新衣服。”杨春秀回忆道。



19时许,李彬回到乡政府。赶忙到各站所察看救灾物资发放、职工在岗情况。



一个小时后,李彬再次回到办公室。永温乡党委书记许忠一把拉住他说:“回家看看吧,老父亲住院开刀都没去探病。今天是年三十,回去尽尽孝道。”



反复劝说,李彬终于同意,回一趟花梨乡老家。刚上车,李彬就感觉,脑子里一阵阵眩晕。



“他进门大概是晚上9点多,叫他喝杯酒,李彬直说饿得很,先来碗饭。”李彬的二哥、52岁的李朝林回忆说,“当时就觉得他精神特差,简直坐立不安。一碗饭下去,很快吐了出来,人当时就快要倒下去了。”



李彬随即被送到医院。当晚11时许,经开阳县人民医院诊断,李彬是突发脑溢血,必须立即开颅抢救。



“手术从2月7日3点半做到7点多,出血量相当多。”李朝林说,“在回家之前,他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他把群众当作自己的家人”



凝冻灾害发生后,自1月12日起,李彬已有整整26天未回过自己家。在与亲人分离的26天里,他把永温乡群众当作了自己的家人。



在此次凝冻灾害中,开阳县是贵阳市受灾最重的地区,全县大范围停电停水、道路积冰断行,而这个县海拔最高、气温最低的永温乡更是首当其冲。面对灾情,面对生活在山区里需要帮助的群众,李彬与同事们一道选择坚守。



“进山一身冰,回办公室就烤火御寒,全乡80%的干部都感冒了。”许忠说。



走进李彬在永温乡的宿舍,这是一间仅6平方米大小的屋子,一床、一桌、一椅外,再无长物。掀开被褥,枕头边放着一把手电,脚边是一个装满水的1.5升芒果茶塑料瓶。



“乡里受灾后持续停电,晚上冷,拿个瓶子灌上水,可以焐焐脚。”永温乡纪检监察室主任、42岁的简兴宇摸一摸变了形的瓶子,“开水烫的。”



20多天来,李彬早晨上路铲雪除冰,入村统计调查受灾情况,为村民及时发放抗灾救灾物资。晚上9点准时参加乡里召开的乡镇干部碰头会,汇报总结每天的工作进展情况,并进行抗灾调度安排。



“他已经非常疲劳了。”永温乡乡长艾彊说,“后头的几天,李彬老说自己头晕,其实这已经是脑溢血的先兆了。”



然而,李彬自己似乎仍浑然不觉。就在除夕前一天的2月5日,李彬还徒步6个多小时,走了15公里山路,到安大村蚂蝗箐组的郑州德家中送慰问物资。



“他知道我血压高,还一再叮嘱我要注意身体,没想到他自己先倒下了……”永温乡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尹龙琴抽泣着说。



2月7日下午,贵阳市委、市政府在了解到李彬的情况后,紧急将其转往贵阳脑科医院治疗。当晚还进行了第二次开颅手术,清除70毫升凝血块,并切开气管,建立呼吸通道。



贵阳市委书记李军专程两次到医院探视李彬,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抢救李彬的生命。



2月8日,北京天坛医院脑外科专家杨明琪赶到贵阳参加会诊,此时李彬的病情开始略有缓和,还恢复了一点知觉。



2月9日15时许,李彬的病情突然恶化,再度陷入深度昏迷状态。贵阳脑科医院院长向德芬说,李彬的病因极有可能是过度疲劳所引发,目前仍处于极其危险的状况下,随时有可能停止呼吸。



“也许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倔强劲头,我这个弟弟还在坚持。”李朝林说。



“李彬是一个爱跟自己较劲的人”



在同事、朋友、亲人的讲述中,李彬始终跟“倔强”“肯下笨功夫”“直来直去”这些词联系在一起。



二哥李朝林用的是“较劲”这个词:“不是跟别人较劲,是跟自己较劲。”



参加工作后,这个在同事心目中性格内向的干部,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非常讲党性原则。”



1月26日,有一批救灾物资需要送到安大村的几名农户家,车子开到半路进不去了,有人建议,干脆放到村委会,让村干部送下去。



李彬硬是不同意。“他说,上级要求必须送到农户手里面。既然有要求,就绝对不能含糊。”永温乡人大专职副主席况俊说,“在李彬的坚持下,几名干部分头步行进寨,一家一户送到。”



坚守一线26天,李彬凭借这股子“较劲”的硬脾气,一趟趟进村入寨,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已经“报警”。



如果不是跟自己较劲、跟工作较劲,李彬或许不会病倒。



2007年7月,李彬在体检中便查出患有高血压,长期服用降压药,他的妻子、34岁的杨春秀说:“我好几次打手机问他,发现他忙得记不住每天吃药。要是我在他身边,也许不至于如此。”



杨春秀是开阳县残联的一名干部,同样因抗灾救灾在一线奔忙,不满6岁的女儿只好寄放在亲戚家里。



“直到大年初一,我才第一次见到李彬。他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他发病时我不在现场,没和他说上一句话,我好害怕他醒不来了。但我握着他的手,感觉他的手在动,悬着的心里才踏实了一些。”杨春秀说。



2月8日,开阳县委决定授予李彬县“优秀共产党员、优秀纪检干部”荣誉称号。



冰雪灾害发生以来,贵阳市提出“抗凝冻、保民生”的口号,号召全体党员干部扎根基层,尤其要重视边远山区群众的救灾工作。在千千万万坚守抗灾一线党员干部中,恪守职责的李彬只是一个缩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