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燕城监狱是司法部唯一直属的中央监狱,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是河北省距北京最近的地方。现有罪犯650多人,跟一般人的认识相反,燕城监狱并非全部关押职务犯罪,它包括三类罪犯:一是普通刑事罪犯;二是外国籍罪犯;三是职务罪犯。普通刑事犯中有盗窃、诈骗、抢劫、强奸等一般社会上常有的犯罪类型;且无期徒刑犯和较长时期的有期徒刑较多。其中不泛抗改造严重的顽危犯。外籍犯40多人,涉及到20多个国家。主要是普通刑事罪犯,杀人、抢劫、贩毒等等。罪犯讲英语可以和警察用英语交流,小语种由监狱和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联系,由副教授以上教师合作。职务罪犯关押40多人。跟其他的监狱不同,燕城监狱的所有罪犯都是从各地监狱调送来的。

监狱目前已经建设开发了第一期。监狱首期建设2000年开始,一期建设投资是1.7亿元。燕城监狱于2002年11月28日开始正式成立,时任司法部长张福森在成立时表示,燕城监狱要切实履行刑罚执行机关的职能,尽快把监狱建成一座现代化文明监狱,建成一座集改造、研究、创新、试验为一体的高水平综合基地,努力实现一流的管理、一流的队伍和一流的设施“三个一流”工作目标。中国监狱工作的基本方针是:“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燕城监狱在许多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要真正体现监狱惩罚与改造罪犯的根本职能。要真正把燕城监狱建设成为高水平的综合基地,一是要在体制和机制上创新;二是要在改造工作科学化方面创新,三是加强管理制度创新。同时,要建立一支高素质的警察队伍,为监狱事业发展提供有力的组织保障。按照罗干书记和司法部的要求,燕城监狱应该达到三个基地:对外交流的窗口;中国监狱改革的基地和科学研究的基地。它的意义在于:建立了中央和地方二级管理体制;燕城监狱有司法部直接管理;司法管辖有最高检察院监督;审判由北京二中级法院管辖;再犯罪由北京通州法院管辖;武警由河北武警总队管理。

监狱建设第二期工程在2007年年底动工,于2008年6月建完。最终达到关押罪犯规模为1600人,监狱人民警察编制达到400人。警犯比例达25%。占地总计将达到580亩。

燕城监狱目前贯彻的一种理念就是”法治理念”。目前在中国监狱中,关系犯的存在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在燕城监狱,职务犯都具有很多的能力。在如对待职务犯方面,燕城监狱采取的一视同仁的方式。该拥有的他们都拥有,不该拥有的,他们也不能享有。这样,既避免了攀比,也维护了秩序。监狱内的监狱事务都公开,向罪犯公开,也向家属公开,这样的结果,维护了公平,反而赢得了罪犯的尊重,树立监狱警察的权威。

监狱内部目前分为两个部分。普通刑事犯和外籍犯关押在一片区域,职务犯关押在另一片区域。在大门的左右两侧都建立了几座关押罪犯的建设大楼。中间是宽的草坪,青青的草皮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面积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如果没有看到周围的高墙,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城市郊区的小别墅。我们不禁为监狱内部的优雅环境而赞叹。在周围有几个二三层楼的监舍大楼。外墙涂着黄色的涂料,给人一种庄严、典雅的感觉。

这里的伙房非常干净。座位都是一般大学的食堂常用的那种饭桌。还安排了少数民族(回民)的就餐区域。墙上写出了未来10天的伙食情况。早餐、中餐和晚餐具体食品种类都做了计划。中餐和晚餐是两菜一汤。旁边还将各种营养成分的比例如何分配也列举了一个表格。伙房均由罪犯来安排。伙房外面是一个体育锻炼的地方,有篮球场地,还有几个健身的器材。

普通刑事犯是6人一间监舍。三张上下铺的木制床铺,一张长方形书桌,两把木制的椅子。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几乎和军队里战士的被子一样整齐。还有一张大的储藏柜,每个人有两个小柜子。罪犯可以放自己的衣服等用品。卫生间设置在进门的右手边。里面摆满了鞋子,鞋子虽然很多,但是非常整齐。每个监舍有一台电视机放在进门处的头顶上。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里每个监舍都有一个金鱼缸,红红的金鱼在水里快活的游桌。洗漱和冲洗在每层监舍的里侧。监舍外有一个阅览室,罪犯们可以看杂志书报。

罪犯的劳动主要是制衣。许多罪犯在制衣车间按照工作流程进行劳动,制衣车间规模不大。

外籍犯监区关押了20多个国家的罪犯。他们的住宿条件比普通犯更优越些,是四个人一间监舍,并且是单层床铺,每个房间也又一台电视机。在监舍外还有一个乒乓球台,罪犯可以搞搞运动。在监舍外面,放着各种外文杂志,有英语、韩语等。黑板报也是使用外国文字。这显然是有利于外籍罪犯的交流。

职务犯监区里所谓的职务犯,职务最低的都是厅级,主要是关押中央部委中的职务犯罪人,也有一些地方来的职务罪犯。他们中来时年龄最小的是38岁,一般都是四五十岁,平均年龄五十多岁。职务犯的监舍是两人一间,电视机摆在床铺的前面桌子上,跟我们平时宾馆住宿的条件相类似。卫生间和淋浴间就设置在监舍内部,也和我们平时宾馆的设置一样。但是,在卫生间和房间中间的墙上设置了一个玻璃,很明显,这是保障内部能相互监督。在房子外,还有一个五六平方米左右的阳台,可以晒衣服,还可以搞搞锻炼。平时的下午,他们可以有一段时间在监舍外搞锻炼。我们参观时,大概有十几个职务犯人在草坪上跑步,作些运动。听介绍这些人都很重视锻炼身体,每天早晨都坚持锻炼。这里关押着一些有名的人物,比如原河北大秘李真的师兄也是河北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秘书,有中央电视台原来的导演赵×等等。我们看到墙上贴着他们自己写的关于学习党的****报告的心得体会。看看他们写的这些材料,觉得他们对于写这些材料仍是得心应手。他们仍然把自己看作是党的人,甚至仍可以为党的反腐败工作提供反面教材,这不也是为党在继续工作吗?

第一、监狱是一个国家文明的窗口。沈家本老先生就引用西方的话语:“视其监狱之实况,可测其国程度之文野。”在西方国家,监狱的设施自英国监狱改良家霍华德之后,监狱的改革获得西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在清末监狱改良中,一些中国的官员和知识人去了解西方国家的监狱,感叹西方的监狱“真福地也”!鉴于燕城监狱在中国的地位和影响,它必将对中国未来的监狱改革产生重要影响。

第二,燕城监狱的环境状况很难适应中国的现实。燕城监狱的财政保障由中央财政保障、警囚比例大;、罪犯权利能得到较好的保障、监狱设施方面堪称典范。这些在很多监狱尤其是一些经济比较困难地区的监狱是很难达到的。所以,我也认为,不是将监狱或者说将某个监狱造成一个一流的监狱,中国的文明程度就会大大提高。这是一种功利主义的政治的做法。一个社会人权的状况,应该是综合因素的考虑,我们更需要看看社会众多的其他的相关人群的的人权状况:打工仔;妇女;儿童;残疾人;农村贫困人口,等等。如果这些人在社会当中没有得到有效的人权保障的话,整个社会的人权保障就会是一句空话。

第三,对刑事立法和司法和社会对犯罪和刑罚观念的反思。造一所监狱,需要付出巨大的行刑成本,此外还包括巨大的运行费用(警察的工资、囚犯的基本权利的保障等等)。刑事立法和司法必须考虑刑罚的成本。必要以为将一种行为规定为犯罪、将一个罪犯判决为刑罚就万事大吉了。罪犯在监狱服刑将耗费国家的巨额成本,同时,在监狱服的效果有时又造成了新的犯罪。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就认为,社会是一个有机体,一定的社会总是有一定的犯罪,但对犯罪的处置却不已经让他们在监狱中得到改造。如果在社区中可以获得同样甚至更好的效果,我们应该扩大非监禁刑罚的使用,或者采用民事、行政等方式来应对违法行为。

第四,对罪犯的改造的反思。监狱可以控制人。但是,监狱又是一个让罪犯脱离社会的场所。在美国名片《肖申克的救赎》中,那个黑人罪犯说的一句话就道出了监狱的弊端:“当罪犯开始服刑时,他对监狱的高墙是憎恨的;后来,他就慢慢的适应了这堵高墙;再后来,他就开始依赖这堵高墙了。”有位法学家也说过:“让监狱去改造罪犯,就等于在月球上改造人,然后让他来适应地球人。”所以,监狱总是一个充满悖论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