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章反蒋战争 第二十三节伞兵突袭

ddtt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运输机飞向一个凹地,凹地里的几个武装特务已经点起几堆火,运输机的飞行员看到火堆就降低速度开始在空降区盘旋,机舱门打开受过跳伞训练的伞兵和特务们熟练的跳出飞机,降落伞在天空中开出密集的伞花,伞兵们的单兵装备都自己带着,支援武器装在箱子里空投下去,空中至少有四百朵伞花。

张顺让玲霞坐着等会,他骑上战马往最高的山头上跑,等马跑到悬崖边上停住,张顺就看到一群盘旋的飞机,因为是黄昏了所以看不到伞兵,这些伞兵也狡猾的很,选择在凹地空降,他们又低空开伞所以离远了就能看到飞机在天上转,除非离的很近才能看到远处的凹地有火堆,张顺就琢磨来这么多运输机干嘛呢,难道那个方向有被包围的国军?飞机是投给养?可这里附近没国军都是自己的部队,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伞兵来了在远处空降,他们来这里干嘛,难道不成为了二十万来干掉自己,自己有那么重要么,难道他们是要动林总和总部?这下可坏了,张顺掉过马头飞一样从山上跑下来。

玲霞看战马很快她就知道张顺急着回去,她问:“怎么回事,到底出了什么事”,张顺马也没停就喊:“小毛,把我夫人送回去,我有急事回去处理。”

牛小毛和张大勇跟着张顺一起出来,正在闲坐着说话,营长跟老婆说话他们总不能离太近了听,离太远了也起不到保护作用,张顺飞马走了,他们两个警卫员也可以送走玲霞回去休息一会。


张顺飞马走到门外,门口的卫兵知道他是警卫营长,这么急的跑来肯定是有重要事,卫兵拉住战马张顺飞跑着进了院,匆忙喊了报告就进入林总的指挥部。

林总正忙着指挥夏季攻势,现在已经解放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土地,东北的解放事业正非速发展,指挥部里参谋围着地图不停的标出自己和敌人的部队,拿着文件夹的机要参谋直往电讯室里跑,还有拿着不少急电的参谋向林总请示,政委、参谋长也都坐在地图桌前。

张顺冒失的跑进来,还没等参谋长问呢,张顺来到林总面前,“首长,我刚才发现个新情况,有几十架运输机绕过我们总部所在地,在东边的人烟稀少的地方盘旋,我估计他们不是空降物资,而是空降人员,来了几十架飞机可能带来不少伞兵和特务,我请首长立即带少量随从坐卡车离开,不用太远,就去附近的树林里隐蔽,袭击总部的伞兵由我对付。”

“把这么多电台和参谋都带走一时半会做不到,移动指挥部就会跟前线部队一小时内无法联系,你知道不知道失去一小时联系的后过呢?”参谋长站起来把张顺给驳斥回去。

林总一摆手没让参谋长说话,“来了多少飞机。”

“不足二十架,至少十七八架,如果每架坐三十人至少是个加强营,还有重装备,我坐过C-47的,它的运力很大,来了这么多肯定带来了伞兵营,我们这里电台密集,高炮也密集,总部以前被空袭了几次是靠日式高炮击退敌人,现在他们改用伞兵,我们高炮发挥不出来,警卫部队数量也不多,周围的部队也是些非主力部队,还请首长转移,首长们可以坐车过去,通讯营的有线通讯连可以同时拉十几根电话线过去,这里一台电台留一个收发报员,每个电台派个参谋留守,拉好电话线首长在电话里交代命令,参谋可以把电文加密后发出,尽量在这少留人,笨重的东西不要动。”张顺的建议非常好,林总点点头。

十几根电话线迅速拉向总部附近的树林,首长带着贴身警卫和参谋到树林里,临时指挥部就是搭建起来的几个帐篷,帐篷里点油灯和蜡烛,再挂上马灯就立即开始办公,电台群和首长终于分开,这下总部就安全多了。


潜伏在附近几里的军统电侦科的特务继续监视民主联军总部的电台活动,电台的开机数量没变化,电报依然大流量的往出发,负责前出侦察的空降特务跑到一个高地上,往下一看民主联军总部没动地方,电台的架高天线都在,院里屋里灯火通明,偶尔有汽车出出进进的。

空降的军统特务跟几个监视哨通了消息以后确认民主联军总部没有转移,伞兵营集合起来,他们每个排都装备一挺M1919A6型勃郎宁轻机枪,这枪跟A4型的不一样,它没有笨重三脚架只有轻便的两脚架,每班都有BAR机枪,大部分伞兵都用折叠枪托的卡宾枪,全部是美式武器装备,火器连有迫击炮、火箭筒、火焰喷射器。

张顺看首长走了立即开始部署防御,他看了一下地图,敌人的空降区到总部之间就一条路,他把自己的一个营全部拉到敌人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他没把部队成环形部署在总部附近,而是拉出来藏到路边的树丛里埋伏,三个连部署在路两边五十多米的地方,为了在战斗中不误伤自己人,张顺学美军打埋伏,他没布成U形口袋阵,而是布了L形埋伏阵,这样两边打埋伏的不容易打着自己人。

国军伞兵在特务的引导下顺着小路就扑了过来,再里目标很远的时候伞兵成密集队形在路上奔跑,夜间在路边的庄稼地里跑容易扭伤脚,只有平地才容易快速机动,国军伞兵营一头钻进张顺的埋伏圈里,张顺挨个跑到各连打招呼。

“先扔手榴弹,使劲给我炸他们,然后打一下就冲上去拿战利品,他们的枪全是可以连发的,每人拿一支好枪就回到阵地,各连灵活掌握撤退时间,边打边退,前边的连先走,然后依次撤离,不要挤成一片往回跑。”张顺跑来跑去的把部队全安排好了,他亲自操作一挺日制九八式水冷机枪,旁边两挺九九式轻机枪掩护。

总部附近的地方部队也来增援,他们的武器还不如警卫营好,没有任何火炮只有些掷弹筒,张顺摆了好几道防线他自己在最前边打,敌人黑压压的一片顺路跑来,张顺一声喊:“给我打”,他亲自操作九八式重机枪疯狂的向密集的敌人开火,手榴弹一百多枚飞落在敌人头顶爆炸,经验丰富的民主联军战士投弹技术非常好,手榴弹几乎不可能落地爆炸,而是在离地两米高的地方爆炸,几乎就是挨着敌人脑袋爆炸。

密集的爆炸火光把小路全给照亮,模范排的士兵端起冲锋枪向密集的敌人开火,国军伞兵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遭到各种武器的屠杀,日制机枪都好几种根本听不出来敌人是用什么武器,九二式重机枪不停的更换供弹板,张顺的九八式机枪里挂好二百发子弹的弹链,持续射击的火力非常稳定,歪把子机枪和九六式机枪换子弹的时候张顺使劲压制敌人,保证阻击阵地上火力是不中断的。

伏击火力是来自左边的,特务和伞兵慌忙撤离小路,张顺吹了几声哨子机枪更使劲的打,步兵们冲出埋伏阵地用手榴弹追着敌人炸,把敌人往后赶了一段就收集武器,然后迅速撤下去。

“机枪组先走。”张顺把机枪给了机枪班,他提着卡宾枪不停的阻击敌人,警卫一连的士兵满载返回预备阵地,第二道防线里的士兵在路右边埋伏,国军伞兵知道刚才敌人是在左边,不如顺着右边的路边走,伞兵们被特务连骂带踢的赶着往前走,张顺使的是不对称埋伏,另一支人马在右边,敌人在路下边走几乎都要猜踩到二连的战士,张顺在二连阵地里继续操作重机枪,这次他没吹哨,直接喊;“打。”

一百多支各种各样的枪一起开火,密集的手榴弹如雨点般的落在伞兵群里,连续的爆炸把敌人打晕了,伞兵营长不知道为什么右边还有敌人,他根据经验是共军喜欢U形口袋阵,一围一打就歼灭国军,可这次不是U形阵,难道敌人兵不足或者指挥员是个笨蛋?

带着侥幸心理指挥可是不对的,伞兵营长喊:“不许跑,这是群土八路,用我们的武器教训他们,给他们好好上一课,教他们怎么打仗,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精锐。”

国军迫击炮手架炮打了几下,二连已经把伞兵赶后了近百米,二连也跑出去找了点自己需要的武器弹药然后又往后退。国军退了半截发现不打了,不打他们有整理队伍继续前进,伞兵发现守军像流寇一样不会打仗,打一下就跑怎么不追呢,也不实行三面包围呢?

伞兵在夜里行军打仗,所以自己死了多少人也看不大清楚,营长感觉是自己的机枪火力和迫击炮吓走了土把路就继续往前冲。张顺的层层抵抗捞一把就走避免的死拼,连续交火三次他发现自己的部队收获不小,至少每两个人得一支新枪,扔完了木柄手榴弹的士兵都缴获了铁壳手榴弹,很多人还弄到钢盔,按八路军以前的习惯机枪手优先装备钢盔,现在不管是警卫营还是地方部队的机枪手,几乎人人有钢盔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