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现出陈粟等六十多名将帅的红军闽东独立师今安在——即红58师(旅)

陈继承 收藏 2 485
导读:去年看到 “中国第一支轻型机械化步兵旅首次向驻华武官开放”的公开报道:    战争年代,这支部队参加过黄桥决战、孟良崮、淮海战役等上百次战斗,涌现出了以陈毅元帅、粟裕大将等为代表的将帅六十多名,以“人民功臣第一连”为代表的功臣荣誉单位二百四十多个,以“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为代表的英模个人一百六十多名。和平时期,他们一直担负着中国军队军事训练改革创新重任,目前全军使用的十余套军事训练教材及一些法规章程,都是在这个旅的改革实践中产生的。二000年十月,中央军委一声令下,这支部队正式走出了几十年的传统步兵历史

去年看到 “中国第一支轻型机械化步兵旅首次向驻华武官开放”的公开报道:


战争年代,这支部队参加过黄桥决战、孟良崮、淮海战役等上百次战斗,涌现出了以陈毅元帅、粟裕大将等为代表的将帅六十多名,以“人民功臣第一连”为代表的功臣荣誉单位二百四十多个,以“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为代表的英模个人一百六十多名。和平时期,他们一直担负着中国军队军事训练改革创新重任,目前全军使用的十余套军事训练教材及一些法规章程,都是在这个旅的改革实践中产生的。二000年十月,中央军委一声令下,这支部队正式走出了几十年的传统步兵历史,率先成为中国军队编制系列中第一支轻型机械化步兵旅。


在“杨根思连”宿舍,战士们整齐划一的内务、摆放有序的设施、威武严整的仪容、周到细致的礼节,赢得外宾称赞。


该连队是诞生于闽东“蓝田暴动”中的红军连队。一九五一年十二月,连队被志愿军总部命名为“杨根思连”,是目前全军唯一用战斗英雄名字命名的连队。......


欣慰之余,对军史特别敏感的那根神经立马给蹦紧了。新四军老六团的传人172团去了何方?那可是新四军留下为数不多的红军团呀!


看来八成又给整没有了,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呀!闽东的娃娃们都知道有个红军闽东独立师。在闽东呆了多年,所以对红闽东独立师发展起来的20军特别高看。搞丢了红军团,吾给诸位找回来一个红军师!!!


且待仔细道来:


据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34年)记载:“是年春,闽东苏维埃政府成立,马立峰任主席。在这之前,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曾先后派邓子恢、陶铸和叶飞、曾志等赴闽东,指导农**动,开展武装斗争。1933年下半年,党在闽东掀起了全区性的武装暴动。1934年6月,中共闽东特委成立,苏达任书记(后由詹如柏代理)。9月,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他们经过艰苦斗争,逐步开辟了以福安、连江为中心的1万多平方公里的闽东根据地。中央红军长征后,闽东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了艰苦的3年游击战争。”


《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纪事》记载:1934年9月底根据红7军团军团长寻淮洲的建议,中共闽东临时特委决定将连江的闽东红军独立第13团、福安的闽东红军独立2团以及寿宁独立营等集中在宁德县桃花溪支提寺,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师长冯品泰,政委叶飞,副师长赖金彪,下辖3个团,2个独立营, 1个特务连,共1600余人,940多支枪,由中共闽东临时特委直接领导。


红军闽东独立师沿革:


1932年下半年,叶飞奉命由福州赴闽东巡视工作。当时闽东的宁德霍童地区已有30多人枪的工农自卫队。


1933年5月28日,叶飞和中共当地区委书记颜阿兰率工农自卫队举行“霍童暴动”,缴获100余枝枪,并于同年6月底创建了闽东工农游击第3支队。


1933年11月,国民党第19路军在福州打出了抗日反蒋的旗号,成立了人民革命政府。叶飞决定抓住时机,发动全区性武装暴动。从1月7日起整个闽东地区先后发起此起彼伏的大规模武装暴动,很快形成一个100多万人口的整块红色根据地,并成立了闽东苏维埃政府,下辖福安、寿宁、福鼎、宁德、霞浦、连江、罗源等7个县苏维埃政府、42个区政府和800多个乡政府的面积达500余里的红色区域。同时于1934年2月,组成工农红军闽东独立第2团,接着成立闽东工农红军独立第13团以及寿宁独立营。(不久,工农红军武装发展至1500余人)。


1934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转移至闽东,叶飞亲率闽东独立第2团与寻淮洲军团长、乐少华政治委员、粟裕参谋长和刘英政治部主任会合。


当寻淮洲提出扩充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想法后,叶飞仅在3日内就动员了1000多名翻身农民前来参加红军,使北上抗日先遣队实力得到扩充。


此后,闽东特委根据寻淮洲的建议成立了闽东工农红军独立师,叶飞担任独立师政治委员,进一步开展闽东游击战争。


1935年2月,叶飞即主动提出与北上抗日先遣队中由粟裕刘英等领导的突围部队工农红军挺进师会合,并接受他们的领导的意见。不久,双方共同组建成闽浙边临时省委,由刘英任书记,粟裕任组织部长、叶飞任宣传部长兼团省委书记。同时成立闽浙军区,粟裕任司令员,刘英任政治委员。挺进师大部改称闽浙独立第1师,闽东独立师改称为闽浙独立第2师,继续坚持闽东游击战争。


1935年11月后,闽东特委接受闽赣临时省委领导。重新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叶飞任师长兼政委、阮英平任参谋长、范式人任政治部主任,独立师共3个纵队,第二纵队在宁安、屏南、古田游击区活动,由阮英平指挥;第三纵队在福安、寿宁游击区活动。


由于不知道中央红军已北上抗日的消息,叶飞同志在闽东坚持了5年的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爆发前后,与中央失去联系的叶飞从秘密交通员以及缴获敌人的报纸上看到《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同胞书》、《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等消息,意识到国共二次合作开始,于是主动将闽东苏区改为闽东人民抗日军政委员会、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改称为中国人民红军闽东独立师。


1937年11月下旬,中共闽东特委谈判代表范式人在福州与国民党福建当局代表谈判,并达成如下协议:闽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福建抗日第2游击支队;国民革命军福建抗日游击支队由共产党领导;划屏南县为闽东红军驻区,一百里内国民党不得驻兵;以中共闽东特委的名义发表《国共合作共赴国难宣言》,并公诸报端。随后,闽东特委遵照 “独立自主靠山扎”的原则,令红军游击队在宁德桃花溪地区集中。


同年11月底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派参谋顾玉良到达福州,与国民党政府交涉国共合作抗日的有关问题。随后到闽东会见了闽东特委和闽东独立师诸领导人,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国共和谈和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等问题的指示。至此,闽东特委与中央接上了关系。


1938年1月10日,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黄道和中共闽东特委书记、闽东军政委员会主席兼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政治委员叶飞到达南昌,向新四军军部汇报闽北、闽东红军游击队与国民党地方当局谈判情况。


1938年1月叶飞在南昌接受新四军军部的命令,叶飞从南昌新四军军部接受任务后陪同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李子芳到屏南棠口,向闽东恃委和独立师领导人传达了新四军军部命令和中共中央东南局的决定:闽东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3支队第6团,下辖3个营,1300余人。团长叶飞,副团长阮英平;范式人任中共闽东特委书记,留在地方坚持斗争;设立新四军第3支队第6团后方留守处,范式人兼任主任。


2月14日 ,叶飞团长率领全团1300余名闽东游击健儿,从屏南双溪、棠口出发,奔赴抗日前线。


3月下旬,叶飞率部抵达安徽省歙县岩寺镇。


4月初,新四军军部也由江西南昌移驻岩寺。第六团在这里接受了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等领导的视察、检阅。尔后,叶飞率部移驻泾县青弋江畔,进行长达半年的整训,加强了一批老红军指挥员。副团长吴焜、参谋长黄元庆、政治处主任阮英平。一营营长陈 挺、副营长张潮夫;2营副营长廖政国;三营营长徐金树,副营长叶露有。


10月,叶飞率第六团(欠3营、该营1940年5月改为军部新特务营,皖南事变中下落不明)。进入苏南茅山地区,改隶归陈毅为司令员的新四军第一支队指挥。


1939年2月,陈毅到军部听了周恩来传达六中全会精神,回来后就命令新四军老六团准备向东作战。他交代说:“你们这次到东路去,一要发展队伍,二要搞到武器武装自己,三要筹集款子。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人、枪、款。”为应付国民党第三战区,陈毅亲自为叶飞请了“长假”,叶飞化名叶琛,副团长吴焜化名吴克刚,并另行组建新六团。5月5日,老六团即以”江抗二路”的名义,在团长叶飞、副团长吴焜、参谋长乔信明、主任刘飞的率领下,从茅山地区到达戴溪桥,和三路会师。“江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简称江抗)同时成立,由梅光迪任司令,叶飞、何克希任副司令,乔信明任参谋长,刘飞任政治部主任,陈同生任新四军江南抗日指挥部秘书长。同时成立了中共路东(东路)区委和路东(东路)军事委员会,均由叶飞任书记。叶飞负责全面领导工作。10月江抗主力西撤,东路军事委员会撤销。


9月底,“江抗”部队已发展到6000余人(包括地方武装)。“江抗”适时整编为4路:老六团仍为第二路,梅光迪部队为第三路,无锡地方部队为第四路,常熟“民抗”为第五路。


“江抗”从1939年5月初东进,至9月底奉命西移,前后仅四个半月,经历了夜袭苏州浒墅关火车站、火烧上海红桥机场、江阴无锡间黄土塘与日军遭遇激战等大小数十次战斗。部队经过了千锤百炼,由1000多人发展到5000多人,主力和无锡、常熟、青浦、嘉定等地方武装相结合,编成为二、三、四、五路,武器装备大大改善,与此同时,东路各地建立并巩固了游击基点,党群组织和游击队也在继续发展。尤其重要的是,新四军、”江抗”的影响,不仅在东路他人民群众中不断扩大,而且通过上海一些中外文报纸,转播到海内外。


诸位看官一定得看仔细了,1939年5月5日老六团以”江抗二路”的名义,在团长叶飞、副团长吴焜、参谋长乔信明、主任刘飞的率领下和三路会师。“江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简称江抗)同时成立,由梅光迪任司令,叶飞、何克希任副司令,乔信明任江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参谋长,刘飞任江南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陈同生任新四军江南抗日指挥部秘书长。同时成立了中共路东(东路)区委和路东(东路)军事委员会,均由叶飞任书记,叶飞负责全面领导工作。乔信明参谋长与刘飞主任和司令部、政治部机关同时升格,由红军闽东独立师缩编的老六团此时恢复了师(旅)架子。


陈老总亲自为叶飞请了“长假”,冒名顶替,瞒蒋过江打小曰本,不知道是有心摘花,还是无意栽柳,反正红军师(旅)的架子是搭好了。关键是叶飞不负众望旗开得胜。西撤后,陈老总看“江抗”武器装备好,要叶飞拿出50多挺轻重机枪给江南的部队,几天后陈毅检阅“江抗”部队,发现每个班还有一挺轻机枪,又调走50挺。结果“江抗”仍然保持每个班一挺轻机枪。原来廖政国叫人把一部分机枪零件拆开,用麻布包起来,让炊事班挑着,因此每个连打了3挺的埋伏。另有总指挥部直属两个机枪连。老六团此番赚了个盆满钵满,光人马就发展到了6000多人。您北有位八路军陈团长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炸掉了二十四架飞机,俺新四军也有位叶团长还搂草打兔子般的火烧了上海虹桥机场的5架飞机。回头一想,看来这敲飞机可以当开国上将倒是不争的事实。


同年10月26日 与管文蔚的江南抗日义勇军挺进纵队(丹阳抗日自卫总团改为),在扬中合编,组成了新的战斗序列。双方部队经过改编,统称新四军挺进纵队,辖4个团。管文蔚任司令员;叶飞化名聂扬,任副司令员,参谋长张开荆、张藩(12月);政治部主任陈时夫、姬鹏飞(1940年2月)、副主任陈同生。下辖四个团,老六团为一团,团长乔信明。


挺进纵队成立军政委员会,叶飞担任军政委员会书记。


12月初,挺进纵队北渡长江进入江都吴家桥地区,进行整编训练。合编后的挺纵战斗力大大增强。


1940年3月,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调集1万余兵力向安徽省来安县半塔集发动大规模围攻。中共中央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即令半塔集新四军第五支队教导大队、后方机关固守待援,同时急调其他部队增援。管文蔚、叶飞接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的命令:火速增援半塔集。接电后,叶飞亲率两个营迅急赶往半塔集。24日抵达半塔集东南,已是团参谋长的廖政国,在战斗中他抱起一挺机枪,和十来挺机枪一线排开,向敌人猛烈扫射,掩护部队进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顽军1000余人,突破顽军包围半塔集的阵地。26日,又将顽军独立第六旅击溃,并歼其一个营。叶飞率部及时增援,保证了半塔集保卫战的最后胜利。至29日,共歼顽军3000余人,挫败了国民党顽固派军队的进攻。


半塔集保卫战后,叶飞率部就地整顿。其间,到新四军视察的中共中央代表、中共中原局书记刘少奇接见了叶飞,刘少奇转达了毛泽东等来电:“望令叶飞部开返苏北,在苏北地区放手发展,在今年内至少扩大至2万人枪。严令叶飞定出分期实现计划,立即动手在高邮、泰县、泰兴、靖江等县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放手发动群众,发展党组织。”《毛泽东军事活动纪事》,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第399页。


叶飞迅即率部返回吴家桥,部署实施发展苏北的任务。


同年6月28日 拂晓,国民党顽固派、苏鲁皖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纠合以前不反共的李明阳、李长江对挺进纵队进行严密包围,企图消灭挺进纵队。“二李”自以为准备妥当,率部杀气腾腾扑向郭村。叶飞巧妙地指挥部队给以有力反击,当日即歼其两个大队。随后,叶飞率部奋战3昼夜,打退了“二李”的一次次进攻。7月1日,为打破固守待援的被动局面,叶飞部署第一团团长乔信明率部向扬泰线出击,插入“二李”部后方。与此同时,“二李”部支队长陈玉生、大队长王澄分别率部起义,陈毅急电调来增援的苏皖支队赶到郭村。2日,李长江指挥部队再度猛攻郭村,叶飞指挥各部全力反击,给“二李”部以重大杀伤,余部遂向泰州撤退。3日,陈毅马不停蹄赶到郭村,见战斗已胜利结束,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是役后,为顾全抗战大局,使“二李”保持中立,叶飞按照陈毅的指示,释放被俘“二李”所部700余人,且返还了缴获的部分枪支,使“二李”不得不表示信守中立。郭村战斗的胜利,为新四军东进黄桥,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时隔不久,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副指挥粟裕亲率老二团、新六团等部,渡江北上到达吴家桥地区。遵照中共中央指示,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改为苏北指挥部,陈毅任指挥,粟裕任副指挥。所辖部队整编为第一、第二、第三纵队。


1940年7月挺进纵队改编为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1纵队,叶飞任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下辖第一(老六团)、第四、第五团。


1941年2月改编为新四军第1师1旅,旅长兼政治委员叶飞,参谋长张藩,政治部主任姬鹏飞、阮英平、李一平任政治部副主任;11月张藩任副旅长兼参谋长。辖第1(老六团)、第2、第3团和特务营。


同年3月19日 ,新四军第一师兼苏中军区,粟裕、刘炎分别兼任苏中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粟裕还兼任中共苏中区委书记;第一旅兼第三军分区。叶飞以副师长、第一旅旅长、政治委员身份兼任苏中军区副司令员、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第三行政区成立初始,中共地委书记韦一平调走,地委书记由叶飞兼任。叶飞在主持组建第三军分区的同时,着力抓了建立和发展地方武装。首先以地方警卫团、自卫队和游击小组成员为基础,组建了军分区警卫旅,继而又以警卫旅5个连为骨干,建立了如西、泰县等各县的警卫团。警卫团成立后,发展很快,短短两三个月,每个团就扩大到二至三个营,总计4000余人。


新四军军部1941年6月关于新四军各师组织沿革情况给中央的报告称:


一、一师


1、一旅以原江南三支队老六团为基础改编为一团,以管文蔚挺进纵队四团及—部地方游击队改编为二团,向我投诚之保安四旅一部改编为三团。今年五月,二团以—个营挺进至江都地区编入地方武装成立江都独立团。三团一部编入苏中四分区地方武装.现二团与三团合编为二团。


2、二旅....(略)




1942年从原第l团(老六团)抽调1个营(老2营)加强地方武装建设。其沿革为:


新四军3支队6团2营----江南抗日义勇军第2路2支队----江南抗日义勇军第1团2营----挺进纵队1团2营----苏北指挥部1纵队1团2营----42年9月为泰州独立团第1营----44年4月苏中军区特务3团1营----华中野战军7纵队55团1营----华东野战军11纵队31旅55团1营----29军85师253团1营----金门之战大部损失(一连因为船只不够未去金门),后以101师303团为主,和原253团未登岛的人员重建253团。该团分散在福建省军区所属的51、50团和厦警船运大队。后重组为福建军区水兵1团1营----现为南京军区海防13师50团l营红一连。


1944年2月,中共苏中区委决定发起车桥战役。因师长粟裕正在主持一个会议,车桥战役交由叶飞负责指挥。


车桥镇,是日伪军控制淮安东南宝应地区的重要据点之一,驻有日军40余人、伪军600余人。叶飞把参战主力部队第一、第七、第五十二团分为3个纵队,攻坚、打援同时并举,以1个纵队主攻,两个纵队打援。3月4日午夜 发起攻击,次日下午,车桥镇内的碉堡就被新四军全部占领,凭坚固守的日伪军悉数被歼。叶飞旋即调整部署,集中力量打击前来增援的日伪军。至13日,歼日军465人(内俘24人)、伪军483人。战后,日伪军仓皇撤出曹甸、泾口等重要据点十几处,新四军乘胜控制淮安、宝应以东全部地区。车桥战役彻底打消了日军横行华中的嚣张气焰,解了新四军军部腹背受敌之危。陈毅、刘少奇从延安来电,嘉奖第一师参战部队:“车桥之役,连战皆捷,斩获奇巨,发挥了我第1师历来英勇果敢的作战精神,首创了华中生俘日寇之新记录。”第十八集团军总政治部编写的《抗战八年来的八路军新四军》书中说:“在抗战史上,这是一九四四年以前,在一次战役中生俘日军最多的一次。”


1944年12月27日粟裕于率第一师师部和第七团及300余名地方干部南下浙江。叶飞接替粟裕任中共苏中区委书记、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和苏中军区司令员,并以第一旅旅部为基础重新组建了第一师兼苏中军区领导机关。


1945年1月7日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致电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叶剑英、陈毅,报告新四军第l师及南进部队旅以上干部配备情况:一、主力:师长叶飞,参谋长张藩,政治部主任钟期光。第l旅旅长廖政国,参谋长廖昌金,政治部主任刘文学。二、地方武装:(略)。三、南进部队:师长粟裕,参谋长刘先胜;旅长陶勇,政治委员阮英平。


1945年3月中旬,中共中央复电同意叶飞率部南下浙江天目山。叶飞在对部队作了调整和工作部署后,同时另外组建了苏中军区领导机关,不再由第1师兼。便率第一旅组成的教导旅并地方干部200余人,教导旅由1团(老六团)、特务2、3团组成。分两路从丹北和靖江地区渡长江南下。4月23日,叶飞率部到达浙西长兴地区与苏浙军区会合。第一师教导旅遂改称苏浙军区第四纵队,第四纵队由第一师教导旅编成,司令员廖政国,政委韦一平,参谋长夏光,政治部主任曾如清。下辖第十(老六团)、十一、十二支队。叶飞被任命为苏浙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粟裕)。同时成立中共苏浙区委,粟裕任书记,叶飞和金明为副书记。


同年11月11日 叶飞率部抵达苏北涟水。在这里,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命令,苏浙军区第二、第四纵队和苏中军区新教导旅合编为新四军第一纵队,叶飞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谭启龙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贺敏学任参谋长。第4纵队、苏中军区新教导旅、第2纵队依次编为第l、第2、第3旅。第1旅旅长廖政国,政治委员阮英平。第2旅旅长刘飞,政治委员彭林。第3旅旅长张翼翔,政治委员何克希。不日,第一纵队开拔远征,向东北挺进。


1945年12月上旬,叶飞率部经过长途跋涉抵达山东滨海地区。南方的部队初到北方,生活上很不习惯。叶飞抓住机会组织部队进行休整。


中共中央根据形势变化再次调整部署,令叶飞部留驻山东,不再去东北。新四军第一纵队遂编入山东军区序列,改称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


同年12月随纵队编入津浦路前线野战军为第1纵队1旅,老六团为1团。


19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1旅,老六团为1团。


1947年1月2日,遵照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所属部队统编为11个纵队。叶飞任司令员的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仍为第一纵队,所辖第一、第二、第三旅依次改为第一(老六团为1团)、第二、第三师。


19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8师,老六团为172团。


1950年11月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8师入朝参战,老六团为172团。


1979年3月58师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共毙敌629人,俘虏敌军3人,58师牺牲64人,伤165人。


1985年10月改称陆军第20集团军步兵第58师,执行甲种摩托化步兵师编制,老六团为172团。


1998年9月缩编为摩托化步兵第58旅,老六团不知下落。


战争年代,这支部队参加过黄桥决战、孟良崮、淮海战役等上百次战斗,解放战争中歼灭敌人4万余人,有2200余名指战员牺牲。抗美援朝作战中,参加了第二、五次战役,先后歼敌11952人,击落、击伤敌机26架,缴获和击毁坦克和汽车313辆,各种火炮67门。


回过头来看,与陈、粟俩位老总和开国上将叶飞的细心呵护是分不开的。自从江南抗日义勇军起恢复红军师(旅)级别后,老六团就寸步未离开过,连172团团史的前言都是叶上将亲自撰写的。20军军史和58师师史均称其是有红军基础的新4军老部队。


“保持发扬优良传统”,则是新四军各支队谱写军歌的基本内容。新四军初期八个团分别以这八个字命名。


在军事博物馆的橱窗中,可以看到陈毅元帅当年写给“良团”的一封信:


赞扬他们的“艰苦作风,是本军中最突出的。”


“没有任何粮饷,没有服装可发,靠各地群众送点熟食,一天只能维持两餐,不仅毫无怨言,还能继续取得战斗胜利,维持模范纪律,这是我军优良传统的保持高度发扬。”


“这是六团的特色,可做本军的模范。


这在江南人民群众中都称赞你们这一点。我号召全军同志学习你们这种精神,你们是中国革命的产儿,你们代表全中国的身世和利益。“


在抗日战争中,“良团”是将《新四军军歌》唱得最嘹亮的部队之一。


该师(旅)部队机动能力强,尤其善长野战条件下的攻防作战,亦能攻坚。该师战斗力强劲,被新四军军部去定为甲等旅,是三野头等主力师,亦是陈粟首长极喜爱的部队,有百旅之杰的美称。


虽然红军团172团下落不明,万幸的是红军闽东独立师默默无闻七十余年竟然红旗不倒,真乃奇迹!


壮哉!红58师(旅)!




石洪行根据《叶飞回忆录》、《新四军大事记》等整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