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新郎夜夜洞房,史上最牛的落第秀才!

天天新郎夜夜洞房,史上最牛的落第秀才!

一个落第秀才何以能成为夜夜入洞房、时时有女人侍候的新郎,这要从这位秀才的发迹史说起。若问这位落第秀才是谁?他便是大名鼎鼎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


其实,洪秀全的性格特征,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他原名洪火秀,广东花县官禄布村人,出生于公元1814年,也就是嘉庆十八年十二月初十日。洪家兄弟三个,洪秀全排行老三。洪秀全的父亲名叫洪镜扬,家中有地几亩,有牛数头,家道还算殷实,所以还有余钱给洪秀全读书考秀才。


说到考秀才这件事,实在是洪秀全心中永远的痛。小时候的洪秀全还算聪明过人,十三岁就通过县试当上童生,取得考秀才的资格。然而秀才这道小坎,梦寐以求走仕途之路的洪秀全愣是跨不过去,结果把它活活地逼上造反之路!


现实总是残酷的,成千上万的读书人中,金榜题名的能有几个?洪秀全在最基础的考秀才这一关上,就狠狠跌了三个跟头。从十六岁那年开始,他接连考了三次,成绩是一次比一次差。最为可恨的是,每次初试,洪秀全的名次总在前十,但到院考复试的时候,却总是无一例外地名落孙山。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初试名列前茅,复试给刷了下来,心中的愤懑当然可想而知。是天意弄人,还是洪秀全根本就没有什么才学?从洪秀全留下的诗词作品来看,可以说广州府的主考官还是比较公正的。什么“手提三尺定山河,四海民家共饮和”;什么“虎啸龙吟光世界,太平一统乐如何”;什么“龙潜海角恐惊天,暂且偷闲跃在渊”等等,言语无不粗劣低俗,而后来洪秀全在天京留下大量的打油诗歌,读来更是让人叹为观之。


屡屡落第的洪秀全,对科举考试和大清王朝恨之入骨。他撕了那些圣贤书,满腔怒火地发誓,再也不考清朝试,再也不穿清朝服,老子以后要自己开科取士!然而让人惊奇的是,这一番豪言壮语并没有空谈,结果竟然他还真做到了。打下天京后,洪秀全果然自己开科取士。只可惜,洪秀全因考不上秀才而恨上孔老夫子,所到之处砸孔庙,烧儒书,那些自小熟读孔孟之书的士子们,避之还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前来应考呢?没人应考,最后就强索那些读书人去应试,甚至逼出人命。刘邦当年也不读书,拿读书人不当一回事,后经高人点拨便对读书人礼敬有加,这也许是刘邦成就四百多年的大汉王朝,而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十一年就倒台的原因吧?这些当然是后话。

当年的洪秀全可没有那份洒脱,考试的失败让他得了一场大病,四十多天里高烧不止。高烧退后,洪秀全却又恢复了正常知觉,拿起儒家课本准备再次赶考。但很不幸的是,第四次又告落榜。自此以后,洪秀全对考试彻底死心。公元1843年,他联合好友冯云山和堂弟洪仁玕,创立了“拜上帝会”,自行洗礼入教后干出了一番敲砸孔圣人牌位的大胆行动。但是,这种过激行为最后害得洪秀全连私塾教师的饭碗也给弄砸了。


洪秀全对丢了饭碗并不在乎,他和冯云山离开老家,到广州一带一边贩卖笔砚,一边传教的游历活动。但由于广州一带的经济文化水平较高,洪秀全粗浅的宗教理论根本就吸引不了人。失望之余,二人决定溯西江而上,去广西继续发展。公元1844年,也就是道光二十四年夏天,两人来到了洪秀全的表兄王盛均所在的贵县赐谷村传教。但由于他们为了宣传上帝,制造影响,把当地祭祀的“土神”给砸了,引起当地人的共愤,二人只好狼狈逃窜。洪秀全只好灰心丧气地返回了老家花县。


与洪秀全不同的是,冯云山是个实干家,为人坚忍不拔,凡事不肯轻言放弃。在洪秀全返回老家后,冯云山继续留在广西桂平一带,一边教书糊口,一边积极传教,教化了杨秀清、萧朝贵等大批革命骨干,创下了革命的根据地。


洪秀全回到花县也没闲着,他在这两年多时间里,一边教书,一边日夜不停地搞理论创作,写出了太平天国运动的“老三篇”:《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为革命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指导依据。


洪秀全最初的理论依据,来自于一本名叫《劝世良言》的小册子,是一个叫粱发的中国人所写。梁发本是一个印刷工人,识字不多,后因为帮英国传教士马礼逊印刷《圣经》而皈依了***,成为中国本土的第一个华人牧师。后来,梁牧师就自己写了《劝世良言》,其中主要是《圣经》的原文和梁牧师的学习体会,比较适合初学者。


洪秀全后来也意识到自己的理论水平不行,公元1847年,他决定到香港向美国牧师罗孝全学习,并看到了真正的《圣经》。但当他向罗牧师讲述他那奇异的梦后,罗牧师拒绝了洪秀全施洗礼的要求,让洪天王到死也没能做成真正的基督徒。

洪秀全的宗教理论最大的硬伤是他不懂***的“三位一体”说。所谓“三位一体”,指的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并非是分开的三个神。洪秀全说自己梦中见到天父和天兄,并自称自己是天父的小儿子,这根本就是对上帝大不敬的忤逆思想。


在推广“老三篇”的同时,洪秀全还对***的仪式作了本土化的改进。比如拜上帝教的布道,洪秀全就结合了中国特色的道士作法,把布道的文稿当众焚烧,甚至鸣放鞭炮,弄得热热闹闹,倒也吸引了不少人。后来由布道衍化出来的“讲道理”活动,更是形式多样,五花八门。


当然,洪秀全独创的“教义”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劝诫戒酒戒鸦片等还是有着积极意义的。有太平天国歌为证:“炼食洋烟最颠狂,如今多少英雄汉,多被烟枪自打伤;即如好酒亦非正,成家宜戒败家汤。请观桀纣君天下,铁桶江山为酒亡。”


虽然洪秀全的教义不是那么正宗,但也足以奠定他后来太平天国理论家和精神领袖的地位了。洪秀全后来返回广西和冯云山会合,他没有料到的是,短短三年间,冯云山已经在紫荆山打开局面,开创了革命的新天地,并拥有了近三千的信教会众,这为洪秀全创立太平天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太平天国创立后,官阶等级十分森严,特权现象极为严重。虽说人人平等,但在圣库制度下,高层过着荒淫奢侈的生活,当然是“无处不饱暖”,但下面的会众却一无所有,过着集体供应的生活。在太平天国运动早期,甚至还别男女,拆分家庭,会众娶老婆组建家庭都在禁止之列,而天王、东王、翼王等人却拥有众多的妻妾,甚至连洪秀全十岁的儿子,那个还没完全发育的小天王都有四个老婆。


太平天国宣告“男女平等,妇女解放”,妇女的大脚是解放了,但目的是去干活和行军打仗,这样的解放,广大的妇女未必满意。更为恶劣的是,天王有时候还拿妇女作为赏赐品,赏给那些打仗出力的人。

据《江南春梦笔记》中记载,洪秀全的天王府里有爱娘、嬉娘、妙女、姣女等十六个名位共二百零八人,二十四个王妃名下又有姹女、元女等七个名位共九百六十人,这样仅嫔妃就有一千一百六十八人。加上宫中服役的女官,总计有二千三百多名年轻女子在天王府陪侍天王一个男人。加上部下进贡的和天王府巧抢豪夺来的女子,洪秀全的女人应该在三千以上,足够他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的十年天王荒淫无度生活的人力资源。


这些可怜的女人们进宫后,除了给洪秀全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外,首先要熟悉以下杖责戒律:“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甚至“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一旦后宫妇女犯错,处罚起来令人吃惊,“打开知错是单重,打不知错是双重,单重打过罪消融,双重刀下罪难容!”天王府里顶撞天王,至死不认错的人,往往要受到五马分尸或者点天灯的酷刑。


洪秀全的天王府,由原两江总督衙门改建,规模宏大,方圆近十里,从公元1853年改建到1861年,才完工一半。东王府也不示弱,杨秀清的床上珍珠结帐,镶以宝石,穷奢极欲。洪天王在宫中“苑内 游 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这当然是天王心中自享安乐的真实写照。自从公元1853 年进了 天王府后,除了有 一次被逼去 东王府给杨秀 清封万 岁外,洪天王一直到死就没有出过天王府。在女儿国中如此寻欢作乐,以至于后来天京被清 兵围攻危急时,李秀成多次请求“让城别走”,而洪秀全抵 死 也不肯答应。


太平天国在洪秀全的骄奢荒淫中轰 然倒塌,洪秀全也在三千美女陪侍中怅然离去,洪秀全精心致力的太平天 国运 动虽然早 已成为历史的一页,但留给后世的却是耐人 寻味的极其深刻的教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