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风靡的启示:一种世界观的胜利

xiemaochun 收藏 8 3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许三多的胜利,绝对不是“傻人有傻福”式的胜利,而应该被理解为一种世界观的胜利。这种世界观召唤着真诚、信任、质朴与和谐,就像许三多最经典的台词:


“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多做有意义的事情。”


●谁人不识“许三多”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这部电视剧就已经风靡内地。先是各个地方电视台的轮番热播,收视率居高不下;8月底,新浪网组织网络票选今年第二季度电视剧排行,《士兵突击》一举拿下最佳内地现代剧、网络人气剧和最佳男演员三个奖项,此评选专业性固然一般,然而其“群众参与度”却无庸置疑;与此同时,在网上对《士兵突击》一剧发表自己的评论,也成为一件时髦的事情,有些人居然说,没有及时看完这部剧集,就感觉自己已落伍于这个时代。


一部没有大腕明星参与、没有男女情感纠葛甚至连女性角色也没有设置的剧作,竟然征服了如此多挑剔的观众,不得不让人感到惊讶。


●可以生活在其中的装置


《士兵突击》的故事并不复杂。如果要以比较简单的方式来描述,那可以这样来说:乡下孩子“许三多”入伍后从列兵成长为尖兵的全部过程。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把这部戏看作一部青春励志电视剧的原因。


但是,这么描述只是一种权宜之计。答案很明显,《士兵突击》并不是一部像《红与黑》那样的作品,全力刻画一个人的成长;恰恰相反,它致力于塑造人物群像,除了“许三多”这个一般意义上的男一号,“袁朗”、“高城”、“史今”、“成才”等等人物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样的格局让人想起中国最负盛名的古典小说《水浒传》,只不过,《士兵突击》选择了一个固定的视角人物(或者说是线索人物)“许三多”。正是这一点以及许三多的个人气质让很多人联想起美国经典影片《阿甘正传》。


然而,对将《士兵突击》比附为《阿甘正传》的想法,该片编剧兰小龙明确表示了不同意。在他看来,“《阿甘正传》是用一个傻子的眼光来看待世界”,而《士兵突击》要表现的却是“一个(许三多)这样的人如何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生存”以及“同一环境中不同人物获得自由的方式”,这就是为什么在剧集中,袁朗、高城、史今这些“绿叶比红花还炫目”的原因。


一个创作者一旦确定这样的表现主题,那么如何造出一个合适的戏剧“装置”就变得重要起来。在《士兵突击》里,军队生活就是将要决定、改变、考验与记录这些人物命运的装置。兰小龙是如此理解这个装置的:军队的环境有点像社会,又不像社会那样过于炫目,军队的环境可以简单得像个寓言。


从这个意义上说,观众如果投入地观看剧集的话,完全可以从中找到现实中自我的影子,生活到这个寓言中去。因为我们每个人实际上都生活在某种社会“装置”中,感受着这个装置,和装置中的其他组成部分打着或多或少的交道。至于这个“装置”具体是军队还是报社,抑或是其它,和这个寓言的结构与性质并无关系。


●以德服人:一种世界观的胜利


现在我们依然面临一个问题:《士兵突击》到底靠什么征服了观众?


让我们回到剧情。《士兵突击》的男二号是谁?不是装甲老虎高城,也不是老A袁朗,而是许三多的小同乡成才。成才和许三多互为对方的“镜像”。成才的聪明对应着许三多的笨拙;许三多的成功又对应着成才的失落。他们是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在成才和许三多之间,有着无数的列兵和无数的人,他们起点大致相等,因为面对环境的作为不同,最终得到的结果也迥异,其中,许三多的结果当然是比较好的一种。


许三多是个“傻”人。班长随口的一句话,他就一个人修了一条路;连长、班副都看不起他,他除了努力让人不反感,从不反戈一击;给班长留两个热鸡蛋,还好心办坏事搞砸了七连的军演。但是就是这个“三呆子”,依靠他简单、笨拙甚至有点“一根筋”背后的品质,取得了别人无法想象的成功。这些令人羡慕的品质包括:善良、坚持、诚恳。


一位基层部队的干部在写给妻子的信中说,“我们少年时代都有一种崇高的梦想,但是随着我们长大,能力变强,却开始怀疑、取笑自己儿时的无知……看到了假,就开始怀疑自己崇高的真;看到了丑,就开始怀疑自己认定的美;看到了恶,就开始怀疑自己判定的善,于是我们不再坚持……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像许三多一样坚持”。这个坚持,是故事中“钢七连”的铁律,“不抛弃、不放弃”,是许三多不会忘记、不会背叛的信条。同样是“钢七连”的兵,成才会忘记,所以袁朗认定他不是老A需要的战士。许三多和成才二者的高下,至此才有一个阶段性的结果。


可惜的恰恰是,这种坚持的品格在现实生活中的际遇往往让人叹息,即使在爱情里亦然。从古到今,人们赞美真正的爱情,可是今天即使在爱情的领域,坚持也已经成为了一种弥足珍贵的稀罕物品。同样,诚恳似乎也在变得越来越难。导演康红雷说:“诚恳在今天的社会里很重要。我们现在到了一个什么程度?连你问‘吃饭了吗?’他都得眼睛在眼镜后面转三圈再回答你。……可不可以不用任何技巧,就能达到你心中想到的那个地方?”这个执导过《激情燃烧的岁月》、《民工》的导演对现代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种深刻的担忧。他说,自己对待创作常常有一种“愤怒”,而这种愤怒在作品中转化为了人物之间的几许“温柔”。


其实,康红雷也好,“许三多”也好,他们想做的和所做的,都不妨称之为“以德服人”。伟大的作家从来就不是折中主义者,价值观与是非曲直从来就是艺术的灵魂。他们就是要展现出自己的道德力量,来冲击观众的心灵。《士兵突击》展现出来的,是诚恳的力量、坚持的力量,他们相信有真善美、相信有崇高。“相信”就是他们最大的力量。观众就被这个力量吸引着,无法走开。


许三多的胜利,绝对不是“傻人有傻福”式的胜利,而应该被理解为一种世界观的胜利。这种世界观召唤着真诚、信任、质朴与和谐,就像许三多最经典的台词:


“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多做有意义的事情。”


这么“傻”的话,聪明的人都会用“后现代主义式”的理解,对之一笑而过;可惜,这却是有关幸福的最实在的表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