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崛起从台湾开始 一 女娲与盘古 府城投降

时有时无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size][/URL] “两位程先生,你们好。我是一旅旅长贾勤。这是我们一旅的政委彭明。” “在下程伟峰,见过两位大人。”程伟峰拱手一礼。“先谢过两位不杀之恩。不过,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呵呵。程先生客气了。但说无妨。” “城中只剩有一千绿营和三千练勇了。但是城中百姓还有数万人之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


“两位程先生,你们好。我是一旅旅长贾勤。这是我们一旅的政委彭明。”

“在下程伟峰,见过两位大人。”程伟峰拱手一礼。“先谢过两位不杀之恩。不过,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呵呵。程先生客气了。但说无妨。”

“城中只剩有一千绿营和三千练勇了。但是城中百姓还有数万人之多。依仗贵军的犀利炮火。一旦轰击,难免玉石俱焚。请容我修书一封,派人送进城去劝降台湾总兵及府台大人。”

“我们也有这样的考虑。所以已经向总部申请推迟一天发动攻击。之所以请两位过来,就是为此。不过不是仅仅劝降总兵和府台,而是劝降整个台湾府城里的人民。请你还要告诉他们,全台湾,现在只有他们还在抵抗了。嘉义、凤山、彰化守军都已经被歼灭了。”

程家兄弟在彭明口述大致意思下当即修书一封。写完后,一个旅政治部的文书用数码相机拍摄下了他们写就的书信,并通过军用无线通讯链路传回了基地。基地则将这封劝降信以及我军对台湾府城的通告和各部队传回来清军被俘将领的照片,整合到一起印刷了十万份传单。

当夜,两架通用直升机飞抵台湾府城上空,将这十万份传单洒遍了全城。



晁又玠的书案上现在就放着这样的传单。有文字有照片,有劝降有通告。照片是全彩色的,照片上一个一个被俘将领栩栩如生。看来岛内清军除府城外,估计只剩下一两千人了。澎湖副将周伯权手下也只有两千余人,纵使全军来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福建全省驻军还有两三万人,可等他们集结来援,却不知何年何月。何况现在遍地狼烟,响应太平军起事的各种帮会比比皆是。福建省各地驻军也不过勉强应付而已,哪有余力抽调重兵。

晁又玠看看外面的天色微明,快要卯时初刻了吧。传单上说辰时初刻,城外敌军会炮击府城城墙的东南角。晁又玠向外喊道:“来人。”

“大人,”一个戈什哈推门进来。“有何吩咐?”

“辰时初刻,让东南角城墙上的守兵都撤下来。马上派人巡城。有这样的传单全部都收缴上来。”晁又玠指指桌上的传单。那是他的亲兵午夜过后在院中发现的。真不知道,敌人是什么时候将它送进来的。

“大人,这个东西已经飘的满城都是了。巡夜的弟兄说四城街道、房顶上到处都是。起码看见过几千份。”

晁又玠又是一惊:城中有近三千练勇。要是看见这个东西,军心动摇啊。妈的,程伟峰投敌,练勇军心已乱。又想起坚持出击的彭大鹏,这个没用的东西。三千精锐,除了派作游骑的五十个骑兵逃回来二十来个,剩下的竟然全军覆没了。

晁又玠挥挥手让戈什哈退了出去,心中的焦虑已经无法掩饰,坐卧难宁啊。


1853年3月17日早上七点差三分,贾勤和彭明站在一个距台南府城东南角四公里多的一个小土丘上。那是昨夜刚刚建好的一个掩蔽部,从这里,可以用高倍望远镜清晰的看到台湾府城的东南角。边上站着程伟峰兄弟二人、孟炜、沈治华等人,也都在用望远镜观察。

“东南角的敌人撤到两边去了。看来他们是收到昨晚的礼物了。呵呵。”沈治华嘴上还不闲着。

“旅长,时间到了。”一直拎着通话器,看着时间的一个参谋提醒道。

“嗯,开始吧。”贾勤下达了命令。

佘兆功在通讯线路的那头收到了命令。“按预定坐标,开炮。”

四个身管炮连的24门火炮开始集体发言了。

台湾府城城墙的最底层是用土、石灰和糯米汁混合夯打,异常坚硬。然后再用土层层夯打。外侧墙体与顶部是用一尺见方的长方形青条石垒起来的,石块与石块中间是用糯米汁混上石灰填实。城墙上外侧筑有雉堞,又称垛墙,上有垛口,可射箭和瞭望。内侧矮墙称为女墙,无垛口,以防兵士往来行走时跌下。内侧墙体则用大块的青砖垒起。

城高两丈四五,顶宽三丈,底宽五丈。城墙外五丈有护城壕。护城壕宽五丈,水深近丈,水面宽也有三丈左右。

在那个时代,也算是坚城一座。想攻破它,可能会付出几千人的伤亡。可是在现代化的炮火下,冷兵器时代固若金汤的坚城深壕不断崩塌倾倒。第一批24发炮弹落下,台湾府城东南角的城墙就垮了一半。外侧墙体那硕大的青条石有的被炮弹崩成了碎片粉末,有的则碎成几块四散迸飞,有的更是整块的被气浪抛入了护城壕中。城墙中的夯土被爆炸震松、从炸开的城墙砖石缝隙中抛撒出来。内侧的墙体虽然被炮弹直接命中,但是却也受不了这种冲击,向城里面垮了下来。

随着炮弹不断的落下,城墙崩塌的缺口也不断扩大。一直到城墙东南角已经变成一个方圆三十多米的巨大缓坡,炮弹的落点才转移到了东南角外的护城壕。只是用土夯打的护城壕,更加经不起这样的摧残。不一会儿,在那里本来有个拐角的护城壕变成了一个大水塘,只是水深却不会过膝。


虽然,晁又玠早已下令东南角上的守军往两边撤走。可是他却没想到炮弹的威力会有那么大,在城墙上执哨的绿营兵也没有想到。结果这场炮击还是让几个倒霉的绿营兵被波及。活埋了两个,震死了四个,还有十几个被震晕了。

晁又玠脸色铁青,抛下手中的千里镜,从南城门敌楼上走下城去。他已知道,城已不可守了。来到城楼下,翻身骑上战马向自己的总兵衙门驰去。

东门箭楼上的知府杨晨,被惊吓的脸色煞白。他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袖筒里的一份传单。想起其中的一句话:“不管官兵士民,出降即不妄杀一人。”

边上的师爷看见杨知府的喉结抽动了一下,额头上布满了虚汗。箭楼里的大部分人其实都一样,都被刚刚结束的这场炮击而震撼了。

杨晨恨不得当时就下令开城投降。可城墙上都是绿营兵,他不知道这些看起来已经心无斗志的兵会不会服从他的命令。

杨晨步履蹒跚的下了城墙,直到做到轿子里,总算是定下了心神。他知道,城中的守御的主力已经变成了练勇。可昨夜满城纷纷而降的传单却让晁又玠对练勇起了疑心,所以今早,绿营兵才全面接管了东西北三个方向、原来由练勇负责的城墙。练勇在城中虽说还有近三千人,可却分属四营,不相统属。要投降,只有晁总兵点头才行。可晁又玠是个死脑筋的主,要他投降是完全不可能的。除了晁又玠,绿营武官只剩下两个千总、四个把总;都登不得台面。想到这里,杨晨打定了主意。

“去练勇营,不回衙门了。”杨晨在轿中吩咐道。


四个练勇营官刚刚跟着晁又玠目睹了城外炮兵的威力,正心惊胆战中,听了知府大人杨晨的主意,当即一拍即合。四个人点起全部练勇将早已空虚的只剩下三十多个亲兵的总兵衙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请总兵大人出来答话。”杨晨怕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只站在一队练勇后面向衙门口的两个亲兵喊道。

晁又玠刚刚回到自己的书房里,和两个千总商议对策。椅子还没有坐热呢,就接报练勇将自己的衙门围了,知府杨晨请他出去对话。

“杨知府,你发动练勇围我总兵衙门,是想谋反吗?!”

“嘿嘿,晁大人,为免城中百姓生灵涂炭、玉石俱焚。学生请大人开城投降。”杨晨阴恻恻的奸笑道。

“贪生怕死之辈,毋庸拿城中百姓说事。”晁又玠环视了一下四周已经剑拔弩张的练勇。呛得一声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我晁又玠从戎数十载,焉有降贼之理!你杨晨身为朝廷命官,难道不知报答君恩?!你口中常说孔孟之道,却作如此猪狗之事,旺为天子门生!”

“大人此言差矣。我非是思虑自家性命,我为城中父老计。大人靡下绿营,现在都在城上呢。衙门里只有几十名戈什哈。我劝大人还是不要螳臂当车了。”

晁又玠知道,自己身边的几十个人绝挡不住这两千多练勇。城上的绿营兵也不能够马上来救援。就算他们来救,最多和练勇混战一场救出自己。可城外的敌人还虎视眈眈呢。此城已必不可保了。

“鼠辈,你可降;我晁又玠却不会抛却君恩。”晁又玠面北跪下,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为城中百姓及我绿营将士,……”说到此处,他横剑自刎了。

“大人,呜……”两旁的两个千总和几个亲兵救援不及,只能哭送他们的总兵、愚忠的晁又玠。

“陈千总,孙千总,人死矣,多哭无益。还是请尽早下令绿营守军投降,才是上策。”杨晨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昔日上官的黯然离去。


不到上午十一点,台湾府城的守军在知府杨晨带领下,开城投降了。城中剩下的近三千练勇也同时投降。整个台湾岛上,只剩下大概近千名四散驻扎在村镇里的绿营兵。很快就会被肃清了。澎湖列岛虽然还有个副将周伯权统属了水陆绿营共两千余人。可是他还被蒙在鼓里,对台湾岛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还全然不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