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我的学生时代2——“八大金刚”罢了社会主义的课

liuxing824 收藏 8 166


看了这个标题,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个事情很严重,有一种文革时期的“顽主”被批斗的感觉。其实这“八大金刚”的绰号是我初中时候的校长给我们班的八个男生取的,很有幸我成为了其中一员并参与了“罢社会主义的课”。

事情发生在1997年的上半年,我们即将参加中考的时候。我初中就读的学校是一所九年制一体的子弟学校,学生比较少,我们班不到三十个人左右,男生也就十来人。说实话,当时我们学校的校风不是很好,一些没有工作的单位子弟,也就是那些社会青年,就喜欢到学校附近游荡,而我们正处于青春期的躁动时期,渴望成熟而往往又心理不成熟,所以很多同学就认为和那些社会青年接触就能尽快成熟。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接触社会青年久了,加之港台影视的影响,很羡慕港台影视剧里的那些“学生王”,自然感染了一些社会青年的不良习气,模仿了很多影视剧里的做法。

我们班的男生很让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头痛,做课间操稀稀拉拉,上课睡觉、和老师顶嘴、调戏女生,下课后躲在厕所和操场的树林里抽烟,连在老师办公室里留校也经常做小动作,到了快要中考的时候很多人几次模拟考试都不及格。老师们为了保证学校的升学率,也好给自己、学生和家长一个交待,只好经常让我们留校,并经常在放学后加课。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当时是这样想的,所以就发生了这样一个严重的、轰动全校的,并且到现在一直保持记录的 “罢社会主义的课”的集体恶性事件。

那天下午第二节是体育课,体育课后还有一节政治课,而且上午就通知了下午要模拟考试。因为中考在即,而且那年中考突然取消了体育考试,所以体育课一般都被其他老师早早预定了。那天,我们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可以自由“放风”的机会,在球场上一个个玩得不亦乐乎,下课铃响后,留下了我们几个男生,其他同学都回教室去了。不久后,上课铃响起,大家才记起要去考试了,赶紧从操场往教室跑。别的老师的课我们一般都敢迟到,但唯独政治课不敢迟到太久,因为政治老师不是别人,是我们的校长。

跑着跑着,一个同学说道:“干脆不去了,我们出去玩去。”

“不好吧,这可是校长的课。”

“怕什么,你看那电视里面,连校长都敢打,再说这次考试你们谁复习了?校长监考你们敢作弊?反正考不及格,回家拿了试卷要家长签字不得挨骂啊?不考不就不用挨骂了?”

“也是啊,我们干脆就不考了,出去玩去,都回来,别跑了。”有几个平时胆大的随声附和道,大家也都停住了脚步。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要是校长告诉家长,那就惨了。”一个同学说完就跑了。

“胆小鬼,每次都是他打退堂鼓,算什么英雄。”

其实当时我心里也犯嘀咕,正拿不定主意是回不回教室考试,但是听他们这么一说,而且看再没人走了,我也就没走。

“我们现在不能走大门出去,校长肯定在走廊上等着我们,先到操场后的树林去,大家翻墙出去。”煽动我们逃课的同学说道。

“对,我们先到树林里去,走……。”

来到树林里,一个同学从口袋里掏出几根烟,大家两个或者三个人抽一根,一边透过树木间的空隙警惕地观察着教学楼方向的动静,一边抽着烟想着去什么地方玩,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去学校附近的水塔。学校附近只要是能去的我们都去过了,就那上面还没去过,而且在水塔顶上还能听到下课铃,看到教学楼里的一举一动,只等考试完毕,我们就回教室拿书包回家。

走到围墙边,我们将手上还没有抽完的烟掐灭,小心翼翼地放到口袋里,飞快的翻过围墙,一路有说有笑地朝着水塔狂奔。

爬到水塔顶上,我们几个又把刚才没有抽完的那半截烟点上,在享受着水塔顶上的袭袭凉风的同时,还不忘讥笑“临阵脱逃”的同学在教室里正成熟着何等的煎熬。烟抽完了,就把水塔顶上的斜坡当滑梯,要不就围着水塔转,看着底下的风景。下课铃响了,教室里还没见一个人出来,我们就继续在水塔顶上玩闹。又玩了一阵,一个同学拿出当时很流行、很拽的“数至尊”CALL机,看了看时间,快6点了,家长下班快回家了,水塔就在上下班要经过的路边,必须转移阵地了。从水塔下来后,正好遇见一个本班同学,问他考完了,校长也走了,我们就放心大胆地大摇大摆朝校门走去。

走到校门口,却遇到了班主任,原来班主任从上课铃响后就一直在这里等我们,心想大事不妙了,但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朝班主任走过去。

“你们几个跟我到办公室去,说说干什么去了。”班主任非常平和的说道。

其实我们的班主任对我们很好,即使平常我们犯了错误让他很头痛,她也很少发脾气和叫家长来,每次都是和我们耐心的谈心,即使是留校也不会像其他老师一样留到很晚,有时候别的老师把我们留到很晚,她还会买饼干给我们吃。因为她知道我们都有逆反心理,不想触动我们更大的逆反心理,她是想通过一种朋友间交流的方式来帮助我们改正错误。只是我们当时很少能体会到,即使体会到了,也会因为她对我们的一再宽宏大量而忽略她的良苦用心。

所以我们当时就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的,最多写个检查就完了,写这东西可是我们的拿手绝活。

没想到上了楼,班主任带着我们径直往校长办公室走,校长可不是班主任,可没有那么和气,她正憋着一肚子火呢!

“不错啊,你们真不错……”校长气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

“罢课啊,你们居然敢罢课……罢社会主义的课。”校长看着我们气就不打一处来。

而我们几个正低着头在暗自为那句“罢社会主义的课”而闷嘴发笑,却又不敢笑出声了。终于,有一个同学闷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了,又立即捂住嘴巴,涨红了脸,头低得更低了。

这一些更加触发了校长愤怒的神经,“我教了几十年书了,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你们这样的学生,罢了课还敢笑。你们八个人很了不起啊,每次干坏事都有你们八个,看来得叫你们八大金刚才能衬托你们的光辉形象啊!”

………………

面对校长的咆哮,我们只好保持沉默。

“你们八个马上去叫家长来,我在办公室等着。”

“你们先去我办公室写检查吧,写完检查再去叫家长来。”班主任为我们开脱道,校长见班主任这样说,也不好再坚持让我们马上叫家长,“去吧”,校长挥挥手对我们说到。

趁着班主任在劝说校长的功夫,我们几个就商量检查该怎么写,最后大家就一致认为,不能承认是逃课,而是上体育课忘了时间,不然家长知道了不打死骂死才怪。

几分钟后,大家写了检查给班主任看,班主任很不满意,依然平和的说道:“看来真的要请你们家长来接你们回去咯,本来我和校长说好了,只要你们承认错误以后不再犯就不请家长来了,你们看着办吧。”说完关上门出去了。

看着天色渐晚,大家也只好一五一十地事情经过写上,并深刻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保证以后再也不逃课,要好好表现,好好复习功课,争取在最后的一个月里把学习成绩搞上来,争取考上一个好学校云云。

回到家后,老爸老妈问起这么回来这么晚,我只好说老师留着背课文就闷头吃饭去了。不过后来他们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这已经是在我通过最后一个月的冲刺考上高中的时候了,他们只是教育我,要好好学习,不要再调皮了,要开始为将来做打算了。

上高中以后,我还真的没有像初中那样乱搞了,不过还是旧病复发了一次,留着下次再写。


本文内容于 2008-2-11 3:35:15 被liuxing82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