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京城的门》八

《北京城的门》八


三。外城(三)


外城的南城墙与内城对应着也开了三个门:左安门、永定门、右安门。喜仁龙在《北京的城墙和城门》中写到:“京城的外城部分,大体是由喧闹的集市、巨大的庙坛和广阔的田畴组成,只有它的北半部才有点象城市。从内城的南三门伸出三条通衢笔直南延,在这三条干线之间的地区,人群熙攘,忙碌异常,充斥于现代商业区中的那种喧嚣声,沸沸扬扬,不绝于耳。但是,如果你顺着天坛和先农坛的围墙之间向南再走不远,尤其是向东、西侧墙方向走去,便可以穿过热闹的商业城市,步入车马稀少、环境清幽的乡间村庄。继续向西南或东南方向走下去,屋舍越来越少,旷地则越来越多。外城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的地面上盖有房舍,而且大都是很不起眼的房舍。”


左安门俗称“江擦门”或“礓磋门”,在中国古建筑中,礓磋指石制的、没有梯级的坡状台阶。但是否有这样的台阶,已经无从可考。左安门开在外城东南角西边不远,说对应崇文门那是瞎掰,它和东便门差不多在南北直线上。老左安门城楼是座单层单檐歇山式建筑,面阔三间,进深一间,楼连城台通高15米;其箭楼为单歇山式,灰筒瓦顶;面阔三间,楼连城台通高16.6米;方形城门开在箭楼下。

“天坛背后,是北京城墙范围内最偏旷的地区。低陷的道路伸延于松软沙土之中,很少有车辆过往。道路两侧,一到雨季,便积水成潭,所以野枣树,大蓟和杂草长得又高又密。”(《北京的城墙和城门》)这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景象。实际上左安门一带原也草水丰美,从左安门东的萧太后河的历史就可以看出,辽代时这里该是鱼米之乡;从这一带土壤多沙来看,在大运河未修筑至京城之前,这一带该是高粱河的下泻处,再古椐考证还曾为古永定河流经之处;元时永定河已南移很远,虽修筑通惠河,这里仍为泻洪湿地;以至于当喜仁龙看到时感叹道:“世界上有几个古都可以提供如此开阔的无建筑地面,可以在其城区内看到如此纯粹的田园生活呢?”

左安门的标志景观叫“左安架松”,指在左安门外曾有几棵遒劲、盘曲的松树。这原是肃武亲王墓,墓的碑楼与东西朝房之间,有六棵松树,这些松树枝干盘曲,用架子支撑着,所以叫做“架松”;因为这里曾是去天津的陆路通道,进出城门的人都喜欢在架树下休憩,故称“架松”。久之被人们誉为胜景,叫做“左安架松”。

左安门还有个称呼叫“村门”,只因城门内外的道路从没规划过,内有片片水泡子,外是开阔田野,路是沿水塘田间自然形成的,一派乡野气息,芦苇、庄稼、蔬菜,散落的民居,完全就是农村。原本这里是通往天津、山东与河北东南一带的交通要道,自打铁路修进了北京城,这两条腿走路就基本消失了,所以就越发如同乡野村镇。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左安门箭楼被率先拆除;1953年,瓮城、城楼和箭楼城台被相继拆除,护城河被取直。

现在左安门这个名字被人提起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而有取代之势的名称是龙潭湖和北京游乐园,52年经过休整后,由北京站连通丰台的铁路和斜斜的左安门内大街,将龙潭湖分成了三块,还是梁思成给起名叫龙潭湖。84年中湖建成北京游乐园,东湖叫龙潭湖公园,西湖叫做龙潭西湖公园;里面搞了不少仿古的东东,倒是可以一看。湖北岸有袁督师庙可以瞻仰凭悼。

左安门外现在已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四周都是新城市的面貌,完全没有了乡野村头的意境,“村门”的称呼已经作古了。


右安门在南城墙的西点,与内城南北对应的是西便门和宣武门中间。其在老北京嘴里有很多的叫法:南叶门、丰宜门、南西门、花门。“南叶门”是当年闯京城的外乡人所用方言的谐音;“丰宜门”是因为金大都的丰宜门在这附近,文人们为显示自己的多才继承下来的;“南西门”是由此门在外城方位而形成的;“花门”则是因早前鲜花大多由此进城而确定的。

金时大都南边丰宜门外至丰台一带风光秀美,达官贵人们纷纷修筑花园别院,构建亭台楼阁,记载中就有万柳堂,遂出堂,玩芳亭,匏瓜亭等,元代虽然靠北建都,但此地种花风气已然形成,至明清仍然是花乡。好作诗的乾隆爷晚年留下诗作::"广甸垠迤临丰台,丰台村景殊他哉.郭驼遗风杂树种,殷七妙术繁花开.花开树种今复古,村人世业如商贾.冬雪春霖今岁好,嫣红姹紫看夹道.....",清代文人龚自珍曾作“西郊落花歌”:“西郊落花天下奇,古来但赋伤春诗,西郊车马一朝尽,定庵先生沽酒来赏之。...安得树有不尽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常是落花时!”明清两代,京城帝王百姓生活中的鲜花大部分来自丰台,而丰台草桥、黄土岗的鲜花十之八九都要从右安门进城,右安门因此成为鲜花之门。“右安花畦”也就成为右安门的标志景观。《帝京景物略》有:“右安门外十里草桥,方十里,皆泉也。”《日下旧闻考》中记载:“草桥众水所归,钟水田者资为利。有莲池,香闻数里。牡丹芍药载如稻麻。”当时右安门外草桥一带景色优美极致,文人墨客常聚于此,游春赏秋,欣赏百花争艳,聆听潺潺流水,吟诗做词。到清末民初,右安门一带仍然是花草树木茂盛。

右安门与左安门为姐妹门,形制与左安门相同,从建成后多次增建、重修。北京城虽经历了多次战火,但都与右安门擦肩而过,至共和国成立时,是外城保存最为完整的城门。1953年才拆除了箭楼及瓮城,城门楼于1958年拆除。

右安门外的遗迹,大都只剩下地名,如花园村,史书中记载:“廉公未老休致,其城南别墅当时称廉园,花园村之名起此,内有清露堂匾。”如草桥村,《春明梦余录》记载:“今右安门外西南,泉源涌出,为草桥河,连结丰台,为京师养花之所。”还有玩芳亭、尺五庄等。

明朝建右安门时内外的田地是连成一片的,所以城内也有大块的菜地花园,如南菜园、南樱桃园、陶然亭。虽然陶然亭是清康熙年间工部郎中江藻所建,但古刹慈悲庵自元代就有,历史上这里是文人墨客荟集赋咏之地,曾留下许多传诵一时的诗篇。

现如今如果有人想打听原来的城门楼子,住在这附近还没有搬走,或是回迁的老人,会告诉你说,就在立交桥望北过护城河不远的马路当间儿。现在去右安门的人都是奔着大观园,这都是叫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给闹腾的,说实话这根本没人家曹先生什么事,都是研究红学的文人们玩命的煽忽,可还得感谢人家。早前的人们是因为这护城河外是花乡,而且有个城门楼,所以记得右安门;现今楼子不见了,如果没有这么个大观园,恐怕没多少机会问起或说起右安门这个名字了。


永定门开在南城墙的中间,为外城南垣正中门,即外城之正门,位于今永定门东、西街之交汇处,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为重檐歇山式顶,顶铺灰筒瓦,饰灰瓦脊兽,嘉靖四十三年增筑瓮城。有人考证:清康熙三十二年完成的《康熙南巡图》第一卷,绘有永定门全景;乾隆十五年绘之《乾隆京城全图》,永定门仍为重檐歇山顶,有瓮城,无箭楼。判定其箭楼应在乾隆十五年后增建,所增建之箭楼,形制与外城其它各门相同。

从北京城的中轴线看,永定门是中轴线最南端,正经说,这才该是北京城的正门。所以城楼的形制是外城里唯一与内城城楼相同的。“从西侧,全部建筑一览无余,使你可以看到永定门最美丽、最完整的形象。宽阔的护城河边,芦苇挺立,垂柳婆娑。城楼和弧形瓮城带有雉堞的墙,突兀高耸,在晴空的衬映下显出黑色的轮廓。城墙和瓮城的轮廓一直延伸到门楼,在雄厚的城墙和城台之上,门楼那如翼的宽大飞檐,似乎使它直插云霄,凌空欲飞。这些建筑在水中的侧影也像实物一样清晰。每当清风从柔软的柳枝中梳过时,城楼的飞檐等开始颤动,垛墙就开始晃动并破碎……”通过喜仁龙的眼睛,后来的人们还可以感受城楼的巍峨壮观与周边的美丽。

1951年为改善永定门交通,拆除了瓮城和东西两侧的城墙。1957年,因为“妨碍交通”永定门城门及箭楼被拆除,护城河被裁弯取直。从此,全长7.8公里的北京中轴线失去了起点。前几年政府又花费近一千万元重建了门楼,据说是以原汁原味的原则,但没有了城墙的依托,没有了瓮城和箭楼的铺衬,孤孤怜怜地戳在立交桥和马路中间,也就起个证明这里是中轴线南起点的作用,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特殊需要”吧,说白喽,也就是个超级豪华的大石碑。

永定门的标志景观叫“永定石幢”。在永定门外大街路西铁道南侧,有一座方形砖台,称“燕墩”,也叫“烟墩”,附近老人们称其“小皋”。元代时原为土台,明朝建筑外城时将其用砖包砌。台子平面呈正方形,高九米,西北角开辟石门两扇,内设石阶四十五级,可循级而上登临台顶。清乾隆时在上面台顶正中立御碑一座。碑身南、北两面镌刻有汉、满两种文字,是乾隆爷亲自撰写的《御制皇都篇》和《御制帝都篇》两篇碑记。碑文记述了幽燕地区的历史沿革、山川名胜及民俗风情。从此,这石碑和燕墩一起也就成了清朝所设的五方五镇实物之一,被人们赋予了“永定石幢”的美称。

明时外城墙的修筑,不仅是要保护城外居民的安全,从皇帝与大臣们还是想把外面的四个祭祀场所圈进来,从已经建成的南城墙是紧贴着天坛南墙外像东西展开这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只是可惜明朝当时没那么多的钱财,不然现在的北京城将更加庞大壮观。不知道哪位喜欢历史架空小说的兄弟能创作一篇,把那半拉子北京城按当时的设计完全建成。

明嘉靖三十二年前,天桥往南多是菜园子,属于纯粹的农村;自永定门的建成后,不仅延长了京城的中轴线,也使得这城乡结合部由天桥向南移动出城,被圈入的农民逐渐转成打工者、小商人或手工业者以及居民,这也使外城商业更加的繁荣。

进了永定门,东为“天坛”,西是“先农坛”。

“天坛”始建于明朝永乐十八年,比修建外城墙早了一百多年,是帝王用以“祭天”“祈谷”的建筑,开始是天地坛,嘉靖九年在北城外分设地坛,嘉靖十九年改方型大殿为圆形建筑。清乾隆时期予以重建,主要建筑祈年殿、皇穹宇、圜丘建造在南北纵轴上,总面积达到273公顷,比紫禁城还要大。这大概是因为老天的居所自然要比天子要大吧。八国联军攻北京城时,曾将大炮架在园中炮轰正阳门。

“先农坛”又名山川坛,是皇帝们祭祀先农、山川、神祗、太岁诸神的地方。与天坛同时建造的,到嘉靖年间才基本定型,清乾隆时期曾重修。原有两重围墙,面积一百三十公顷;北洋军阀时期拆除了围墙,现在还保存有观耕台、庆成宫、太岁殿、神仓、先农坛等处内坛墙内的建筑。对于“先农坛”,让人记忆的是座落在皇家祭坛“先农坛”原址上的“先农坛体育场”,北京国安队曾在此创造出辉煌的战绩。

过两坛就是“天桥”,这里好象比永定门有名的多,不论小说电影都会提到它。原这里确实有桥,位置在现今天桥南大街北口十字路口处。有人考证:大约在元代建的天桥,南北方向,两边有汉白玉栏杆。桥北边东西各有一个亭子,桥身很高,也就是高拱桥。《北京市宣武区地名志》中说:“清光绪三十二年整修正阳门至永定门的马路,将这条路上原来铺的石条一律拆去,改建成碎石子的马路,天桥也改建成矮矮的石桥。1929年,因有轨电车行驶不便,就将天桥的桥身修平,但两旁仍有石栏杆。1934年展宽正阳门至永定门的马路,就将天桥两旁的石栏杆全部拆除,天桥的桥址不复存在。”元明时期,这一带河岔纵横、水塘相连、杨柳夹岸,绝对是北国江南,不然皇上不会把天地坛、先农坛建在这附近;外城圈好后,游人的增加,自然也商机无限;到康熙年间,灯市迁到前门外,使这一带愈发的热闹,成为商业、游艺业集中地。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本人占领了北平,这里逐渐衰落萎缩,成了个破破烂烂的穷地方.小说《龙须沟》写的就是曾经从天桥下流过的那条河,只不过解放时已经是个臭水沟了.现在的人,没人见过天桥,只剩下个地名,和“天桥有天无桥”还在流传。至于永定门年轻人的记忆里恐怕只有个火车站能和它联系起来。

-----------------------

瑞典学者喜仁龙曾对北京的城墙和城门做过形象的比喻:“如果我们把它(北京城)比作一个巨人的身躯,城门好像巨人的嘴,其呼吸和说话皆经由此道,全城的生活脉搏都集中的城门处。由此出入的,不仅有大批车辆、行人和牲畜,还有人们的思想和愿望,希望和失望,以及象征死亡或崭新生活的丧礼和婚礼行列。在城门处你可以感受到全城的脉搏,以至全城的生命和意志通过这条狭道流动着----这种搏动,赋予北京这一极其复杂的有机体以生命和运动的节奏。”(《北京的城墙和城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