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有感性的宗教等政治力量才是“邪”的力量

只有感性的宗教等政治力量才是“邪”的力量


柏拉图:

剩下来要解释的是什么呢?是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受哲学主宰的城邦怎样可以不腐败呢?一切远大目标沿途都是有风险的,俗话说得对:好事多磨嘛。


中国莲:


“受哲学主宰”,就是以理智理性以理(质量之理、道理、哲理或智慧等)服人为主导,从而目前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各行各业(当然包括宗教)的大多数专家学者,贼喊捉贼的自以为是的一言堂就会被相应的理性精英代表的民众所“唾弃”。


上述专家学者等权贵,就是以感情感性以“力(数量之力、财力、权力或武力等)”服人为主导的典型代表,上述专家学者等权贵,就是滥竽充数的不懂装懂者的典型代表。宗教,本身实质就是一种政治体系,感性的宗教传承,一般都与他们所信奉的所含最高深智慧经典著作没有关系。


所以,任何一个理性的国家或地区都不能搞政教合一,就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宗教,都有严重的宗教政治自身管理的局限性,而纯粹的政治则是囊括各种哲学及各种宗教等门派的综合领导行业。所以,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公民如果超过一半以上的人,都盲目崇拜一种宗教,那么这种国家就已经有严重的政教合一倾向。


当今美国这种皇族式权贵(如财阀等)私有制国家,竟然有80%以上的公民崇拜目前版本的圣经(这种资料本人来源于几种渠道),……美国总统宣誓就职竟然手扶圣经宣誓,很显然目前版本圣经的政治地位已经远超过美国宪法的地位。


“一个受哲学主宰的城邦(国家)怎样可以不腐败呢”?有理性最佳的互相监督制约的法律机制,各种机构的主要负责人又都是其全国德才兼备最优秀的智者;那么,又怎么能不强于那种,互相制约的法律机制是感性为主的,各种机构的主要负责人都是其国权贵的代言人。什么是腐败,直接或间接侵犯人民整体的理性利益长远利益,这才是实质的腐败;而侵犯美国一类权贵(如财阀等)的感性利益眼前最大化利益,并不是腐败。


目前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各行各业(当然包括宗教)的大多数专家学者,无论您是进入哪一种宗教的集会场所,无不是主要被相应宗教的专家学者类权贵所主要控制着。如崇拜目前版本圣经的***一类宗教,如佛教,等等一切宗教。宗教,在相应宗教的专家学者类权贵所主要控制下,都带有严重的催眠作用,无非是直接或间接搞个人崇拜,如果这种催眠下的崇拜得非常严重,那么,对抗国家政治的邪教,就这样产生了。


解释权在其人手中的金口玉言,不许理性辩论,唯我独尊等等,这就是邪教的典型特点,应该给与理性打击(利用他们内部理性与感性的两派的鹬蚌相争),以免不知不觉让宗教做大,影响国家政治法律等。只有感性的宗教等政治力量才是“邪”的力量。


“每一个个人既然都应该有同样的幸福和同样的利益,那末也就应该享受同样的快乐,抱有同样的希望”。同样的幸福、利益、快乐和希望等,并不是一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成为各个感性方面都一样的人,而是理性方面同样的幸福、利益、快乐和希望等。这种理性就是其国的人民都趋向于或已经达到分工协作的理性人尽其才和野无贤才,然后,相应程度按照福利及其人自己的付出,得到理性同样的幸福、利益、快乐和希望等。


★★★2008-2-10 22:15《正义与民主》系列第582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