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师太”为练武功至今单身 弟子多达千人

“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我最痴迷的峨嵋武功发扬光大。”最近,62岁的张培莲对《中华峨嵋武功》进行了再次整理。这本“武功秘笈”,是她用尽心血写成的。昨日,记者听她讲述一生痴迷武术的故事,就如同品一杯浓郁醇香的清茶。



5岁被练武老人相中



张培莲老人的精神状态比一些年轻人看起来还要好。这名市武术队的高级教练退休近8年来,从没有放下过对武术的追求。



“现在,武术界的很多朋友都开玩笑叫我峨嵋师太。”张培莲爽朗地笑着说,“我很开心,真的,峨嵋武术的确是我的最爱。”



这名已经称得上是峨嵋武术大师的“师太”,小时候进入武术领域的经历很是离奇。



张培莲的外公是一名武术家,母亲又爱看戏剧,血液中流淌的基因让张培莲从小就活蹦乱跳。“我现在都不知道我第一个师傅姓什么。”也许是张培莲“骨格清奇”,5岁时,她就被一名练武的老人瞄上。“当时我家住在南纪门下邵家院飞机码头旁,有一个练武的老年邻居,每天都要教一些小伙子练桩、站桩。”天天跑去观看还跟着比划两下,张培莲说,她就这样被老人相中。



从那时起,张培莲就没有间断过练武。先后师从南区路凤凰台的张师傅以及新华路、人民公园内的师傅……1976年,她放弃了在曾家岩小学体育老师的工作,调到当时的市体委任专职武术教练。



对着月光影子练拳脚



“我这一生最大也是唯一的爱好就是练武。”张培莲说,有时候,很多人都不理解。当记者听说她至今仍是独身时,也觉得有些不解。“师太”淡淡地笑了一下:“就是因为练武,把个人事情耽误了。”



凯旋路的一坡长梯和小什字至25中的长坡,都是年轻时的张培莲练功的场所。“那个时候,我天天都要跑去冲坡。”因为条件不好,为了看到自己的套路动作是否有误,每晚,张培莲都会看着月光下映出的身影来练拳。“用疯狂来形容都不算过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感觉自己的血肉、灵魂全都融入到了拳端、枪剑上。”



想方设法会数十高手



“文革”后,正规的武术活动还没开展起来的时候,张培莲就开始着手潜心研究峨嵋武学。拾遗补缺,她想方设法地会过川、渝、云、贵、陕等地的几十名武术家,包括知名和不知名的。她在江北体委挖掘历史资料期间,就碰到了民间老武术家赵子虬,好好跟他学习了峨嵋拳“三十六闭手”。



“我一直很想把峨嵋武功的精髓集中起来,保留下来。”“师太”说,经过多年准备,请教诸多名家,她写的武功秘笈内容越来越丰富,内容涉及峨嵋武功的各个方面。



“练武的目的首先是强身健体。”“峨嵋师太”说,“同时,把峨嵋武术发扬光大,也是保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方面。”



54岁获武术特别大奖



“我的劲头和身体好得很。”“峨嵋师太”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最近这三十年,好多年轻的学武者都练不过自己,“一起集训,一起比赛。经常是他们年轻人累得不行了,我还没事。”



1999年,54岁的张培莲参加在浙江台州举行的国际传统武术绝技表演大赛,以高超的峨嵋拳、峨嵋剑技压全场,获得两项特别大奖。



“南拳、北腿、峨嵋手。”这是对中华三大武术流派拳技特色的高度概括。当代武术界,把流传在大西南地区的各类地方拳术统称为峨嵋手。这是“峨嵋师太”所撰写的论文《浅析峨嵋武术的传统与现代风格特点》中所提到的。这篇学术论文,在去年8月举行的国际峨嵋武术节峨嵋武术论坛上拿到一等奖。



张培莲培养过的弟子上千名,其中包括现任四川省体育运动学校官员的李小红等武英级运动员。



记者临走时,“师太”非要送记者3本“秘笈”不可:“年轻人,没事也可练练武,把身体锻炼好,工作才有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