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站在歌乐山烈士陵园前。

这里象死一样沉寂,

话不能说,歌不能唱,

可惟独有铁镣的碰撞发出声音。

递纸、传信,这是坚定意志的秘密行动,

但也是壮丽无比的出征。

黑暗千方百计抑制剧烈的分娩,

耍出驾轻就熟的卑鄙技俩,

张舞侥幸一逞的最后疯狂,

倾施看家本领的血腥屠杀。

那是预料中的最后一刻,

不过竞是那么令人振奋而又令人遗憾。

信仰和希望的胜利曙光已经显现,

最后的牺牲却到了。

死亡和胜利是同义词,

对革命者而言,胜利就是最大的满足,

明天的阳光将是辉煌灿烂,

国际歌已从心底冒出。

为了新中国的黎明,

一群共产主义战士昂首挺胸上路。

这是红岩的英雄颂歌,

惟革命者最风流。

垂死与新兴;

遗臭与流芳。

这些在那晨曦降临的一刻即已见分晓。

红岩英烈,

那共和国凌烟阁上的佼佼者,

那天上永恒不熄的星座,

永远向人们诠释着较量的全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