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章反蒋战争 第二十二节偷来的模范排

ddtt 收藏 3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卫兵押着俩国军女特务往里边走,张顺正从林总那出来,他看着自己抓住的俩老婆正被政治部的保卫干事们全副武装的押送着,心里也有点惭愧,这俩人要玩硬的肯定会被军事法庭判死刑,光自己的离队报告就能让她们没命,可自己又不能不写报告,他走到俩女特务面前,民主联军的官兵没不认识张顺的,张顺走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卫兵押着俩国军女特务往里边走,张顺正从林总那出来,他看着自己抓住的俩老婆正被政治部的保卫干事们全副武装的押送着,心里也有点惭愧,这俩人要玩硬的肯定会被军事法庭判死刑,光自己的离队报告就能让她们没命,可自己又不能不写报告,他走到俩女特务面前,民主联军的官兵没不认识张顺的,张顺走过来也没人拦着,张顺站在她们面前,“你们俩可别硬顶着来,知道多少说多少,我会尽量让你们没事的,就算不是为了我,看在还没出世的孩子的面上,你们也不要跟法庭对着干。”

俩特务气的不说话,被卫兵和保卫干事们押进政治部,张顺回头看了看,他心想我就为暂时活命就诈降军统,现在自己活下来了可这俩人有麻烦,现在自己连团长都不是,成了小小的警卫营长,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工后私。

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警卫营里,士兵们都看到新来的营长,原来的教导员调走了,老营长成了教导员,新来的团长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脸上看不出受苦的痕迹,很多人都把张顺当成延安来的秀才。

牛小毛和张大勇跟随张顺多年,他们俩主动申请还做张顺的警卫员,他们俩各自拉着战马背着崭新的卡宾枪跟张顺一起到警卫营报到,警卫营的士兵除了一连四处站岗巡逻外,二连三连全部携带武器集合在一起。张顺现在早就不穿旧军服,他穿着跟民主联军一样的衣服,很多士兵都不知道他是起义过来的,他从警卫营花名册上发现这里新老兵各占一半,他腰上挂着盒子炮,身后背着卡宾枪,很像个专业警卫营的军官,很多士兵心里正议论呢,这么好的战马呀,什么时候自己有一匹,另外很多士兵感觉自己的三八大盖和四四马枪在漂亮的美式卡宾枪面前简直就不是枪,那是烧火棍子。

张顺照例给全营演讲,毕竟新来的人要跟大伙熟悉一下,他一张嘴就露出了辽宁的口音,很多士兵感觉新来的营长是自己的老乡,听到家乡的口音是格外亲切,“我叫张顺。老家是海城的,后来搬到辽宁市附近,我在九一八前就是国军,而且还是遭殃军(中央军),从九一八后我就跟小鬼子干,好容易把小鬼子送回家老蒋又野心膨胀,他不好好搞政治协商会议,不好好遵守双十协定,把我拿船弄到东北打内战,我是起义过来的,起义前我是中将师长,可军衔、地位、权力、金钱没有挡住我的良心,我也是穷人家出来的,我知道我起义过来是为谁打仗,不过我老犯错误,我也不怕丢人就直接跟你说吧,我为了骗军统的二十万大洋,跟俩军统特务有了不正当关系,不过地方上的同志还是很需要这些钱搞情报买粮食。”

众人听的都傻了,他们没见过如此说话不拐弯的指挥员,张顺看大家表情很惊讶就继续说:“我这个人新到民主联军很不懂规矩,一不小心就可能又被降职,各连连长都注意呀,你们可能因为我被降职就升到我的位置上来,这可是个好机会。”

新来的营长讲的话有点乱七八糟的,不过士兵们听的很有意思,感觉这个军官不像是指挥员,而是像个普通老兵,张顺走到队列里看了看警卫营落后的武器,他看看三八大盖,“这家伙拿着,上了刺刀站在总部大门口,多站几个人很是威风呀,不过都换成我这家伙也不错,只要捞到仗打很快就会换上的。”


政治部以及军事法庭开始调查俩女特务,玲霞是个不想死的人,她为了早点能离开牢房出去,能早点见张顺一面她知道什么说什么,连军统沈阳站整个给出卖了,她知道几次刺杀林总的未遂事件的详细情况,这对保卫部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政治部调查到的情报有些过时,至少女特务离开军统一个月,很多消息都不新鲜。

张顺每天除了操练警卫营以外没什么事可做,他时常溜达回老部队那,不少团和营都是四处出击带回不少战利品,这些东西反正骑兵也用不了,他干脆拿起老首长的架子,看到啥好就拿点什么。

一来二去张顺偷到不少好东西,把警卫营的笨马瘦马换成骑兵团的好马,还找了十来支新缴获的二十响,以及可以装备一个排的冲锋枪和卡宾枪。警卫营的一个新兵排很快被张顺改造成模范排,全排士兵都有好枪,什么斯登、M1、M3冲锋枪,以及M1卡宾枪,模范排走到那去就引来一片人的目光,平时林总不管到那张顺都出动模范排保护,很多潜伏在解放区的国民党特务都看到了装备精良的警卫骑兵排跟在林总左右,很多单独活动的特务,以及以小组为单位的特务都感觉无法执行刺杀任务。

玲霞很快的交代清楚问题,还表示愿意跟随民主联军跟蒋家王朝作战,军事法庭鉴于她的良好表现很快就对她进行了宣判,军事法庭对她之前为反动派所做的事一笔勾销,然后宣布当庭释放,张顺等在法庭门口,很快的就见到玲霞,虽然部队有很多规矩,但张顺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他看到玲霞自己走出法庭,还拿着释放的判决书,他都高兴坏了,他跑过去抱起玲霞转了一圈,因为周围的干部战士太多了,他没敢亲玲霞一下,玲霞说:“现在我不会回牢房,不过还要去学习班接受思想改造,希望你能去经常看看我。”

“没问题,现在我就呆在总部,哎,因为你的事我又降了级,现在连一个团也没得指挥,在警卫营当营长,我有的是时间去看你,你争取早点从学习班出来。”

“当然,我也盼着早点能每天见到你。”

“会的,肯定会的。”张顺感觉周围很多人看他,他松开玲霞的手,目送她跟随学习班的教官离开这里,此时天上出现一架照相侦察机,围着总部所在地的上空转了几圈,张顺抬头看看侦察机,心说话马上有事要做,国军说不定要对总部下手,可是夏季攻势林总指挥的很好,国军空军也没多少飞机可以轰炸大后方。


东北国军高级指挥官和军统驻东北的高级指挥官又坐在一起,会议室里没有端茶送水的勤务兵,会议室门外也没警卫,卫兵全里会议室大门很远的地方站岗,军统总是害怕军队的人泄露会议上的机密,这次会议讨论的就是如何合作刺杀民主联军的高级指挥员。

对于民主联军的夏季攻势国军毫无作为,大片土地被民主联军解放,国军在大城市以外的地方开始疯狂溃败,军队把希望寄托在打击民主联军首脑上,军统也希望可以干出点漂亮的事,会议上空军第一军区决定出动十几架运输机把国军精锐的伞兵营空投到民主联军总部附近,军统局沈阳站的站长决定派出所有优秀的杀手,战斗中军统特务引导伞兵对总部所在地发动袭击。

会议开完以后几小时,几十架C-47运输机都加满油待命,从老蒋那借来的伞兵部队携带大量的机枪、迫击炮以及弹药登上运输机,军统局的特务成了每个连每个排的实际指挥者,军统特务也穿着军装,每人都带着一支斯登冲锋枪和一支M1911手枪,伞兵带着美制卡宾枪,枪托都是可以折叠的,方便跳伞和坐飞机时候携带,伞兵的指挥官丢带着二十响,机枪手也都装备战斗手枪防身,伞兵选了最好的M1919A6轻机枪作为支援武器,还带了60炮、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一旦合围民主联军总部,机枪手和迫击炮手就火力解决守军,火箭筒把院墙全部打开然后投弹兵和喷火兵对房间里进行火力突击,他们连战术都研究好,不派兵使劲冲使劲顶,而是用火力进攻并消灭民主联军的守军。

空降选择在黄昏时间,飞机密集的飞到离指挥部不远的山区,伞兵和特务空降以后集合起来,在当地的特务带领下集中打击民主联军指挥机关,这一切都盘算的不错。

另外特务也把张顺作为打击重点,张顺罪大恶极,倒戈一次不说还诈降国军,把军统最漂亮的女特务给骗走不说好捎带走二十万大洋,现在国统区金融已经崩溃,法币飞速贬值,金圆券取代法币勉强支撑,民间大宗生意只能用黄金白银结算,一旦换成纸做的票子,不管是法币还是金圆券都不如银圆和金条,大洋那东西可是好东西,比纸票子好使的多,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被张顺骗走二十万,一下就资助了国统区的地下党,很多地下党员没必要为吃饭担忧,即使货币贬值他们也能拿大洋出去吃酒楼。

张顺在河边搂着玲霞聊天,玲霞是请假从学习班里出来的,她感觉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所以她要好好跟张顺研究一下怎么办,至少要有个简单的婚礼,需要一间不大的房子做新家,俩人正说呢就听见运输机群的声音向东边去了,张顺不知道运输机去那干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