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志 第六章 血战陈庄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6/

保定日军司令官东村有正听说围住了屡屡伏击“大日本皇军”的“匪军”。马上调集春田、腾森两个中队由大队长岩信少佐统一指挥,赶去增援陈庄日军。不算伪军,光日军就是七百多人,尤如暴风雨到来前的黑云,重重地压了过来,小小的陈庄顿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是人,就是一只麻雀也休想飞出去。

粗壮而又低矮的岩信少佐挎着九四式佐官军刀,手持着制作精细,工艺精良的十三年式望远镜,不住地观望着村庄。镜头里的陈庄仍是一片洗劫后的惨状。但他没有料到,他不但进了他的校友陈振华的镜头,而且陈振华手中举着的却是一架的“九八式”7x50夜间望远镜,出瞳直径远比他手中的十三年式要好,素有夜间望远镜之称,对他和日军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

(“九八式”本是日本海军和炮兵所专用,却被陈振华前段时间打伏击所获。这一仗光是士官用的“九三式”就得了十五架,全部配给了神枪班。)

岩信观察完后,手一指,第一发炮弹打了过去。炮声响后炮兵观测手也举起了手中的“九二式”角形双眼镜。

岩信少佐刚又举起望远镜,只听“乒勾”一声清脆的枪响,他一个后仰倒在了地上。周围的鬼子士兵一见少佐被打倒,忙上前救助。只见少佐九八式军服右胸上的M型红色步科胸章被打开了一个洞,红红的血沿着弹洞流了出来。

“少佐阁下、少佐阁下”士兵们喊了两声后,忙拖着他找隐蔽场所。

“吱”“轰”一颗八九式掷弹将这几个士兵炸的血肉模糊。

小李子这一枪打破了战前的沉寂。拉开了陈庄血战的序幕。

炮兵指挥官手旗一挥,顿时四门九二步兵炮从四个方向朝着陈庄猛轰。把个陈庄轰得砖飞树倒,一间间乡村房屋那经受的住这种炮击,更别说在还经历了一场大火焚烧之后。

猛烈的炮击之后,呛人的硝烟夹着墙倒屋塌泛起的土气四散漫延开来。日军的九二鸡脖子、歪把子架在四周,机枪手密切注视着村里。几百顶九零钢盔沿着半人高的青纱账快速而又隐蔽地向村庄扑来;几百把三零刺刀在耀眼的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骇人的寒光;几百双昭五编上靴踏在绿意盎然的土地上,发出哗哗的让人窒息的气息。

“乒勾、乒勾”此起彼伏的晋造六五步枪、三八大盖响了起来,前进中的日军士兵不时栽倒。“咕咕咕......”“哒哒哒......”九二鸡脖子、歪把子朝着枪响的地方开始了猛烈的射击,村里每打出一枪就会遭到近百发子弹的还击。密集的子弹打的青砖墙砖石沫子横飞,留下了密如蜂巢的弹洞、土胚垛子被猛烈的子弹冲击波冲的“轰”的一声倒塌了。

机枪声停了下来,歪把子枪管上裹着的帆布灼热套也冒起了青烟。

“乒勾、乒勾”村里又响起了零乱的枪声,随着枪声日本士兵又倒了十几个。九二鸡脖子、歪把子又叫了起来,一弹板、一斗子子弹还没有打完,空中就传来的尖厉的叫声,“轰、轰”六颗炮弹过后,几挺鸡脖子机枪顿时哑了下来。机枪手伤亡大半。紧接着又是一堆堆九一式手榴弹被打了过来,有的掉在地上还哧地帽着白烟,被弹药手一脚踢了出去。轻机枪手忙端上机枪转移。

“班哉”,日军士兵眼见离村口不到一百米了,个个嚎叫着冲了上去。

“哒哒哒......”村口的废墟里,被轰掉一半的房屋里喷吐出一条条火舌。冲在第一波次的日军士兵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在如此密在火力下全部伤亡。

第二波次“唰”全部卧倒在地,九二步兵炮被炮兵推到二百米处抵近射击。炮弹刚出炮口,“嗵嗵嗵”紧随步兵冲击的掷弹筒兵伏在地上也将掷弹打了过去。

村里的掷弹筒见此情景也毫不示弱,马上飞出了如雨一样的三用手榴弹。趴着的第二波次、第三波次的日军士兵被爆炸半径达八米的手榴弹一炸一大片。两个中队长一见趴着隐蔽的伤亡比冲锋还大,举起军刀指挥着士兵迎着弹雨冲了上去。在自己人打过去步兵炮炮弹和掷弹爆炸声过后,日军士兵一跃而去,阻挡他们的只剩下了一条火舌,子弹打尽后,这位从山西跟随陈振华而来的三十四军一九六旅士兵被日军捅成了肉酱。没有给他敬爱的姜玉贞旅长丢脸,没有给“荣誉旅”丢人。

日军士兵在付出巨大的后,终于冲进了村子,包围圈像套在陈振华脖子上的绳索,越勒越紧。

房上,院里,村街上处处枪响、时时炮炸,这一仗彻底打成了混战。地上院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土黄色的日军士兵尸体,中间也不时地夹杂着战死的兄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