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三卷 天狼行动 第四十九章天狼行动19

战火将军 收藏 6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size][/URL] 第四十九章天狼行动19 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入树林,许多大树被打得拦腰折断,横飞的木屑和弹片一样可以伤人,温特斯没有和斯皮尔斯躲在一个防炮洞里,(其实就是个炮弹坑。)因为这样的话,日本人一发炮弹就可以把这里的指挥机构捣毁。温特斯回忆在阿登战役中的情景,记得那个时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7/


第四十九章天狼行动19




炮弹接二连三地落入树林,许多大树被打得拦腰折断,横飞的木屑和弹片一样可以伤人,温特斯没有和斯皮尔斯躲在一个防炮洞里,(其实就是个炮弹坑。)因为这样的话,日本人一发炮弹就可以把这里的指挥机构捣毁。温特斯回忆在阿登战役中的情景,记得那个时候,利普顿那时与连部的报务员鲍勃?曼中士在同一个洞中。德军射来几颗炮弹。有一颗正好落在他们洞口,还好是颗哑弹。利普顿看了看那颗炮弹。曼点了枝烟。利普顿从未吸过烟,但他要了一枝,那晚抽了他的第一枝烟。


而共用散兵坑的穆克和潘卡拉。那个洞被打个正着。却不是哑弹,鲁兹疯狂地在洞里挖,却只找到几片碎尸和一块睡袋片。这就是命运。半年后的现在,已经躺在担架上的利普顿依然受着大口径火炮的威胁,但是炮弹上不再是德文,而是印着昭和XX年的东洋货。但是同样都要命,同样都那么猛烈。




散兵坑四周到处是弹坑和炸落的树枝。弹坑很大,分明是重炮炸的,可能是150口径的。重炮炮弹的声音震耳欲聋,十分恐怖。地面像地震一样摇晃。被炸上天,就不用说了,被,埋在土里拱不出来的也就那么地了。很多伤员又一次被弹片击中。


“我讨厌重炮!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的,这些该死的东西是伞兵的天敌。我们当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温特斯后来回忆说。


伞兵的轻武器的确是一流的,但是在这些远距离重炮面前的确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只能被动挨打。




军官们只能叫士兵们躲好。隐蔽好伤员,有经验的人说:“人们常说你若能听到炮弹打来,你就没事。”猛烈的炮击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树林里到处都有人呼救。


轰炸又继续了。鬼子人计划得很好。正如他们所料,停火时大家都走出散兵坑,救护伤员。然后他们再猛轰一气,20分钟后,炮火停息了。




刘农俊花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搞清楚他们面对的是日本军队的山口联队,就是曾经在上次行动中曾经险些坏了三营大事的那个配有150毫米口径重炮的山口联队!


“他奶奶的,到底怎么搞的,怎么又是这个什么狗屁山口联队。”赵越峰骂道。


林虎已经预感到这次行动已经中了日本人的阴谋布下的圈套。


“敌人又上来啦!”前方的观察哨喊到。正说着黑压压的一群已经高喊着“满塞”日语万岁之意冲了上来,迎接他们当然是哒哒哒响成一片的机枪子弹。前面的鬼子倒下一片后,后面的显然学乖了,他们匍匐在地上,用尸体当掩护一边前进一边射击。而鬼子重炮火力转而压制在树林中我军的迫击炮等武器的射击。从在黑夜中步炮配合的熟练程度来看,这些日本人训练是十分有素的。


而令人担心的事情不止这些,伞兵们手里的弹药现在已经不多了。平均每挺机枪只有一箱子子弹,而许多拿冲锋枪的士兵已经没有弹药,只好用缴获的日本步枪射击。


与总部通话的结果是要坚持到天亮才能获得空中支援,但是敌人好象知道伞兵们的软肋。敌人所有的火力都在射击,他们要似乎拼掉伞兵们所剩无几的弹药。虽然伤亡惨重却依然死战不退。死缠烂打。


林虎只好命令大家节省子弹,多点射,少连发,把敌人放近了再打。起码要放到50米的距离内。再密集射击。看见这边枪声稀疏起来,鬼子以为这边子弹已经不多了,在指挥官的催促下,又开始从地上爬起来,怪叫着冲上来。但是当他们冲过50米死亡线的时候子弹又象冰雹一样披头盖脑地砸来。鬼子头们立刻头颅碎裂,血污喷涌,惨叫连声…….日军在受到沉重伤亡后再一次被击退了。


连续几次进攻被击退,鬼子山口联队长大怒。大骂手下的几名大队长是废物,有损皇军的武威。并告诉他们马上下去准备,再次组织进攻,如果这一次再没有突破,就剖腹向他谢罪。几名大队长耷拉着脑袋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地嗨、嗨、嗨…


他们大概不明白为什么在去年9月日军的23军为配合日军侵华部队总司令岗村宁次的发动的桂柳战役的时候,也是用一个联队的兵力来进攻这里。当时丹竹机场这里是中美空军的前进基地。而去年进攻这里的时候有国军一个团守备时候可以轻易得手,而现在对方才不到一个营的兵力弹药又少。而自己又有重炮支援,居然是久攻不下,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


在日本步兵准备的时候,山口命令配属炮兵继续猛烈轰击既定目标。他就不信他这几千发重炮炮弹就炸不死眼前这几百“支那兵。”


伞兵的两处阵地再次被硝烟和烈焰笼罩。树林中和机场上的伞兵再次遭到“该死的重炮”的蹂躏。


“该死的重炮”斯皮尔斯趴在弹坑中骂道,他知道两颗炮弹落在同一地点的概率并没有一些没有上过战场上的人想象的低,尤其是这样密集的重型火力的反复打击。与是他在心中不停的祷告着,希望上帝不要让炮弹落进他趴的这个弹坑里。




斯皮尔斯这个军官有点小名气。他高高瘦瘦的,黑头发,很严肃,有种粗犷的美,一看就是个领导模样,打起仗来是个很棒的基层指挥官。大家都普遍认为他“是一个强悍、激进、英勇而足智多谋的军官”。他在军官中外号“火花”,在士兵中外号“冷血”。诺曼底战役中,他因领导一场刺刀战赢得银星奖章。


保罗。富塞尔在《战争时期》中写道:第一次参战的军人心里总是以为,“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很机灵、敏捷、受过良好训练、模样很帅、很讨人喜欢行为非常严谨,等等。”可是这种感觉在参加过几次真正残酷的战斗以后很快就变成了“这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最好还是小心些。只要我在利用掩蔽物挖工事暴露身体射击时更谨慎些,只要我随时多加小心,我是能避开危险的。”


因为子弹和弹片是不长眼睛,不会因为你长的很帅就转一个弯的。斯皮尔斯并不怕死,但是他渴望着搏斗,渴望着面对面的冲杀。即使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一点。而不是被炮弹活埋在土坑里。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