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那月

雪虹 收藏 2 254
导读: 记得小时候过年,那真是一件最开心的事。 我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林区小镇——西尼气。别看地图上都找不到,那可是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当年去过的地方,现在还有他老人家视察过的纪念林地。当地人都念着他的好,他看到林区人太辛苦了,每人批了2斤豆油,按粮本供应。后来因为国家困难,把豆油改成了黄豆,豆油是从黄豆里面榨出来的嘛。 言归正传。这个小镇人口不过二万,南来的、北往的、山东的、山西的、还有四川、湖南、湖北的,都是五十年代开发建设林区来的。口音不一、习惯不一,但是,经过一段相处,渐渐形

记得小时候过年,那真是一件最开心的事。


我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林区小镇——西尼气。别看地图上都找不到,那可是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当年去过的地方,现在还有他老人家视察过的纪念林地。当地人都念着他的好,他看到林区人太辛苦了,每人批了2斤豆油,按粮本供应。后来因为国家困难,把豆油改成了黄豆,豆油是从黄豆里面榨出来的嘛。


言归正传。这个小镇人口不过二万,南来的、北往的、山东的、山西的、还有四川、湖南、湖北的,都是五十年代开发建设林区来的。口音不一、习惯不一,但是,经过一段相处,渐渐形成了统一的习俗。


有句俗话: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啊。说的是不管平时怎么样生活,过年这天都会吃最好的。我们那里也不例外。对于孩子来说,过年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大米饭、一咬直流油的饺子。


年三十的前几天,爸爸请来邻居的伯伯叔叔来帮忙,把妈妈辛辛苦苦喂养了一年的大肥猪杀了,那时杀猪都讲究几指膘,就是伸出手掌量一下,四个手指宽的肥肉就是四指膘,依此类推,指数越高越好。然后请来亲朋好友挑最好的肉、头蹄下水等大吃一顿,有的临走还要给带一块儿。妈妈、哥哥、姐姐和我是从不上桌的,等到客人走了,我们再吃。到最后,一只猪只剩下少半只,过年吃。


年三十的前一天,妈妈会把平时攒下的白面蒸几锅馒头,预示着发家。年三十的早晨,妈妈都会给哥哥、姐姐和我换上新衣服。中午的饭是正餐,爸爸妈妈会做满满的一桌子菜,平时舍不得吃的,都拿了出来。有我最爱吃的“挂浆白肉”,就是酥白肉。


中午吃的是大米饭,平时的主食都是玉米饼,最盼有一天,能天天吃上大米饭、白面馒头。现在生活好了,人们挂在嘴上的都是:吃点什么好呢?!可是,现在我最爱喝的还是玉米面粥。


下午会和小伙伴们一起,都拿着偷来的爸爸的烟卷,把鞭炮拆成单个的,用烟卷点着,往空中一甩,“啪”,到处都是清脆的响声。晚上,那时没有春节联欢晚会,孩子们都是走东家、串西家。大人们则在家打扑克。


不管在外面怎么疯,年夜饭是必须回来吃的,还要放成挂的鞭炮、烟花、二踢脚。有一年,我就是回来晚了,全家都找不到我,回来时挨了老爸一脚,呵呵。


吃完年夜饭,拜年的就上来了。我都是每年提前下定决心一夜不睡,第二天和同伴比一下,可是每年都是睡得一塌糊涂。第二天什么吹的都没有了。早上起来,一定要去邻居、亲朋好友家拜年的,平时吵架的小伙伴,这时也借机修好了。年就这样过去了。


时光转瞬即逝,不知不觉已近不惑。现在爸爸妈妈年岁已大,还有哥哥都身体都不太好,姐姐远在辽宁。我常常祈祷,家人康泰,平平安安。现在过年大家还是聚在爸爸妈妈家,但是,已被岁月带走的是儿时的顽皮和欢乐,那年味,也不如儿时的飘香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