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三十六章 花林相逐

天地1沙鸥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size][/URL] 小花走的是一条没有现成道路的捷径,待从山草丛中钻出来的时候,头发、衣服上挂满了草叶,举着遮脸的右手背上被坚韧的草叶刮出了七、八道血印子,火辣辣的痛。 秋天是成熟的季节,路边随处可见油黄的刺梨、褐色的平榛、紫红的扁核木和红彤彤的山里红,新鲜丰润,果实肥美。看到这秋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小花走的是一条没有现成道路的捷径,待从山草丛中钻出来的时候,头发、衣服上挂满了草叶,举着遮脸的右手背上被坚韧的草叶刮出了七、八道血印子,火辣辣的痛。


秋天是成熟的季节,路边随处可见油黄的刺梨、褐色的平榛、紫红的扁核木和红彤彤的山里红,新鲜丰润,果实肥美。看到这秋日的风景,小花立即就忘记了手背上的疼痛,顺手摘了一串扁核木拿在手里,边走边吃。熟透了的扁核木甜中带酸。糯糯的果肉吃起来非常爽口。


年轻就是好,小花的身影像羚羊一样在山石间跳跃。翻过两道坡,小花也只是微微喘气。她看到远处坡脚下云杉树边有一个人影,隔得尚远,看不清是谁,但能分辨出那人挑着担子。


“肯定是他了!”小花站在路边突出的一块石头上,扯开嗓子叫道:“郝松林,连长命令你马上回去!”


马上回去.....回去......声音在山谷间回荡。


小花的声音很清脆,又是顺风,这下放开嗓子叫喊,更是传得很远。按道理,那人应该能听到,却只见他反倒加快了脚步。


很快挑担子的那人就被浓密的树林遮住了。


“我叫你跑!”小花发了句狠,拔腿便追,她从斜坡的另一个方向向郝松林要走的地方抄截过去。


挑担子的正是郝松林,他正急匆匆向前走着。他打算用走近路的时间把饭菜送到隐蔽阵地。


突然,郝松林听到路边高坎上的草丛传来一阵“哗哗”响动。一个人影“呼”的一声从头顶一跃而下。


郝松林吓了一跳,定睛看时,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站在面前,满脸汗水,似喜似嗔地看着自己。包裹在衣服下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小花!你在这里干什么?”郝松林叫道。


“你耳朵聋了啊?叫你回去不听!”小花责怪了郝松林一句。


“真的?你叫我了?”郝松林说道。


“你少装了!”小花说,“连长命令你马上回连部。”


郝松林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来了,来了!”


摇头道:“小花同志,真不巧啊,我得送饭到阵地。”


“我帮你送!”小花很爽快。


“不行,这么重的担子哪能让你们小姑娘挑呢,连长知道了也会骂我的。”


“我帮你送!”小花就四个字,她不想跟郝松林多啰嗦。


她在连部为华帖鑫包扎伤口的时候看到了他的焦急,她虽然不知道那份情报的内容,但她从他的眼中看得出情报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他的生命。


“不行,不行,这是我的任务。”郝松林又加了一句,“炊事班野牛交给我的,他还特意叮嘱我要赶快......”


“呵呵,你算了罢!野牛也正在找你,往大路去了!”小花狠狠地盯着郝松林,“快点,你走不走?”


“对不起,我是不会回去的。”郝松林没商量的语气。


连长的命令你也敢不听?


“连长在哪?我又没见到。”郝松林说不过小花,干脆耍起赖来,他双手一稳担子,就要硬闯。


“我传达的就是连长的命令!你别想跑!”


“什么连长说的,少来吓唬人!”郝松林见小花很严肃的样子,便也把脸一沉,“让开!”


“不许走!”小花一挺身,双臂平伸,俏生生地完全拦住了郝松林去路。


两人隔得很近,脸对着脸,连对方的呼吸也清晰可闻。


“你敢!”郝松林冒火了。


郝松林根本就不知道帖华鑫那份情报的重要性,他只想参加战斗,他压根不愿意去送什么鬼情报。从连部出来没找到鲁平,让野牛把担子交给自己的之后,郝松林就多了个心眼,担心连长让人来追,才特意绕着远路走,只要连长找不到自己,那还不是只好算了,难道非要逼自己去送情报不成?而且现在已经走了一半路,是绝不可能回去的了。


山路不宽,小花双臂齐伸,挡了个严严实实。但已经下定决心的郝松林岂是一个女孩能够挡住的。


“给我走开!”郝松林吼了一句。


“不!”小花清脆的声音。


“不听伤到哪里可别怪我!”


“你试试!有我在你今天别想过去!”


平时小花不是这样的啊,郝松林心想,但她别想拦住我。


郝松林一只手稳住担子,腾出一只手来,对准小花肩膀用力一推,小花身小力弱,这一下,就被推了个踉跄,歪下山路。郝松林笑了笑,向前走了。突然,郝松林觉得担子后面一沉。转头看时,见小花紧紧地拽住了桶把。小花着一拽,从桶盖子下面洒了好多肉汤出来。


要是自己没有紧紧稳住担子的话,另一头装饭的桶也要给这一拽拖翻。不知是因为给战士们的肉汤被洒出来,还是小花那种凶狠态度,郝松林突然动了怒。


他叫道,“你他妈在干什么,汤洒了!战士们等着喝它呢!”


“叫你回去!”小花咬着牙说。


“放手!”


“不放!”


“给我放开!”


“就是不放!”


“好,你不放是不是?”


郝松林一只手把装饭的桶往地上一放,一只手抓住装汤的桶,同小花争夺起来。按道理说,身小力弱的小花不是郝松林对手,但小花始终固执地紧紧抓着桶把,死活不放手,一时间竟然夺不回来。郝松林心急起来,双手紧紧抓住桶把,力灌双臂,猛地把桶往自己身边一拽,想乘其不备突然夺回汤桶。


郝松林自幼随其祖父练过八极拳,身怀一身功夫,小花力气小,哪里是郝松林对手,但郝松林一夺之间,竟然没有把桶从小花的手里夺走,小花的手始终牢牢拽着桶把,就像紧紧生在上面一样。身体却被郝松林一股大力带着,连人带桶整过向郝松林怀里扑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