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当群众演员的一天:酬劳竟给我这个数

波爷 收藏 6 678

前几天,有同事说他认识一个戏头说今天有场戏需要很多群众演员,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体验一把做群众演员的滋味。刚好我手头的事情都已做完,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痛快的答应了。


九点多我们从海淀四季青桥出发,倒了两次公交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到了戏场(中华女子学院)。当时门口早已熙熙攘攘站了不少人。从戏头的介绍中得知里面什么人都有:退休教授,编辑,记者等等,但大部分是民工居多。他还告诉我们今天这场戏的名字叫《时尚先生》,拍的是关于超女成名过程的戏。呆会我们这些人的主要工作就是听指挥,导演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就是了。


大约十一点多我们进场了,学校的礼堂早已按照剧情的需要布置成一个绚丽梦幻的舞台。台上站着许多工作人员。我们就自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刚坐不久,就见几个工作人员捧着一大把的荧光棒和一些支持牌发给我们这些人。当一切就绪后,就开始试戏了。只见一个戴着帽子工作人员(应该是副导演)拿着扩音器说,呆会他一喊开始我们就要非常狂热的摇着牌子。刚开始大家可能没有进入状态,他一喊开始大家都有气无力的摇着,就这样经过他的几次调整试戏后,终于可以实拍了。这时只见所有人就举着荧光棒或牌子鸦雀无声的扭动着身体,我当时立刻闪过一个念头,这些家伙全他妈抽风了!抽了大约不到一分钟,导演喊:过。于是大家都嘻嘻哈哈的回归自己原有的状态中。接下来很大一段时间没有我们的戏,我们就再那里干坐着。大约到一点多时,有人叫吃饭,只见大伙又脚尖挨着脚跟挤出了礼堂。当我到外面时,队伍已经排了将近一百多米。每个人就领一个饭盒,里面就大米饭就着几根萝卜条,偶尔还能扒拉出炒蛋的影子,但那也犹如沙漠中的清泉,可遇不可求。我想估计十个饭盒也就放一个蛋的量吧。吃完后没多久,戏头们就开始嚷嚷,吃完赶紧进场。那声调和市场卖菜的吆喝声差不了多少。


此时进场,台上站的人更多了,其中有十几个身材窈窕的美女让在场的男人多少有点兴奋,据同事介绍,这些美女都是舞蹈学院或者艺术学院的,有人还为她们吹起了口哨。确实,那些女生很美,美的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接下来的一场戏就是舞蹈演员在台上配舞,演员在走台。调整机位,试戏将近去了快两个小时后,总算可以实拍了。拍到五点半的时候,那些舞蹈演员嚷着要赶场,耍性子不拍了,此时副导演没有办法,只好低声下气的连哄带骗的求她们。最后总算把这条镜头拍完。


那些女生走后,接下来的戏就全是我们的了。我们的任务就是在台下充当粉丝,在那里拼命摇荧光棒,呐喊。到了七点的时候,剧组还没开饭,而大家肚子饿的不行且很快就没有公交车了。这时有人急了,嚷着不拍了。这时候那副导演在台上拿着扩音器大声喝斥道:“嚷什么,嚷什么?你们这样有意义吗?我们大家不也都没吃吗?”这时台下有个女声应道:“你们不想吃,关我们P事。”这时我旁边有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大爷说:“他怎么这样,对待那些舞蹈演员态度是低声下气,还答应他们车接车送的。怎么一转脸对待我们群众演员就不象个人了呢?”


这时戏也就剩最后一条镜头了,大家也就没有再说什么都巴望着早点领钱回家。最后那个镜头是要求我们这些演员装出很生气的样子,在那里起哄。到实拍的时候,不知是谁突然将手中的道具直接砸向那些演员,就在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将自己手中的荧光棒扔了出去,将台上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砸的大惊失色,木楞楞的站着。就在这时导演喊了一声,停,过!


于是,大家就陆续的出场。所有人似乎约定好了似的在操场上自觉的排起队来。大约在寒风中站了一个小时后我终于领到了我今天的辛辛苦苦的工作又被戏头抽去一大半后的所得:20块。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