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次集 乡情 第二集 乡情 六、快手涤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望着附近,想像着当年的院墙,摇着头说:“那好像是神灵的驱使,让我一刻不停

地往这里赶,后来我试过,再也没有跑出那天的速度。”

小玉揶揄占彪一句说:“彪哥是怕小宝出事嘛。”

占彪举拳过顶说:“小玉你可要讲点良心啊,我拿你和小宝是一体的,你们本来就是姐妹嘛。”

大郅扶着占彪的肩说:“彪哥,别听小玉瞎掰。我知道她的脾气,你要是晚来一步,她肯定不死在鬼子手上也会自杀的。”

这时几人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人没到话先到了:“彪叔那天要是晚来一步,也就没有我们父子的今天了。”然后就是一声长呼:“彪叔,想死我了!”随着话音,一位六旬老人扑到占彪怀里,身后一壮年干部谦逊地笑着。

大郅拉过那壮年干部与占东东和樱子站在一起:“你们是一辈儿的,他是我的孙子,是这里的县长。”郅县长热情地和占东东、樱子握手。

************************************************************

占彪一听到小宝和小玉的叫声,顿时做出了反应——机敏快速和连贯的反应!又使出他行云流水眼花缭乱的组合动作。只见他向院墙根一示意,强子就蹲在地上,占彪踏上强子的肩一纵就跨坐在院墙上。一看到院子里的情形就让占彪血往头上涌,两个日兵正在把抱着一棵树的小宝想往屋里拖,而屋里传来的正是小玉的哭声。看来小宝已经坚持一会儿了,搂着树就是不松手。树旁有一小堆正在燃烧的树棍和衣物。那两个把枪扔在一边拉着小宝的日兵看到墙头突然出现一个国军吓了一跳,但占彪那令人眼花缭乱连贯迅速的动作根本没让日兵反应过来。

占彪第一个动作是把手里的捷克机枪垂下来让强子抓着,拉着强子一上墙占彪第二个动作就已经一个翻身跳进院里,两个日兵放开小宝去拣枪边看着穿着日军服装的强子发愣。小宝本来一直在骂着日军突然看到占彪出现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占彪接着第三个动作一枪托击中一个日兵的太阳穴,第四个动作用轻机枪的枪口一个突刺伴着清脆的骨折声插入另个日兵的胸口。那日兵几乎随着小宝哇的哭声也长嚎一声然后被占彪抖落。

这日兵的长嚎惊动了前面院里的日兵,传来呼应的喊声和脚步声。而占彪的动作还没有停,他第五个动作对强子向前院一指,第六个动作就冲向了屋里。强子马上端着机枪对准了二进院和三进院间的月亮门,顺脚又像踢西瓜一样狠踹了地上两个日兵的鬼头。

占彪冲进屋里后一眼便扫清了情况,更让他怒火冲天。小玉已被四个日兵按在炕边扒得一丝不挂,一个日兵骑在小玉的头上扳着小玉的两只手,另两个日兵分拉举着她的双腿,一个日兵也已脱下裤子站在小玉腿间,但小玉仍在拼死挣扎着,扭动着身子始终没让日兵得逞。

占彪一声断喝,他喊的不是人们常用的“住手!”,而是“死”!“死”字一出口后面又带着个“啊”,听起来又是“杀”!四个日兵闻声都抬起身来,还没看清来人便迎来一阵短促的轻机枪子弹扫射,四个日兵迸溅着鲜血和脑浆摇摆着接连躺在了小玉身上。紧跟着跑进来的小宝捂着嘴惊愣在门边。

而小玉听到了占彪的一声大喝和枪声后,侧头一眼看到了占彪和小宝便精神一放松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伙儿日军是村南方向10公里外县城的驻军,番号是日本陆军十三军第15师团25联队。随着敌后抗日斗争的迅猛发展,日军也加大了对占领区的镇压扫荡和搜刮。这次派来了一个小队的日军来靠山镇征粮征肉,袁伯早被日军理所当然地封为维持会的村长,为了全村百姓的利益和安全袁伯不得不委以求全出头应付。

由于几次索要给养靠山镇都没有满足日军的要求,这次日军想略施小惩,把全村百姓召集起来要杀几个人。小宝和小玉因熟悉家里情况躲在了三进院的仓房里。听到日军越来越猖狂的动静,小宝和小玉在院里点着了烟火向占彪求援,没想到烟火一冒就被五、六名日军发现把她们两人从仓房搜了出来。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花姑娘,日军兽性大发,四个日兵把小玉推进了房里,两个日兵对付小宝。看来小宝小玉两人是在劫难逃了的。

但没想到小宝、小玉自有神灵保佑,首先是小玉和四德间的灵性相通,使四德在小玉点火的同时第一时间发现了烟火,然后又是占彪的本能反应,使他动用了一直隐藏的摩托车以最快的速度直奔关键地点。从小宝小玉点火到占彪出现不到十分钟。再晚一步,再晚一点点,小玉将香消玉殒了。小玉曾和小宝说过,如果在这兵荒马乱中不幸被兽兵玷污了便毫不犹豫地自杀。

前院的日军小队长正在听着村口站岗的日兵跑来报告说有一辆摩托车绕向村后时,便听到了三进院那日兵绝望濒死的嚎叫,再接着又听到了机枪的短促扫射。这小队长心里莫名地一阵狂跳,这事情的快速发展几乎不给他思考的时间。

这个日军小队有三个各有13人的班和一个装备三具掷弹筒的掷弹筒班,共54人。日军小队长一看就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遇到突发情况反应极快。只见他拔出指挥刀,迅速命令两个班带着机枪出大门各向大院左右迂回,自己带领一个班在中路向后院冲去,场院里只留下没有长兵器的掷弹筒班看守村民。

占彪把四个日兵打死以后,知道这枪声会引来敌人,马上冲上前去救护小玉。他把压在小玉身上的四个死尸手拉脚踢地掀开,看到晕着的小玉后停住了手。只见小玉赤身裸体上满是日兵的鲜血,还有几摊豆腐脑溅在胸口,实在无处下手,小宝跑过来也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占彪回头一看旁边有个水缸,他一步跳过去拿起大水瓢舀起一瓢水便泼在小玉身上,然后接连几瓢,把水瓢递给小宝让她继续舀水,他又拣起炕柜旁的鸡毛掸子,手和掸子并用刷洗着小玉的身子。

院子里强子的机枪响了,冲进院子的四、五名日兵接连倒下。听到外面的枪声,占彪根本没有心情体会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子。胡乱冲洗中小玉也被水泼醒过来,她无力地看着占彪给她洗着全身,眼角滴落着大颗的泪珠。占彪看看洗得差不多了向小宝说了句:“快给小玉穿衣服,先躲在炕沿下别动。”然后提着机枪冲了出去。

占彪看到强子在阻击着从二进院冲进来的日军,便踏着房角的梯子几步蹿上屋顶,一上房便向院墙外的两侧跑过来的日军来回倾着弹雨。不过日军也很顽强,虽然片刻间损失了近一半兵力,可日军小队长也摸清了占彪只有两人两挺机枪,他沉着地把房子逐步包围起来。但他不知道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阻止了手下想往院里扔手榴弹,异想天开地想活捉里面的两个抗日军人。不然隔墙扔进十几颗手榴弹,占彪和强子及屋里的小宝、小玉非死即伤恐难幸免,而他的一个小队也就不会遭到全军覆没的下场了。

占彪是当着日军的面布置战斗的。他在房顶上看到小峰三人已赶到只隔着一条街道了,忙用暗语、现编的暗语——以家乡师傅的房子为参照——大声喊道:“小峰,你从枣树那面过来!刘阳,你从石锁那边过来!正文,牛圈那边就交给你了!场子留给强子——咱们里外开花包饺子!”

小峰他们自然清楚,师傅的房子北面的园子里是枣树,东面天天早起练功的地方有石锁,西面是牛圈,场子就是南面的练武场,占彪是在安排东、南、西、北四面反包围。那个汉奸翻译忙不迭地给日军小队长翻译着,可是找不到枣树,也没有牛圈啊。

瞬间小峰三人已分别到位,占彪高喊:“动手,把他们都突突了一个不留!”他心里知道,欺负小玉的四个鬼子虽然都打死了,但小玉的脾气一定会让这伙儿鬼子全见阎王的。

30多名鬼子哪能承受住这里外五挺机枪愤怒且准确的火焰,狂妄自大在威武勇猛前都成了花架子,转眼间包围房子的日军包括那个愤怒不已的小队长尽数被扫倒。小广场上看守村民的十几名掷弹筒班的鬼子也淹没在二民起头炸了营的愤怒人群中,这些佩戴手枪的日军大多只放出一枪便魂归小岛了。村民有9名受伤的,只有4名是被鬼子枪伤的,其它的是自己人挤踏而伤的。

袁伯看着全歼日军一个小队54名鬼子,又喜又忧,压力更大了。他反复向全村百姓嘱咐集体封口,一旦传了出去,全村将鸡犬不留片瓦难存。同时全村动手消除村里打过仗的痕迹。小宝用缴获的日军急救包为受伤的村民包扎好伤口,袁伯安排他们明天都到外地亲属家去养伤。

这边占彪迅速让村里套了十挂马车,把日军的尸体和武器装上,先运往山脚卸下武器,然后把日军的尸体扔在二十里地开外的一条小河边,在对岸扔下一堆机枪弹壳。

当天晚上赶来的桂书记和单队长好一顿埋怨袁伯没把这一小队武器装备留下来。那可是三挺96式轻机枪、三具掷弹筒、33只三八大盖、21把手枪!还有那么多的手榴弹、子弹和装备啊。

当然,任何人也不知道小玉被日兵扒光衣服的事情,小宝只是告诉父亲袁伯说占彪在她们最危难的时候救了她们:“爹,女儿和小玉的命是占班长给的……”

送别占彪回山时,一直红着脸依在小宝身上的小玉轻张小口,说出了一句令占彪和小宝无比震撼的一句话:“彪哥,你啥时来娶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