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坚决不能让你“吹”-森警官兵的苦乐人生

sghyl 收藏 2 208
导读:坚决不能让你“吹” (小 品) 申明:本小品是石头我与调研单位政治处的几位兄弟一起搞出来反应森林武警官兵灭火战斗与生活的作品,今发在铁血,不希望被盗版,如有盗版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舞台背景:火场一线(远山浓烟)。 1名排长、7名战士身着防火服,满脸烟尘,身上背携各种灭火装具,异常疲惫的上场。 排长下达口令:“立定,向左转。”说道:“同志们,自从4月12日上了雪山,我们已经打了三天三夜的火,现在火势减小了,我们原地休息一会儿,解散!” 战士们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放下装具,以各种姿势,三三两两互相

坚决不能让你“吹”

(小 品)

申明:本小品是石头我与调研单位政治处的几位兄弟一起搞出来反应森林武警官兵灭火战斗与生活的作品,今发在铁血,不希望被盗版,如有盗版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舞台背景:火场一线(远山浓烟)。

1名排长、7名战士身着防火服,满脸烟尘,身上背携各种灭火装具,异常疲惫的上场。

排长下达口令:“立定,向左转。”说道:“同志们,自从4月12日上了雪山,我们已经打了三天三夜的火,现在火势减小了,我们原地休息一会儿,解散!”

战士们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放下装具,以各种姿势,三三两两互相躺靠在地上,打起沉重的呼噜。

叮呤呤!排长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排长非常高兴、无比激动、极其迅速地摘下手机放在耳边(手机差点掉地上)。

女青年极其愤怒气恼的声音(画外音):“李连香,这几天你跑哪儿去了!打了几百个电话都找不着你,不是都说好了吗,12号去拍婚纱照,我和爸、妈傻等了你三天,可你却(哭泣)……..(突然声音加大)真想不到你是这样不讲信誉的人,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吹灯拔蜡,我们完了……”(咔嚓!挂掉了电话)

排长六神无主,马上拨打电话(一声比一声大):“喂!小梅!喂,阿梅、梅啊!这下真的没了!”(电话占线的声音)

战士们被吵醒了都坐了起来。

排长急躁地边拨电话边围着战士反复转圈。战士们的眼睛、脖子跟着转。

老班长(二级士官)打了个响指,一招手,战士们迅速把排长围起:“排长,咋的啦?你咋像驴拉磨呢!”

排长没好气地说:“嗯,没事,牙口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儿。(拍胸脯)我感到相当的好。”

战士A(手摸下巴):“那你的脸咋黄了呢?”

排长结巴着:“我…..我那是防冷涂的蜡。”

战士B:“那你的脸咋又白了?”

排长:“又涂了一层防晒霜,咋的不行啊,(排长潇洒的甩头)”排长突然唱道:“今个儿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随后一转身,吼道:“我命令:你们马上休息!”(排长捂头蹲下,抽烟)

战士们齐声喊道:“是”。就是没人动(互相对看),排长大喊:听见没有?战士们还是不动。排长找东西,最后把鞋扒下来,要“砸”战士,战士们手捂鼻子退走。

战士们互相对看,老班长忙打了个响指,一招手,战士们迅速紧随跟过来围成一圈。

老班长:“兄弟们!排长接了个电话后就有点反常,本班长现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解决好当前这个严峻的、迫切的问题,下面谁先发言。”

战士C举手(带眼镜):“报告班长,我先来。”

战士C(手触下巴、打官腔):“啊、啊!”

战士E:“你吃错药了!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战士C(摇头晃脑):“据我观察,排长一定、确定以及肯定出了什么事……”

“啊——呸!!”末等战士C说完,战士们喷他一脸口水。

战士D:“废话,地球人都知道,还用你说啊。”

班长打了个暂停的手式,让大家继续发言。

战士F:“排长家遭灾了吧。”

战士们互相看了看,一起摇头:“不像。”

战士B:“排长发高烧了吧。”

战士们互相看了看,一起摇头:“也不像。”

战士A干笑:“嘿嘿……凭我多年的情场经验,我断定排长的对象肯定吹了!”(加重语气)

战士们互相看了看,齐声说:“对,就是吹了。你太有才了。”(拍肩膀、伸拇指等)。

老班长:打出暂停手势……“排长平时对咱钢钢的,今年都30好几了,好不容易找个对象又吹了(抹脸),这事咱能不管吗?”

战士C(抢话):“对,一定要管,排长的事就是咱的事,排长的对象就是咱的对象。”

战士们一齐:“啊——呸!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班长暂停手势,让大家继续发言)。”

战士E:想想排长对咱们的好,那可真不少,就说去年吧!我家乡遭水灾,排长偷偷地给我家寄去了500元钱。”

战士D:“有一次,我在执勤时,得了重感冒,排长背着我一口气跑了两公里送到医院。”

战士B:“我刚下队时,不想干了,排长耐心地鼓励我。”……

老班长(停的手势):“是啊,排长平时像亲哥哥一样关心咱,他对象的事咱们坚决要管!”

战士们:“对,这事我们管定了。”(握拳)

老班长:“下面咱们就得研究一个可靠的、有效的、管用的招儿。”

战士E:“那就继续追问。”

战士们:“那他要不说呢。”

战士B:“那就套。”

战士们:“那还不管事哪。”

战士C(举手喊话):“我有办法了(拍手起立)!那就严刑逼供,上老虎凳、灌辣椒水(咬牙切齿)……”

战士们:“啊——呸!缺不缺德啊!”

战士C边低头擦眼镜边嘟囔:“俺这不是急的吗!”(表情委屈)

老班长打出暂停手势,打个响指:“综合大家的意见,本班长想到了三套方案。”

战士们迅速将头聚在一起,坐好,

战士们直起身来一起伸出大拇指冲着班长喊道:“高,实在是高!”大家一起击掌,同时喊了一声“YER”。

老班长打个响指,一甩头:“实施A方案(手势)上!”战士们迅速向排长靠拢。

战士们围着坐在地上的排长转圈,一起哼哼……

排长眼睛脑袋跟着转,喊到:“你们属啥的啊,咋也拉磨呢?”

战士们停了下来,一起直勾勾的盯着排长。老班长鼻子顶着排长的鼻子咬牙问道:“排长,对象是不是吹了,你的情况本班长已经全面掌握,快老实交待?”

战士们一起喊着:“对,老实交待,否则的话,我们就向上级报告。”

排长站起身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们去啊!谁怕谁啊。”

老班长打个响指,一甩头,战士们快速围拢过来。

老班长:“A方案失败。启动B方案,上!(手势)”

战士们迅速抄起灭火工具高举过头顶将排长围了起来,一起喊着:“你说还是不说?”

排长拉开架势(黄飞鸿击掌动作):“怎么想较量一下?那就来啊!”(黄飞鸿音乐起)

战士们围着排长转。排长最后放下架势,瘫坐在地上:“爱咋咋的!打死我也不说。”

战士们无奈地慢慢放下工具,拉扯着排长。

战士D(小胖):拉着排长右臂摇动,“排长,求求你说了吧!看你难受的样儿,俺们心里急啊。”

战士们都上前来拉扯排长(让排长悬空)排长大喊:“闪开”!战士们一松手:排长掉在地上,摆屁股站了起来。突然又唱了起来:“咱们的老百姓,今个真高兴,真呀真高兴……”

战士们一起晕倒在地。

老班长又打了个响指,一甩头,战士们快速围拢过来。

老班长:“B方案失败,启动C方案。上!(手势)”

战士们再次将排长围拢起来,老班长向战士A使了个眼色。战士A斜着眼,颤动着腿冲着排长着不怀好意地笑(哼哼哼哼!)。(走上前去,用臀部将排长顶倒)

排长发毛了:“你干啥。”

战士A一把搂过排长的头,大笑,突然止住,十分阴沉的说到:“你的事我全知道,别忘了,你接送对象,都是我跟着的,并且……哼、哼!我还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大家看看我这红眼病就是那天晚上得的,你要是不说实话,现在我就现场直播(一扭头,大声喊到):排长李连香和对象那啥了…….”

排长一下子跳了起来,将A战士压倒在地,迅速捂住了战士A的嘴:“兄弟啊,不能说啊!”

战士A:捂肚子咳嗽,“好!你想要说,你就说,你想要说又不说,我又怎么知道你要想说,你想要说又不说,那我就要说,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战士们靠前大声喊到:“说!”

排长:“咋的,你们威胁我!”

战士A拿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就算是吧,咋的!”又大声喊到:“排长李连香和对象那啥了……(再次捂嘴)”

排长(无耐地):“好,我说,我说。”

战士们一起冲着战士A竖起大拇指:“哥们,你干得太漂——亮了(喷了他一脸口水)。”(捂脸)

排长非常悲伤地向前走了两步,伸出一只手唱道(要非常跑调):“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战士们听了排长的歌,显出极其难受的样子(有用手打脑袋的、有呕吐的、有捂耳朵的,战士晕倒在地……)

战士E(双腿发抖):“排长,求你了,小点声,这林子里可有狼啊。”(四川话)

战士A:排长,别唱了,我要尿尿。

排长坐了下来(大家跟着坐下来围成一圈):“情况是这样的:我和小梅原定在4月12日去拍婚纱照,(战士:喔!)可那天突然接到了到玉龙雪山打火的命令,就立即跟随部队出发了。(战士们:喔!)由于灭火作战任务紧急,我没有来得及给小梅打个电话(战士:喔!),可到了山上又没有手机信号,无法向她解释(战士:喔!),结果就(战士:喔!)……唉!”(双手抱头)

老班长靠上前去(拉下排长的手):“排长,甭急,嫂子是通情达理的人,如果她知道你是上山打火而失约,就一定会原谅你的。”

战士们全部围拢过来,战士E:“排长,别难过了,等打完火,我们向嫂子解释,一起陪你去拍婚纱照。”

“对,我们一起去。”战士们(音乐起)将手一个一个地放在排长的手上。

排长激动地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战士们:“好!好!好!”这时突然传来:“哨音”(紧急集合)

排长迅猛地站了起来,战士们忙拿起各种装备机具。排长整队高声喊道(手势):“同志们,出发!”

战士们紧跟排长开赴新的火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