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谈信仰状况--读痴狂兄作品有感

tiantianzaici 收藏 33 343
导读:信仰问题说简单也简单,就是给空虚的心灵找个寄托。可说复杂也复杂,什么样的寄托才能真正充实那个空虚的位置? 我不打算去做高深的考究,也没想夸夸其谈,就事论事的泛泛而言,希望能免却一些误解和偏见。本人能力有限,不善作文,表达不清之处,还望和痴狂兄再行讨论。 首先我们应该明确一点,就是灵魂问题。老话有灵魂深处闹革命,也有与物质文明相区别的精神文明,故而可以肯定的说我们承认灵魂问题。为什么扯到灵魂问题呢?我认为灵魂问题直接和信仰问题有关。我们在衣食住行之后,往往还有不满足的感觉,于是希望找到一个能充实自己这种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信仰问题说简单也简单,就是给空虚的心灵找个寄托。可说复杂也复杂,什么样的寄托才能真正充实那个空虚的位置?

我不打算去做高深的考究,也没想夸夸其谈,就事论事的泛泛而言,希望能免却一些误解和偏见。本人能力有限,不善作文,表达不清之处,还望和痴狂兄再行讨论。

首先我们应该明确一点,就是灵魂问题。老话有灵魂深处闹革命,也有与物质文明相区别的精神文明,故而可以肯定的说我们承认灵魂问题。为什么扯到灵魂问题呢?我认为灵魂问题直接和信仰问题有关。我们在衣食住行之后,往往还有不满足的感觉,于是希望找到一个能充实自己这种不满足感的东西(我不是指在饱暖之后,而是说考虑衣食之外)。宗教信仰迅速填充了这个空洞,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同时束缚了人们的灵魂。

痴狂兄例举了所谓“即基督又民主的国家里人民的信仰状况”,我感到那是坠入了误区。其实“手按圣经宣誓之后大撒谎的”的政客不过是在世界人民面前作秀,如果相信了那些做秀的誓言,实在是幼稚。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幼稚”的人民把这样的政治家推到了世界政治的舞台上呢?我肯定决不是因为他们有着坚定的信仰,不过是他们的能言善辩鼓捣出某些和老百姓利益相关的条款承诺令人在将信将疑之际冒险一搏而已。我对政治没兴趣,只说信仰问题。那些凶杀斗殴卖淫堕落等等情节更是和信仰的宗教没有关系。纵观世界各大宗教的教义,没有一个让人为所欲为的,所以把这些现象拿来做例子,恐怕太缺乏说服力了。

再说说圣经。认真读过圣经的人可能会发现:说谎,在圣经中直接归于罪的范畴,那么那些“尊敬的教士快活的趴在女教徒的肚子上了”的行为将把他们自己送到了上帝的审判桌前并且将走入永死的火坑。我们不要以为教会里就那么纯洁高尚,一个牧师指正过我的这种观点,他告诉我,教会是罪人聚集的地方,不同的是这些人意识到了自己的罪性,希望能脱离罪的重压得到赦免和原谅。但是由于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圣经说这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所以在意识到罪之后还是有人再次踏入罪的泥潭。所以不要去指责那些伪君子,因为世人都犯了罪,我们更不要把这些罪性都归给信仰,因为罪性在宗教信仰中也是被谴责的。

那些自称是***的民主国家,其实在很多时候已经偏离了正道,我们何必非要把它看作它所说得那么美好呢?如同我们一个一个的个体,我们喜欢告诉我们周围的人我们是好人,我们有正义感,我们懂是非,其实我们如何别人能从我们的言行中观察得到正确的结论,并非你说你好就真好了。中国人也常说:重要的不听你怎么说,而是看你怎么做。同理,当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容忍了一些为宗教信仰所恶的行为存在甚至合法化了的时候,它已经远远背离了它的信仰,我们怎么还能拿它的过去来说事呢?

至于那天我们讨论到的信仰“自我”的问题,我觉得这才是今天信仰全失的根源。今天的美国也好,它的盟国也罢,甚至中国这样的国家,年轻人的信仰问题都被称为了危机。这危机一说其实是对年轻人似乎没有了信仰的担忧,其实,谁都有信仰,不过是把信仰从一种宗教一种主义转移到了自我。把自己圈在了中心,我的想法我的好恶我的愿望我的享乐我的利益放在了重中之重。而当两人的权益发生冲突之际,只能是狭路相争勇者胜了。这样一来,各玩各的各好各的,于是各让一步:我不惹你你也别来恼我…… 都信“我”了,还不是危机?每个人都有一个“我”,自我不过是自私的一种说法,可能自私太有贬义,而自我似乎好听一些,都是以“我”为主。有人说我信钱,为什么?因为对他们来说,钱可买来一切,可以供其享乐。吃喝玩乐嫖赌毒……都是一图感官的满足,还自觉得没有危害到他人的利益……我还是那句话:以自我为中心,就不会容忍他人对“我”的利益的一丝侵占,更不会容忍“我”忍气吞声地去迁就他人。一百个人有一百个“我”有一百个圆圈,当空间足够小时,圆圈难免有相交,这样的时候谁先屈就呢?

***要人爱别人,甚至爱自己的敌人,佛教要人积德行善为来世寻福,对***教我没有太多了解不便乱说,可是这些宗教都是要给人以一个约束,不能由着“我”去胡作非为。由此可知,自我中心是信仰的天敌,靠这种所谓的信仰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信仰。中国人说我们信仰共产主义,可是为了那个信仰,不是有很多先烈志士抛头颅洒热血把自我放到了一边吗?

痴狂兄对信仰危机加以缓解的措施,我更是不敢苟同。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几乎是建立于儒教道教之上的,而近代史告诉我们的是儒道两教的闭门修炼不符合世界局势的发展。我们的国门不是被洋枪厉炮给轰开的吗?用我们的文化,吸收的应该也是文化,才能有效地融合。如果吸收的是成果,必然和文化有一番冲突,试想,这样一来,你该支持文化还是看重成果?

更多的时候,我们以为我们有选择地吸取世界其他文明的成果,但是因为我们以自我为中心,我们的选择也带上了浓重的利我性。西方社会的暴力文化,性开放,吸毒等等肮脏的东西已经逐渐缺少了市场,而在中国居然多了起来。有人问过我,说多伦多有个换妻俱乐部你知道吗?我大惊!于是请教一些挺爱玩乐的年轻夫妻,多数人不知道,少数人听说过,然而几乎都知道中国有。现在性开放性滥交的情况随着艾滋病的泛滥而悄悄退却了,反而看到中国网络上公开邀请一夜情的帖子。还有蹂躏动物残杀动物的视频,色情写真日记……我们为什么不愿去吸取西方社会好的文化(例如***文化中的爱人如己爱父母爱兄弟姐妹),反而把这些糟粕引进到了中国呢?思来想去就是因为我们基于我们的“自我”,能让我感官愉悦的能让我享受一番的就拿来用……

我没有任何贬低国人的意思,我只想说信仰危机的根本在于我们过于自我的本性,“自我”的排他性导致了信仰危机。简单地“清算那些民族败类,让那些伪信徒有所畏惧。尤其是要清算那些忘记自己祖宗国家,媚外求荣的伪君子”不能解决或缓解任何信仰方面的危机,因为对伪信徒的定义标准不是由我们这样一些连自己应该信仰什么都感到模糊的人来立,再者,忘记自己祖宗国家和媚外求荣实是无法和信仰联系在一起。我们知道有迷恋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方式的说法,没有迷恋西方宗教信仰的字句,而这两者间是有天壤之别的。

说实话,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解决信仰危机问题,也没有细细考虑过。也许这个问题太深太大,不过废除“自我”意识应该是必要的,然而这也会是令人痛苦的,不管怎么说,自我中心不利于中华民族的强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