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山之后,再无中国之一(转帖)

kdy27 收藏 23 7115
导读:崖山之战   宋蒙(元)战争从公元1235年全面爆发,至1279年崖山之战宋室覆亡,延 续近半个世纪,它是蒙古势力崛起以来所遇到的费时最长、耗力最大、最为棘手的一场战争。据史料记载,公元1279年2月,南宋残军与元军在新会崖门海域 (今属江门市)展开了一场20多天的大海战,双方投入兵力50余万,动用战船2千余艘,最终宋军全军覆没,战船沉没,海上浮尸10万,并给南宋王朝划上了 句号。 南宋的大臣陆秀夫在国家将要被蒙元灭亡的时候,背着年仅9岁的少帝投海而死。一首诗歌可以表达我们对凄然收场的宋王朝的怀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崖山之战


宋蒙(元)战争从公元1235年全面爆发,至1279年崖山之战宋室覆亡,延 续近半个世纪,它是蒙古势力崛起以来所遇到的费时最长、耗力最大、最为棘手的一场战争。据史料记载,公元1279年2月,南宋残军与元军在新会崖门海域 (今属江门市)展开了一场20多天的大海战,双方投入兵力50余万,动用战船2千余艘,最终宋军全军覆没,战船沉没,海上浮尸10万,并给南宋王朝划上了 句号。

南宋的大臣陆秀夫在国家将要被蒙元灭亡的时候,背着年仅9岁的少帝投海而死。一首诗歌可以表达我们对凄然收场的宋王朝的怀念。

为了复兴宋室,一直不停奋战,

但事到如今,已无力挽回了。

“陛下,您是大宋的正统后裔,应该断然作出不辱没您血统的决定。”

“我明白了,秀夫,你没有背弃我,并且自始至终侍奉我,太感谢了!”

少帝静静地微笑着说到。

陆秀夫面对少帝这种勇敢地态度,不得不强忍住眼泪。

“陛下……”陆秀夫背起少帝,用带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蒙古军啊,将来有一天,继承我们遗志的同胞,一定会征讨你们的!”

就这样,陆秀夫背着少帝,投海自尽,许多忠臣追随其后,据说达十万人之多。这就是南宋最后一战的崖山之战。南宋的陆秀夫死了……赵宋终结,古典意义上 的中国也随之灭亡,中国第一次整体亡于游牧民族之手。这场战争的两个对手的来历都不平凡,赵宋的灭亡也不是中国历史上传统的改朝换代,所以下面介绍他们各 自的前世今生。


赵宋王朝之前世今生


若拿起一幅“清明上河图”细细揣摩,则不得不感叹,赵宋确实是一个适合居住的时代,汴梁固然是清平的花花世界,便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的杭州,也引来了强盗的觊觎。柳永的一曲小调夸夸杭州的“重湖叠崦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就让完颜亮立志“立马吴山第一峰”。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天水一朝”(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证〉序》),想必大家耳目能详,这是陈寅恪的话。

李约瑟:宋代是中国“自然科学的黄金时代。”

又是陈寅恪:“宋文化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宋文化是今后文化发展的指南,我国民族文化的更新,必将走上”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的道路。”

内藤虎次郎(1866-1934,日本“学”创始人之一):宋代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日本学“唐和宋在文化性质上有显著差异:唐代是中世的结束,而宋代则是近世的开始。”

谢和耐(JacqueGernet):宋代是“中国的文艺复兴。”

既然这是文艺复兴,那么这样的复兴为什么在后来终止了呢?为什么没有如欧洲发生的那样走上持续复兴道路并进而走向新兴资本主义道路?这个近世的开始是 怎样被打断的?那个继承她的弓马娴熟的所谓元朝为什么没有继起这样的文艺复兴?我一直思量,如果不是那个只知残酷虐杀汉人,欲变青天下所有的农田为牧场的 元朝来统治中国,我们会面对怎样的中国呢?历史在我眼前渐渐模糊,仿佛永远也看不清他的真正面目。一声叹息。

赵匡胤向后周的孤儿寡妇下手篡夺江山的时候,绝对想到了他的子孙也会面临这种局面的可能性,因而在制度上作出了种种安排,以防止体制内异己力量的崛 起。中晚唐,五代时期,“武人跋扈,世局动荡”,因此抑止武人力量对赵匡胤而言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命题。赵匡胤采取了种种加强中央集权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措 施,概括言之无非强干弱枝,崇文抑武。


政治方面:

一,削宰相权,左右设枢密院和三司,分军权和财权,宰相权力则“远逊汉唐矣”;

二,设御使台和谏院,合称“台谏”,只对皇帝负责,监督政府,隐有现代监督制度的雏形,但是在专制皇权下,不重取证,风闻言事,往往成党争,以及诬陷之源;

三,设四监司,加强了对地方政务的控制,在州以上设路,每路设经略安抚使,转运使,提刑安察使,提举常平使等四司,分管地方军,财,刑,粮,他们直接对中央负责。


军事方面:

一,不得不提的是杯酒释兵权,我朝太祖每不屑唐宗宋祖,以为稍逊风骚。然观太祖贬少奇及斥德怀事,其胸怀则远逊宋太祖。宋太祖对待功臣的态度是虽不愿共享天下,亦愿意让功臣们“多积金银,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以终其天年”。其宽仁自不必多言;

二,定制兵之法,简单言之,枢密院掌握募兵,训练,补给,屯戍,补充等,相当于我朝总后和总装以及总参。殿前都指挥使、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侍卫亲 军步军都指挥使总号为三帅,握领军之权,不可逾越,则相当于我党中央军委和国家军委。其军事机构叠床架屋,一二年内驻外军队即换防,其领军将领亦定期更 换,使“兵无长帅,帅无长师”,然而却生了另外一个弊端,即“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埋下日后抵抗北方游牧民族入侵迭遭失败之伏笔;

三,文官领军,文人固然少有倚兵自重之心,但是在周边群狼环伺的情况下,仍然不敢重用武将,则是自寻死路。有宋一代,作为武人,其境遇是比较凄惨的, 上头猜忌不说,民间也渐生鄙视之心,“好男不当兵”的俗语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流行起来的。可能是成熟文明的通病吧,社会精英都聚集到文人那边去了,从事文 学,历史,科技或者官员的工作的人的待遇和前途要远远好过于做一个职业军人。

如果宋人了解今日的文宣手段,他们一定可以鼓起更大的声浪大肆宣传“十三年来的成就无与伦比,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云云。宋代是中国古代经济、 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光辉灿烂的时代,诸如天文学、数学、医药学、机械学、火药、指南针、活字印刷术、造船技术等方面成果累累。文学、史学、哲学和艺术也 发展到新的高度。当时涌现出众多的科学家、发明家、史学家、哲学家、文学家、画家和诗人。四大发明中的指南针、火药、印刷术就产生于这一时期。《太平御 览》和同时编纂的史学类书《册府元龟》,文学类书《文苑英华》和小说类书《太平广记》合称为“宋四大书”。1078-1085年,宋朝的《埤雅》中,对 265种动植物作了解释(陆佃)。1163年,中国宋朝已开始金鱼家化的遗传研究。十三世纪,宋朝发表《洗冤录》,内容是尸体检验的各种方法,是一部较早 的法医著作(宋慈)。1270年,宋代的《尔雅翼》中,有生物界生存竞争的记载(罗顾)。

对于普通的城市小市民而言,宋朝是一个适合居住的时代。汴梁城里,州桥夜市煎茶斗浆,相国寺内品果博鱼,金明池畔填词吟诗,白矾楼头宴饮听琴,一座汴 梁城中,处处皆是“情调”。当然,高坐于东京樊楼之上,与那心仪的姑娘,焚上一盘兽香,相对坐调笙,看伊轻持了如水并刀,在一盏钧瓷的莲花盘里,纤纤玉指 破新橙,则是每一个罗曼蒂克少年的不二选择了。宋代几无宵禁,娱乐场所众多,据说还不杀读书人,崇尚“自由”的小资们大概最喜欢。就连来到这里的犹太人, 也不觉化身而为中华子民。今天环顾全球,大概只有他们这批犹太人真正融入了本地的人堆儿里面,再也挑不出来了。(党人碑《落日余霞--大宋帝国的兴衰荣 辱》,这一段描述很经典,所以就借用了,我们在《东京梦华录》亦可以看到相关文字)。


宋的商业和城市


南宋时,已有不少人改变了以前把手工业当作末业的看法,而认为“士农工商此四者皆百姓之本业”。并说这是自有人类以来就有的,不可以改变的事实。

据《建炎以来朝野杂记》记载,北宋熙丰年间,岁入缗钱六千万,南宋淳熙末年为六千五百三十万缗,略高于北宋。

南宋都城临安是当时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从浙江及其他州郡前来的货船,络绎不绝。此外,平江、建康、鄂州、江陵等沿江城市,手工业和商业都很发达。墟市则比北宋更加普遍,仅广东一路就有墟市八百个,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商业的繁荣。

南宋国内贸易比较发达。南宋政府在淮河沿岸及西部边地设立市场,称为榷场。除榷场外,民间私下交易的数量极多。在今吉林、内蒙古等地的墓葬中,均曾发现南宋湖州制造的铜镜。在内蒙古西部黑水城遗址中,也曾发现福州刻印的书籍。至于景德镇和龙泉的瓷器,更是遍及全国。

南宋的海外贸易也超过北宋。高宗末年,市舶收入岁达200万贯,超过北宋治平年间岁入63万贯的两倍多。由于商业和对外贸易的发展,货币铸造供不应 求。在对外贸易中,铜钱又大量外流。纸币日益代替铜钱,成为主要的交换手段。宋人市民社会的发育亦已比较成熟,宋人虽然重视回归家族,敦亲睦邻,但是随着 社会的进步,科学技术的进步和经济结构的变化,势必带来社会空间的扩大,也造成个人进出家族内外的灵活转圜余地。人口大规模流动。自中唐已始兴起,宋代更 是势如离弦之箭,欲罢不能,而且有若干新的措施在制度上助长了这种趋势。市民社会的生存空间,亦应运而生。中国自古有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宗族”社会和市民社会公共空间呈现出双向信道的形式,就正反映着这样的社会现实,至今亦然。在宗族社会和朝廷庙堂之间出现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公共社会空 间,才有可能培育出新兴经济的萌芽。邓子琴言:

“尝考宗法时代与门阀时代皆为有形之社会组织,盖此两时代均有血族及经济关系,以为联系之资。至于士气时代,在经济为各个独立,互相等夷;在血族为人 尽其道,不相限制。朝廷全以科举取士,苟士之有聪明才能者,咸能自奋一有所表焉。故此时代欲研社会风俗之中心,惟以士人之气节风格为重。”(《中国风俗 史》(成都:巴蜀书社,1987年,175页)。这就道出了士族地位上升时代,晋身的阶梯已非依靠家族和血缘的助力,而是强调了个人奋斗的重要。

而宋朝的土地政策亦加速了这一进程,宋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不抑商的朝代,在土地上,他不抑兼并,一方面不抑兼并,使土地能够集约化的经营,并腾出大 量剩余劳动力(据估算,当时不足1%的人口占有了全国土地的70%,而每年进入流通市场的土地占全国总面积的20%);另一方面成功的发展了工商业,不仅 仅吸收了大量农村劳动力(仅信州铅山的一个铜铅矿就常雇有十余万矿工,日夜开采),更重要的是促进了社会经济,生产力的飞速提高。他那发达的经济、雄厚的 经济实力和因发达的经济而产生的新阶层和新思想,都在预示着质变将要到来。中国将向一个新的高度跨越。但这个高度不是资本主义,但应该更合适中国。虽然, 不如西欧那样因邦国林立的竞争带来的所谓的公民社会,以及罗马法的立法的精神,但是宋王朝的市民社会确实发展到了一个比较发达的阶段。


宋的农业


宋金并立时期,南方的水利事业大大超过北方。史载:“南渡后,水田之利,富于 中原,故水利大兴。”(《宋史·食货志》)除了修复久被堙废的水利之外,还修建了不少新的工程。南宋的圩田面积又有扩大。如太平州的当涂、芜湖、繁昌三 县,圩田面积占全县农田的十分之八九。宣城县有圩田179所。另外,涂田、沙田、梯田等也大量开垦,农田面积不断增加。农业生产技术也以江浙一带最进步, 四川次之。江浙农民深耕熟耨,使土细如面。大暑时节,决放田水,让太阳曝晒,使苗根坚固,称为“靠田”;苗根坚固后,再车水入田,称为“还水”。此后,遇 旱不枯,可保丰收。当时,上等田亩收五六石。“苏湖熟,天下足”的谚语由此产生。

南宋时,植棉区已不限于两广和福建,逐渐推广到长江和淮河流域。由于经济作物的逐步推广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在宋代特别是南宋,无论在官田上或私田上,采用货币折租的形式也有所增多。


宋朝时对外贸易


宋代政府不遗余力地发展对外贸易。最初指定以广州、明州、杭州为外国贸易港,并在这些港口设置“市舶司”,处理征税与管理对外贸易的一切事务。

后来,福建的泉州发展为繁荣的商港,对外贸易给国库带来极大的岁入。北宋时代,广州港的关税收入竟占全部关税的十分之九以上。到了南宋,财政困难,政府要增加收入,更倚重对外贸易,频频奖励与外蕃通商,这时候,泉州的地位足以与广州相颉颃。

据《岭外代答》与《诸蕃志》的记载,证实了自11世纪时中国与马来半岛各王国间贸易的频繁。从半岛输往中国的有:樟脑,保豆蔻,沉香,速香,檀香,象牙,犀角等。从中国输入半岛的有:金,银,铁,瓷器,米,盐,绢及酒等。

宋代对外贸易输出中,最大宗的是陶瓷器,宋代南方的青瓷,以浙江西南的龙泉窑烧制的最为有名。其开始烧制陶瓷器是在五代以后,到了南宋,龙泉青瓷器的 烧制技术,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中国陶瓷史上是一个辉煌的时期。龙泉的青瓷大都在泉州出口,由中国或外国商船运输到海外去,据《朱或萍洲可谈》记载: 船舶深阔各数十丈,商人分占储货,人得数尺许,下以储货,夜卧其上,货多陶器,大小相套,无少隙地。

在吉打布秧河流域,曾有大量的宋瓷出土,这些青瓷,大都是浙江龙泉窑的产物。1936年,威尔斯博士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发掘出大量的龙泉瓷碎片,上有各种不同的纹饰与图案。

然而以上种种在游牧的蒙元入侵后被完全毁坏,这个可怜的处于中国式封建文明的最高阶段的社会的发展嘎然而止,犹如黑客帝国中人类最后的避难所锡安(锡 安是圣经中人类的城市)被机器人最后占领,所有的人类都被最终灭绝或者是接受了机器人的改造。蒙古人的来到,杀死了一半的中国人,剩下的另一半为他们种 地,做工,提供奢侈品。处于种族隔离的藩篱之下,成为蒙元帝国治下最下等的一类人,帝国的统治阶层虽然文化低落,然而依然极端鄙视和仇恨这些文明高于他们 的人群,他们始终拒绝汉化,在九十五年的统治中,基本上没有接受汉文化,帝国上层的官方语言显然不是汉语,他们三心二意的短期恢复过中国人操练的很熟稔的 科举考试,然而这种技巧复杂的运作对帝国而言还是太复杂了,而且帝国上层内部对于大量接受汉族中国人进入政府的前景显然是恐惧的,所以后来又取消了这种中 国式的文官选拔制度。帝国对数量众多的中国人始终是持怀疑,排斥的态度,除了提供粮食和其它维持社会生活正常运转所必须的生活用品以及提供赋税。似乎蒙元 帝国的蒙古统治者无法发现汉人的其它价值,而且热爱自由的中国人的反抗也是此起彼伏,所以蒙古人抑止不住喜欢杀人的野蛮本性,定期屠戮中国人。在海边,蒙 元军队把一队队百姓定期扔到海里喂鱼,在内陆地区,蒙元在各个路口设卡,盘查百姓,发现所谓“赵,张,王,李”四大姓汉人就拖到一边杀了。这种酷政只是在 担心激起更大民变的情况下才被取消。这方面的不良记录可以一直追溯到蒙元开国时,就有蒙古统治者提出***汉人的对策,只是在汉化的契丹人耶律楚才的委婉 劝说下才停止这个动议。而耶律楚才只能使用这样的理由:试问***所有的中国人,谁来为我们种地?我们向谁收税?让我想起《黑客帝国》中机器人对待人类的 手法,将人类作为他们的电池,为那个机器人社会提供能源。蒙古人两手空空来到中国,将中国人民作为他们的电池,寄生在中国土地,最后中国人复国成功,蒙古 人最后两手空空回到草原故地。他们身入宝山而什么也没有得到,这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只是因为处于游牧奴隶社会阶段的蒙古统治阶层文化太低落,加上他们建 立的是世界性的帝国,治下不但有蒙元帝国,还有其它的如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等,他们的地域超出了中国的范畴,所以蒙古人不局限于中国一个地域,他们与草 原故地的联系特别紧密,他们定期回到草原,无法切断与草原的脐带,不可能化身为中国人,而他们对待中国人的残酷杀戮态度也使得他们和中国人始终对立,命中 注定这个寄生的帝国无法长期骑在中国人头上。


蒙元帝国之前世今生


在中国唐宋社会日新月异地发展的时候,中国北方的蒙古高原也发生了变化。早在 唐代,北方草原被讲突厥语的突厥民族控制,突厥四处掠夺,不断结仇,在经过唐代的沉重打击后,被其征服的高车民族(也是突厥语民族)中回纥部落奋起赶走了 突厥在蒙古高原的统治。成为草原的霸主。不久讲突厥语的黄种人部落吉尔吉斯和回纥结仇,用重兵击败了回纥政权。回纥在契丹的帮助下,流窜到我国西域地区, 征服了那里印欧语系的文明政权,从而和当地人一起,融和成一个新的回纥族,就是现在被称为维吾尔的民族。而吉尔吉斯人把回纥从蒙古高原赶走以后,自己并没 有占领那里。于是大量出自东胡系统的蒙古语民族,先后迁移到出现权力真空的蒙古高原,从此成蒙古语部落游牧和争斗的地方。

回纥所征服的西域民族,具有高度发达的文明。回纥征服者被当地丰富的物质文化生活吸引,接受了当地的文明管理方式。不再以游牧和掠夺为生存手段。契丹 政权曾邀请回纥回到蒙古草原,但是回纥人已经乐不思蜀了。这本来应该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但是由于这个新文明的统治者的背景,使得其首领和草原各种以掠夺为 生的游牧民族保持著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扮演了各游牧民族在文明地区内应的角色。从此以后,草原游牧民族不仅仅可以向汉民族学习和掌握新 的武器技术,而且可以从西域学习和掌握汉民族没有的武器技术,消弱了汉民族对游牧民族的武器优势。为中国后来的空前绝后的灾难,埋下了不幸的伏笔。

由于草原地区使用的武器越来越先进,其各个部落的相互残杀也更加激烈,人类恶的本能在草原地区充分地暴露出来,这种恶还因为他们掌握了更加先进的杀人 手段而显得越发凶险。这在有关成吉思汗祖先事迹的记载中有充分的描述。草原地区只能依靠古老的游牧手段生存,常常没有温饱,为了争夺食物,父子、兄弟自相 残杀,老幼病残遭到遗弃成为家常便饭。据《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直系祖先多本-磨根(DobunMergen)曾在森林里要了别人一块肉,回家途中, 见到一个另外部落的人快要饿死,提出把他的亲生儿子卖给多本-磨根,来换这块肉。多本-磨根于是给了他肉,把少年领回家做奴隶。可见当时游牧民族常常饥寒 交迫,为了一口饭把儿子卖掉。(多本-磨根死后,此奴隶和他的妻子有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之一就是铁木真直系祖先)。多本-磨根的妻子共有五个孩子。她们妈 妈死时,最小的孩子伯东查(Bodoncha,是成吉思汗的直系祖先)年幼,其它四个哥哥立刻分了她妈妈的牲畜和食物。不留给年幼的伯东查任何东西。柏东 查饥寒交迫,被一群善良的牧民救起,给他食物,过几年后,伯东查遇见了他的哥哥,教唆他们把这群牧民抓过来作为奴隶,从此生活状况好转。

在当时的草原社会,可以分为贵族、平民和奴隶三种人。平民的蒙古语的意思是黑头发,很可能是从华夏迁移过去的黄种人。他们从事游牧和简单的生产活动。 贵族实际上就是草原的暴力掠夺和压迫者。有迹象表明,起初这些贵族可能是身高马大,身体强壮金发碧眼的白种人(成吉思汗的部落名字的意思就是蓝眼睛,在东 胡演变成室韦以后,最大的部落称为黄头女真)。他们几乎不从事任何生产活动,生存主要依靠暴力掠夺他人财富,绑架他人。被他们绑架而来的人就是奴隶。随著 时间的推移,几乎所有的自由的牧民都被绑架而成为奴隶。而贵族之间为了争夺奴隶、牧场,驱赶奴隶相互残杀。因此,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不具备文明社会的尊严意 识,除了屠杀和被屠杀、奴役和被奴役以外,他们没有其它的生存方式可供选择。

由于草原社会持续不断的自相残杀,人口的成活率很低。而每个部落人口的多少,是部落能否在残酷环境下生存下去的关键。游牧民族经常从文明地区掠夺妇女 和儿童,作为他们的人口来源补偿,补偿在战争中的死亡人口。无论华夏、波斯、阿拉伯和欧洲都不乏游牧民族杀掉超过车轮高的男子,绑架女子和不记事的儿童的 记载。长期以来,这种屠杀和掠夺使得蒙古草原地区原来的白种贵族渐渐消失,奴隶主被黄种人代替。

蒙古高原地区是世界上产马最多的地区,据《元史·本纪一》,成吉思汗直系远祖母莫拿伦有七个儿子,有一天,有一群小孩在她的领地上挖草根充饥。莫拿伦 害怕自己的草场被破坏,就命令用车撞死撞伤这些小孩,结果与小孩所属部落发生战斗,寡不敌众,莫拿伦和在家的六个儿子以及部落全部被杀。只有一些残弱妇女 和小婴儿海都侥幸逃脱(海都后来成为蒙古部落第一个汗)。

游牧民族这种为争夺食物斗争的行为代代相传,到了铁木真这代也不例外。成吉思汗三世祖先拿不勒已经称汗。地位非常高。部众很多,可亲属照样食物不充 足。在铁木真10岁时,父亲被仇人杀死,失去了家里强壮的男人,部落因此不再给她妈妈肉吃,引起了她妈妈和俺巴孩的两个老婆的争吵。结果,他们部落抛弃成 吉思汗的妈妈和她6个年幼的孩子,有一个老人劝说他们不要这样,因此被人用长矛戳死。这是在当时草原社会常见的现象。

成吉思汗的母亲年轻时和一个部落男子成亲,路过成吉思汗的父亲也速该的地方,被也速该发现后,立刻找他的两个兄弟去杀那个男子,准备绑架和强奸新娘。 男子见势不妙,丢下他妈妈乘马逃去,也速该三兄弟追了7坐山岗,追不上才罢休,回来把哭哭啼啼的妇女抓到帐篷里强奸,后来生了成吉思汗。在游牧民族社会, 这非常普遍,是生活方式的一种。当然是他们落后生活方式的反映。后来成吉思汗自己的老婆也被抢走。

元史记载,蒙古地区最大部落之一克烈部族长忽儿札胡思杯禄死去后,王罕(Ongkhan,又叫脱里)为了争夺王位,立刻杀死了他弟弟昆弟。王罕的叔叔组织了一批人马来杀他,王罕遂与成吉思汗家族联盟,(这是成吉思汗从一贫如洗到发迹的最重要支柱)。

从上述现像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一个社会成长的成吉思汗等蒙古贵族,把动物世界的弱肉强食作为生活的准则。在他们那里,很少有人类常有的同情心,他们 是相互的猎物。杀一个人比杀一头羊要容易的多。当对手强大时,如果不能杀掉对手,就用最谦卑顺服态度巴结,骗取对方的信任。然后找机会在干掉他们。在他们 眼里恩将仇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用来教育后代的各种事迹,无一不是欺骗和暴力屠杀的组合。这实际上就是成吉思汗白手起家,从一个白丁开始巴结权贵,到 借用汉族物质资源称王称霸,最后侵入文明地区,屠杀奴役世界各国人民凶手的诀窍。这也可以解释蒙古帝国后来为什么给世界各国造成了空前绝后、惨无人寰的巨 大灾难。当然,有些人把这当成是优秀的战略战术手段,以及是有雄心壮志的表现,我觉得这是他们尚未能区分文明和野蛮的标志。

在蒙古崛起以前,中国北方地区被野蛮的女真征服。接受了部分华夏文明的管理方法,北方渐渐从女真的破坏中恢复过来。而北方个突厥蒙古语的民族纷纷南下 抢劫。为了防止野蛮人的侵袭,金朝政权继承了华夏以夷治夷的方针。扶持一个部落,打击另外一个部落。当被扶持的部落强大以后,就欺压其它草原部落,还用华 夏物质资源掠夺中原。女真就会把物质支持转移到被欺压的部落。这种游戏从辽代就开始,在有金一代。翘翘板的两端是草原上因为利益连接起来的各种形形色色的 部落联盟,包括相互有血海深仇的突厥语克烈部和鞑靼部。

铁木真本是贵族后代,年幼丧父,在弱肉强食的社会中失去了父亲的奴隶和多数,只剩下九匹马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弟弟做帮手。艰苦的生活使他学会见风使舵的 手段。他利用自己父亲和克烈头领王汗的友谊,拜王汗为养父。在自己的老婆和后母被蔑尔乞部落绑架强奸以后,又通过王汗的关系,找到一个势力强大的草原贵族 扎木合作为靠山,拜为兄弟(安达),联合偷袭了蔑尔乞部,把老婆抢了回来。铁木真成为扎木合的部下。

铁木真两年以后第一次玩恩将仇报的游戏,从扎木合处纠集一些部下劫走扎木合的奴隶,背叛了扎木合,建立自己的势力,在王汗的鼓励下称汗,并因争夺马匹 杀死了扎木合的弟弟。扎木合因此组织了大军征讨,尽管大多数历史记载已经被篡改,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知道,铁木真惨败而逃,投奔到自己的养父王汗手下当一个 打手,默默无闻地干了二十多年。他和亲属一起把父亲的一些旧有的奴隶,加入到王汗的部落阵营中,增强了王汗在草原相互残杀中的实力,并帮助突厥语族的王汗 杀剿蒙古语族的各部落。取得了王汗的信任。

在服侍王汗期间,铁木真一方面成为王汗的得力助手,一方面小心翼翼利用王汗的权势,暗中培养自己的私人势力。此时被金朝扶持强大的鞑鞑部落,去金境汉 族地区掠夺财富,金朝决定改变支持的对象,派完颜丞相找到克烈部落头领王汗,封他为王(王汗名字从此而来)。同时册封铁木真为金朝节度使,并准备册封他为 招讨使。这以后过程的记载虽然被蒙元政权删去。但是我们可以从古代惯例知道,中原政权为了国防,在这种情况下向成吉思汗提供了大量的物质援助,成为他发家 的资本。

同时,铁木真结识了一些金朝的官员为内应。从他们那里知道,女真政权腐败堕落,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从中原获得物质和武器的支持,为称霸中国做好了准备。虽然具体记录被蒙元政权删去,这些事情却仍然可以在元史中通常未被注意的地方看出痕迹。

在金政权利用中原占绝对优势的武器和物质优势,击败了鞑靼部落以后,王汗和铁木真找机会落井下石,从背后袭击鞑靼残余。彻底地消灭了鞑靼部落。蒙古部 按照惯例对鞑靼民族实行了种族灭绝,把所有超过车轮高的男子杀掉。女子则被分配给众人成为性奴隶。此时,成吉思汗巧妙地利用王汗的势力,杀害了自己的堂兄 弟。清除了和自己争夺对奴隶控制权的竞争对手。又借助王汗的势力消灭了自己的世仇蔑尔乞部落。

此时,王汗老迈。继承权力成为问题,铁木真试图以乾儿子的身份抢夺王汗权力,和王汗之子发生冲突。王汗站在他亲子一边。造成了双方分裂。铁木真率领蒙 古语族的部下出走,被王汗和其子追杀。损兵折将后,狼狈逃走。没有粮食,被迫杀马充饥,饮脏水解渴。完全失去了草原称霸的实力。

在此期间,尽管文字记载被删除,但我们可以从别处知道,铁木真仍然是金朝的属臣。不断去金朝进贡。见过金朝的永济王。铁木真被王汗击败逃走一年以后, 忽然有众多的兵源财产,我们可以推测,他暗中联系金朝政府获得物质资源,是最主要的实力来源。很可能,他自己也去过中原,晋见金政府官员,商讨如何对付他 以前的干爹王汗。

在此时,王汗在草原称霸,不可一世。他和金政府反目成仇,率领重兵进攻金朝边界。被当时还很强大的金朝打击,惨败而归。此时,成吉思汗在背后突袭克 烈,杀死了王汗和他的儿子。掌握了王汗的全部人马,成为草原最大的军阀。紧接著,成吉思汗利用金朝物质支持,消灭了乃蛮和扎木合的势力。得到了回纥的归 顺,并突袭和灭亡了喀喇契丹。铁木真拆散被征服的部落,分给自己的亲信做奴隶,并自称成吉思合汗,建立了一个统一而可怕的蒙古帝国。这种游牧民族联合的巨 大规模空前绝后。

成吉思汗对蒙古的统一,改变了草原社会的性质。游牧民族在古代战争中素来灵活机动,相对其他民族有天然的战术优势。他们在野战中的实力和其他民族是不 对等的。游牧民族素有大量的马匹,移动和集结都比对手迅速,而且侦察地形和对方虚实都强于对手。可以找到对方兵力单薄之处,就可以以多击少。对手强大(往 往是步兵集结数量多),他们可以依靠马匹逃出对手的打击范围,把伤亡减低到最低程度。而他们的补给依靠是为掠夺其他民族,即使无处可抢,也可以用马奶充 饥。不象文明地区的军队需要后勤供给,本地被抢劫后补给困难更是加大了实力的差距。游牧民族在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大时,也是假装失败逃走,诱敌深入,把对手 引到远处。再切断其后勤补给线,让对手在饥恶中丧失战斗力。而且游牧民族在不断集体围猎训练中弓马娴熟,配合默契,弓箭射程常远于未经充分训练的对手,可 以在两军万箭齐发的对射中,伤敌多于己伤。

但是在蒙古帝国以前,游牧民族联合掠夺的传统方式都是相对松散的部落联盟。联盟首领对各个部落首领没有任免权力。部落首领部下都是自己的子弟。如果某 个部落在战争中为了联合掠夺文明地区损失太多自己的人,在以后草原自相残杀中必吃大亏,甚至面临灭绝。因此常有因部落首领爱惜部下生命而不听从统一号令发 生。这无疑抵消了游牧民族的天然的军事优势。成吉思汗征服各个部落以后,不仅在联合的规模上史无前例,而他立刻把其他部落人员拆散,按照十、百、千、万等 单位重新武装起来,分给手下亲信,变成了他私人的军队(怯薛)。蒙古战士没有躲避战斗的选择,只有奋勇杀死敌人才能活命。这把那些本来就战斗技艺高超却怕 死的队伍,变成如同一个不顾自己生死、只顾杀人的发疯的野兽,大大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大大加强了文明地区抵御难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