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乱史奇兵 一 炸沉“出云”号

linxiumu 收藏 3 2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蒋委员长和他的将军们对形势判断是非常正确的,他认为由于侵略华夏的行动连连得手已经让日本人头脑发昏了,他们很可能急于一举把华夏纳入囊中,所以日本人很可能在上海方向挑起事端。不过这倒正中委员长下怀。因为当时的情况是中央政府只是名义上统一了全国,实际上在华北地区仍然是地方势力割据委员长并没有多少可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蒋委员长和他的将军们对形势判断是非常正确的,他认为由于侵略华夏的行动连连得手已经让日本人头脑发昏了,他们很可能急于一举把华夏纳入囊中,所以日本人很可能在上海方向挑起事端。不过这倒正中委员长下怀。因为当时的情况是中央政府只是名义上统一了全国,实际上在华北地区仍然是地方势力割据委员长并没有多少可以调得动的部队,这个仗没法打。如果日本人按部就班从华北向华南逐次推进,在平坦的华北平原上中央政府无以阻挡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军队。可是不打还不行,如果不战而失地连国内舆论都应付不过去,到时候恐怕政府只有倒台的份。

同时由开战之后的情况看日本人将要进攻晋绥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如果晋绥有失日军再进一步攻占陕西就可以从此入川抄袭华夏的大后方,到时中央政府连个退路都没有。总不能把重兵全部汇集于西北而把东部沿海拱手送给敌人吧。

但是华夏不缺明白人,政府和军队很多主战派将领都认识到日军的弱点在于兵力不足同时心比天大。现在鬼子气焰正旺只要稍微撩拨一下鬼子就有可能分兵华中,而华中虽然也是平原但是水网纵横不利于大部队作战。更重要的是只要鬼子分兵华中就分散了兵力,以日本的国力再无多余兵力抄袭陕甘,很有可能形成从整个华夏的东部沿海往西部平推的局势。到那时即使打不过政府也可以从容的退往西部。

基于以上分析蒋委员长制定了一套战略,一旦战争全面爆发就要诱使日军进攻上海。

日本方面正好也有进攻上海的打算。基于此前侵略华夏的经验日本人认为华夏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国家,只要他用手中的武士刀再轻轻的捅一下华夏就会彻底死去。在这样的认识下鬼子狂妄的喊出“三个月灭亡华夏”的口号,攻打上海正是灭亡华夏的捷径。因为华夏的首都南京就在上海背后,他们认为占领了华夏的首都将是征服华夏的标志。很奇怪他们忘了即使是窝窝囊囊的清朝先后被英法联军、八国联军攻占了首都但是都存活了下来,将近一百年的时间里没有哪个国家甚至国家的联盟彻底征服过华夏,日本人认为自己比别人多几个零件?

不管怎么说,反正日本人早有进攻上海的预谋,更别提日本海军为了与陆军争夺帝国的资源分配压过陆军的风头急着想在上海开战,已经调集大批舰船停留于上海海面。终于在上海战事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由于国民政府有所准备所以战争已开始鬼子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是相比于战略的正确蒋委员长的战术实在不敢恭维。

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很多德国职业军人其中不乏日后的帝国元帅来到华夏帮助蒋介石训练军队,他们清醒地认识到贫穷的华夏工业基础薄弱不可能供养一支欧洲标准的强大军队。所以结合华夏幅员辽阔,交通不够发达的特点他们给国民政府的建军目标是建立一支精悍的轻型军队,当国家遭到入侵时这支军队能够快速的穿插到敌人后方展开战斗迫使停止进攻。这样不管是华夏的经济实力还是建军原则都决定了国民政府手下的军队是一支轻型军队,缺乏与强大敌人正面作战的重炮、坦克和飞机。现在蒋委员长却把这支轻型军队集中起来摆在上海与日军摆开决战架势。当然它也有理由,就是只要能够守住上海让欧美列强看到日本不可能轻易吞下华夏,列强就会为了谋求在华的最大利益改变现在的观望态度干涉这场战争打击日本,这样华夏甚至有可能收回华北。

这是典型的以夷治夷的想法,是对是错先不必管他,但只说为了这个目的将缺乏火力优势的部队密集的投入海边狭小的战场,这样的打法就如毛ZD所说是“叫花子和龙王比宝”。在战争爆发之前日本在上海海面已经停泊着30多艘舰船,战争爆发后又成立了以长谷川清中将为司令以“出云号”为旗舰的上海派遣舰队下辖第3、第4舰队。其中仅“出云号”的炮火就可以超过整个国军在上海炮兵火力的总和,在日本舰队的轰击下国军伤亡惨重,有时一天竟达万人。

GMD部队也想方设法对敌舰进行打击特别是旗舰“出云”更是照顾的重点,曾经有国军飞行员还决死冲撞“出云”但没有击沉他。近代著名国学大师严复曾就学于日本海军学校曾就打击“出云” 献策,称“出云”为日本购自英国的“无畏”级旧舰,虽火力猛烈但装甲防护较差,特别是其炮塔装甲较薄,如能打击其炮塔必可击沉之。但是当时的华夏陆军和空军都没有办法办到这一点。

淞沪战争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国民政府的空军不断与日军飞机战斗、轰炸地面目标,能够作战的飞机越来越少了。但是9月17日飞行员们却得到通知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也就是9.18将大规模出动轰炸上海的日军。原来空军的头头们早有算计,为了9.18的出击要求维修工厂的工人加班加点修理战损飞机,修好后暂不出厂,像攒钱一样一点点儿积攒这力量,就等这一天了。飞行员知道明天以这种方式几年9.18都乐得睡不着觉。

傍晚天快黑的时候更出乎飞行员们意料的事发生了,在隆隆的螺旋桨声中二十架他们没有见过的飞机降落在机场上,每一架飞机上除了青天白日徽之外还画着一只 凤凰。这是19路军航空队轰炸大队的九架“卡拉斯”轰炸机和12架“司徒卡”在轰炸机司令官王志远带领下远征上海。

韩光武和程继军认为为了吸引青年学生加入19路军有必要让19路军的名声更响一些,为了这个目的寒光五盯上了出云号。炸沉出云不但可以给鬼子以沉重的心理打击还可以让19路军的牌子再次镀上一层金。

为了这事他们找到航空委员会的委员,空军将领毛邦初。毛邦初是蒋介石原配夫人毛氏的侄子,是当时空军少有的能干的将领。由于他是蒋的亲戚所以在空军里权力很大,他把计划秘密汇报给蒋介石后在保密的情况下悄悄布置下去,所以为19路军远征队提供支援的各机场事先都只知道有飞机要从这里转场,但是时间和番号都不知道,大大降低了泄密的可能性。

轰炸机在杭州苋桥机场一落地造就接到命令的地勤人员立刻跑过来检查飞机,加油装弹。中央空军的飞行员们也纷纷围过来看热闹,早已经来到机场的轰炸机指挥官王志远推开人群把飞行员召集起来布置作战任务。中央空军的队长们和飞行员们也集合起来。机场外宪兵们已经封锁了道路,任何人不许外出,外面的函件特务干着急也打听不到机场里正在干什么。

天将破晓,机场上马达如雷,几十架飞机短暂的开车试机之后满载炸弹腾空而起。五大队的“诺斯洛普”轰炸机先向北飞给日军以转场的假象然后折向上海方向好和飞得慢的“斯图卡”同时进入战场。

渐渐太阳的光辉照亮了云端又洒向大地,坐在指挥机里的王志远满意地看到被阳光照的明亮的轰炸机群保持着良好的队形。这些小伙子们都是好样的,这些小伙子都是凤凰部队落地之后招募的(原来的飞行员不是当队长就是当教练了)经过强化训练现在技术也已经很过硬了,但是毕竟没有经过实战,包括他自己。这些只在青海湖上演练过攻击木船的飞行员能把他们的炸弹投到“出云”号头上吗?

9.18早晨当日军舰队像往常一样扬起粗大的炮管准备进行例行炮击时,汉奸们的关于轰炸机群正在飞往上海的情报送到舰队司令长谷川清的手里。虽然长谷中将对此并不很担心,此前支那空军对舰队的轰炸行动都失败了,而且自从飞机进入战争史以来还没有一艘主力舰被飞机击沉,但是防空动作总是要采取的。于是中将命令舰队驶离海岸摆开防空队形。

当王志远看到日本舰队的时候日本舰队已经组织好防空队形,高昂起炮筒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了。王志远通过电台命令到“各中队注意按计划进入攻击。”此时五大队的“诺斯洛普”也远远的出现了。

八架“卡拉斯”分成四个小队分别从高空迅速下降到海面高度或500米高度或保持在高空迅速向日舰接近。日本舰队里响起鬼哭狼嚎的防空警报声,所有没有任务的士兵拿起步枪跑向舱面,高射炮位也开始猛烈喷吐烈焰。

“诺斯罗普”们解散编队从各个方向扑向日军的驱逐舰,但是他们像“卡拉斯”们一样一旦接近日舰的火力范围就迅速规避炮火并不急于进攻。计划里说的很明白真正的主角是“斯图卡”们。

看着上下翻飞的飞机每次凶猛的扑来后都会在炮火的边缘被迫退缩日本舰队在炮火的轰鸣声中不断传来欢呼声。长谷川清满意的放下了一只举在手里的望远镜不由得想到“看来飞机在火力强大的军舰面前永远是无能为力的啊。”

就在鬼子们有些得意忘形的时候四架“斯图卡”高高的飞越日军的防空炮火,领队的长机再次确认下面一艘大个的军舰就是“出云”,然后一个侧滑以几乎垂直的俯冲一个猛子扎下来。

护卫“出云”号的日舰官兵这时才发现军舰上装备的高射火炮根本够不着这些正在俯冲的“斯图卡”,即使能够到也没有这么大的仰角。一开始他们还只是惊讶,很快就变成了绝望。他们看到一枚黑胖胖的500磅炸弹脱离飞机向“出云号”砸去。

“出云号”的司令台上乱成一团,几乎所有人都把脖子伸出窗外盯着那个死神的礼物嘴里大叫着“左舷,二十码。”接着又有人喊“第二枚,左舷,十码。”长谷中将和舰长声嘶力竭的下达者舵令,似乎这样转向就能更快一些一样。

短短几秒钟对于人们来说就像一年一样,终于一声巨响,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把舰体中部的炮位洗了一遍,司令台上的长谷中将被震得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接着第二声爆炸传来,地板上的零碎都再次被震得飞起来。

舰长扶着舵机拼命站直身子对着送话器大叫“检查损伤情况。”

他的命令立刻得到执行,听到报告舰长送了一口气,左舷多出漏水,舰体瘪进去了,但是进水量不大完全可以控制住。就在这时一个惊慌的声音喊起来“他们又来了。”

直田是“出云”号上一名负责动力系统的水兵,他的站位在甲板下也就对外边的情形根本不了解,所以他毫不担心。支那飞机找“出云”的麻烦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发起过敢死撞击,但是“出云” 总是安然无恙。实力就是实力,长官就是这么说的。

猛然间直田脚下一晃一个踉跄,根据以前的经验这是一枚近失弹。“没事的”他一边站直一边想,接着又晃了一下,比上次还厉害,幸好他扶着东西。等晃动过去他开始安慰不远处那个初年兵。这个兵已经经历了几次战斗但还是魂不守舍的如果不是看在同乡的面子上早就山他耳光了。

初年兵在直田的安慰下慢慢直起腰,就在这时舱壁传来一阵震动与之前的经验完全不同,直田只觉眼前一黑本能的比上了眼睛,等他睁开眼睛那个初年兵已经不见了,在他刚才站的位置上赫然一个大洞。直田力可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回身便跑,还没等他挪动脚步急剧膨胀的氮气将他撕得粉碎和粉碎的舱壁搅和在一起。

“斯图卡”的第三次攻击就直接命中一枚炸弹,500磅炸弹从两个烟囱之间钻进去穿透了重重甲板在底舱爆炸重创“出云”的动力系统,接着一枚进失弹让它的舵卡死,出云号再也不能灵活的避让炸弹了。

肖义此时进入了轰炸航线心中默默的感谢先前攻击的战友们,现在出云已经是案板上的鱼等着自己最后一击了。不顾四周炮弹爆炸掀起的气浪他稳稳的对准“出云”。虽然急速的俯冲使血液冲到头上让她头疼欲裂但是他不错眼珠的盯着出云不断变大变大。终于他开启了自动驾驶系统。

由于在急剧俯冲中拉起的巨大离心力飞行员会被压在座椅上无法动作,同时可能出现黑视,所以“斯图卡”设计了自动驾驶系统在俯冲的最后阶段代替飞行员投弹并拉起。

终于肖义感到飞机一轻然后迅速拉起,同时飞机震动了几下。等到恢复了视力后坐的机枪手扯着嗓子喊道“打中了,打中了。”肖义回头一看一时没有找到“出云”号,再仔细一看原来横躺在海面上的那两截破船就是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日本旗舰。

肖义的炸弹命中了“出云”的三号炮塔引爆了弹药舱,巨大的“出云”竟然在爆炸中断为两截,首尾被气浪推出10米远,紧紧5分钟后它的残破舰体就带着膏药旗和舰队司令还有所有船员沉入海底。

“出云”的沉没让日军编队乱了阵脚,趁此机会还有炸弹的“斯图卡”和“诺斯罗普”们又选定“鬼怒”号投下炸弹,命中一枚,另有一枚近失弹,日本舰队对目前的防空队形失去了信心开始驶向外海。

“卡拉斯”没有参加对军舰的打击,因为这种轰炸机的性能不适合攻击军舰,在完成牵制日舰火力任务后转向滩头轰炸了两处日军重炮阵地。每架飞机投下50公斤炸弹8枚,彻底摧毁了这两个阵地。

肖义却没有时间享受快乐,在拉起的过程中他的飞机被高射炮弹片击中了,发动机在天空中喷洒着汽油,很快就会喷光,。他必须在汽油漏光之前飞到友军阵地上迫降。终于他在一片认为安全的稻田里迫降了飞机,等他从侧翻的飞机里爬出来时看到几个穿灰军装的人向这边跑来。

战报很快摆在韩光武面前“炸沉出云号、坚田号,重创鬼怒号、由良号”,看来成绩不错,我方只伤了两架飞机,修理一下应该还可以用。

下边的文字让韩光武把茶水喷了一手“炸死日军长谷川清中将,南云忠一少将”。“哪个南云忠一?”

文斌正好也拿着一份战报进来“你说还有几个南云忠一?”

“真的是他?查实了吗?”

“真的是他。”

“那谁来指挥偷袭珍珠港和中途岛大战呢?”

由于鬼子还没有取得华东地区的机场,他们的作战飞机只能从台湾或者航母上起飞。等到从台湾起飞报复的二十多架“九六”式轰炸机到达杭州上空四大队的“霍克三”已经严阵以待。“霍克三”虽然不算强悍但是对付没有护航的轰炸机绰绰有余打出一个“五比零”的大比分。逃走的日本轰炸机 也都伤痕累累。而从日本航母上起飞的“九六式”战斗机虽然格斗能力很强但是从远在海上的母舰上起飞,母舰由于害怕遭到飞机的打击后撤了,所以没法给轰炸机提供全程护航,加之协同出了问题只能干瞪眼。

日本海军部次官山本五十六抓起桌上铃声大作的电话待到听清对方激动地想要表达的意思吃了一惊“是嘛。出云号被炸沉了吗?长谷川清和南云忠一两位将军都玉碎了吗?”在听到对方确认后说“这些可恶的支那人确实应该加以惩罚,我立刻就到。”刚扣上电话忽然想起来什么再次抓起话筒:“给我接小松忠人科长。”“我是山本五十六,马上命令支那海面的航母战队后撤50至100海里,加强警戒明白吗?支那出动了新式飞机,出云号被炸沉了,总共只打下来5架飞机。你已经知道了吗?你们尽快调查清楚。”

坐回椅子上把震惊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下山本开始整理了一下思路认真地分析这件事情:长谷和南云这两个家伙固然倒霉,但是这对日本海军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也许这件事可以让海军中的战列舰决胜派清醒一些开始认识到海战的发展方向。想到此处他站起来拿起帽子出了门。

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一艘航母出现在英国舰队中以后随着航空技术的飞速发展飞机在海战中的作用越来越不容忽视,很多眼光敏锐的海军人氏认识到将来航母将成为海军支柱力量应该优先发展,成为“航母派”山本五十六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日本海军也象其他国家海军一样存在着认为守旧派,他们认为战列舰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应该优先发展战列舰,成为“战列舰派”。两派不断发生争论,“航母派”不管拿出数据企图说服“战列舰派”,可是“战列舰派”反驳“航母派”的理由也让“航母派”们无可奈何:还没有一艘主力舰只在作战中被飞机击沉,你想说服我就给我找个例子啊?这一下例子有了。

日本早已经定下了先吞并华夏然后与英美开战的计划,为此日本以脆弱的国力拼命建造战列舰甚至疯狂的搞出了“大和”和“武藏”这样的超级战列舰期望用战列舰在海上消灭美英舰队。但是早年山本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到由于美国强大的造船能力用战列舰在海上与美国舰队对射拼消耗根本没有取胜希望。要想打赢就必须依靠航母这样具有突击力量异常强大的武器。他决定抓住这次机会推动那些占据要职的守旧派们同意再建几艘航母和几支航空队。

在“出云号”沉没的过程中上海的高楼上站满了观战的人们,有当地居民,有外国记者和驻当地的军事人员,特别是租界里的那些人毫无顾及的观看了战斗的整个过程。战斗结束后世界各大报纸都刊发了此事,各个军事强国的海军和空军军官们谈论的都是“出云”号的沉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此后的海空军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切身之痛让日本海军追加了一艘航空母舰的建造计划并且开始研发新式飞机,美国由于国内反战情绪的制约暂时无法大规模扩充舰队但是也把两艘巡洋舰的生产计划改为生产航母的计划,英国也开始讨论增建航母。只有德国人仍然在争论是建航母还是潜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