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离开部队已经二年了,走马灯似的换工作也有四五家,可是自己依然一无所成;没有了稳定的工作,没有了稳定的收入,甚至是饱一餐饥一餐,我的妻带着不到一岁的小孩,和我不离不弃。在情人节到来之际,我真心感谢你我的妻子,在我的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都有你的脚印,我将用这一生去疼爱、呵护、珍惜你。


1998年我在桂林当兵时,因为无聊,通过空中交友认识到一个叫涛的男孩,我一直以为他比我大,我在信里一直叫他大哥,我只知道他在我当兵所在的城市桂林打工。一天,我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我们决定见上一面,我穿着军装来到公园,公园门口只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左等右等还是不见一个叫涛的男孩,这时那女孩走过来问我,你是找一个叫涛的大哥是吧?我说是的,你怎么知道的,她笑个不停说,我就是你的大哥涛。我的脸立即红了,才知道是自己从姓名上理解把性别弄错了,错把美女当大哥。那天,涛和我一起共进午餐,两个人要了一瓶长城红葡萄酒,我为了掩饰尴尬,一个人喝了大半瓶,涛在一旁看着直笑。


那时的我是义务兵,后来转了士官,无论是义务兵还是士官,部队都是严禁我们在驻地谈恋爱的,我和涛的爱情是属于那种见不得光的,偷偷摸摸的爱情,瞒着部队干部来往,她不敢光明正大的去部队看我,我每月也只有一次四小时外出机会,我们和地下党一样见上一次面。我们一谈就是八年,我从义务兵成了三级士官,涛也由二十青春年华成了二十有八的成熟女性了。八年搞战都胜利了,而我们还没有结婚。因为我认为现在好多女孩的爱情都是盲目的,因为想当军嫂而喜欢军人或者因为军装而喜欢军人,我不知道当时还是涛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军装,但我知道她有军嫂的梦想。她几次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都说等我脱下军装时再说,为此她多次偷偷的流泪。


妻终于没有当成军嫂,2006年,我离开了自己喜爱的部队,有些无奈,但也是必然,在军队除了将军等少数人可以穿一生的军装外,绝大部分人注定迟早要离开部队的,部队需要不断补充年轻的新鲜的血液。我是三级士官第二年离队,不享受转业安置。我对妻子说,我现在不是军人了,你也当不成军嫂了,如果想分手的话,我也不埋怨你。涛说,我当初确实是喜欢军装,后来就爱上了你,并不是爱上军装或是军嫂的光环,无论你是在部队,还是回到地方,我同样爱着你不变。八年了,我只为了和你在一起,我们结婚吧。


于是涛和我一起回到我的江西老家领取了结婚证,我们没有房子,没有戒指,没有婚纱,也没有婚礼,甚至没有糖一颗,没有象样饭菜一桌,涛就成了我的妻,然后她和我一起去广东打工。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特别的技能,我们和所有的民工一样,在城市最底层工作着,每个月领着微薄的薪水。2007年初,涛怀有了身孕,然而当时的我失去了工作,也没有了工作的兴趣,因为经常梦回军营,于是开办一个军事网站中国八一网(www.5281.cn),每个月都要往网站贴钱。涛只有大着肚子还在上班,一直上到八个月的时候,已经非常不方便了,才不得不回她老家广西北海生小孩,我护送着她回娘家。北海的风俗是女儿不能在娘家生小孩的,我们就住在外面住旅社。生宝宝那天早上,她羊水破裂,我和她家人把她赶紧送到医院,医生说小孩脚朝外,有难产危险,她们不敢接生,要求我们立即送到上一级地区最大的医院。

我坐在不停奔跑的救护车里,听着救护车的呼啸声,每一声都揪紧我的心,我心里不停地在祈祷,上帝啊,保佑保佑我的妻子平安吧,我实在欠你的太多了。不知道是感动了上帝,还是大医院的医术精湛,涛平平安安,儿子也顺利来到这个世界。生完小孩,我们几乎身无分文了,我顾不得照顾坐月子的涛,也顾不得我的网站中国八一网了,来到广州找到一份网络管理的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为那份微薄的薪水,只希望能够养家糊口。我知道,妻子和所有的年轻女性一样,希望能够有戒指,希望有着漂亮的衣服,希望能够经常去美容院,但实际上妻子跟了我,特别是有了小孩之后,妻子是有一分钱就当作两分花,衣服只穿姐姐等人的旧衣服,连洗一次头都舍不得,更别说去美容院了,把仅有的一点钱留给孩子买奶粉和营养品,这些都是因为我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情人节就要到来了,好想送份礼物给你,我的妻,但我只能送你一束玫瑰花一瓶红酒,真心祝愿你的每一天都是笑得象玫瑰一样开心,我们的未来会象红酒一样红红火火,我的妻,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