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方“来而不往非礼也”:美国国防部长“不高兴”

在我们看来,就在美国国防部长向随行记者抱怨美国从中方获得"不同的信号"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向美国国防部长先生"抱怨"两句:因为我们也从美方那里收到了"不同信息",我们也有必要搞搞清楚:到底哪个信息才是准确的,不是吗?

美国国防部长对朱成虎言论的"耿耿于怀"、早就"公之于世"了

按之前的消息,美国国防部长先生对中国将领朱成虎发出的、将首先使用核武器打击美国的话是耿耿于怀、颇有微词的,并在访华的路上、将自己的抱怨、以及希望在与中国方面的对话中搞搞清楚的愿望、早就通过媒体"公之于世"了。

美方随行官员显然给了我们"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信息"

然而,美国国防部长的随行官员显然给了我们"另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信息",那就是中国负责核武器的第二炮兵部队司令员靖志远"是主动向美国国防部长提起中国不率先使用核武器的议题"的。

在我们看来,美方随行官员"强调"靖志远是"主动提及"的用意非常清楚,因为从常识上判断,这也就很容易给人一种北京是在"主动澄清"朱成虎将军所发出"首先对美国使用核武器"的言论。

拉氏"抱怨的本身",意味着双方在"是否将这个问题列为议题"的问题上、曾经"认真地讨论过"

然而,这样一来我们也就有了"两个疑问",第一,"主动的"、一般意味着"有诚意"。然而,如果北京的确是"主动地认为"有必要加以澄清的话,那么,美国国防部长之前对随行记"发出的抱怨"是否具有某种"提示作用"?

当然了,没有谁会相信美国国防部长仅仅是对着随行记者随便地抱怨了几句。在我们看来,美国国防部长对着记者"抱怨的本身",就意味着中美之间在"是否将这个问题列为议题"的问题上、曾经"认真地讨论过"。

正是美国国防部长的"一路抱怨"、才有了二炮司令员"主动的澄清"

事实上,请大家注意美国国防部长在"抱怨"时所强调的问题,首先,他说"他此行就是要了解那一个信号才是正确的",其次,他"同时也要了解中方对有人发出不同的信号,有些什么反应"。

显然,在我们看来,正是美国国防部长的"一路抱怨"、"要死要活"地要搞搞清楚美国从中方获得的"不同信号"中、到底哪一个信号才是正确的之后,才有了第二炮兵部队司令员靖志远所给出的"这一澄清":第一,靖志远表示,中国坚持遵守2000年签署的国际协议,不把任何国家作为导弹瞄准目标;第二,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靖志远还表示,有人指称中国部署导弹瞄准许多国家是"毫无根据"的。

"两种不同的说法"所具有的本质差别

请注意第二点,这与美国官员所说的,"靖志远说朱成虎所发出的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言论毫无根据"、是有很大出入的。在我们看来,这两者之间的所具有的本质差别,任何一个稍有经验的人,都是不难明辨的。显然,那位美国官员的"转述"、又给了我们一个值得我们抱怨"不同的信息"。

由二炮司令员给出澄清、我们的"第二个疑问"就来了

显然,这"两条"都是针对美国国防部长的抱怨的具体内容、而一一给出的,因此,就内容而言,二炮司令员靖志远的这个澄清、应该说中给出了"足以令拉氏满意"的解释。

然而,我们的"第二个疑问"就来了。在我们看来,耐人寻味的是,在朱成虎将军讲出"考虑首先核打击美国"的言论之后,第一个公开重申"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是中国政府的外交部、而不是国防部、更不是实际掌控中国军事力量、"具体负责决策"是否进行核打击的中央军事委员会。

因此,在我们看来,对美国如此重视的一个问题,如果北京方面的确是"真诚地"做出这一澄清的话、就不说中国的三军总司令--军委主席胡锦涛了,就说与之地位相当的、负责中国国防日常具体事务的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特别是职位与之完全对等"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的曹刚川、在分别接待他时、为何就"不约而同地都没有想到"去向这位心高气傲的美国国防部长"主动澄清"一下、澄清澄清"自己的部下"--朱成虎将军所发出的信息呢?不仅如此,反而让一位"二炮"---一支作战部队的司令员、去替"另一个部队"--国防大学的一名"教授学者"做出解释呢?

中国这一代领导人的风格的确是"大异于以往"

显然,在我们看来,当美国国防部长听着一个"更多的是""有什么命令都必须不打折扣加以执行的""命令执行者"、而不是"命令决策者"、去从"作战部队"的角度评价一个"中国官方一直认可他可以以个人观点发表意见"的"教授学者"、以个人名义发表的"个人观点"时、这位美国国防部长恐怕真的也就搞清楚了"哪一个信号才是正确的"!

北京在澄清这个曾经在华盛顿掀起轩然大波的"个人观点"时,是"没有诚意"的

客观上讲,我们认为、北京方面在澄清这个在华盛顿掀起轩然大波的"个人观点"时,是"没有诚意"的。在这一点上,让我们感受最深的就是北京处理朝核问题时、所施展的那种"假亦真来、真亦假"的处理手法。

这一次,从北京"至始至终"都在对朱成虎"以现役军人的身份、但却从个人观点的角度"去公开威胁要核打击不可一视的美国、所持的"说说无妨"的态度中、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中国这一代领导人的风格的确是"大异于以往",别的不说、我们认为,在国际较量中、中国领导人的这种"假话真说"、"真话假说"的本事,发挥得非常地"泰然自若"。亦如我们之前所说的那样,在中国现行的体制下,恐怕"地球人都知道":朱成虎尽管是中国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的一位学者,但是,他也是一位现役将军、还是一位有职位的学院院长,试想,没有"有关方面"的默许,他那个让美国上下"惊、愤"一团、让这位美国国防部长千里迢迢也要"刨根问底""搞搞清楚"的"个人观点"可能出炉吗?

"哪个更真、哪个最假"、就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的确,"现役将军"朱成虎的"狠话"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的了:那就是"如果美军介入台海、并攻击中国军事目标、中国将首先用核武器打击美国本土";而负责中国外交的外交部、和具体遂行战略核打击任务的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司令员也已经对"国防大学教授"的"个人观点"澄清得很清楚了,那就是将中国的"传统核政策"分别重申了一遍又一遍,即毛泽东主席一开始就宣布的、也是中国向来主张的"不率先使用核武器"。

然而,在这两个"相互不兼容"的信息中、一个是几十年前、在两个超级大国对峙的冷战气氛下制定的"老政策"、一个是随国际局势发展而提出的"新观点",到底"哪个更真、哪个最假"、就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因此,在我们看来,美国从中方获得"不同的信号"中,到底会相信哪个信号才是真的、恐怕就得看这位美国国防部长先生"是位仁者呢、还是位智者了"!

美国国防部长的"不高兴"是显然的

事实上,不论美国国防部长是仁者、还是智者,他对北京"如此澄清"他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其表现出来的"不高兴"是显然的,这一点从他在军事科学院的演讲中、对中国国防政策的"毫不客气"就可以看出。然而,在我们看来,从中国军事科学院将他的演讲"塞进一个人数不多的小房间里进行"也可以看出,中国军方也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